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果然是她-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五十二章 果然是她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五十二章果然是她

  袁木小心观察了四周,并查看了这里的地形,见周围没人后,他小心翼翼挪动到仓库门口。

  这里是一间废旧的仓库,周围并没有人家,应该是动迁的时候全部都搬走了,只留下一片废墟。

  c市正在开发的地区也就那么几个,用手指数一数还是数的过来的,所以袁木并不担心他找不到他们的所在地。

  袁木轻轻靠近门,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去倾听仓库里的声音。

  只听“乒兵乓乓”一顿响之后,其中一个人对其他两个人说道,“我们都已经带来了,大哥,我们赶紧打电话吧”

  没过多大一会儿,只听到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你要做的事我们都已经帮你办到了,人现在就在这里,钱是不是应该给我们兄弟了”

  没过多大一会儿,电话挂断。

  袁木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们是因为钱财而劫持的人。

  看来这些人是知道顾眠的身份,想借此机会狠狠敲诈一笔,怪不得。

  刹那间,顾眠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顾洛和容谦的画面,这两个人的身价都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再看看自己,根本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甚至不可能给顾眠幸福。

  出于一个男人的自尊心,他有些不痛快,同时又痛恨自己的懦弱无能。

  不知过了多久,顾眠渐渐睁开了双眼,屋子里的光线比较暗,她只能够看清楚周围有三个人影,但是,她根本看不清楚这三个人脸。

  处在一个昏暗的环境里,她第一反应就是观察周围,在确认她所处的环境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后,这才缓缓开口,“我这是在哪”

  和她想象中的有些差池,她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却听到一阵嘲笑声,那笑声尖锐刺耳,她听了很难受。

  不一会儿,三个人都向她的方向走来,他们仔细的看了一眼他面前的姑娘。

  “你不是想知道你在哪儿么我告诉你,你现在在一个没人能找得到的地方。”

  说话的男子把脸靠近顾眠的眼前,两只黑溜溜的眼珠在眼圈里来回打转,表情更是邪恶至极,让她看了有些反胃。

  顾眠故作镇定,反正她现在已经逃脱不了了,焦虑不能够解决任何问题,她必须要想办法,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与这些人周旋。

  自古劫人者一定是有利所图,所以她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说吧你们帮我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开个价钱,放了我。”

  三个男人听到这句话都大笑了起来,“哈哈”

  “你们笑什么”

  “就你这副穷酸样子,能给我们多少钱不过你的命倒是挺值钱的,这算是卖给我们一个人情。”

  说话的男子一边说一边默默点燃了根烟,然后朝着顾眠吐了一个烟圈儿。

  她本能地转过头去,可刺鼻的烟草味还是通过空气进入了她的呼吸道,“咳咳”

  见顾眠得反应有些强烈,几个男子一同大笑起来,像是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

  一直躲在门外的袁木静静的观察着这一切。

  同时,他也乞求上天,但愿顾眠没事。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他敢断定这些人一定会出去,等他们都出去的时候,他再趁机把顾眠救下来。

  这样的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可等了许久,也迟迟不见他们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眠的手心也紧张的开始流汗。

  仓库里突然不见了声音,袁木的脚向前移了几步,他突然一不小心踢到了前面的木桩发出了一阵声响。

  “谁”

  袁木一动不敢动,静静听着仓库里的声音。

  如果他们现在出来,他就完蛋了

  身子十分利索的向一旁的稻草堆躲去。

  他在赌,赌他们发现不了自己,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只听其中一个人说道,“外边下大雨呢,肯定是你听错了,这么偏僻的位置,哪会有人来啊”

  “也对,谁闲的没事儿上这儿来啊”

  “行了,别一天疑神疑鬼的了,一天净自己吓自己了。”

  “大哥,我们把人弄到这儿了,不会有什么事儿吧”其中一个胆子较小的人说道。

  顾眠从他们说话的语气中很快判断出来,刚刚在朝她吐烟圈的那个人就是这些人口中的大哥,也就是说,这些人中他说话是最好使的。

  只见他继续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说道,“这能有什么事儿一会儿我们只管拿钱,拿到钱后就走人,剩下的事儿都是那个婆娘的事儿,就算警察要找也来不到我们头上。”

  婆娘

  顾眠很快在他们说的话中找到了关键词,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她必须要为自己多想一想,绑架她的应该是个女人。

  可就在她刚刚有一点思路想要继续探究时,这几个人又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看着周围越来越近的人影,鼻息呼吸着这里越来越污浊的空气,她够感受的到自己紧张的心。

  本能的求生意识让她想到了容谦,她突然很怀念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清香还有家里鲜花的芳香味道。

  现在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两个极端,她全身都被捆绑在凳子上,做不了任何事情,好在她还有手机。

  不想再这样被动下去,顾眠发出了主动权。

  她知道,只有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她可能知道对方更多的消息。

  定了定神,默默地做了个深呼吸,镇定自若的说道,“反正我现在也出不去了,又不可能有人来救我,你们不用这样紧紧盯着我吧”

  听到她这样说,袁木也送了一大口气,顾眠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聪明。

  她这样说就是在无形当中让对方放松了警惕,反而给自己制造机会。

  “这里就你一个女人,我们不盯着你看,还盯着谁看啊”

  话音刚落,三个人又是一阵大笑,“哈哈”

  见他们脸上的目光有些缓和,顾眠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在等什么人么”

  “关你什么事”

  显然,这三个歹徒也不是好对付的,她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套出有用的信息,尽管她知道这样做可能没什么用,但她还是不想在这里坐以待毙。

  “几位大哥,你们别生气,反正我逃也逃不出去了,最起码,我也好知道自己会落到谁手里吧”顾眠说这番话的神情十分可怜,语气中也带着浓浓的哀求,怕是任何人听了都会心生怜悯。

  那几个人也是看顾眠怪可怜的,毕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小姑娘,告诉你无妨,要绑架你的是个女人,但这件事和我们无关,我们也是拿钱替人办事。”

  女人

  顾眠心中渐渐有了答案,苏芙自然是不可能了,她现在身在狱中,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从监狱中买凶杀人。

  那么剩下的人也就只有一个,樊若水。

  就在这时,电话声又响了,而站在门外的袁木听到附近有很明显的车声,他赶紧躲了起来。

  果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

  刚刚真是太险了,如果他再晚个几秒钟藏起来,很有可能就会被发现,到时候,他和顾眠都会被关起来。

  袁木小心拨开一缕稻草,从稻草的缝隙中他看到车上走下来的是个女人。

  那身影太过熟悉,虽然他只见过樊若水两次,但这个女子给他留下太深的印象,特别是她那张丑恶的嘴脸,让他第一次见到就记住了。

  收起雨伞,樊若水一把推开仓库的大门,所有人均是一愣。

  在顾眠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心中已有了答案。

  果然是她,和她猜的一样,她这样费尽心机把自己绑过来,看来是早有准备。

  相对于顾眠的安静,那三个绑匪倒显得异常兴奋。

  “樊小姐,你可终于来了。”

  “这人,我们都按照你的要求已经带过来了,你看”

  还没等他说完,樊若水从她那限量版的爱马仕包包里抽出一摞厚厚的钱币递到那绑匪头目的手中。

  果然是一群见钱眼开的主,见到自己的金主就上前拍马屁。

  顾眠不禁感叹这世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如果有一天,钱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了,或许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犯罪的人了。

  看着绑匪三人兴致勃勃数钱的样子,樊若水嘲笑一声翻了个白眼。

  真是一帮穷鬼,这点钱就能笑成这幅样子。

  在她看到顾眠那娇小的身影被绑在椅子上时,她露出了意的笑容,边笑边朝她走去,“顾眠,我们又见面了”

  顾眠倒也不畏惧她,依旧落落大方说道,“是啊只是我没想到,你为了见我一面居然这么大费周章。”

  “都死到临头了,还这样伶牙俐齿,看来你的性子真是一点没变。”说话的语气透露着酸楚,句句都在针对顾眠。

  顾眠自然是听得出樊若水话里话外的意思,但她也不会就此服输,“彼此彼此,没想到这么久没见,樊小姐的衣品还是这样独特,光彩照人,五彩斑斓。”

  听她这么说,樊若水差点气的吐血,“你懂什么我全身上下穿的都是名牌,这衣服可是迪奥的限量款,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穿。”

  两个人的这番对话把三个绑匪看的一愣一愣的,他们没想到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对话竟然会这样有意思,她们的嘴就像是两支机关枪“突突突突”说个不停。

  躲在门外的袁木差点笑出了声,顾眠还是那么会损人。

  不过她说的也对,樊若水的这身装扮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花孔雀,满身的宝石堆砌,到太过于俗艳,让人觉得俗不可耐,再配上她那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和一抹红唇更让人觉得她是从花花世界里走出来的女人。

  而她和顾眠比起来简直相差太远,一个庸俗,一个清高。

  尽管如此,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似乎还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