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同病相怜-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同病相怜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四十五章同病相怜

  袁木不放心顾眠一个人回学校,便开车送她回去。

  这一路上,因为刚刚吃饭的事情,顾眠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袁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也觉得有些浑身不自在,为了调节气氛,他打开了车里的音箱。

  早知道是这样,像梦一场

  我也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一首经典情歌梦一场回响在顾眠的脑海中。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样,最近发生的某种事,甚至是听到的一首歌,从书中看到的某一句话,或者是谁发的微博都能够让她联想到自己身上,在看到这些时,她只能够劝解自己,是她想多了。

  静静的把头靠在窗边,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梧桐树,她突然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一年一年又一年,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化,但是这些梧桐树却无比顽强,日益茂盛。

  它们是他们所有人人生路上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正是因为有它们的存在,他们的人生才不会孤单,不会落寞,才不会全都是一个颜色,但这些也同样会让人伤感。

  这一路上,袁木开车开得极为心不在焉,从家里出来以后,两个人就没再说一句话,心里揣测着顾眠的想法,小心翼翼地开口,“顾眠,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抱歉,我妈她那个人就那样,你也知道,她对于我的婚事特别上心”

  “嗯,我知道,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听完这句话后,袁木心里松了一大口气,还好,还好,这说明她没有生气,但是他心里同样有些失落,顾眠没有放在心上,也同样说明,她心里根本没有他。

  袁木故作轻松的说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刚刚生气了呢”

  “没有,说好了我帮你的吗况且你妈妈人还那么好,我怎么会生气呢”虽然很尴尬,但并不至于让她生气。

  “真的吗你真的觉得我妈妈人很好吗”袁木喜出望外。

  “当然了我觉得如果以后嫁到你们家的那个女孩一定很幸福,最起码我很喜欢你的妈妈。”

  她说这番话是发自内心说的,确实,如果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婆婆,应该会过得很开心吧

  眼看着离学校越来越近,袁木的心里也开始有了莫名的骚动,他知道,今天就是一个好的时机,也是一个好的契机,他不知道如果他在这里跟顾眠表达了他的想法,她会不会接受自己。

  这样纠结的心理一直在他心中徘徊了许久,可当他终于鼓足勇气想要开口说话时,车子已经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他只好下车帮顾眠打开车门。

  他知道自己刚刚在害怕什么,他在害怕如果他说了,会造成两个人之间的隔阂,甚至他们之间的友谊也会不复存在,荡然无存。

  最终,两个人分别前的最后一句话还是以顾眠说的话而告终。

  五星级酒店内。

  樊若水坐在床上,端起一杯高脚杯饶有兴致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

  的确,无论他脸上什么表情都很帅,无论他穿什么衣服都很得体,但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她绝对不能够让他落入其他女人手里,好在她现在已经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苏芙,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顾眠了。

  对她来说,苏芙玩弄的不过是一些小把戏,而顾眠,虽然不会耍什么手段,但是这偏偏是她最好的手段。

  她看得再清楚不过,所有的男人都会偏向于这个柔弱的女人,这让她更加确定了她今天找他来的目的,成败在此一举。

  樊若水看着对面的男人,捏着手中的高脚杯不停地摇晃着杯中的红色液体。

  就在她以为容谦不会主动开口对她说话时,却见他抬头看向她,目光直勾勾的,面上却还是面无表情:“说吧,你现在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女子桃花眼微挑,“容谦,难道你就甘愿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一起共度中秋佳节,共度良宵吗”

  最后一句话果然是莫大的讽刺,容谦心里开始忐忑不安。

  被樊若水说中了心思,他瞬间慌乱了起来,“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况且,他的事情早就与我无关了。”

  女子闻言,面色缓和了一些,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谈那个无趣的女人,反正你来也来了,我们不如干点正事。”

  女子还在冷静的说着,容谦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但他依然故作冷静。

  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想着樊若水刚刚说过的话。

  如果让荣敬伟知道这件事的话,这件事情就没有旋转的余地了,显然,这件事情他绝对不能让他家里人知道。

  樊若水看到容谦逐渐冰冷的脸庞,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缓缓站起身,靠近他,说:“容谦,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最爱你的女人。”话说完,也不管男人是怎么想的,她的手就抚上了他的大腿。

  正当她要开始准备下一步动作时,容谦一把把她的手仍在旁边,起身去了洗手间。

  犹豫了许久,他还是拨通了那个他这些日子反复看了无数遍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有些出乎容谦的意料之外。

  顾眠没有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不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她赶紧把手机移开,等到看清来电显示以后,才说:“有什么事儿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挂了。”

  电话那边的语气是一般的冰冷,丝毫不带任何温度,容谦的心也一点点的揪紧,深吸一口气,又有出口,“你现在在哪儿”

  双方沉默了几秒钟,过了一会儿,顾眠才回答,“我在哪里关你什么事我在学校。”

  她本来不想说后几个字的,但她知道,依照容谦的性格,如果没有问到他想知道的答案,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直到刨根问底,得到他想要的全部,他才会放弃。

  所以,为了避他没完没了无休止的纠缠下去,顾眠还是给了他确切的答案。

  可没想到,她的话音刚落,电话那边竟然发出了嘲讽的笑声,紧接着就听到他说,“顾眠,你现在撒谎是越来越喜欢不打草稿了,既然敢做,就敢当,你这样只会让我瞧不起。”

  顾眠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觉得莫名其妙,他是不是疯了都在说些什么

  就在她刚想还击时,“啪”的一声,电话挂断。

  听着电话那边“嘟嘟”的忙音,顾眠在心里暗暗咒骂道,神经病吧都在说些什么,简直是莫名其妙

  沉默许久后,顾眠继续提起手中的笔埋头工作。

  挂断电话,容谦在洗手间里默默点燃一根烟,吸了几口后,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偌大的阳台门口,余光里瞥到一抹女子的倩影,他停下了来,“你是在哪里碰到她的”

  樊若水转过身,看着他,微微蹙起的秀眉松开,淡声道:“街心花园。”

  容谦没有说话,他是默认了这样的情况,樊若水拍给他的几张照片一看就是没有经过ps的,也就是说,顾眠的确去了那个男人的家里。

  她自己竟然还不承认,她在顾忌什么难道是在顾忌他的感受吗如果她真的顾及自己的感受,干嘛要去

  樊若水望着身材修长的容谦,也不知怎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容谦,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很像吗我们都是同病相怜,或许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能够成为最亲的人。”

  说话间,她抬手轻轻握住他的手,把刚刚准备好的酒放到她的手中:“我们干一杯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或许这样能好受一点。”

  容谦愣了一下,却还是接受了,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

  “别光顾着自己一个人喝,来,干杯”说完两个人碰了一下杯子,接着一饮而尽。

  一杯,两杯,三杯过后,容谦有些神志不清,但尽管他有些神志不清,大脑中却还是有一丝理智的。

  不知怎的,他头脑有些发晕,浑身有些燥热,能够感觉到小腹某一处在异动着,火一般燃烧越燃越旺,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本能地摇了摇头,却发现面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像是顾眠,又像是樊若水,她究竟是谁

  “顾眠,是你么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容谦的语气有些激动,双目呆滞,一步一步向前方的人影远去。

  顾眠,他心里想的果然是顾眠,不过不要紧,即使是这样,她也要把他变成她的男人,只要过了今夜,一切事情就会顺理成章。

  “容谦,是我,我回来了。”樊若水说着,纤纤玉手的手就抓住他的手往胸自己前一滑,很自然的触碰到了那抹柔软。

  热度从肌肤相触的地方传来,樊若水也有些情不自禁,心里对容谦的以及身体本能的渴望让她不断的想进行下一步动作。

  今晚的药效已经很强了,可容谦现在反应还是超出她的想象,他的意志力太过于强大,如果换做别人,此刻怕是早就把她扑倒在身下了。

  樊若水附上男子冰冷的薄唇,手指一点点向下延伸,路过脖颈到锁骨,用力轻轻一挑,解开了容谦身前的那一颗衬衫扣子,手指不断的在他胸膛画着圈圈。

  这样的调戏勾引无疑是致命的,但恰恰是樊若水的这番举动让容谦的大脑中有了一丝清醒的意识。

  他很清楚,记忆中的顾眠,记忆中的沐浅夏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她也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

  说白了,这样的感觉很不真实,他可以更加确定这绝对不是她。

  猛地深吸一口气,特别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可以让他更加确定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是顾眠,她从来不会碰这些香水。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