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放他走-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放他走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五十五章下药

  不知为何,顾眠听到樊若水这么说以后突然很害怕。

  因为她不知道樊若水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举动,但只要她一看到樊若水那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她就知道,事情远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简单,樊若水定是在筹划着什么事。

  终于拿到手机,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她突然把开机键按开的时候,手机屏亮了。

  在这样昏暗的房间中,手机的屏幕显得特别亮,尽管她很小心的把手机放在身后,但还是被刚刚走进来的三个绑匪看到了。

  她拼命的对他们摇头,想让他们放过她,给她一线生机,可如果他们这么轻易就饶过她,岂不是断了自己的后路,所以绑匪并没有按照顾眠预期那样做,而是径直走到她身旁,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手机。

  尽管顾眠还是死死抓着不放,但她一个女生的力气终究不敌那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樊若水也闻声向他们方向看来,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这才恍然大悟道,“我说的嘛原来你是想借此机会通风报信,顾眠,你未把自己想的太简单了。”接着一把从绑匪手里抢过手机摔在地上。

  看着那原本完完整整的手机就这样被樊若水摔个稀巴烂,她心里十分痛楚,并不是因为她心疼手机,而是因为她真的绝望了。

  既然都已经被发现了,那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顾眠不再解释什么,反而变得沉静下来。

  看到顾眠失望的表情,袁木也有些无奈,本来他们是有一线希望的,但现在他们唯一的希望也泯灭了。

  他知道顾眠此刻的心情一定非常不好,但是他不能放弃。

  他知道,一旦他放弃了,那么他们就真的没有出去的希望了。

  尽管他们现在没有了任何通讯工具,但他仍然对他们抱有着坚定的信心。

  他把头转向樊若水,樊若水从刚刚说完那句话后似乎就没再说别的。

  袁木眯起眼睛想看得更仔细些,他隐约间看见樊若水从那三个绑匪手中接过一个瓶子,那里好像装了什么东西,她把那半透明的液体倒在两个杯中,然后和矿泉水混合在一起。

  她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是

  果然,樊若水拿过那两个玻璃杯,朝他们两个人缓缓走过来,袁木可以从直觉上判定,这杯中的东西一定不是好东西,但他也不清楚那是什么

  难道是毒药不,樊若水绝对不会这么大胆。

  她肯定不会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那会是什么

  就在他思考的同时,樊若水已然走到了他身旁,挤出一抹笑容来,看着有些错愕的袁木,“我知道你很好奇这是什么不过别担心,对于你来说,这绝对是好东西。”

  说着,把手中的玻璃杯递到绑匪手中,然后双手捏紧袁木的下巴,逼他张开嘴,然后把液体强行灌入他嘴中。

  尽管袁木拼命的摇头,有不少液体从他嘴角流出,但还是有大部分进入了他体内。

  说不出来的味道有些酸,有些甜,甚至还有些苦。

  看着他眉头紧皱,樊若水问道,“感觉怎么样”

  袁木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像火一样燃烧,“樊若水,你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袁木愤怒的咒骂着。

  可樊若水并没有生气,反而摆开双手,表示她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把矛头转向了顾眠。

  在看到袁木被樊若水强行灌下不明液体后,顾眠的心里就有所忌惮。

  不行,既然袁木已经被她灌下药物了,那么她必须保持清醒,绝对不能够喝下去。

  可想归想,尽管她再怎样拼命反抗却还是抵不过四个人的力量,她放大的瞳孔瞪着樊若水,可到头来也只能看着那液体进入自己口中。

  在见到液体进入口后,她并没有咽下,嘴闭紧,就这样一直含着。

  直到樊若水看到杯中的液体没有任何变化时,察觉到了这一点,一把掐起顾眠的脖子,顾眠吃痛,猛得松口。

  猛然灌进她口中的水随着气流的急促让她呛到了,不断的咳嗽。

  眼泪也因为咳嗽的剧烈而从眼角滑落下来,在看到樊若水的目的达成后,顾眠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绝对是她人生当中最悲催的一天,被人绑架到这里不说,还被强行灌下了不明液体,想想还真是可怕,她做梦也想不到小说中的情节竟然会发生在她身上。

  由于樊若水的药下得过猛,袁木很快就有了反应。

  在这样的深秋雨季,夜晚本应该是潮湿冰冷的,可他身体却开始越来越热,好像有团火在他体内燃烧。

  看出袁木的身体有了异样,而她的目的又已经达成,樊若水这才开口,“好了,我做的这件事可是成人之美,一刻值千金,你们两人就安心在这里吧放心,不会有人打扰你们的。”

  说完,又别有意味的看了顾眠和袁木一眼,让人给他俩解开绳索后径直转身离开,丝毫没有顾忌在她身后一直喊着让她回来的袁木。

  而另一边,容家别墅内,容谦一直不能够专心致志处理手头的工作,这一整晚,不管他做什么,始终都是心不在焉。

  愤怒和焦躁占据了他整个心里,如果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逼疯的。

  看了眼手表,然后拨通了电话号码,“喂帮我查一下袁木的手机号,立刻,马上”

  当助理听到容谦那焦躁和不耐烦的声音就知道他们总裁心情肯定又不好。

  算了,不管总裁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什么,他还是先完成总裁交代给他的任务吧,否则,一会儿倒霉的就是他了。

  在得到袁木电话号码后,容谦一刻也没有犹豫,直接拨了过去,直到响了好几遍以后,终于接通了,“喂你好,我是袁木的妈妈。”

  听着那头中年妇女和蔼的声音,容谦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有礼貌的说道,“阿姨,你好,我是袁木的朋友,袁木在家吗”

  “哦,你是袁木的朋友啊他没在家,手机落家了,要我说这孩子也真是的,你找他有事情吧,要不把你的姓名告诉我,等他回来后我叫他给你打过去。”

  “不用了,不用了阿姨,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问问他。”

  挂断电话后,容谦的眉头锁得更紧了,看着逐渐升起的月亮,他心里很不安心。

  人不在家,也不在学校,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可他们能去哪里呢

  医院餐厅电影院

  看了眼时间,还不算太晚,可能他们只是还没有回去罢了,或许是他想多了呢他就不应该瞎操心。

  仓库里,樊若水离开以后,顾眠心情复杂的跟袁木说着话,最后声音还是忍不住有些哽咽的哭了起来。

  她担心袁木的身体,在樊若水离开很久以后,他们没有听到门外的动静,屋外的雨似乎也停了,顾眠这才停止了抽泣声。

  “顾眠,你怎么了”袁木盯着她的眼睛追问。

  顾眠连忙用手背擦干了眼泪,看了袁木一眼,关切地问道,“你的伤不要紧吧快让我看看”

  原来她是在担心这个,袁木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

  顾眠问袁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笑”

  袁木轻声说道,“我的伤真的不要紧,反倒是你在这里受苦了。”

  顾眠沉重地摇了摇头,“不是的,袁木,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在这里。”

  听她这么说,袁木沉默了下来,又盯着顾眠的眼睛,心疼的说道,“你别这么说,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来这样的地方呢”

  袁木越是这样说,顾眠心里的负罪感就越严重,一想到从自己出现在袁木身边后,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处,反而一直在给他添麻烦。

  关键时刻,还要他反过来保护自己,这样一想,她真的太自私了,想想就觉得很痛心。

  看她神色复杂,袁木劝道,“没事儿的,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有压力,而且,我们两个人的命现在是绑在一起的,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顾眠感动不已,眼圈唰的一下就红了,没想到她和袁木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他自然会为自己做这么多,而且毫无抱怨。

  顾眠笑了笑,“谢谢你,袁木,你在我身边真好。”

  袁木淡淡一笑,眼睛里多了几分水润,又带了几分炽热,脑子也开始浑浑噩噩,全身的焦躁感越来越强烈。

  他知道,药效正在不断发作,之后会越来越严重。

  他心里清楚,他不能趁人之危,他不想让顾眠恨他,可这药效实在太过强烈,以至于他都不能正眼去看顾眠。

  察觉到袁木的异样,顾眠小心的问道,“袁木,你没事儿吧”

  “没没事。”话是这么说,可当他听到那清甜软糯的声音是,心还是忍不住的颤动,口干舌燥的愈发严重,只想找个可以解渴的东西。

  可在他们周围连瓶水都没有,看来樊若水这是要逼死他们的节奏啊

  为了不让顾眠受伤,他现在必须克制住自己,不看她,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因为被灌药的不只有他一个人,顾眠的药效也已经开始发作。

  起初,顾眠还只是觉得因为自己刚才动得太多所以太热的缘故,可她越来越发现不对劲儿。

  屋外刚刚下过雨,按理来说,她应该觉得冷才对,可她竟然感觉到眼睛里都在冒火,身上更是焦躁难耐的很,她烦躁的扭动着身子,越动越热。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