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缓和-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六十五章 缓和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六十五章缓和

  是的,这一夜顾眠做梦了,在这个梦中,她曾经无数次的看到自己被人追赶。

  出于本能,她紧紧地拥住面前的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相拥而眠的也记不大清楚。

  只是感到这个胸膛无比温暖,她贪婪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像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那模样看了让人心疼。

  清晨的阳光透过上好的真丝窗帘照射到房间,像是那黑暗中的一抹火花点燃了房间中的一切。

  在诺大的圆床上躺着两个人,他们相拥而眠。

  甜蜜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两个人像树袋熊一样紧紧贴在一起,与房间的环境无比和谐。

  容谦用力睁开带有一丝倦意的双眼,十分不情愿的从睡梦中醒来,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脸庞轮廓十分清晰。

  他的胳膊有些麻了,这一夜始终都保持这样一个姿势,生怕会吵到顾眠。

  无疑,他也是甜蜜的,他和顾眠不曾这样亲密过。

  他转头,刚好看到窗外的一缕阳光,紧接着把视线转到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女人,满足的勾起了一丝笑容。

  她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照射下似乎闪闪发光,巴掌大的小脸儿十分惹人怜爱,那睡姿就像小猫一样,她懒懒的挂在他身上,容谦心中有一丝喜悦也有一丝担忧。

  他害怕此刻的幸福是短暂的,也害怕这只是他做梦,一旦顾眠醒来后对他之前的态度叛若两人呢万一等她醒来以后,一切又变了呢

  这一刻,他是自私的。

  他突然不想让他醒来,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时光能够停留在这里一辈子。

  看朝起朝落,看夕阳黄昏,只要有她在,无论做什么,他都愿意的。

  在容谦的印象中,顾眠始终是那个纯洁天真浪漫的小女生,他想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保护她。

  或许她不知道,就在昨天,知道她遇到流氓的那一刻,他心里有多着急,恨不得自己一下子就跑到她身旁。

  每当她受伤时,他的心中就会忍不住的自责,如果自己跟她待在一起该多好,有时,他甚至幻想,自己会有另一功能,可以瞬间移动该有多好。

  然而,事情总是差强人意,他们在一起时,老天总是会对他们开一些玩笑,他们分开时,对他又是一种折磨。

  在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中,他最满意的一点就是,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她能够想到立刻给他打电话,这是让他感到很知足的地方,最起码在她心里还是信任自己的。

  容谦想着想着,嘴角上扬的幅度越来越大,丝毫没有注意到怀中的女人已经睁开了那如泉水一般清澈的双眸。

  “你在想什么”顾眠已经盯了容谦好一阵子了,看到一首沉静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能自拔,这才开口问道。

  听到声音后,容谦这才从幻想的世界中清醒过来。

  他低头看了顾眠一眼,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没什么,就是在想,你这样的睡姿也就只有我能受得了。”

  顾眠听到容谦的回答也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瞟了一眼他们现在的姿势,只见她自己的头仍然还枕在容谦温暖的臂弯里,再加上两个人贴得如此近,她甚至能够听到容谦的心跳声,就连他呼吸的频率都听得格外清楚。

  只是片刻,她就起身坐起来,想到刚刚暧昧的画面,不仅让她脸红,心跳加速。

  她这是怎么了顾眠啊顾眠,你脑子里整天都想的是什么

  对于顾眠的这个反应,容谦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反倒觉得她十分可爱,至少她没有反感自己不是么

  顾眠从洗手间出来,回到卧室里,容谦已经不在了。

  她坐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脑海却不由自主飞到了昨天的画面。

  或许是出于本能吧

  她的对容谦有一种习惯性的依赖,而造成这些依赖的原因就是容谦习惯性对她的霸道。

  对于这种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反感。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妆容,想换身衣服,在看到自己昨天那身衣服已经残破不堪时,心中有些懊悔,看来她只能先穿上千的衣服了。

  刚刚打开衣橱,就看见满柜子里各式各样的女装,一年四季的衣服全都包括在内,小到内衣,大到外套,看得她眼花缭乱。

  他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在看到这些衣服的同时,顾眠心中多少有些欣喜,更多的是感动。

  她没想到容谦竟然会这么细心,他知道自己不喜欢花花绿绿的衣服,所以衣橱中大概都是她爱的款式。

  她挑了一件豆沙色毛衣套在身上,又选了条牛仔半身裙,勉强照了照镜子还算满意后,这才朝客厅走去。

  厨房的门是开着的,她无意间看到了容谦那修长的身影,灿烂的阳光透过厨房的窗户照射在他身上,显得格外耀眼。

  顾眠脸上露出不经意间的笑容,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

  有的时候,改变就是一点点逐渐形成的,或许一个人的潜意识中就会对自己的行为加以约束,顾眠怎么会不了解他的脾气

  都说爱情是需要包容的,这些天,她看到了他的改变,他不再像从前那般残忍,不,不应该说是残忍,或许他只是见不得自己受伤而已。

  顾眠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电视,然而心却感叹到这里的时光。

  和容谦相处的这两日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沉溺下去不知道自己究竟属不属于这里她也不知道当初的选择是对是错。

  “顾眠,过来吃饭了。”容谦从厨房里走出来对顾眠说道。

  顾眠没有说什么,这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朝餐桌的方向走来。

  或许容谦不知道,今天的他在顾眠眼中格外温暖,那一条围裙穿在他身上也格外好看,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她。

  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做这样的事,结婚几年,她从未见他下过厨,一些饮食方面的问题除了交给保姆以外就是出去吃,就算是自己动手,也只是顾眠会为他做几道菜,他从不曾这样待过她。

  “你最近都瘦了,多吃点肉。”容谦说着便夹起一个鸡腿放入顾眠的碗中。

  顾眠没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吃完了这一顿早饭。

  吃完饭后,容谦看着沉默不语的不眠,“要是有空就多回家待两天吧,爸妈都很想你,你养父也很想你,学校那边我帮你请了一个月的假。”

  这两天一连发生这么多事,容谦知道顾眠的心情肯定不太好,所以,他也不想让她回学校那边工作,毕竟那里的环境氛围都没有家里好,他想让她把身体调养得好一些心情好了以后再说。

  顾眠正在洗碗的时候突然一顿,是啊,是该回趟家了。

  不知道她的宝贝现在怎么样也不知道养父的身体怎么样

  “好。”

  看到顾眠答应了,容谦心里格外高兴,“我出去处理点事情,要乖乖等我,回来我接你回去。”

  “嗯。”

  上车后便飞奔驰骋在高速公路上。

  现在公司的股票开始下跌,财务方面根本没有庞大的资金能够把这个局势扭转回来,之前的资金全都天在海湾那个投资项目上了,眼下想要一下子筹集到几百万的资金是不可能了,而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只能向银行贷款。

  虽然贷款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是是生是死还不知道,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那么,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容氏集团并没有什么风险。

  但他知道,如果股票再连续跌几天,那么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他们容氏集团内部资金短缺的消息不是空穴来风。

  到时候肯定会有人这次事情大做文章,到时候会有无尽的麻烦,层出不穷。

  可问题是,就连平日里和容氏集团经常打交道的几家银行也不知怎的,通通避开了他的约见。

  他们给他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不是他老婆怀孕了,就是家里人生病了,总之能找的借口都用了。

  路过一个红绿灯后,容谦看眼手机,再次确认了樊若水给他发过来的地址,打了个转向灯,继续行驶。

  本来他不想来见樊若水的,容谦也不知道在卖弄什么关子。

  不过,从她的说辞中,他大概知道,樊若水应该是有办法能够见到各个银行的总经理,出于公事公办的心里,他还是决定过来看看。

  c市最大的一个酒吧,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人都很火爆,这也是极为少见的24小时都在营业中的酒吧。

  容谦来惯了这里,所以对周围的地形很熟悉,没花费多大功夫便到了。

  看到门口停着一辆白色宾利,他知道,樊若水已经来了,停车后,迈着稳健的步伐朝里面走去。

  白天的人没有晚上多,所以,酒吧的一楼十分冷清,容谦环顾了一周,当看到没有找到自己要找到的人时,便朝吧台走去,“你好,请问樊小姐在哪儿”

  “是容先生吗樊小姐在二楼包厢等您。”

  服务员才刚说完话之前,容谦的身影已经走出好远,他无奈的摇摇头,眼神中既是无奈又是羡慕。

  包厢门是开着的,坐在里面的樊若水一眼就看到了朝她缓缓走来的男人。

  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容谦,你终究也会有求我的一天。

  看到容谦的身影越来越近,她转过身去又涂抹了一遍因为刚刚喝酒而擦掉的口红。

  从镜子中看到他进来了,这才从茶几上端起一杯酒缓缓起身。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儿”容谦看都没看樊若水一眼,直接转头坐在沙发上。

  对于这个胸大无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容谦早已失去了耐心,如果不是因为她说能帮到自己的份儿上,他是断然不会见她的。

  “你这么着急赶过来,吃早饭了吗不如我们先吃点东西。”樊若水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说着,她从茶几上拿起另外一个高脚杯天马红酒放到他面前,然后又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员点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吃的。

  “我吃过了,有什么事儿就赶紧说吧,我等下还有安排。”容谦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对他而言,他一分钟也不想和她坐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