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好意思-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好意思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五十一章不好意思

  此时,顾洛的手机突然响了,“喂你不用过来了,她是不会回去的。”一边说一边朝门外走出去,可惜顾眠还是听到了他说的话。

  等顾洛再次回来时,袁木的伤口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他看了一眼顾眠,“公司还有些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先走了,你们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

  他走后没多长时间,袁木和顾眠也出院了,袁木身体的恢复能力要比她想象中的快许多,来医院之前,有些地方还不能碰,现在他完全可以活动自如了。

  可看到他这个样子,顾眠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今天的事真的很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说来都是我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顾眠,我之前就说过,你和我之间不用这么客气的,而且今天的事确实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没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就直接上来打人。”

  “是我不好”

  “不是你的错,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当两人争先恐后道歉四目相对时却又突然沉默,两人不约而同笑出了声,“哈哈”

  从他们进医院开始,距离他们不远处就有一辆车在跟踪他们,而欢声笑语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

  就在两人刚上出租车时,顾眠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想想真是丢脸,什么时候叫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叫。

  车内的气氛很安静,能够很清楚的听到这里发出的一些声音,司机受了皱眉头,但车里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直到车行驶了一会儿后,袁木突然说道,“师傅,就在这里停吧,我们下车。”付完钱钱后,直接拉着顾眠的手下车。

  “我们不是回你家吗怎么”没等她说完,就被顾眠拉进了一家日式料理店。

  不大一会儿,顾眠看到桌子上琳琅满目的日式料理还有她最爱的三文鱼寿司,顾眠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心里想到真是没出息。

  不过,她确实很久没吃好吃的了,不要说山珍海味,就是连平时的小吃都很想念,感激的看了袁木一眼后便不顾形象的开始大吃起来。

  吃到一半,她突然肚子痛,直接向洗手间走去。

  可走的太急,半路突然撞到了一个刚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先生。

  顾眠远眺到掉落在地上的钱夹,一定是刚刚她撞到的那个人掉的。

  “先生,等一下”

  刚刚走出几步远的男子听到她的叫声停了下来,拳头开始握紧。

  顾眠着急得向男子跑去,谁知她跑得过快,用力过猛,来不及刹车,脚一下子踩到了男子的皮鞋上。

  好在她的力度不是很大。

  顾眠想也不想的就拿起手中的面巾纸为男子擦拭皮鞋。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来把这个还给你。”

  顾眠专注地为男子擦拭皮鞋,根本没有注意到男人那黝黑一般的瞳孔像幽灵一样盯着顾眠俊俏的脸,眸光深不见底,难以堪测。

  男人五官分明的轮廓犹如雕塑一般立体分明,每个五官都精致绝伦,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堪称完美。

  身上散发着孤高清冷的气质,让人难以靠近,仿佛是天生的强者,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而此刻,男子的视线还一直注视在认真擦鞋的女子身上,几分嘲讽,几分心疼。

  半晌,顾眠站起身,递过钱夹,连忙道歉,“先生,实在是对不起,这是你的东西。”说着,目光看向男子。

  对视上的一瞬间,这是她怎样也没有想到的结果,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放大在她眼前,她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男子接过钱夹后,她本想转身离开,一只脚刚迈出去就被男子的皮鞋绊到,幸运的是,她没有摔倒而是直接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她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停顿片刻,突然起身,“不好意思,容谦,谢谢你。”

  见到见了,说句话还怕什么呢总不能明明认识的两个人在这里装作不认识吧

  可接下来她才意识到她说这句话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容谦接过钱夹后理都没有理她,而是转身直接离开了。

  顾眠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还傻傻的站在原地,摸不清头脑。

  这人怎么这样有病吧她好心好意帮他捡回来钱夹,连句谢谢都不说就这样走了。

  而且迟迟不见顾眠回来的袁木赶过来恰好看到了刚刚的这一幕。

  在旁人眼中,他们刚刚的姿势十分暧昧,顾眠被容谦高大的身躯挡着,看不清脸,只能看到容谦的背影,不觉让人想入非非。

  袁木看到顾眠没事后就安静的回到座位上。

  “怎么去了这么久”袁木看到神色有些恍然的顾眠回来后,装作毫不在意的问道,边问边夹起一大块寿司带入口中。

  “没什么,就是刚才遇到了个变态。”顾眠说着一脸愤怒的样子,但这样的表情在袁木看来也不像是愤怒,像是有些甜蜜,让他心痛。

  袁木没有对刚才的事情继续追问下去,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位置,他也会摆正自己的姿态。

  不该问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多问,只希望有一天顾眠能够亲口对他说出这些以前的伤痛。

  所以他在等,同时,他也相信会有这么一天。

  吃过饭后,两人搭上出租车,顾眠准备送袁木回家。

  与此同时,酒店的一端,樊若水眼底闪过一抹精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顾眠,你放心,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一定会让你死个痛快。”

  只要一想到胜券在握,她兴奋的心情就难以掩饰,沟通了手机号码,“继续盯着,有什么情况立马向我汇报。”

  深秋的傍晚不再像夏日那般明朗,再加上外边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空气中弥漫着雨水的味道,透着丝丝凉意。

  看着逐渐被雨水打湿的车窗逐渐朦胧让她看不清道路,不知为何,顾眠莫名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他那么小,也不知道此刻在做什么。

  天下没有不疼儿女的父母,纵使她对容谦有恨,但那毕竟是她自己的孩子,她心里有很多惦记,只不过她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下车后,顾眠才感受到丝丝凉意。

  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她不但没有反感,反而多了几丝欣慰。

  这样的感觉很真实,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有冰冷疼痛的感觉,最起码她还是有感觉的。

  她不是温室中的花朵见不得一点雨水和风吹雨打,恰恰相反,她很喜欢下雨的时候,而她的内心也和身体一样又挫越勇。

  “这些吃的你拿着吧”袁木想让顾眠把她刚刚给自己买的吃的全都拿回去,顾眠怎么可能同意,“不行,我已经欠你够多的了,而且今天是因为我,你才受伤的,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些吃的你一定要收下。”

  他知道顾眠的脾气,也就不再推脱,“都到我家门口了,进去坐坐吧,让我妈给你做点好吃的。”

  “不用了,我们才刚刚吃过,我还不饿,你赶紧回去吧”

  两人简单的告别后,袁木向楼里走去,刚分别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觉得有些不舍,满脑子里都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画面。

  送走袁木后,顾眠静静地站在原地,一步也没动。

  她突然很享受此刻的时光,似乎很和谐,掉落在地上的雨点像是一个个律动的音符敲打在地上的声音溅起了阵阵水花,在她心头一阵荡漾。

  一步,两步,三步

  “唔”她只觉得必须见一见似乎被什么捂住,喘不上来气。

  当她用力的呼吸时似乎嗅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只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眼前的一切也变得不真实,整个人向后仰去。

  与此同时,袁木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在看到他手上拎着黑色的包包时,这才想起来,这不是顾眠的包吗

  低笑一声,真是太粗心了,连自己的包包都能忘记,可没想到他刚一转身就看到了这一幕。

  从他的直觉和判断来看,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而顾眠显然已经失去了知觉。

  看到这三个黑衣人行事果断又麻利的样子,他犹豫了几分,最后还是没有上前。

  若是平时,他还可以与他们搏一搏,但是现在他孤身一人,再加上全身上下几乎都受伤了,就算去了也是无济于事。

  可看到顾眠已落入那男子手中,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下一放,拿好车钥匙开车上前追。

  高速公路上,一辆小型面包车在飞速奔驰着,而且在它身后不远处,一辆黑色跑车紧追不舍。

  袁木不敢有丝毫懈怠,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会让线索不翼而飞。

  起初,他还以为这些人是容谦或者是顾洛的人,但是他很快否决了这个答案。

  如果是容谦或者是顾洛的人,他们完全没必要这么做,这简直多此一举,更何况现在所行驶的这条道路极其偏僻,距离那些c市的豪华别墅区更是差个十万八千里。

  雨越下越大,豆粒般大的雨滴砸在车窗上模糊了袁木的视线,他依然没有放慢追赶的速度。

  直到沿途的汽车越来越少,他害怕被发现,才渐渐减速。

  直到前方不远处的面包车在一个废弃仓库前停下,袁木也小心翼翼将车停在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好在这里还有一些可以躲避的障碍物,不至于他这么快被发现。

  眼下最主要的就是要搞清楚顾眠有没有受伤还有,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见这些人把顾眠一起带进了仓库后就关上了大门。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