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冤家路窄-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冤家路窄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四十三章冤家路窄

  终于到了街心花园,两人下车后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半了,抬步匆匆的往电梯的方向走,可因为顾眠走的太急,而没注意到拐角处走来的两个人,猛地就撞到了一起。

  “哎呀你有没有长眼睛,走路这么不注意”

  顾眠闻声也停了下来,转过身张嘴想要道歉,可刚抬头,她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而袁木也朝身后的方向望去,就见到昨天刚刚见过的那个女人,眼神中满满的厌恶。

  真是冤魂不散,刚刚和他们撞到的人就是一直在和顾眠作对的樊若水。

  樊若水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顾眠,瞥了一眼站在顾眠身旁的那个男人,不就是昨天和她一起去酒会的那个男人吗真是冤家路窄。

  樊若水没有给顾眠率先开口的机会,踩着她那双足足有十公分的恨天高向他们走来。

  从看到樊若水的那一刻,顾眠的视线就集中在樊若水身后的男人身上。

  据她所知,樊若水好像不住这里,她不是应该距离容谦的住所很近么怎么会跑来这么远的地方

  原因可想而知,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是那个男人住的地方。

  探究的眼光再次朝他看过去,西装革履,意大利定制款的皮鞋,这身行头一看就价格不菲,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想歪吧

  顾眠调整了一下手中的东西,换了只手,悠悠说道,“原来是樊小姐,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能在这里碰到樊小姐真的是太巧了,樊小姐是和男朋友一起去过中秋么”

  “好兴致。”没等樊若水说话,顾眠自问自答道。

  在看到樊若水那原本娇俏的脸上此刻像只花公鸡一样的时候,顾眠只觉得心里十分解气,嘴角还扯出了一丝好看的弧度。

  樊若水见到顾眠本就十分生气,何况顾眠刚刚还说了这样一番别有意味的话语,这也就导致了樊若水对她的怨气和恨意越来越重。

  看着顾眠那张清纯的脸蛋,她就觉得恶心。

  她来这里的行踪已经十分隐蔽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碰到顾眠。

  “顾眠,你不要胡说我们只是朋友关系。”樊若水看着顾眠,满是怒气的瞳孔里瞬间转变成了嘲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怎么和男朋友一起回家过中秋真是不知廉耻”

  “樊若水,你在说什么”站在顾眠身边袁木扯着嗓子喊道,眼中全是怒气。

  “看看还知道为顾眠出头了怎么见不得我教训她么像她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就是欠教训,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你你给我住嘴”

  看到顾眠沉默不语,有如一只沉默的羔羊,随时任人宰割,再看向袁木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樊若水心里终于痛快了几分。

  刚才指责她的时候,气焰不是挺嚣张的么这会儿怎么倒是沉默了心里洋洋得意的同时又虚惊一场,好在今天的事情没有让容谦知道,否则她在容谦心里的形象肯定全毁了。

  无论如何,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容谦知道,其实她也不想这样,她也是被逼无奈的,这一切都是拜容谦和顾眠所赐。

  如果不是容谦昨晚酒会结束后抛下她不管,她也不会独自一人喝多,也就不会遇到身旁的这个老男人,一想到昨晚他们发生的种种,那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匍匐在她身上的场景,她就觉得恶心。

  “樊小姐,我们走吧”站在樊若水身边的男人点燃一根香烟说道。

  樊若水点点头,对那人比划了个手势,然后用着不大不小的音量说道,“顾眠,你最好不要乱说话,像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狗男女,最好还是离我远远的,得晦气。”

  这些话听起来极其刺耳,一下下的扎着她的心,她能忍受樊若水对自己的讽刺,她可以不和她一般见识,可她却无法容忍樊若水对自己朋友的侮辱和不尊重。

  袁木本想教训教训那个没教养没内涵的樊若水,见顾眠对他摇头,也就暂时按兵不动。

  望着樊若水那张趾高气昂的脸,顾眠忽然冷笑着说:“樊若水,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我就算再不济也不会做出潜规则这种事。”

  最后一句话她是轻覆在樊若水耳边说的,“到底谁是奸夫淫妇谁又是狗男女樊小姐心里应该清楚的很吧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让容谦知道,他会做何感想呢”

  樊若水瞬间涨红了脸:“顾眠,你个贱人你瞎说什么”

  “樊小姐自然是清楚我在说什么。”顾眠说完还眨了眨眼睛,十分调皮。

  “贱人,你真是不要脸,活该你被容谦抛弃,被你周围所有的人抛弃”樊若水双目喷火。

  “樊若水,你不要瞎说”顾眠厉声喝道。

  “我就说活该你被人抛弃,顾眠,你就是犯贱”樊若水见自己说的话起到了效果,心头觉得解恨,正准备再对顾眠进行一番语言攻击时,却见顾眠的手迅速的挥了过来。

  “啪”

  响亮的耳光声在楼道里响起,樊若水捂着自己的脸,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敢打我”樊若水面露狠厉,伸出自己那纤纤玉手,就朝着顾眠的脸上抓过去。

  “顾眠,你这个贱人我叫你打我叫你打我”樊若水的面部表情已经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

  顾眠的目光里充斥着冰冷,她只是冷冷的看着樊若水,巧妙的避开了樊若水的手。

  她可以允许别人说她,但那也是有底线的,她不反驳并不代表她默认,更不代表她会一直承受下去。

  就在她向后退的时候,樊若水已是到了她跟前,狠狠地揪住她的头发,便用力边骂道,“顾眠,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打我”

  “贱人敢扇我,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身份”田盈盈边骂边抬起手,准备多扇叶简汐几巴掌,以血自己的耻辱。

  顾眠痛的叫出了声,“啊”

  然而就在樊若水再一次用力撕扯的时,一只稳健而有力的手横出来,挡在她面前,抓住了她的胳膊,让她动弹不得。

  同时,一道讽刺的声音响起:“樊小姐,如果容总看到你这幅泼辣模样,怕是唯恐避之不及吧”

  又有人帮了顾眠,樊若水心头的愤怒已经上升到了极点,为什么所有人都愿意帮她为什么所有人都替她出头

  樊若水边想着边用力挣扎,可袁木的力气要比樊若水大的多,他就是要给这个嚣张的女人一点颜色看看:“下次再让我遇见你,就不单单是这么简单了。”

  话音刚落,松开了樊若水那已经被他捏的发红发青的胳膊,但他深色中却没有一丝同情,樊若水看到那深不见底的瞳孔时也愣了一下,那感觉,好像容谦。

  眼前的男人,相貌不凡,更让人震惊的是,他有一双和容谦很像的眼睛,犀利而又精光,时刻可以成为那杀人不眨眼的利器,无形之中给人巨大的压力。

  樊若水的手刚落下没多久,袁木再一次毫不费力的抓住她的胳膊,漆黑的眸子里泛着寒光:“不要太过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甩开樊若水的胳膊后,袁木淡淡地瞥了一眼定定站在原地半天不吭一声的樊若水,没再理会她,柔声对顾眠说道:“走,我们上楼吧”

  他的话音落,电梯门刚好打开,他们恰好赶上了。

  顾眠任由袁木拉着自己大步的向电梯里走去。

  直到电梯门关上,顾眠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电梯外面,樊若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刚刚真是被吓到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的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樊若水看着那两个身影早已消失在视野里,僵硬的身体开始变得无力,手臂上和手腕上的疼痛感也蔓延开。

  收起狼狈的姿态,转身离开,同时也下定决心让她做一件事。

  电梯里。

  顾眠以为自己的心已经逐渐变得强大,无坚不摧,无所不能,即使现在有人当她的面提到容谦,她也可以面不改色。

  但当看到樊若水那张丑恶的嘴脸,听到她对自己的谩骂和指责,以及说她配不上容谦的那番话,那些疼痛的过往有一次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心口上的那道疤时刻提醒着她,容谦伤害过她。

  雾气再一次从眼底蔓延开,她清楚地认识到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她不是变形金刚,也不是钢铁侠,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忽然响起清澈的声音,将她悲伤又复杂的思绪扯了回来。

  袁木扬挑起眉梢:“你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

  顾眠没再说话,直到眼底的雾气渐渐散去,她才开口道:“刚才谢谢你。”

  这是实话,也是她非常用心说的一句话,如果不是他的话,她的头发怕是要被樊若水拔光了,皮都差点被她扯下来,现在想想都觉得害怕。

  电梯门开了,两人一同走出去。

  客厅里。

  袁木的母亲坐在椅子上,目光打量着坐在旁边的顾眠,心里暗暗地称好。

  毋庸置疑,对于她对这个准儿媳很满意,漂亮,举止落落大方,说话也得体,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秀外慧中。

  顾眠倒也觉得被袁妈妈看的不好意思,而是非常大方的与其对视,面带微笑。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袁木的妈妈长得很美,她的美不是很惊艳的那种,但是很舒服,越看越觉得舒服,一看就很平易近人,很好相处。

  “妈,您别老盯着顾眠看,别把人家吓着了。”袁木走到顾眠身旁坐下。

  “对对对顾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你看我,我今天太高兴了”

  “没有,阿姨,见到您,我也很高兴。”

  简单的聊天后,三人开始把战场转向厨房。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