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还他个人情-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还他个人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四十二章还他个人情

  因为站在电梯门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最好的闺蜜秦蜜蜜。

  在她看到秦蜜蜜同时,秦蜜蜜的目光却一直注意在袁木的身上。

  “内个,顾眠已经送到这儿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她心情有些不太好,还麻烦你帮我多多照顾她,谢谢了”

  还没等袁木说完,顾眠就自顾自说道,“蜜蜜,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我好想你,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

  顾眠说话的语气有些无奈,她的神情又让人心疼,秦蜜蜜明显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泪痕,现在她的眼睛还是红肿的,不知道她又发生了什么事,秦蜜蜜本能的把她拥入自己怀中,想给她一丝温暖。

  “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这两天都干什么去了也不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秦蜜蜜赤红着眼睛用力拍打着顾眠的肩膀说道,目光十分心疼,又有些自责。

  “发生什么了你怎么哭了是谁让你这么伤心的”秦蜜蜜死死地望着她,想从顾眠的眼神中探究出答案。

  顾眠被她盯的越来越不自在,她就像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娃娃,暴露在空气中,而秦蜜蜜就好像是那个能够轻易把她看穿的人。

  见到自己最亲的人在眼前,她一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的抽泣。

  秦蜜蜜看着眼前的袁木,冷笑:“她为什么哭了这件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你最好从实招来”

  她说着就要动手,但其实也就是想吓唬吓唬袁木而已。

  可刚抬手,她就被袁木一把抓住了手腕,“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她,但她确实累了,让她多休息休息吧”

  秦蜜蜜望着他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心里的怀疑和推测让她把目标直指袁木:“喂你不要以为我怕你,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的话音刚落,顾眠的抽泣声变得更大了。

  秦蜜蜜似乎还嫌乱子不够,在一旁继续恐吓,“肯定就是你欺负她了对不对还站在这里干嘛赶紧给我滚”

  袁木脸上的阴沉越来越浓重,只是任由秦蜜蜜对他吐槽,不发一言。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不说话呀你是不是看见我们家过年好欺负啊我告诉你,我可不好欺负”

  话还没说完,疼痛从手腕处传来,秦蜜蜜白了脸,伸手去掰顾眠紧握住她的手,也不知这小丫头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可还没等她掰开,顾眠就对袁木挥挥手,把秦蜜蜜拉进了电梯,“你快点进来”

  秦蜜蜜吃痛,反应过来顾眠一直握着她的手腕,立刻大喊:“顾眠你这是干什么有没有搞错”

  电梯逐渐进来人,她可不想让自己这么丢脸,可眼下的事情用一两句话又解释不清楚。

  为了不让秦蜜蜜那张大嘴再乱说话,她只好用力捂住她的嘴,同时她也庆幸,还好自己刚刚没有说出实情,如果让她知道的话,指不定会做出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了。

  想到这,顾眠不是周围人诧异的目光,越发用力捂住秦蜜蜜的嘴,“蜜蜜,我知道你想吐,但是这里是电梯,你就先忍一下吧,我马上就到了。”

  然而,秦蜜蜜根本不听她的话,铁了心要挣脱自己被封住的嘴。

  两人瞬时纠缠作一团,其他乘客唯恐避之不及,纷纷走出电梯。

  容谦浑浑噩噩的的从酒店里回到别墅,上楼一直呆在书房,没有任何动静。

  书房门咚咚的响着,有人在敲门。

  容谦缓缓地坐直身体,问:“谁”

  “总裁,是我,小夏”

  小夏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容谦原本敏感的一颗心又狠狠的颤动了一下,就在刚才,他差点以为门外的人是她,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她早已经离开了。

  兴许是想得太专注,他忘记了回答。

  门外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又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道:“总裁,我给您熬了点汤,解酒暖胃的,您多少喝一点吧身子要紧。”

  想什么呢经历过刚才的事情,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情好说的

  顿了顿身子,放下原本握在手中的圆珠笔,轻声说道,“进来吧”

  小夏这才缓缓走进来,小心翼翼把自己刚刚熬好的汤停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走了出去。

  知道已经回到秦蜜蜜的家里,顾眠这才反应过来,但她实在是记不得自己是怎样从酒店一路回到这里的,她不应该回来的,不应该见她的。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秦蜜蜜手中端着一碗小米粥朝她走过来,她坐在她旁边,修长曼妙的身影充斥着一种久违的欢欣。

  看着她熟悉的脸庞,顾眠有些感动,却不知从何说起,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然后一字一句地开口,“我今天见到了容谦,袁木送我回来的。”

  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足以解释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以及某种情绪,秦蜜蜜也瞬间了然,同时又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对袁木动手,否则这件事就糗大了。

  “你早说嘛,害得我还以为”说话的同时,她脸颊迅速的火烧了起来,还好房间的光线比较暗,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也就是在是个时候,顾眠接过秦蜜蜜手中的汤,喝了几口以后对她说道,“蜜蜜,我这两天太累了,什么都不想想,什么也不想说,我想休息了。”

  “好,那你好好休息,你要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支持你。”说完后,为顾眠轻轻关上房门。

  这夜,有人睡得安稳,有人却一夜无眠。

  秦蜜蜜心里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把顾眠的下落告诉苏修和顾洛,就这样一直纠结,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这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顾眠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简单的洗漱过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她搭车往学校里去。

  忙碌的日子让她记不清今天是哪月哪号,还是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听到一个孩子刚嚷着要去外婆家吃月饼,她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中秋。

  日子过得可真快,一眨眼就已经到中秋了。

  说时迟那时快,手机上无数个未接来电,和短信蜂拥而至,有顾洛的,苏修的,蜜蜜的,唯独没有那个人的。

  短信上的内容全部都一致,都是让她去他们那里过中秋节,可这样子的她还哪有什么心情过节,所有的节日和平常的时日对她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徒添悲伤罢了,她还是孤家寡人的好。

  从回到学校以后,她忙碌了一早上,似乎想让自己在这些工作中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募捐的事情顺利解决,一些事情回到正轨,无论别人怎样说,她倒也不去在意。

  晌午,顾眠收拾东西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办公桌被人拍了一下。

  从高高的书架里抬起头,顾眠眼里流露出一丝柔情:“你怎么还没去吃饭啊”

  来人是袁木,也只会是他。

  袁木拉过一个凳子,顺势坐在她旁边,趴在桌子上,单手支撑着下巴,可怜兮兮的说:“看来我们两个人还真的是同病相怜,美丽的顾眠小姐,不知我能否有荣幸请求你帮我个忙”

  听到这个问题,顾眠倒是很诧异,袁木从来没有求过她,这还是第一次,她想都不想就果断说道,“好啊让我帮你什么”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爽快的答应,神情有些微微诧异,定了定神,才缓缓开口,“你也知道,我妈他年纪大了,一个人很不容易,这么多年把我拉扯大,她这几年唯一的心愿就是让我能够找个女朋友。”

  说到这儿,他突然停住,想从顾眠的脸上探究出她此刻的心情,见顾眠迟迟没有说话,他这才继续说道,“顾眠,我知道这件事情可能让你很为难,我就是想陪她老人家过个中秋,让她放心”

  “好,我明白了,我答应你陪阿姨一起过个中秋节。”她回答的很痛快,甚至就连袁木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她就直接应了下来。

  今天学校放假,所有的人都走光了,与其在学校里待一整天,倒不如帮袁木一次,正好算是还他一个人情,也算是给自己减轻一些负担。

  顾眠的回答让他很惊喜,开车回家的路上,他脸上的笑容都止不住,从眼角下到嘴角,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洋溢着笑容。

  只不过,有人欢喜有人忧,顾家一家人都有些失望,沐凯德也有些失落,苏修也很失落,秦蜜蜜很担心顾眠,只有容谦心里是最难过的。

  顾眠知道袁木对她一直很好,但这种好只限于朋友之间,她并没有想得太多,她可能回报不了他什么,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她。

  在车上,袁木跟她说了许多关于他母亲的事,她从袁木的言语中就能够知道袁木的妈妈一定是一个非常和蔼慈祥的人。

  但同时,她也很不容易,在袁木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抛弃了他们,袁木在说这些的时候,神色中流露出一种悲伤,不过也只是稍纵即逝,“我们去买点水果吧你在车上等我。”

  他不愿意多提他的父亲,他甚至都没有见过他,他只是不想在这样美好的一天让那个人来毁了他的好心情,更不想把这种悲伤的情绪带给顾眠。

  顾眠转头对他笑笑,“我和你一起去吧”

  当两个人提着大包小裹再回到车上时,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小时,袁木的手机不停的在响,他接起电话,“喂妈,我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了。”

  “嗯”

  在袁木接电话的同时,他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顾眠的手机也不断的闪着,在闪了几下之后,她果断把手机关机。

  挂断电话后,两人相视一笑,一辆黑色轿车在高速公路上驰骋而过,很快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