第372章 诡异的宗门-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372章 诡异的宗门

  大概到了中午,赵易跟着瑜曦又回到这个御剑堂,此时宗门的所有弟子都已经到齐了,整个宗门内的弟子们大约有300多人,算是很少了。

  瑜曦和赵易因为是新生的缘故,所以也都站在了新生的队列之中,今年的新生一共有30多人,其余新生都已经换上了青色的服装,只有赵易和瑜曦两个是另类。

  赵易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新生,不禁有些疑惑,这个宗门里面的弟子不正常也就罢了,难道这些新生也都不正常?

  就在他短暂疑惑的片刻,御剑堂里面就走出来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穿着一身青袍,手上拄着拐杖,每走一步都显得十分费力。

  凌乱而又粗糙的白发遮住了他苍老的半脸,他那支拄着拐杖的手枯干发光,皮肤已经看不到半点血色,就像是一个快要死去的人。

  “宗主还真是年轻呢。”

  忽然,赵易身边站着的一名新生看着那堂中的宗主,说出了一句。

  赵易抬起头看了看那老人,眉间皱了皱。

  “虽然宗主年纪轻轻,但听闻他现在已经是一名映月境强者了。”又一名新生小声的说道。

  “宗主要是没有点本事,怎么可能敢在这伏魔之地建立宗门?”又一名弟子说道。

  ……

  “映月境,是不是就和你身边的雏菊莲花一个境界?”赵易用情丝问道。

  “不错,映月境强者在各个帝国之中至少都是将军级别的。但是我真没没有从这名老者的身上感觉到那么强的气息,相反,我只能感觉到他的的生命力非常脆弱,境界也只在金山期巅峰。”瑜曦说。

  “他们说这个是什么伏魔之地,难道不应该是竹笼城吗?”

  “你之前说的没错,他们的精神可能根本和我们不处于一个世界。”瑜曦说道。

  就在瑜曦和赵易感到万分不解的时候,只见周围的新生门都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堂内的宗主,时不时的还点点头,好像宗主刚刚说了什么话他们记在心里一样。然而上面的这名老宗主却一动未动的站在那里,他的头微微的垂着,好像随时都可能倒下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名站在最前面的新生笑着说道:“我加入这个门派的目的……说出来宗主您别生气,就是因为我天资很差,别的门派都不要我,就只能来这里了。”

  然而站在上面的老人还是一动未动,这名新生口中所说的话好像是在证明,刚刚这名老者问了他们一句,是为什么要加入这个宗门。

  随着第一名弟子的声音落下,后面的那名新弟子也说了起来,他表情严肃,完全不像其他人:“回宗主,弟子加入宗门的目的,是为探寻那魔物之迷。”

  “回宗主,说句真话,弟子也是天生废柴,又不服命,所以才加入宗门。”

  ……

  一群新生之中开始按顺序报出自己加入宗门的目的,宗主似乎很和蔼,师门师兄师姐也非常调皮,听到新弟子说的话一会哄笑一会骂的,似乎都不在乎他们怎么嫌弃,也不在乎宗主会不会惩罚他们。

  然而堂内的老宗主却依旧是一动未动,他低着头默默的听着这些弟子们说话。

  赵易和瑜曦的目光一直都在注视着他,发现这个老宗主情绪似乎波动很大,不一会儿在他那苍老的脸颊上就布满了两行泪水。

  然而这一幕落在其他弟子的眼中,却丝毫没有引起波动,他们还是在自说自话,在回答着宗主的问题。

  到赵易了,他也是微微伏礼道:“回宗主,弟子体内无灵气,所以想拜于此门修炼肉体。”

  他的话音落下,周围的几名师兄忽然就哄笑了:“这里面你小子是最差劲的。”

  而那名大师兄表情则是万分紧张,小声的自言自语着:“完了,本来还想隐瞒宗主的,怎么就这么早被发现了?我那一枚金币岂不是要泡汤了!”

  老宗主的头忽然抬了起来,长长的白发散开,能够完全的看到了他的脸,他两只眼睛都是瞎的,面容蜡黄苍老,脸颊上还挂着两行泪水。

  “你是何人?”老宗主忽然开口了。

  这是从他进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弟子名为赵易。”

  “你是怎么进来的?”宗主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其中还掺杂着岁月苍老的沙哑。

  “大师兄带进来的。”赵易继续说着。

  老宗主忽然沉默了,他的头再次低了下去,过了良久,声音有些解脱的感觉,说道:“终于……还是来了。”

  然而下面的那些弟子们则是根本看不到他,他们只能看到他们眼中的那个宗主和赵易,他们听着赵易和他们眼中那个宗主的对话,都是呆愣了。

  “师弟,你的回答怎么驴头不对马尾的?”一名师兄碰了一下赵易的胳膊。

  那名大师兄也赶紧凑了过来,一脸紧张:“宗主又没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瞎说个什么!”

  就在一群师兄师姐对赵易感到疑惑的时候,忽然又看着堂中的位置疑惑起来,一名师兄说道:“宗主,这位师弟在和您说话呢……”

  “宗主?”

  一群师兄师姐们看着自己眼中能看到的那个宗主就更呆了,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眼中看到的那个宗主根本没有听到赵易的话,连看赵易都没有看一眼,一直在说着宗门的各种注意事项。

  赵易终于可以确定,这群弟子们眼中所看到的一切事物都和自己不一样,他们并不是一群疯子,只是好像被人下了魔咒一般。

  “乱了,全乱了。”

  白发老宗主听着下面一群弟子的声音叹息道,说完他就开始向着下面走去,他年迈的步伐很慢,路过赵易和瑜曦身边,说了一句:“跟我来吧。”

  赵易转过身就跟着这名老宗主向外面走,瑜曦紧随其后,看着他们离去,身后的一众师兄师姐们就急了。

  “师弟师妹!快回来!不得对宗主不敬!”

  可是当他们发现他们眼中的宗主还在那里不断说着话,根本注意不到赵易的时候,他们只好站在原地没有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