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走吧-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走吧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四十一章你走吧

  樊若水也被吓了一跳,容谦周围散发出来的冷气的犹如万年寒冰,怎样融化也融化不掉,就连整个酒会中的人都纷纷停止了他们手中的动作,不敢有所作为,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让这个容总裁大发飙。

  顾眠感觉心里被那顽强寒冰那尖锐的冰尖刺入到了心里,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她全身已经犹如一根紧绷着的弦,不敢有丝毫放松,生怕一不小心,她的心真的会绷不住。

  袁木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点头对她微笑,示意她放松。

  刹那间,她知道,此刻她不是孤身一人,心中涌现了一丝温暖。

  两人很有默契的缓缓转过身,在顾眠的眼中,容谦的此番举动特别好笑,他把她当成了什么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顾眠也不是这样的人,任由他呼唤,再任由他抛弃。

  两人的眼神再一次正面交锋,容谦看到远处那娇小的身影,想冲上前拥抱她,但是手心又止不住的颤抖,那阵阵寒意又从脚底散发开来,直到心头。

  其实他还是爱她的,否则心里也不会那样痛,可这样的爱终究是无力要到达,难道要放弃了吗

  可正是因为他的爱太过于霸道,让顾眠无法呼吸,无力反驳,甚至无法抗拒。

  “你们走吧”容谦冰冷的抛出一句,“你说的事情,我会帮你的,你走吧”

  这场酒会以这样一句话而告终,谁也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清高的容谦竟然也有如此片刻,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去了洗手间。

  其实心痛的又何止他一人,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可就在刚才,顾眠非常真切地从容谦的眼中看到了绝望,无力,无助那是从未有过的时刻,那是他眼神中第一次流露出这种神情。

  “我们走吧”袁木拍了拍顾眠的肩膀。

  她的眼睛里有一丝痛楚,停下脚步,想要去看一看容谦,可刚要向前走,一个身影就拦住了她的去路:“顾眠,你害容谦害的还不够惨吗”

  顾眠攥紧了手心:“我”

  樊若水轻笑了一声说:“来找荣谦的也是你,伤害容谦的也是你,要他帮忙的也是你,顾眠,你怎么那么自私你就不能为容谦多考虑一下吗请你以后远离他的生活”

  顾眠死死地咬着下唇,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那张原本带有血色的唇已经被她咬得惨白。

  她还没有说话,樊若水就已经离开了。

  在看到顾眠呆若木鸡的表情时,樊若水敛了笑意:“顾眠,从今往后,有你好受的”

  周围的人散去后,顾眠冷冷地说道:“我们走吧,这件事算是解决了。”

  “他说话能算数吗”袁木气结问道。

  “谁知道呢,应该会吧”这番话一说出口,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难道刚才她真的相信他,然而这种相信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让她身不由己。

  袁木面色难堪盯了她几秒,摆了摆手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耳畔的声音很温暖,带有一丝柔情和关心。

  顾眠身形一顿,抬步离开。

  出酒店的一刹那,顾眠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她很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要坚强,可她的泪腺就好像是那喷涌而出的喷泉,想止也止不住,仿佛是把她这些日子以来的坚强全部一点一点挖空。

  就这样,她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到脸颊,再从脸颊滑掉落到地上。

  当初,她是真的想好好和他拥有一段感情,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毕竟她对爱情的美好定义全都托付在了容谦一个人身上。

  但那时的容谦并不爱她,可以说对她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趣,不知何时何地,他们两个人就已经习惯了彼此之间相互伤害,进而再相互关心的这种方式,但无疑这样的结果只会让他们两个人都伤痕累累。

  不知是造化弄人还是天意,或许是上天之中冥冥注定吧

  她终究是累了,也终究是爱不起了,纵使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了爱情的结晶,可她的心已经被他伤得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转眼间,她和袁木已经走到车上,想到刚才樊若水对她有板有眼的讽刺,再想到她和容谦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暧昧不清,顾眠心头一阵阵的恶心。

  她恨不得立刻给自己一巴掌,现在还不长记性吗干嘛还要同情容谦像他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袁木也没有开车,递给她一张纸巾,擦拭过后,继续安慰道,“像他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你伤心,因为他不配。”

  坐在袁木的身旁,顾眠望着从酒店中陆陆续续出来的人群,眼泪掉得越发的凶猛,“容谦,你最好不要骗我,这是我相信你的最后一次,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声音刚落,她忽然被袁木纳入怀中,还没准备好,只觉得大脑一僵,幸好她尚存一丝理智,轻轻从缝隙中挣脱袁木的怀抱,润润嗓子,以缓解刚才发生的尴尬。

  袁木看了看顾眠眼角的泪痕,心头一阵酸楚,压抑了一晚上的情绪开始发泄出来,“顾眠,我不想再看到你伤心的样子,我也不想你以后和他再有任何接触,你们见面只不过是会互相伤害,你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

  她听后把头望向窗外,看了看远处的路灯,漆黑的夜空中酒店的金碧辉煌格外亮眼,她觉得有些彷徨,那原本清澈的双眼看向漆黑的夜空,胸口闷闷的,收敛好刚刚发泄过的情绪,好似在欣赏这无尽的夜景。

  她没有回答袁木,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只是,容谦之于顾眠,终究是心底的一道伤痕,他们之间的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

  在洗手间呆了许久,容谦的拳头用力捶在墙面的光滑的瓷砖上,整个手背上青筋凸起,他的表情万分狰狞,犹如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

  此刻的心痛犹如数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他的心坎,钻心蚀骨的痛楚让他继续想找些东西发泄。

  原本想上洗手间的几个人站在洗手间门口许久,迟迟没有进去,最终还是默默的离开。

  这样的容谦无疑是让其他人后怕,却也让人同情,有些无奈,在他们这些人眼中,即使再有钱,或许也有这世界上得不到的东西吧

  可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执拗,你越得不到什么就越要得到什么。

  他心里很清楚那个答案,袁木今天的回答只不过是为了顾眠出头而已,可是为什么他就这样生气呢

  明明知道他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是他生气的点在于顾眠没有反驳,而是间接的默认,这是让他最生气的地方。

  你就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吗你就这样对我不屑一顾吗你跑过来求我去,还要带上别的男人一起羞辱我吗

  好,顾眠,既然你做的这么绝情,就别怪我翻脸。

  这是他能帮她的最后一件事,从此以后形同陌路,再不相见。

  拨通的电话号码,对方传来“嘟嘟”的两声后,总算接听了电话,“喂容总啊不知容总这么晚打过来有什么事情”

  校长的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容谦这段时间打过来是所为何事,心里敲不定主意。

  “捐款的事我会继续下去的,但是我不会出面的,我会安排我的助理过去办。”容谦脸上的表情很阴森,丝毫没有兴趣听对方接下来的话,直接挂断电话。

  半晌过后,空旷安静的洗手间内终于迎来了除容谦以外的第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她的行动并不避讳别人聚集在她身上的目光,可容谦根本就不在乎进来的人是谁,索性把手机放进衣兜里:“樊若水,做好你自己份内的事,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要再有任何幼稚的举动,你也不要插手我的事情。”

  “容谦,我这是为你好,难道你看不出来,顾眠明摆着是来找你挑衅的吗”

  “那也用不着你管。”男人淡淡看了她一眼说道。

  樊若水脸色一白,这件事的确和她没有关系,可为何他宁可为别的女人伤心也不愿意给她一次机会,甚至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和容谦在一起的时候,仅有的亲密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原本她想借此机会羞辱顾眠一番,没想到会是这样

  可即便如此,她也会有别的办法继续折磨她,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樊若水深吸了一口气,故做无所谓的说:“容谦,我知道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但是这是你为我办的酒会,他俩来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在这里大吵大闹,甚至还要弄伤你,她平日里欺负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带个男人进来”

  果然,她再一次触碰到了容谦的雷区,男人若有若无地扬了扬唇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谦不想再多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嘭”的一声关门声,男人英俊挺拔的背影远去,只留下樊若水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洗手间内,她的指甲深深的嵌进手心里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樊若水眸子微微的眯起,淡淡地勾了勾唇:“荣谦,我一定会让你折服在我的石榴裙下。”说的信誓旦旦,可心里却一直没底。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那边说:“他一会儿可能就回家了,继续观察,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出了酒店的门,走进车里,容谦脑子里还乱糟糟的一片,一会儿想到顾眠和袁木暧昧亲昵的画面,一会儿想到自己和顾眠事情已经再无任何情感,想得头都快要炸裂。

  胡思乱想了十几秒钟,车内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与此同时,袁木已经把顾眠送到了秦蜜蜜家门口,顾眠深吸了一口气,把脑子里混乱不堪的一切全部都抛掉,抬步准备走出电梯,然而在看到那张熟悉面容缓缓地映入了眼帘,她刚刚抑制住的情绪蹭的一下又蹿了上来。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