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事情暴露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事情暴露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七十二章事情暴露了

  正在袁木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时,却突然听到袁母的声音,“容谦,回去告诉容敬伟,我不喜欢他的这辆破车。”

  容谦在心里默默地嘲笑了袁木一番,他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想的,就算是要面子也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啊

  他们父子俩的事儿是他们的事儿,他今天过来的任务就是负责把车钥匙交到袁木手中。

  至于袁木要不要,都跟他无关,他的任务已经达到了,看了眼顾眠,“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顾眠没反抗,只是淡淡的嘱咐袁木让他好好休息。

  两人走到门口走的时候,门突然开了,突然出现的袁母把顾眠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恢复正常的表情说道,“阿姨,我们有事情就先走了。”

  还没等走出几步,只听见袁母开口,“等一下”

  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想,袁母直接走到容谦面前,“这位先生,刚刚我在门外听到我儿子叫你容谦,你是容谦”

  容谦眉头微微一皱,可顾眠却突然反应到大事不妙,来不及阻止,容谦已经说出了口,“嗯。”

  只可惜她和袁木的反应都太慢,眼看着袁母的表情从平静变成吃惊,顾眠就知道,这必定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这么说你是容敬伟的儿子”

  “是的。”

  “那你和顾小姐是什么关系”

  “顾小姐是我太太。”

  这些突如其来的问题,容谦回答的很流畅,但是一直站在他身旁的顾眠却紧张的不行。

  虽然她知道这件事总有暴露的一天,但还是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快。

  等到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她不想伤害任何人,她知道袁木的母亲是一个很好的女人。

  可有一点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她是容谦的妻子。

  既然木已成舟,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隐瞒可。

  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情的解释权不在她,而在袁木自己。

  所以她并没有反驳容谦说的话,在袁母询问的目光向她打探时,她只是无助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袁母的身体突然晃了一下,顾眠和容谦吓了一跳,连忙稳住她,“阿姨,您没事儿吧”顾眠关切地问道。

  她没有回答顾眠的话,而是挥挥手,走到袁木的床前,“儿子,你告诉我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不是跟我说顾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吗她现在怎么会成了容谦的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完袁母的这番问题,容谦也是纳闷儿,他紧锁着眉头,用诧异的眼光向顾眠望去,像是能从她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这件事情有时间我会跟你解释的,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容谦听后倒也没在继续追问,只是揽着顾眠的肩膀走了出去。

  顾眠本不想出去的,毕竟这件事情也有她的责任。

  如果说袁木是这件事情的主谋,那么她就是这些事情的帮凶,他们两个合起伙来欺骗了袁木的母亲,她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可此时,她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听她使唤,由不得自己做主,只是默默的任由容谦牵着自己的手向前走。

  她从未觉得医院的走廊这么长,仿佛望不到尽头,脚下的步伐也变得很艰难,心里隐隐不安。

  不行,袁妈妈是个好人,她对自己是发自内心的好。

  想到这里,她突然停下了脚步,甩开容谦的手,二话不说就向回跑去。

  容谦站在原地被顾眠的这一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到了,心中有些失望,但还是紧紧跟随她的步伐,向病房走去。

  他知道顾眠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虽然他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愿意回去听他解释。

  顾眠气喘吁吁地跑到病房门口,回去后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袁母一直趴在袁木的床头哭,边哭嘴里边说道,“儿子,你怎么能这么做啊”

  袁木心里也不好受,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母亲。

  他只是十分无助的用力拍打着母亲的肩膀,想给她一丝安慰,可这样安慰的方式对袁木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的心里是失望的,甚至是绝望的,只有她自己知道他的心情是什么。

  从她第一眼想到顾眠的时候,她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想对她一百个好,而且方百计的对她好。

  她想让他们尽快结婚,弥补自己的缺憾而已,可袁木却一直以相处时间短为理由一直推脱。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搞了半天,他儿子给她带回来的女朋友竟然是别人的妻子。

  这样她怎么接受得了

  在看到袁木的母亲哭得稀里哗啦的一瞬间,顾眠的心里抽搐了一下,她是真的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可事情既然发生了,就要有解决的办法,就在刚才,她本想着逃避这件事情,可逃避根本解决不了任何办法,反而会给她的心里更加负担,所以她下定决心回来了。

  “袁阿姨,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不对,我们不应该没有考虑您的感受,对不起。”说完后,顾眠在袁母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当袁母再次听到顾眠的声音时,渐渐止住了抽泣声。

  她不知道现在该怎样面对这个女孩,心里根本没有办法平静。

  如果是寻常人还好,可她嫁的偏偏是容谦,让她更无法原谅的是,她一个外人竟然连和自己的儿子一起来骗她。

  “你走吧”

  听到这样冰冷的声音,顾眠心里也是一阵拔凉。

  但她清楚袁母此刻说的话都是气话,心底鼓足了勇气,开口道,“阿姨,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不对,但归结到底,袁木也是出于一番好心,我知道您这么多年来的心愿就是想让他找一个女朋友,可感情这种事也不是说来就来,有时候您越着急,他就越是遇不到合适的,难道您就真的希望你儿子稀里糊涂随意找个女朋友来应付您么”

  这下容谦听明白了,原来他们两个之前是在演戏,估计是袁木的母亲想赶紧让他给自己找一个儿媳妇,但一时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所以就拿过顾眠来当挡箭牌,可今天事情突然穿帮了。

  不知怎的,他的心情并没有焦虑,反而有一丝愉悦,他甚至怀疑自己这样想是不是太有些小人得志了。

  可不管怎么说,顾眠始终都是他的妻子,这个事实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袁木想都不要想。

  顾眠刚刚的一番话直接说到了袁木的心坎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知道母亲的心愿,他一直想尽快帮母亲完成心愿,但一段感情哪能说那么容易就可能两情相悦的呢

  虽然周围有很多对他有好感的女生,但他对她们一点感觉都没有。

  对他来说,这样的感情毫无意义。

  这就好像是,他喜欢吃苹果,你却给了他一个梨,梨一直守护在他身旁,不离不弃,可是他根本不喜欢吃梨,就算放到烂,他也不会吃的。

  直到他遇到顾眠后,他终于相信什么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原来真心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可当他发现她已经结婚时,他心里又是难以表达的痛。

  其实,隐瞒母亲的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的自作主张,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这件事情上,他是有私心的,也是有预谋的。

  他知道那段时间,顾眠和容谦的感情不和,他也知道那是他的机会。

  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顾眠对容谦还没有完全死心,也就发生了今天的这一幕。

  “妈,顾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我的想法,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是,这些年我真的没有遇到适合自己的,我觉得感情是需要相互的,如果我真的娶了一个不喜欢的人,我也不会对她付出,这样不是白白糟蹋了人家姑娘么”

  虽然他知道,一下子对母亲说出这些话,她可能会接受不了,这样的话,对她来说有些残忍,可他必须要说。

  在袁木全部说完这些话时,房间静得出奇,仿佛连一根针掉落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顾眠的心跳加速,很紧张,她长大以来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出于本能的紧紧抓住容谦的手。

  容谦手上吃痛,挑了下眉梢,还是没有做任何动作,只要她喜欢就好。

  看到袁母自己起身擦干眼角的泪水,周围人都松了一口气。

  半晌过后,她才缓缓开口,“儿子,妈知道,这件事有妈的责任,如果我不那么逼你,你不会这么做,今天能听到你说这些,我很开心,这么多年,你是个第一次跟我说出你心里的真实想法,我才知道我错的有多离谱。”

  听到自己的母亲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袁木的心里很酸很不是滋味。

  母亲在他心里的形象都是高高在上,她是那么慈祥,那么美丽,那么的坚强。

  可今天,她在他面前却哭得像个孩子一般,让他心疼,他觉得他的心仿佛都要碎了。

  他轻轻地把母亲拥抱在自己怀中,“妈,你不要这么说,这些事情不是你的错,这都怪我,如果我早一点和你说出我的真实想法,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儿了。”

  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顾眠心里就踏实了,事情比她想象中的要顺利许多,这算是了却了她的一桩心事。

  就在她和容谦想悄悄退出房间时,袁母再次开口道,“顾小姐,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让你见笑了,不过,认识你我很开心。”

  顾眠点头微笑,“阿姨,认识您,我也很开心,他们很优秀,您不要担心您找不到一个满意的儿媳妇,该来的一切都会来的。”

  看着顾眠离开的倩影,袁母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可惜了,那样好的一个女孩子是她的儿媳妇该有多好,真是可惜了。

  今天的这一场好戏看的容谦可谓是津津乐道,不过,顾眠也带给了他不少惊喜,她让他看到了她的勇敢,对于她今天的做法,他是支持她的。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