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这就是你的问题-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这就是你的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三十九章这就是你的问题

  上车后,有的袁木的伴随,顾眠的心里感到无比安稳,静静的看着一直专注开车的袁木,她从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谢谢。”

  随即,袁木完美的侧脸轮廓上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他转过头看着坐在他身侧的小女人,心里的保护欲愈发的明显,“我们两个之间都这么熟了,用不着说谢谢。”

  两人相视一笑,似乎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了一切。

  顾眠当然知道袁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他越对她好,她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因为她不知道她能够给他回报些什么。

  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袁木和容谦有许多相似的地方,眉眼之间就有几分相像,或许是她想多了吧

  或许袁木不求回报,但是她也不能够一味的索取,毕竟在良心上会过不去。

  酒店依旧天花乱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十分钟,又过了十分钟,容谦不断地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心事重重。

  她怎么还没来

  心里期盼着顾眠的到来,可又害怕她会不来。

  一阵时间不见,他都觉得度日如年,分别的这些时日,他每一天都会思念她。

  终于,他在门口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这才询声望去。

  酒店的保安不让袁木和顾眠进入酒店,理由是他们没有酒店的请帖,无论顾眠怎样解释,保安就是不肯听,甚至还以为他们是骗子。

  这点,顾眠可以理解,因为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进入这样高档会所,必须要穿得庄重得体。

  很显然,她和袁木今天穿的都很随意,再加上两个人都没有换衣服,而是一身休闲的服装,怕是任何人都会觉得他们与这样的场合格格不入吧

  但是她并没有放弃,依旧不停的向保安解释着,“你听我说,我真的找容总有急事,我们刚刚还通过电话,他知道我过来,要不然你先去通报一声。”

  顾眠说话的口吻从最开始的彬彬有礼到现在有一些不耐烦,但她眼神中的坚定却让保安也有了一丝犹豫。

  毕竟眼前的这个女人长相也算是清新脱俗,总觉得很眼熟,但又说不上来,可能是现在长得好看的姑娘太多了吧走在大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谁还会特意去记得她呢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这是我们酒店的规定,您刚刚说您和容总通过电话,要不然您亲自给容总打一个电话吧”那保安还是不依不饶。

  就在顾眠焦头烂额时,袁木走上前说道,“你还是进去通报一下吧,哪怕是问一下也好,毕竟也是十分要紧的事,如果耽搁了,我们谁都负不起责任。”

  “”

  “这那好吧”保安心里也是害怕,毕竟容总不是轻易什么人都见到,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他肯定是付不起责任。

  果然和容谦想的没差,那个女人果然来了,挥挥手说道,“让她进来吧”

  樊若水一听到顾眠来了,整个人也迅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在她看来,这是一盘好棋,同时也是一场好戏。

  无论输赢与否,她一定要拿下这盘棋。

  相对于樊若水突然来了兴致,容谦在这个时候到显得不紧不慢,他心里很清楚的知道顾眠找他来是做什么的。

  可纵使他对顾眠再有情,他也不会任由一个女人都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还过来求他,这是对他的极大侮辱。

  此刻,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顾眠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是不会帮她的。

  既然是别人来求他的,那么当然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他有多么在意顾眠,原本正对着门口的身子,忽然转过身去。

  从顾眠和袁木走进酒会的那一刻就受到不少人的关注,而话题也不断朝他们两个人身上砸来。

  原本的气氛还算安静,樊若水倒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用尖锐刺耳的声音说道,“这不是顾家大小姐么,你怎么来了怎么还穿成这个样子”

  顾家大小姐,这是一个新的名字,在时尚圈,特别是上流社会早已流传,原本声名显赫的顾氏集团,凭空中找到了多年失散的女儿,这也是业内的一件奇事。

  而这个顾家千金恰好就是c市市长的养女,同时她也是容氏集团总裁的夫人,这样的一个人让所有人都很好奇。

  酒会瞬间变得嘈杂起来,人们的关注点更多的是在她身旁的这个男人身上。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容谦缓缓转过了身,本想着去帮她一把,可在他看到袁木的时候,脸都要气得发绿了。

  顾眠啊顾眠你自己来就算了,竟然还敢把这个男人带过来,我真是看错你了

  容谦的注意力集中在袁木的身上,而顾眠的目光却一直注视在樊若水挽着容谦的那条手臂上。

  她看得很真切,樊若水那得意的表情很真切,像是在炫耀一样,仿佛在对她说,你看到了吗顾眠,我赢了,容谦是我的。

  尽管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她不在乎容谦,自然也就不在乎这段情感,可她现在心里的疼痛是为哪般

  为何当她看到这样的场景时,心里仿佛被什么刺痛了一般,那样的清晰可见,痛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

  本来樊若水只是想单纯的羞辱一下顾眠,可她也没有想到顾眠会带着一个男人进来。

  顾眠啊顾眠你这次怕是真的翻不了身了。

  “顾眠,你在这样的场合出现就罢了,要是来见容总也就算了,可你为什么还要带上你的新欢呢你这样子不是成心让我们容总难堪么”

  樊若水的这番话说得极为缓慢,像是在品酒一般让在场的所有人慢慢回味这其中字里行间的意思。

  纵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清白,现在在外人看来,这仍然是顾眠的不对。

  “是啊,她就是顾家大小姐。”

  “听说她和容总以前就不和,是碍于市长的面子才不得不在一起,现在看来,她有了顾家撑腰,所以就把这个男人带过来。”

  “是啊,现在的人啊,真是不知廉耻”

  顾眠一时间成了这场酒会中所有人的焦点,璀璨的灯光照射在她清秀的脸庞上,她是比以前清瘦了不少,可容谦依旧没有要同情她的意思。

  他在等,在等她开口,他想听她怎么解释她身旁的这个人,他更想知道,他在她心里究竟算什么

  难道说,原本他就不应该去开始这样一段感情

  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人世间的情又为哪般,还不是让人惆怅。

  容谦在打量袁木的同时,袁木也在细细的打量着容谦。

  袁木看得出来,和他正在用眼神交锋的男子很优秀,而他现在所拥有的是他努力一辈子也不一定得到的,光是这一点,他就输了。

  而顾眠也终于不再默不作声,她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围在她周围的人,用着这些人刚好都能听到的声音不缓不慢的说道,“我今天来找容总,有些事情要谈,打扰了各位的兴致。”

  这一番话说得落落大方,并没有因为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拉身上而变得畏缩,这一点让袁木刮目相看。

  袁木收回和容谦对视的目光,转而把目光移到身旁的小女人身上。

  不是从何时开始,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她做的每一件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她在用行动告诉他,她有多么的优秀,而他自己也愈发的想成为站在她身边的男人,默默的守候她。

  容谦从袁木的眼神中明显看出袁木对顾眠的感情不简单,他这才意识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顾眠确实很迷人,虽然没有华丽的服饰装扮,也没有精心打扮过的妆容,但她骨子里却有一种天生贵族的气质,让人移不开眼,仿佛是那闪耀的星辰,璀璨而夺目。

  顾眠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强大,成功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她一点点靠近容谦,眼神中冷冽而决绝,没有一丝温度。

  在看到顾眠眼中的冰冷时,樊若水急急忙忙慌过神,紧紧跨住容谦的手臂,紧张得双手都有些颤抖。

  “我们能单独谈一下吗”清脆而响亮的声音问出声。

  这个好听的声音让容谦有些无法拒绝,她都不曾看到过她那双动人的双眸,竟是一眼,就有些沦陷进去。

  他到底还是有所顾忌的,他到底还是在乎她。

  看到樊若水的手臂还紧紧的挎在容谦的身上,顾眠走了下眉头,“樊小姐,我和荣总是去谈公事的,您在场怕是有些不方便。”

  容谦心里一震,推开樊若水的手臂,倒也没说其他,只是任由樊若水灰头土脸的离去。

  看到樊若水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袁木只觉得好笑,这样庸俗的女人自然是不能和顾眠相提并论。

  在他心里,顾眠的地位永远是牢牢排在第一位的。

  顾眠倒是没有在乎樊若水是怎样的表情,在她看来,这些都不重要,她也不在乎这些,任由她是怎么想的吧,她很清楚自己来到这的目的。

  她和容谦一前一后走到了一个还算平静的角落里,然后缓缓坐下,再次看到她面前这个有些时日不见的男人,她心底某个角落有些微微疼痛。

  过了半晌,顾眠率先开口,“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什么事情,我只想知道原因,为什么中途突然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容谦听到顾眠上来就直接开口表明意图时,他的心里很不痛快,这么久不见了,难道她就真的没有一丝在乎他吗

  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他低笑一声,转而把视线转到手中的高脚杯上,反复摇晃,直到看到杯中原本清澈的液体开始变得浑浊,这才开口,“这就是你的问题”

  沉默几秒钟,继续说道,“我也有一个问题,你先回答我,我就可以回答你。”

  “好,你先说吧”顾眠别无他法,若是放在以前,她肯定想都不想就直接走人,可现在,她不能。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