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贯穿内心的真话(一补)-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400章 贯穿内心的真话(一补)

  “快去通知两大宗门!他们的圣子都被杀了!快!”

  “看看叶圣子怎么样了,他应该还没有死!”

  “那对男女呢?走远了吗?”

  ……

  餐楼周围一阵哄闹,赵易和瑜曦已经离开很远。

  “明天那个拍卖大会,我们要不就留下来看看?”走在大街上,瑜曦开口问道。

  “就算有在乎的东西,也和我一个练体的无关。”赵易回道。

  瑜曦否认道:“那可不一定,修真界物资亿万,遇到什么都不好说,而且你的运气一直都很不错。”

  赵易对于运气二字还是有些抵触的,他不明不白的就有了远古修士的血脉,对于一般修士来说确实是大喜一件,但对他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

  他现在想要的并不是扬名立万,更不是亿万者的朝拜,他想要的就是爱怜那一颗还没有被自己伤透的心,和她没有失去的生命。

  到了如今,就算他天下无双,将魔族踩在脚下蹂躏,修真界谁人不识君,只要找不到爱怜的活路,他还是觉得意义不大。

  “那就留下来看看吧。”

  赵易随口说了一句,他觉得自己除了变强之外现在已经没有路走,复活爱怜……这条路太远了。

  赵易又道:“先去把药给买了,然后找个客栈住下吧。”

  紧接着二人就到了药铺,赵易将自己要买的药都给买了。

  这一次买药又是让他欠了瑜曦好几百金币,搞的他心情略有压力,就像是在世俗中欠了好几百万人民币一样。

  随后天色渐晚,赵易的肚子又开始饿了起来,他是个炼体的,不能像灵气修士一样对于食物的需求很少。

  这次也是找了一个不错的餐楼,城里面人很多,所以每一个吃饭的地方都被挤的很满。

  二人中午那事已经在全城传开,瑜曦的美貌依旧吸引了很多的目光,但这一次并没有任何人上来找麻烦,只敢在周围小声议论中午的事情。

  饭后又是找了一家客栈,本来赵易是要两间房的,但是没有办法,很多客栈都满了,连一间房都没有。

  找客栈又花了很多时间,最后找到了一家小客栈,这地方倒不错,还有两间房。

  “那就两间吧。”赵易说完就要向楼上走。

  瑜曦看都没看他,直接和小二说道:“一间。”

  赵易一愣:“怎么又一间了?”

  “又不是你给钱。”瑜曦说着就拿出几个一个金币放在了台前。

  “两间多好?”

  “我说一间就一间。”

  “两间。”

  瑜曦白了他一眼:“有本事你给钱。”

  “那……一间吧。”

  言罢,小二带着二人到了房间,又问需要点什么,最后离开。

  刚到房间赵易就立刻把爱怜的冰棺拿了出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向瑜曦问道:“她身体周围的灵魂散了没有?”

  瑜曦走了过去,看着躺在冰棺里面容颜尽毁的爱怜,扭过头说道:“没有,似乎比之前还更加集中了。”

  赵易心中一喜:“这是不是说,她有可能复活?”

  “不是,想要把失去的灵魂和肉体复生至今都没有人知道方法,她的灵魂是死的,就算附着回肉体也活不了。”

  “那她的灵魂为什么会再次集中起来?这不是说明她的灵魂有意识吗?”

  “死去的灵魂就算是还有意识那也是死去的,那是残念,之前她的灵魂久久不散是因为残念太重,现在聚集起来,也许不是一种好事。”

  “为什么?”赵易忽然紧张起来。

  “就像回光返照一个道理,可能到最后了……”

  “……”

  “她的因为已经支撑这么久没散,足以证明她的残念多重,已经很不容易了。”瑜曦目光暗淡的说道。

  赵易心中很着急而又很无奈,只能正在冰棺的一边看着冰棺里面,什么都做不了。

  过了良久,赵易小声的开口道:“如果有复活她的方法,你愿意告诉我吗?”

  “愿意。”瑜曦毫不犹豫的说。

  “我本来以为你会说不愿意。”

  “就因为我喜欢你,我怕她复活了我就没机会了?”瑜曦反问。

  “大概是这样。”

  “你错了,因为永远失去的总是最好的,她死了,她在你眼里永远都是最好的那一个她,她永远都不可能变差,永远都停留在那个最好的瞬间。她死了,我才没有机会。相反的,如果她活着,我也许还有点机会。”

  赵易看了看她,随后又收回了目光看着爱怜,说道:“你对这些东西了解的很透彻,但现在我不喜欢扯这些,我想要的东西变得很少。”

  “嗯,以前你喜欢和我扯爱情,是因为你心里喜欢我。”

  赵易没再接话,看了看房间里仅有的一张床,就将床上的一层被子扯了下来,说道:“我睡地上吧。”

  “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瑜曦看着他直接躺在地上,立刻就幽怨说道。

  说完她也就直接躺在了床上,旁边的赵易直接就睡了过去,近来的战斗中他直接失控,身心一定疲惫不堪,说是倒床就睡也不为过。

  而瑜曦就不同了,她看着旁边爱怜的冰棺怎么也睡不着,修炼的心思也没有一丁点,辗转反侧,她的目光又落在了赵易身上。

  “这个家伙……脑子真是有病!”

  她咬了咬小白牙,心中气氛的骂了一句。

  骂完之后,她直接走到床下,将赵易的身子抱起放在了床上,自己则将窗户打开,坐在了窗户上看着外面灯火通明,满天繁星。

  看了许久她又收回了目光,将胸口中的情丝浮现,目光柔情的看着两根情丝,手掌轻轻的抚摸起来。

  “我们感觉到你心里还有我,就是你不愿意承认……我要陪你多久,你才再敢面对我?”

  “你是花心的,心里喜欢我,又喜欢爱怜,你不想承认喜欢我,不单单是因为觉得自己花心,还会觉得对不起爱怜……其实这些东西我不在乎的……越来越不在乎了。”

  窗台上,她一双秋波涟涟的双眸看着情丝,一对鲜红如血的情丝和乌黑长发随风飞舞,她还是美如画。

  唯一变得是心。

  床上的赵易沉重而又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最怕听到贯穿他内心的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