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劈头颅-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378章 劈头颅

  可以看得到明明是一个巨大的鼎炉,这个鼎炉也比较的特殊,因为它和地球那片海域底下的那些鼎炉除了大小之外,都一模一样。

  “小少主,你知道怎么打开吗?”

  “知道一点。”

  “那就好,老朽我眼睛已经瞎了,在宗门之中全凭记忆来找路,下面的情况我所见次数不多,怕摸不清。”

  “你们在上面呆着,我下去就好。”

  赵易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那个鼎炉的顶端,这个鼎炉之中也有着白色的石板,赵易可是将这些白色的石板缓缓拉开。

  就在他刚拉开一下的时候,他的动作忽然停止了,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中有着什么东西要出来。

  老宗主一听声音都静止了,立刻说道:“小少主,它上面现在的魔能已经几乎没有了,放心的打开,你不会被他控制的。”

  赵易听此才可是继续将那白色石板挖开,随着白色的石板打开,赵易看到了一个足足有一米多大的黑色头颅。

  这头颅之上长着两个角,和他幻镜中所看到的魔长得差不多,这只魔的眼睛被挖出了一个,应该就是自己黑剑上的这只。

  “他的头颅只有总有魔能的事物才能杀死,虽然它现在没有了意识,但是它却依然是活着的,只要魔族入侵将它的头颅带到他的身体身边,它就会再一次的复活。”老宗主激动的说着。

  赵易立刻将自己的手臂扯开,这次同于上一次一样,没有任何的疼痛感,他的手臂之中也没有任何的鲜血流出,黑色的长剑就在里面被包裹着。

  赵易也没有停手,直接一剑砍了下去,但是就在他长剑落到一半的时候,他发现这把黑剑开始不受控制的向上抬起,仿佛在阻止他杀掉这个魔。

  “你现在体内所流淌着的血和剑上的眼睛都有他的一部分,所以你的本能不允许你杀他,但是你必须杀了他!只要杀了他,整个魔族之中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克制你!”老宗主激动的说道。

  “咯咯咯!”

  赵易的身躯开始发出各种声张,随之他身上的肌肉开始紧绷起来,长剑上面发出了紫色的光芒。

  可是就在他很快就要劈到头颅的时候,他的动作总会被再反弹回来,回到原来的位置。

  “根本就没有办法下手了!”赵易已经拼尽全力试了一次,但发现根本没有用。

  “你再试试。”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赵易都是在不断的尝试着怎么才能将这个头颅给砍了,但是没有一次成功的,就连是接近成功的一次都是碰到了头颅的额头。

  “怎么会这样……如果不能彻底杀死他的话,当魔族再次袭来的时候,他就会复活的……”老宗主表情有些绝望的说着。

  瑜曦开始向前走了一步,她的目光看着赵易,缓缓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就开了口:“如果你杀不了它的话,魔族入侵就会势不可挡,你也就永远无法复活爱怜。”

  本来已经打算从长计议的赵易一听到她这句话,心中忽然就变得坚定了起来。

  他当初活下为的一切都是因为爱怜,不然的话他早就已经死在了爱怜的棺材上,既然他没有死,那他你一定会让她活。

  “操蛋!”

  已经满头大汗的赵易忽然骂了一句,随后再次举起了自己手臂中的剑向着鼎炉中的头颅砍去。

  “咯咯咯……”

  然而这一次到了一半的时候,他的肌肉又开始强行的停止了。

  他立刻收回了剑,左手的手臂开始在空中抓了一下,随即开始猛的用力向下拉扯,紧接着周围所有的空气都在一瞬间聚集成了一把巨大的风刃,随之这风刃直接砸进了鼎炉之中。

  “嘭!”

  一声巨响后,这鼎炉没有被损坏一点半点,但是里面的魔皇头颅却已经被风刃给切成了两半儿。

  “成功了?”老宗主问了一句。

  “两半了,它还能活吗?”赵易问。

  “直接两半了?”老宗主表情开始渐渐笑了起来:“它死了!”

  他的话音落下,鼎炉之中那两半的头颅开始化为黑色的东西向着赵易手臂中的魔剑附着过去,赵易也没躲没闪,任由它附着上来。

  果然如他所料,这股黑色的东西就是魔能,而不是这魔皇的灵魂,它已经彻底的死了。

  “你刚刚是用剑劈的吗?”老宗主又问了一句。

  “不是,借助风给砍的。”赵易说。

  “用风给砍了?”老宗主直接呆了:“那岂不是说你身上无论什么能量都可以杀了魔皇级别的魔?”

  “就算能杀又怎样,首先我必须有打败他们的能力。”赵易说。

  “这些你都不用担心,因为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传宗接代,而不是想着怎么看成这一个时代的灾难。”老宗主说。

  “如果这个时代的灾难都躲不过去,那我的后代哪还有时代?”赵易问。

  “放心吧少主,师傅当年在他的家乡,一颗星球上埋下了一个通往他处的通道,这种通道魔族是进不去的,魔族就算要找也至少找个几万年。”

  “祖先想的还真是周全啊。”

  “好了少主,你们赶快回去休息吧,房间的床不结实,记得明天买一张结实的。”

  “……”

  “传宗接代可是大事!”老宗主说道。

  “我说了我不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瑜曦不悦的说道。

  “姑娘,你可不能这样说啊,”老宗主一脸愁容的说道:“在我们那个时代,有一种比较奔放的爱情思想,那就是先有性,后有爱。其实这种思想也不是不可取的,像你们两个就比较适合,而且再说了,人类的感情有时也会因为肉体而左右的,你们两个本来就有情丝,还喜欢装互相不喜欢,简直就是缺一件事来捅破那张纸……喂!你们两个走了?少主?姑娘?人呢!”

  ……

  月光照射的小路上,赵易抬起头看着满天星空,说道:“刚刚还好有你那句话。”

  “就算没有也会成功的。”瑜曦说。

  “我比较喜欢听那种话罢了。”赵易说。

  “我只记得你以前比较喜欢说的话。”瑜曦说。

  “什么话。”

  “你喜欢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