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斗智斗勇-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五十七章 斗智斗勇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五十七章斗智斗勇

  “啊”绑匪被顾眠用力踩了一脚,脚上吃痛,大声叫道。

  这无疑是一个好时机,袁木迅速拉起顾眠的手,“快走”

  抢下绑匪身上的手机后,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向仓库外跑去,当绑匪反应过来时,仓库的大门已经关上。

  无论他怎样叫喊,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袁木把门锁好后,两人开始商量对策。

  “打打电话”说完这句话后,袁木的身子就直接倒在了地上,室外的冷空气让他的身体不自觉的有些不适应,再加上流失的血液过多,导致他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最后只是一片黑暗。

  大脑昏昏沉沉,袁木分不清现实还是做梦,经历过这一晚上的疲惫,加上种种折磨,他的精神终于有些快要崩溃。

  “袁木袁木,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可为什么耳边的声音这么熟悉呢

  顾眠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费力的把袁木扶起来,让他的身体可以依靠着自己。

  袁木坐稳后,顾眠试了下袁木的额头,手心滚烫的温度让她好看的秀眉不禁皱了起来。

  “袁木,你醒醒”

  在顾眠的卖力呼喊下,袁木最终睁开了双眼,但只是一瞬间又紧紧闭上。

  这个情况对顾眠来说有些绝望,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没有一户人家,更没有行人过来帮助他们,袁木又偏偏要在这个时刻体力不支,低烧不退。

  她该怎么办

  看了一下手上的电话,可脑海中一时紧张的犹如一张白纸,她记不清任何人的电话,顾洛的,秦蜜蜜的,她都不记得,在脑海中搜索片刻,她只记得容谦的电话。

  虽然还是有些犹豫,但在这紧要的生死关头,她只能选择给容谦打电话。

  别墅里,房间静得有些可怕,容谦孤单落寞的身影深深陷在高级座椅上,他微微低头,轻轻倚靠沙发的椅背,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孩子,表情有些无奈,俊俏而又冷漠的脸上大写着孤单两个字。

  已经深夜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难道顾眠真的对自己毫无任何感情可言么难道她连他们的孩子也不在乎么

  看到这里,心似乎有些疼痛,目光转向餐桌上已经冷掉的咖啡,他抿了一口,口中的酸涩和苦楚似乎象征着他的心境,嘲笑,裸的嘲笑。

  手机突然响了,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容谦没有心情接电话。

  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就算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抬眼看到陌生的手机号码时,心想有可能是公司给他打电话,容谦不耐烦的把手机扣上。

  一遍两遍过后,容谦始终没有接电话,顾眠看着天色越来越黑有些着急。

  她冻得有些瑟瑟发抖,怀中的袁木早已昏睡过去,她有些绝望。

  正在她想继续给容谦打第三遍电话时,刚刚半路逃跑的那两个绑匪突然回来了,来不及闪躲,顾眠只能停留在原地准备和这帮绑匪斗智斗勇。

  那两个绑匪看到顾眠和袁木也是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会出来,其中一个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出来了我大哥呢”

  顾眠看了那两个人一眼,手指了指仓库的方向,“里面。”

  那歹徒一听急了,“是你们把我大哥关起来的”

  顾眠沉默不语,算是默认。

  到底还是顾念几分情意,那两个绑匪直接踢仓库的大门,废旧的仓库门原本就不怎么结实,在看到他们快要成功时,顾眠心中暗暗着急,立刻报警。

  “喂我被绑架了,地址在”

  当绑匪三人走出来时,神色各异,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看到他们蠢蠢欲动的表情,顾眠知道他们定是在犹豫到底还要不要把她和袁木再关起来。

  想到这里,顾眠嘴角泛起一抹笑容,淡然的仿佛不在乎任何事情,她缓缓开口,“我已经报过警了,警察一会儿就会过来。”

  那三名歹徒脸色明显苍白了几分,“女侠饶命,女侠饶命,这件事真的跟我们无关啊”

  “我们都是受人指使的”

  看他们态度转变的这么快,顾眠只觉得好笑,当初她请求他们放她一命的时候,他们没这么做,现在他们反而过来求她,人的信任都是相互的,她是不会同情这些绑匪的。

  看到顾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任何言语时,那三个绑匪吓得仓皇而逃。

  绑匪逃跑的身影刚好被正在回来路上的樊若水看到,她急忙刹车停下。

  “怎么回事你们跑什么”

  “他,他们跑出来了,而且报警了。”

  樊若水一听,大事不妙,再看到他们着急忙活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

  她本想着不顾他们的死活,把他们丢在一旁,可一旦她那么做了,他们三人就会把他供出来,与其这样倒不如先把他们送走。

  绑匪上车后,樊若水飞速驾驶。

  这样的夜晚注定不能平静,c市的一条高速公路上,一辆白色轿车正在飞奔而驰,而多辆警车也在快速行驶。

  在警察还没赶到的这段时间里,顾眠和袁木只能保持体力,原地等待。

  探了探袁木滚烫的额头,顾眠只能从自己身上的布料撕下一块儿接了些从屋檐上流淌下来的雨水,打湿后,覆盖在袁木的额头上。

  虽然袁木意识有些不清醒,但刚刚发生的一切他听得一清二楚,还有分辨事物的能力。

  在知道那些歹徒逃跑后,袁木悬着的一颗心彻底放下了,整个人也就放松下来。

  心里默默想着,只要顾眠没事就好。

  夜已深,容家别墅内还是灯火通明。

  从容谦听到警车鸣笛的声音过后,不知怎的,他就是睡不着觉,心里感觉很不安,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就连他怀中的孩子也一直没睡。

  而另一边,警察终于赶到,顾眠也彻底松了一口气。

  在警察的帮助下,袁木被顺利送上车,可顾眠因为刚刚走了几步路,导致药效再次发作。

  她口干舌燥,感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到处乱窜,她尽量克制自己在这些人面前的情况,再次拨通了容谦的电话。

  电话响过几声后,容谦还是没有接。

  顾眠在心里默默祈祷,容谦,快接电话啊求求你了,快接好不好。

  虽然她对容谦有恨,但毕竟,她是他的女人,这一辈子也只能是他的女人。

  所以,她不想和除容谦前以外的任何人发生关系。

  因为电话铃声在不断的响,怀中的孩子被电话声吵得哇哇大哭起来,容谦无奈只好接听电话,“喂”

  在顾眠听到那个熟悉的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时,心中有一丝悸动,再听到电话里传来阵阵婴儿的哭声时,她不禁流下了一行清泪,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容谦,救我”

  容谦也没想到会是顾眠,听到顾眠哽咽的声音,他彻底慌了,原本就微微上挑的眉头此刻锁得更紧,语气十分焦急,“你在哪儿”

  挂断电话后就径直走出书房,把孩子交给保姆,下楼拿车钥匙转身离开。

  刚准备出门,就被叶茜拦住,“容谦,这么晚了去哪”

  容谦一心只想着赶紧救出顾眠,没有顾虑那么多,更没有时间解释,“妈,人命关天,我回来再跟你说。”

  “哎这孩子,真是的”叶茜的埋怨声响起。

  尽管容谦没再解释别的,叶茜也没阻止,她很了解她这个儿子的性子,只要下定决心做一件事,谁阻拦也没有用,无奈的摇摇头后,回到房间继续睡觉。

  开车途中,容谦有些自责懊恼,他想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脑海中全是顾眠的画面,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他心里的担心就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也从未对一个人如此。

  但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是爱顾眠的,而且已经渗入骨髓。

  爱情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你不知它是什么时候到来的,也永远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离去。

  而容谦也终于明白他这一晚上的担心过程中彻夜不眠究竟是为了什么,心有灵犀大概就是如此吧

  漆黑深夜的马路上,只能看到一辆黑色的法拉利以惊人的速度飞奔而过。

  到底闯过了多少红绿灯,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找到顾眠。

  从顾眠给容谦打电话才不过十五分钟的功夫,她就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这样的速度让她有些吃惊,此刻,顾眠也不想去想容谦为什么会这么快赶到,她只想早些融入那个温暖的怀抱。

  夜漆黑一片,静谧的可怕。

  在容谦看到顾眠坐在地上的身影时,他原本深不见底的双眸此刻变得锐利起来,像是能一剑把人刺穿,快步走上前,儿话不说直接把顾眠抱上车。

  看到她脸颊潮红,神情有些迷离的样子,容谦看了不禁有些心醉,有些心疼。

  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当他看到周围的警车,还有那废弃的仓库时,眼眸一下冷冽下来。

  不要让他知道是谁做的,否则他定要把那人千刀万剐,让那人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顾眠知道自己获救,躺在容谦的车里也顾不得形象,药效发作的越来越强烈,她用力把自己的上衣纽扣扯下来两颗,胸前这才凉快下来。

  可这样的情况并没好多久,她开始变得越来越不满足,嘴里不断发出呻吟声,她很难受,好想让自己舒服些,不断撕扯着自己身上的布料。

  容谦看到后座的顾眠如此动作,身上的布料更是所剩无几,心里大吃一惊,难不成她是被

  原本正在往家的方向行驶的车辆突然掉头转向别的方向,看来家是回不去了,只能先去他的私人别墅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