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思念-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三十章 思念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三十章思念

  看到硕硕口水在嘴巴里打转,顾眠就径直的走过去,“老板给我来只烤鸭。”

  看到顾眠这么说,硕硕马上就满脸笑颜。

  午饭是顾眠做的,硕硕吃的非常香。

  在吃饭的时候,王姐给家里打来电话,硕硕接的,王姐给他抱了个平安,然后知道顾眠在家里照顾硕硕自己也放心了,还在电话十分诚恳的感谢了顾眠,弄得顾眠还特别的不好意思。

  袁木出了校长办公室之后,就觉得这个事情不太有希望,但是这个也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自己也没去多想些什么。

  因为下午没课就径直的回到家里,准备好好在家休息一下,刚刚吃过午饭准备躺下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年级主任来的电话,袁木估摸着可能是顾眠应聘的初选结果出来了,但是细想想又觉得怎么会这么快,这才刚刚吃完午饭,资料这会应该在学校的档案室。

  电话一直在响着也容不下袁木多想,接通了电话,“袁老师,这个点给你打电话没打扰到你吧”电话里说话的声音异常的客气。

  突如其来的客气,让袁木有点不适应,以前年级主任在自己面前始终是官架子很大,说话从来都一脸的严肃,吆五喝六的。

  “是主人吧”袁木说出话之后突然觉得自己说错了,“我的意思是主任来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好像我下午没有课吧。”袁木觉得有点愣,不明所以。

  “我打电话来不是说你课程的事情,就是跟你说下顾眠顾小姐应聘我们学校老师的事情。”

  “主任,这个初选结果出来了吗”袁木迫不及待的问出来。

  “结果出来了,出来了,明天让顾小姐直接过来上课。”

  “什么”袁木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主任,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明天直接就上班。”主任电话里声音依然很轻柔。

  “那个主任,我能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袁木也是好声好气的问到。

  “这个我,这是学校里开会商议的,具体原因你就不用知道了。”

  “主任主任”年级主任没等袁木说出口就打断了他的话,“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就这样。”说完年级主任就挂断了电话。

  袁木放下电话,觉得这个事情太过于蹊跷了,上午时候校长对自己还是爱理不理的这个态度,原本估摸着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希望,可是刚刚年级主任的电话,年纪主任跟校长一直以来都是同气连枝的,他的电话肯定也就是校长的意思,要不然他也不会突然对自己变得那么客气。

  袁木实在是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觉得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是有人去打理过,但是想想自己背后,在学校里也没有什么校领导愿意给自己说话,自己的朋友圈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号人。

  这样袁木就把目光转移到顾眠身上,觉得这个肯定跟顾眠有关系,但是这件事情肯定不是顾眠去校长那里走动的,要是如此她又何必这样大费周章呢

  袁木其实一早就对顾眠有怀疑过,顾眠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气质不俗,有大家之气,所以顾眠肯定是有背景的,不会是自己一个人,还有顾眠来到此地之后从没对自己都没有提及过家人。

  袁木猜到顾眠可能是跟家里人有什么矛盾,所以才私自离家出走,然后想在外面独立生活,但是这些袁木一直是藏在自己的心里,顾眠没有主动提他自己也并不想去打听人家的。

  袁木被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弄得有些睡不着觉,但是自己也想不通,翻来覆去,最终还是决定打电话问问顾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弄清楚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袁木拿起手机拨通了顾眠电话,让袁木意外的是,顾眠竟然第一时间接到了电话,“喂,你在忙吗”袁木先开口了。

  “我刚刚把厨房清理完,正在玩手机,你电话就过来了。”顾眠的声音有些许的疲惫。

  “你上午也没休息好吧声音有点嘶哑。”

  “我是嗓子有点不舒服,你打电话来应该不是就为了慰问我的吧”顾眠反问袁木。

  “我是想问下”说到一半袁木没有往下说,他觉得这属于在打听顾眠的,既然她能独自一个人从一个姣好的家庭来到这个小镇,而后又自己出去打工养活自己也不愿意向家人低头,就算是问她,应该也是问不出什么结果。

  “我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袁木突然改口。

  “什么好消息,我都很长时间都没有听到过什么好消息了。”顾眠的话音中有丝丝的哀伤。

  可能是被顾眠的语音影响到,袁木也稍有停顿,电话里两个人好像停顿了两秒“你被学校录取了,明天就去学校上课。”袁木在电话里惊奇的喊道。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顾眠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不会是忽悠我吧”

  “我有那么无聊吗这是真的。”袁木在电话里语气十分笃定。

  “你不是中午才把资料递交上去的吗之前不是说还需要笔试跟面试,还有试用,最终才会录取的吗你是不是”顾眠惊愕的一口气问出了自己心中所有的问题。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让你去你就去,不想去就算了。”袁木也不知从哪个问题回答起。

  “明天真的就要去了啊”顾眠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你是不是”袁木对着电话非常大声的吼到,听到他说到一半顾眠就打断说“我信了。”

  “那就这样,我去睡个好觉。”说完袁木就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的袁木还是对今天的事情有诸多的不接,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放下手机倒头就开始睡了。

  电话这边的顾眠,满脸都是大写的懵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会是袁木动用了自己想不到的势力吧他到底是个什么人,老师”

  顾眠觉得怎么会这么的顺利,但是结果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好消息,这份工作对于她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顾眠并不是一个纠结的人,自己想不通就算了,也不用管那么多,自己有工作,有工资可以养活自己就行了。

  倒是明天就要上讲台讲课这件事情倒是让顾眠有点慌张,自己从来没有面对这么多人讲些什么,到老师这真真切切还就是第一回。

  想了想,还是得打个电话问问袁木,向他取取经,上课到底该怎么办。

  电话通了,可是袁木那边半天也没有人接,最后无人接听被系统挂断了,可顾眠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继续拨打着。

  “什么事,快说”电话里袁木的语音带有些许的怒气。

  “那个我就想问问你,老师该怎么当”突然的这个问题让袁木有点懵。

  “你是有病你去百度。”说完袁木就挂断了电话。

  从袁木慵懒而火爆的声音里,听出了袁木这会应该是在睡觉,被袁木的话弄得一头怒火的顾眠,她回头想了想自己的这个问题,真的是没法回答,然后也就不气了,想了下还是等明天再去找袁木问问,毕竟他也是累了一整晚。

  顾眠本来想睡觉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在床上那是叫一个辗转反侧,翻来覆去。

  脑海里都是自己站在讲台上跟台下一些孩子讲话的场景,同时也在想象着自己明天第一天去见孩子们到底该穿什么样的衣服,画什么样的妆,孩子应该不喜欢妆太浓的老师吧千奇百怪,各式各样的问题一瞬间都出现在顾眠的脑海里。

  顾眠时而欣喜若狂,时而脸上又有着些许的焦虑。

  工作确定后的顾眠心总算是沉静下来了许多,至少自己以后的生活有了经济来源,有了物质基础。

  顾眠其实在心底还是十分怀念自己的父母,在自己受伤住院的那段时间里母亲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每天都是给自己炖各式各样补品,每次也不厌其烦的给自己送来各种处理好。

  自己第一眼见到母亲的时候,就觉得非常的亲切,慈眉善目的母亲在自己心里烙下很深的烙印,虽然他们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把自己弄丢了,直到现在才找到自己。

  想想以前在沐家,养母跟姐妹对自己就只有利用,利用自己感情,利用自己的外貌长相,利用自己对他们的感恩,到处都是想着开发自己的商业价值,完全都没有把自己当作是女儿一样对待。

  那时只有父亲还能给自己丝毫的温暖,后来回到自己亲生父母的身边,感觉完全不一样,时间虽然短暂。

  毕竟是亲生骨肉,血脉相连,这些感情顾眠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虽然她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提及,感激之情深深的藏在她的心里,对于他们自己没有丝毫的怨恨,她不怪父母当年没有照看好自己,没有怪父母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没有丝毫的责怪。

  想到这些的时候,她又想起自己这时候也是为人父母了,自己一个多月的孩子,这个时候孩子他还好吗会不会饿哭了没有人照看,会不会衣服穿的不够多,而着凉,会不会受到樊若水的迫害。

  想到这些顾眠的心里就开始有些紧张起来,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母子连心。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