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已成定局-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五十三章 已成定局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五十三章已成定局

  “顾眠,你现在都已经到我手里了,就别再嘴硬了,如果你现在很求求我,或许我心情一好还可以饶你一命。”樊若水的眼睛里尽是怒火。

  顾眠翻了个白眼,冷漠的看着她,“呵难不成你真把自己当神了让我求你,你做梦”

  樊若水冷笑的看着她,“我不着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陪你慢慢玩,但是这游戏的玩法可不是你规定的。”

  顾眠心里一震,脸上却不畏惧,“你爱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都跟我没关系,当然,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早就把容谦栓的牢牢了。”

  顾眠的言外之意就是,你与其说在这里和我废话,倒不如想一想怎样牢牢套住男人的心,不要在这里跟她浪费时间。

  可樊若水哪里会想得到这一点,她的心早已被仇恨和嫉妒蒙蔽,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神色变得冰冷狰狞起来,“你有什么好跟我炫耀的,我告诉你,过了今天,容谦就是我的了。”

  看到樊若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顾眠心里难有所怀疑,便问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以为你把我绑起来就能够得到他的心吗”

  顾眠这么说也是在心里打赌,她赌樊若水到底敢不敢做这样出格的事,因为她知道,樊若水对她恨之入骨,但是如果她一旦这么做了,然后被揭穿,那可是犯法的罪。

  樊若水自然是胸有成竹,“是,就算我把你绑起来了,我是可能得不到他的心,但是,你觉得他会要一个已经不纯洁的女人么”

  顾眠神色一变,冷冷的看向樊若水,双眼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樊若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到底还是一个女人,在触碰到女人最敏感的问题时,她心里还是咯噔犹豫了一下。的确,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没有比这再重要的东西,而樊若水的话对她来说无疑是残酷的。

  樊若水突然笑了,看了眼现在她身后的那三个绑匪,“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吗像你这样水性杨花的人难道不懂我什么意思吗”

  就算顾眠此刻再装糊涂,她也懂得樊若水话里话外的意思,紧张感顿时袭来,“樊若水,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容谦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提容谦还好,一提容谦,樊若水气得脸色发白,便怒道,“顾眠,你还真是不知好歹,你不是会叫吗你叫啊,你叫得再大声容谦也不会来,你叫得再大声,周围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顾眠心惊胆战的看着樊若水,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就是蛇蝎心肠,表面上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光彩照人的明星,可现在这样恶毒的她让顾眠觉得有些害怕。

  顾眠气急,想用力挣脱开捆绑住她的绳索,却被樊若水的高跟鞋狠狠踢了一脚。

  顾眠气愤地骂道,“樊若水,你无耻,你永远也得不到容谦的心”

  “樊若水,像你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得到容谦的爱,你永远也不可能得到。”

  既然已成定局,她现在做任何事情都改变不了樊若水的决心,索性骂个痛快,把自己之前对她所有的痛恨怨恨,此刻全都发泄出来。

  樊若水的脸被气的一红一绿,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让顾眠死无葬身之地,她要亲眼看着她承受一切痛苦,只要一想到马上就能看顾眠哀求可怜的样子,她心里就痒痒。

  樊若水一边想着,一边对他身后的那三个绑匪说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儿把事儿办利索了。”

  那三个绑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他门有些犹豫的看着樊若水,“樊小姐,你的意思是”

  樊若水指着顾眠说的“这个女人归你们了。”

  只见那三名绑匪面露喜色,此时,他们的笑容在脸上显得无比淫荡,边笑边向顾眠走去。

  这才发现,其实这个女人长得也挺好看的,他们也是许久没碰过女人了,尤其是这么好看的女人,既然有人白送上门来,他们才是求之不得。

  那三个男子神色贪婪的望着顾眠,像是一只本能的动物渴求的看着属于自己的猎物,而一双粗糙的手已然抚上她白皙的脖颈。

  顾眠吓得一个激灵,她有些反感,有些厌恶,甚至是恶心,但她现在无力反驳,什么都做不了。

  正在男人的手逐渐向胸部移动时,顾眠惊恐的看着脸色极为惊喜的几个人,“你们要做什么滚离我远点”

  这是顾眠第一次发飙,她也是迫不得已的,显然,听见突然爆发的情绪震慑住了在场的四个人,他们均是一愣,那三个绑匪更是被她吓得不敢继续进行下一步动作。

  樊若水看她面露狰狞之色,脸色往下一沉,随即从包里拿出一块手帕塞进顾眠口中。

  “唔唔”

  樊若水拍了拍手叫好,“总算是安静了,吵得我头都疼烦死了。”

  容氏集团大厦的顶层,总裁办公室,容谦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高高的视角俯视着一片城区。

  俯视的感觉的确很好,但他总觉得身边空落落的。

  少了一个人,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他的视线也逐渐清晰。

  天色已渐黑,不知不觉,心口突然一痛,感觉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或许是他想多了吧

  想到刚刚他和顾眠的偶然相遇,转而擦肩而过,心里有些慌乱。

  明明就还是在意她,明明心里还是放不下她,明明很想上前拥抱和她打招呼,但当事情真的发生时,他偏偏又放不下面子,他都选择了回避和冷落。

  一想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容谦立刻闭上眼睛放空自己,不再去想。

  可他的大脑此刻又岂能是他能控制的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起,他的脑海中昏天暗地,全部都是顾眠的脸,她笑的样子,哭的样子

  她的每个举动,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每个画面,都渗入心头,那样的滋味让他难受,可此刻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思念不是突然,而是心有灵犀。

  因为,此刻正在饱受着一切苦难的顾眠心里同样也在想着容谦。

  终于,在樊若水的再一次唆使下,那三个绑匪开始步步紧逼。

  顾眠根本没有退缩的余地,在看到那张邪恶的嘴脸放大在她眼前时,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仓库的大门猛地一下子被踹开了,袁木又气又恨,而在顾眠身旁的三个绑匪也是一愣,没有想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会有人闯进来,他们心里一慌。

  他们很清楚,如果被别人发现,他们怕是没有活路了。

  樊若水心里也是一惊,但当她看清来人之后,反而平静了不少,“我当时谁呢原来就是你啊,英雄救美的少年。”

  在顾眠看到袁木的身影时,心里突然有些感动,但她更多的却是自责,她用力对袁木摇头,希望他可以离开,但袁木又岂会听她的。

  他双手拿着一根铁棍,恶狠狠的看着樊若水和那三个歹徒。

  在仓库外面停了这么久,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本来,以他的心智,还可以再忍耐一阵,可是,越到后来他越发现,樊若水这个女人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可恶的多,她竟然要找人去玷污顾眠。

  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他更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眼皮底下。

  “放开她”袁木眯起眼睛,身上危险的气息如同森林中的饿狼一样。

  樊若水轻笑一声:“放开她你想得倒容易,既然来都来了,不如一起玩玩吧,我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听言,袁木也跟着冷笑一声,面无表情地道:“我劝你们最好尽快放人。”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反而我还要送给你一个礼物,就当是我送你个人情,出去以后要感谢我。”说完,樊若水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修长的手指缓缓滑过顾眠那娇嫩的脸庞,顾眠心里一阵颤栗,本能的转过头去。

  “呵呵”

  一阵笑声过后,樊若水神色突然狠戾,“给我打”

  顾眠心里一阵紧张,生怕袁木再有个什么闪失,毕竟袁木身上还有很严重的伤,他还没有康复,怎么还经得起这样的打

  可那些歹徒并没有因为袁木受伤而减轻手上的力度,对于白白送上门来一个发泄物,他们自然是求之不得。

  何况他们知道把袁木放走后是什么样的后果,如果袁木出去通风报信,那么他们必死无疑,所以他们根本不能让袁木出去。

  经过一阵打斗和挣扎过后,袁木一个人不敌他们三个人的力量,很快甘拜下风。

  但他确实尽力了,虽然身体上的伤口又再一次的变得更加严重,但他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与他们搏斗。

  他知道顾眠对他很重要,他不想让她受伤,更不想看到她被这些人狠狠的蹂躏。

  只要一想到她,他的情绪就变得难以控制,心中的保护欲也更加强烈。

  “唔”袁木被掐住了脖子,顿时呼吸都觉得困难起来,一张原本健康肤色的脸此刻也开始泛红。

  氧气的缺乏让他快要窒息,他拼命的挣扎,可换来的却是绑匪无情的殴打。

  可眨眼间的功夫,樊若水的手紧紧捏住顾眠的脸,虽然很痛,但顾眠仍然没有发出一声。

  她不想让袁木担心,毕竟她现在受的这些伤和袁木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可越是看到顾眠受伤,袁木就越想挣扎,就在他挣扎的同时,樊若水再一次开口,“你动啊你只要再动一下,她这张美丽的脸庞恐怕就要毁了,我看到时候谁还爱她。”

  果然,袁木一听,立刻乖乖停下了挣扎,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他知道,如果自己此刻不停下来,还不知道这个女人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

  他不敢赌,不敢拿顾眠的脸去做赌注,他知道一个女人的脸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好在樊若水还算信守承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