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抓住她的胃-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六十六章 抓住她的胃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六十七章感同身受

  容家。

  在叶茜和容敬伟得知容谦和顾眠要回来时便精心准备了各种营养品,好吃的

  毕竟现在不比从前,叶茜对顾眠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

  “叶太太,我家顾眠还要多麻烦你们照顾了。”在宋书玉和顾康德拿出那套纪念版的邮票时,叶茜的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哎呀,亲家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话虽这样说着,但目光却一直紧盯在那套邮票上,“这亲家也太客气了,你有什么事儿直接跟我说一声就行,还用得着亲自跑一趟来”

  宋书玉静静的站着,也不说话。

  对于叶茜,她谈不上有任何好感,只是,同样是出于礼貌而已。

  她早就听闻容谦这个人非常势利,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既然叶夫人都这么说了,那我倒还真有件事麻烦叶夫人。”

  “宋夫人请说。”

  “我和我丈夫都很想顾眠,希望叶夫人和容先生能帮我们劝一劝,让她回家里看看。”宋书玉温谦的说道。

  在听到宋书玉的请求是这个问题时,叶茜脸上的表情突然静止了。

  这个问题对她来说确实有点困难,毕竟顾眠的脾性也是十分的倔,并不是他们劝个三言两语就能够让她回心转意的。

  可当她的视线再一次集中到那价值连城的纪念币时,还是爽快的答应了,“亲家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做足功课。”

  “既然叶夫人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亲家就放心吧”叶茜说后满心欢喜的看着手中的纪念邮票,这可真的是好宝贝。

  “既然东西都已经送到了,我也该走了,对了,还有一点忘了提醒叶夫人,如果顾眠在这里受到什么委屈的话,我是绝对会彻查到底的。”说完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然后起身朝门口离去。

  看到宋书玉离开的背影,叶茜暗自揣度她的心意。

  宋书玉这号人,她也听说过,从小便是书香世家,教养极其高,智商又很高,可以说是集美貌与智慧集一身的女人,当年这号人物可以说是商场上数一数二的美人。

  顾眠和袁木到了医院,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袁木的病房,病房里只有袁木一个人。

  袁木看到顾眠来了笑着说道,“不是让你在家好好休息么你怎么又过来了。”

  顾眠一脸笑盈盈的看着他,“我当然要过来看看你了,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在顾眠说完这句话后,袁木看到缓缓从顾眠身后走进来的容谦,脸一下子拉得老长,“你怎么来了”

  听到袁木冰冷的声音,顾眠浑身一颤,脊背都有些瑟瑟发抖,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是我叫他陪我一块儿来的。”

  容谦淡淡的说道,“不管怎么说,那天的事我都谢谢你。”

  容谦心里很明白,在那天,袁木完全可以趁人之危,把该做的事全都做了。

  从那以后,他和顾眠就真的可以划清关系了,但是他没有选择那么做,单从这一点上看,他倒还是个正人君子。

  “不过就是一点小事,不劳费容大总裁特意跑了一趟。”

  “我妻子要来看你,我当然要陪她来了,更何况你又是我的弟弟,出于这种关系,我要来看你啊”

  袁木瞪大了眼睛,“看你已经知道了。”

  他没想到事情传播得这么快,看来容敬伟的速度也够快的。

  只是,他不知道容谦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的下一步动作又是什么

  顾眠静静的站在两个男人中间,病房的气氛十分压抑,就像是一面密不透风的墙,在这里呆久了,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

  顾眠心里就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两个人就不可能成为朋友呢为什么他们一见面就针锋相对呢

  可见,她现在还没有彻底明白袁木的心思。

  从看到容谦进来的那一刻,袁木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

  袁木脸上洋溢的笑容也瞬间化为乌有,整个人好像散架一样,四肢无力的躺在床头架上,他冷冷地说道,“我哪里有什么哥哥,从我一出生起,便注定那见不得光的身份,在我心里,我的亲人也只有我妈一个人。”

  “袁木,你不要不识好歹,我们全家都已经很宽容你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容谦听见刚才的话,一阵怒火瞬间提到胸膛,激动不已。

  “你当然不能体会我的感受,毕竟你从出生起就注定了名正言顺,所以你根本不能体会我当年所遭受的痛苦,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

  “那是因为你妈没有嫁给我爸。”

  荣谦觉得袁木简直就是无理取闹,都不是明媒正娶又谈何想要名正言顺呢就算中国的思想观念太开放,也不可能有像过去那样一夫多妻制的制度。

  “容谦,这一次真的名正言顺吗呵呵你妈当年费尽心机拆散我妈和容敬伟,不就是为了嫁给他吗你知不知道,你妈才是那个第三者。”

  袁木也不是对谁都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他很清楚容谦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他非要跟他算清楚,他们容家终究是欠他们的,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中有些酸楚。

  容谦紧握着双手,他不相信袁木说的话是真的。

  “袁木,你不要瞎说。”

  “我有没有瞎说,你妈心里很清楚,不信你大可以回去问她。”袁木淡淡的说道。

  顾眠一直,在这两个人中间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毕竟这是容家的事,应该和她没有关系,她也不方便插嘴,可她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两个人的关系闹得越来越僵,最后吵得不可开交,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这一点上,她是同情袁木的,因为她深有体会那种寄人篱下的心理。

  她从小就对父母有着很模糊的印象,养父对她很好,但一旦养父出去以后,养母就会对她百般刁难,她更讨厌这个名义上的姐姐沐风衣。

  在她很小的时候,沐风衣就喜欢抢她的东西。

  那时的她也很懂事,什么都让着她,因为她知道,她不是在自己家。

  可那个女人竟越发的放肆,渐渐的,她需要给写作业,陪她逛街,总之,她活就像是一个丫鬟。

  还记得在上中学时,她和沐风衣的学习成绩都很好,可有段时间,沐风衣的学习成绩开始下滑,在某一科似乎遇到了瓶颈期,她的养母让她去给沐风衣补习功课,可到房间后才发现她一直在看那些言情小说。

  这就是她成绩下滑的原因吧

  可是,沐风衣竟然威胁他,她无奈只好答应她不告诉养父和养母。

  不幸的是,这本书莫名其妙的在第二天出现在老师的办公桌上。

  老师当着全班的面问是谁的,就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回答,她紧紧的盯着沐风衣,可她仍然面不改色,就好像不是她的一样。

  当老师在问了几遍,仍然无人回答时,沐风衣突然站了起来,“老师,我知道这本书是谁的,这本书是我妹妹沐浅夏的,我在家里看到过她偷看这本书。”

  她当时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用吃惊的眼神望着沐风衣,可是沐风衣是静静的看着她,眼神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很快,这件事传到了她养母的耳中。

  “沐浅夏,你老实说,风衣的成绩下降是不是和你有关是不是你把这些书给她看的”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可她的不承认换来的却是她的养母拿着扫把打她,她一声不吭,没有任何反抗,她知道她也没有能力反抗。

  直到养父回来后,养母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好了,你干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打孩子干什么”

  容敬伟到来后,她只觉得更加委屈,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哭着跑回房间。

  那天过后,养父总是会找她谈心,询问她在学校的任何事情,对她的关怀也渐渐超过了沐风衣,可她知道,他或许是可怜自己吧

  她至今还记得那疼痛的感觉,那些伤一直疼了很久,却让她一直记到现在。

  明明都是市长家的女儿,明明都姓沐,可是相对于顾眠来说,她始终都不是名正言顺的市长千金。

  虽然养母和沐风衣对她很不好,但好在养父对她很好,他是她在这个家中感受到的唯一温暖。

  他给她买很好的玩具,更好的学习用品送她去绘画班,顾眠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恩。

  可无论叶茜和沐风衣对她再怎么不好,她到底已经在沐家生活了这么多年,总归来说,这个养育之恩还是要报答的。

  这样的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解脱的呢大概是从她嫁给容谦之后吧

  现在,她终于摆脱了沐家的生活,她反而对当年的事看得也不那么重了,因为有的人在她心中无足轻重。

  对她好的人,她会以涌泉相报,对她不好的人,她也不会心怀怨恨。

  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看的这么开,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能够对这件事拿得起放得下。

  她知道这件事对袁木造成的心理阴影非常大,这么多年所积累的怨恨在心里非常深,但这些心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总会想着要爆发。

  所以,当她看到袁木一脸愤恨的望向容谦时,她便知道她定是把容谦当成了她发泄的对象。

  “袁木,你现在什么都不应该想,你应该好好养伤。”

  顾眠突然这么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容谦微微怔了一下,她这是在帮自己吗

  看到袁木沉默不语,她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没有比身体更重要的了,更何况,阿姨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担心的。”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