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是我请她来的-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七十七章 是我请她来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七十七章是我请她来的

  另一边,因为袁木的到来,使得顾眠和秦蜜蜜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融洽了。

  虽然秦蜜蜜知道这个袁木对顾眠有意思,但是在她看来,顾眠对他的不过也就是友情罢了。

  这种事情,她不想管顾眠太多,反正都说是朋友了,那么就当朋友处着呗

  反倒是苏修觉得袁木到来后有点不自在,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总是哪里怪怪的。

  虽然看得出来,他对顾眠很好,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他应该是对顾眠有爱慕之情。

  可为什么他总能从他原本清澈的眼眸底看出一丝浑浊的目光呢

  那浑浊不是锋利也不是阴鸷,倒像是一种让人猜不透的危险。

  他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在想什么,如果说容谦带给人的感觉是表面上就能够看出的冰冷和睿智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危险完全是藏在暗处。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为容谦和顾眠捏了一把汗。

  他承认他对容谦是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比起眼前的这个人来说,他更愿意相信容谦。

  看到袁木那一身定制限量款的西装,秦蜜蜜有意无意的说着,“袁先生今日可真是英姿飒爽,一改袁先生在我往日心中的形象啊不过,您这身西装个便宜吧哎,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容总今天穿的好像跟你的是一个牌子的,你们不会是商量好的吧”说完便自顾自地“咯咯”笑了几声。

  袁木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但他只是淡淡地笑着,语气更是平淡得没有任何起色,“秦小姐真是说笑了,不过能从秦小姐口中听出夸赞,我很高兴,至于西装,可能只是巧合吧”

  这么尴尬的笑声落在苏修的耳里,却是多了几分复杂。

  眼前的这个人既无身份又无背景,能穿得起这么高额度的西装,这其中定有原因。

  但他也不想细细追究,毕竟,他对男人不感兴趣。

  不过,单从他和秦蜜蜜的对话中便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不伤害顾眠,其他的都与他无任何关系。

  但是,只要他敢动顾眠一分一毫,他苏修定不会放过他。

  从和秦蜜蜜对完话过后,袁木在心底发出一声感叹号,渐渐回忆着那天的事情。

  半个月前,容敬伟约他在一家西餐厅见面。

  他故意去的很晚,等他到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的背影。

  虽然身材很矫健,但是却难掩他发丝的白发。

  但他对容敬伟的同情也只是那么一瞬间,和他这么多年来遭受的痛苦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想到这里,便继续狠下心向前走去。

  出乎他的意料,等他缓缓坐下后,容敬伟并没有说别的,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来了,想吃点儿什么”说完后,没等袁木回答,他直接叫服务员拿来菜单。

  袁木没有高消费买奢侈品的习惯,更不会经常来这种高级饭馆儿。

  虽然他知道容家很有钱,容敬伟也自然不会在乎这一顿半顿饭钱,可当他看到菜单上的价钱时,心里还是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犹豫许久后,他并没有说话,而是把菜单推到容敬伟面前,“我也不知道吃什么,你点吧毕竟我对这里也不熟悉。”

  言外之意就是他从来没吃过这里的菜。

  虽然容敬伟听完后很不是滋味,但他脸上依旧挂着慈祥的微笑。

  这样的微笑在外人看来极为少见,就算是对容谦,他也很少这样笑。

  菜都上齐后,袁木看着满大桌子的菜,也不知先吃哪个,所以他并没有动筷子,目光却一直看着容谦。

  “袁木,来,吃点儿这个。”

  “这个好,多吃这个。”

  “”

  袁木原本就没什么心情吃饭,但看着容敬伟一直为自己夹菜,心中某处的柔软还是被触碰了。

  只是小小的酌了几口,淡淡品尝过每一道菜过后,逐渐放下手中的筷子。

  “董事长,我很高兴你能出来见我,其实我这次找您确实是有件事情要说。”他抿了抿唇道。

  容敬伟也慢慢放下筷子,“没关系,你说。”

  “我想通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也不想再管,毕竟还要往前走,我是想让我妈过得幸福。”

  容敬伟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咽下原本正在口中咀嚼的食物,缓缓开口,“我可以让你到容氏集团工作,再给你们母子俩一套房子。”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推脱了,不过剩下的事情还要拜托董事长了。”

  要知道,轻轻松松让他进容氏集团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

  况且,光是那集团的董事和高层也会不服。

  所以说,他要等容敬伟把这一切的事情都料理妥之后再进容氏集团。

  同时,他心里也明白,进入容氏集团最好的捷径便是公布他的身份。

  虽然这个身份让他很见不得光,让他感觉很自卑,让他心里很难受。

  但是,这毕竟不是他的错,真正蒙羞的人应该是容敬伟。

  他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他和他母亲在这次事件中扮演的是受害者的形象。

  这也是袁木主动找容敬伟的主要目的,虽然谈的都是一些工作的事,并没有再谈其他,但容敬伟和袁木还是依旧满心欢喜的把这顿饭吃完了。

  逐渐,这也就成了父子俩之间的秘密。

  从那以后的每周三下午,他们都会约在这里见面,闲聊一些日常,还有袁木这么多年来的经历以及发生的事情。

  所以,今天他身上穿的这件西装也是容敬伟送她的。

  不光如此,容敬伟还给了他一张额度高达500万的银行卡。

  袁木终于明白了有钱人的生活,同时也暗自嘲笑,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是越来越大。

  他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他觉得容谦和容敬伟平时只要坐坐办公室就能够坐等着公司几百万的收益。

  可他呢却需要靠着自己努力的汗水一点一滴挣来血汗钱,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袁木,你这么半天想什么呢怎么也不说话”顾眠关切地问道,看到他一直低头不语,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袁木这才回过神来,转头望向顾眠,安慰道,“没什么,就是想起了我们在学校的那段日子。”

  袁木说完后,顾眠也是一阵感慨。

  好久都没回学校了,也不知道是笑的那群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

  有没有认真听老师话,有没有好好学习,想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是啊,我现在还真有些想他们呢”

  或许,对顾眠而言,她更在乎的是那些孩子。

  虽然那些并不是她的孩子,可对她而言,他们就像是她的亲人一般。

  她知道每个孩子都有父母,她也深深体会到了做父母的良苦用心。

  可对袁木而言,他更在乎的是他和顾眠在学校里的点点滴滴。

  那段生活是他这辈子最难忘的回忆,因为只有在那里,才是真正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回忆,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见到顾眠暗自伤神,他端起面前的酒杯在他面前晃了晃,“不如我们哪天一起回去看看他们吧他们一定特别想你,我听主任说那些孩子整天哭着喊着要见你。”

  听完袁木说的话,顾眠只觉得他的心紧紧的揪了一下。

  是心酸,是痛楚,抬头对上袁木的双眸,“好,到时候我们再给他们带一些礼物回去。”

  容谦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门口,果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和保安在呛声,“我真的是你们容总的好朋友,你们让我进去吧”

  “不好意思,小姐,这是老爷和夫人定的规定,没有请柬,不许入内,我也是公事公办,还请您体谅,体谅我。”

  “这是什么狗屁规矩又把客人放在外面的道理吗况且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和你们总裁是什么关系吗”

  那保安脸上虽然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严肃的说道,“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如果我放你进去了,那么我这工作也就没了。”

  樊若水气急,现在所有人都来羞辱她,就连一个看门的小保安都敢欺负到她头上,还真是反了天了,立刻扬起手,就要照保安脸上挥去。

  “住手”

  樊若水闻声向来人望去,在见到来人是容谦时,果断把刚刚扬起的手放下。

  扬起她巴掌大的小脸儿欢喜道,“容谦,你终于来了,你都不知道,他们说我没有请柬就不让我进去,我都说了我认识你,他们还不信。”说完后脸上一副委屈的模样。

  容谦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绝的,“你怎么来了要是没什么事儿,你还是回去吧宾客宴请的名单都是我爸妈亲自安排的。”

  樊若水没想到用钱会这么绝情,但她还是不死心的说道,“难道我在你心里就那么不重要吗我不过就是想见你一面”

  她的话还没说完,门口蜂拥而至一帮记者,不知道这些记者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全都向容家别墅的方向聚拢过来,容谦心中一惊。

  还没等他来得及思考,那些闪光灯就朝他扑面袭来,话筒更是多得数不清楚,全都放在他面前,“容先生,请问,樊若水小姐被您拒之门外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这其中另有隐情”

  “是啊,听传闻说你和樊小姐的关系一直很好,可究竟因为什么而导致你们关系破裂了呢是不是因为您的太太呀”

  “樊小姐,请问您对容总一番痴情,可容总这样对你,您是不是很绝望呢”

  樊若水没有回答记者的话,只是怔怔地望着容谦,用眼神向他求救。

  容谦很明白,如果他现在不让樊若水进去的后果是什么

  如果他今天把樊若水拒之门外,他们容家明天便会登上娱乐周刊的头条,这些记者还不知道怎么写呢

  那如果他让樊若水进去的话,不光是叶茜和容敬伟会不高兴,恐怕连顾眠也会不高兴。

  但是,他最终权衡利弊,还是决定让他进来。

  接过其中一个记者的话筒笑着对他说道,“你们误会了,我和樊小姐是好朋友,是我请她来的。”

  樊若水会心一笑,也默契十足的配合道,“是啊,我是你们容总的好朋友,他怎么能不让我来呢只不过我来的确实晚了些,所以才闹出来这个笑话。”

  “原来是这样”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