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属于他的温柔-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七十八章 属于他的温柔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七十九章情不自禁

  原本正在和秦蜜蜜闲聊的顾眠根本没有注意到一个女人正气冲冲的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路上的行人被沐风衣那锋利睿智的眼光吓到了,纷纷让路。

  紧接着,全场聚焦的目光都向她们两个人身上望去。

  顾眠看到沐风衣走过来也是很诧异,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和顾洛在一起么

  在看到这么多人在看着她时,也没多想,只是淡淡的微笑,然后朝沐风衣挥了挥手。

  而沐风衣理都没有理她,只是冷哼一声,走上前,二话不说,照着她的脸直接给了一巴掌。

  “啪”清脆的响声瞬间引来许多人的围观,顾眠还是傻傻的站在原地,不明所以然。

  秦蜜蜜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人,对着沐风衣大呼小叫道,“你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你为什么要打人你赶紧过来赔礼道歉。”

  发生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顾眠知道沐风衣的脾气不好,可是她什么都不说,上来就直接打人,这样的习惯确实不太好吧

  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对上沐风衣那双愤恨的双眸,“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吗顾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好事,亏我还以为你这次是真心想要帮我,可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你算计”

  看她说的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顾眠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思考着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见到自己闺蜜被人欺负,秦蜜蜜可管不了那么多,“你吼什么吼是比谁的嗓门大吗你来啊”

  虽然秦蜜蜜不知道沐风衣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她相信顾眠,也相信她绝对不会做出算计别人的事。

  所以,不管沐风衣怎么说,她也不会信的。

  沐风衣简直是气急败坏,她和顾眠理论的时候,突然跑出来一个野丫头对她指手画脚。

  想着就要扬起手,可还没等她的手落下,手腕就被人紧紧的握住。

  她恶狠狠地瞪着顾眠,“你干什么”

  顾眠这才缓缓松开她的手,“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让我帮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我说过了,剩下的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取,难道你的婚事都让我来操办吗”

  沐风衣的脸被气得一阵青一阵红,“顾眠,你到现在跟我装傻是吧那我就好好跟你算清楚,白悦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这儿,如果不是你叫她来的,她怎么会进来”

  原来是这件事,顾眠恍然大悟道。

  起初,顾洛找她说想要一张多余的请柬,她想都没想就直接给他了。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他要请的人就是白悦。

  可人家都已经来了,总不能再把人撵出去吧

  况且,看那个女孩的行为举止,也都十分得体,和他哥也挺相配的,和她的性子也合得来,她也就同意了。

  只不过,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竟然让沐风衣这么生气。

  顾眠抿了抿嘴唇,“她不是我请来的,是我哥请她过来的,至于他想请谁,我也没办法,你在这里跟我吵也没有用。”

  顾眠不明白,同样是女人,怎么相差那么多

  她与其在这里跟自己争吵,不如想想办法怎么才能得到顾洛的心。

  有的时候,人的差距还真的非常大,有的人,只是见一眼就能够让人记住。

  可像沐风衣这样,见个十多次了,却只会让人心生厌恶。

  听到顾眠这么说,沐风衣更加生气了,扬起早已准备好的巴掌就朝顾眠打去。

  顾眠也没反应过来,就在她的手刚刚落下时,却突然没了动静,顾眠这才睁开眼睛。

  只见沐风衣的手被容谦紧紧握在手中,然后用力摔下去,“我的女人不是什么人都能动的,如果这里不能呆,就请你出去,不要再继续闹事。”

  说着,容谦靠近顾眠,将她拥在怀里。

  此时,顾眠只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无比温暖,有他在,别人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容谦满脸厌恶的看着被他完全吓傻的沐风衣,他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可笑至极。

  他之所以选择在家里举办这次宴会就是不想再发生意外的事顾眠民不痛快,可毕竟她是沐家的人,如果她不姓沐,他断然不会请她来,真是煞风景。

  沐风衣气着离开后,容谦轻叹口气,把顾眠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胸膛,柔声道,“以后她再找你麻烦就直接叫我。”

  他可不想他心爱的女人再受委屈或者是惹人非议,既然下定决心要保护她,那么,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能够碰她。

  怀中的顾眠听后温顺的点了点头,轻言轻语的说道,“我知道了,这次谢谢你。”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表达了她对容谦的感谢以及浓浓的爱意。

  这个傻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跟他说谢谢,真是太见外了。

  百天宴席从中午到晚上终于告一段落了,当宾客都走后,顾眠和容谦也因为劳累而回到自己房中。

  穿了一下午高跟鞋,顾眠的腿真的是累到不行,直接倒头就闭上眼睛。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可当她醒后,一睁眼便看到容谦那张放大在她面前十分英俊帅气的面孔。

  面对如此尴尬的境况,她只是微微一笑。

  都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便是每天早上醒来都能看到你在身旁,每天日落之前都能有你在身旁。

  只是,他不知道他们的感情会不会一直继续下去,他对未来既充满着期望又同样怀有忐忑不安。

  见她醒了,容谦一只手轻捋过敏的头发放在耳后,然后仔仔细细地端详她,发现越看越惹人爱,越看越忍不住的想一亲芳泽。

  容谦的动作举止十分认真,顾眠微微一怔,这样的他很吸引人。

  “你这样盯着为夫看,为夫可还让你满意”

  顾眠回过神来,不觉间有些脸红。

  该死,顾眠,你刚刚都在干什么呀跟他待这么久又不是没见过,都见过多少遍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什么,只是看着看着,一时失了神,就好像是不由自主,情不自禁。

  容谦看她这样子,觉得可爱极了,不由得笑出了声。

  羞得她又气又恨,只是在容谦健硕的胸膛不停的乱捶粉拳。

  这会儿,容羽刚好端着一些水果上来,看到门没锁后,推敲了敲门便推门进来。

  荣羽进去的时候,容谦正在搂着顾眠,两人的动作再加上他们脸上的表情,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容谦对过顾眠皱了下眉头,可眼神里全是满满的宠溺。

  荣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走过来匆忙放下手中的果盘后便说到,“哥,那个你和嫂子继续啊,我就是来送点水果,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帮你们把门带上了啊”

  容谦倒是一点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直接挥挥手让她离开。

  倒是她怀中的顾眠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像一个煮熟的虾子。

  直到下楼后,荣羽还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

  刚刚的场景真是太尴尬了,还好容谦没有对她发火,也不知她怎么就这么倒霉,生平第一次撞见别人的好事,如果被别人知道,估计要笑死她了。

  比起容羽,有一个人更气。

  从荣羽离开后,容谦盯着顾眠一直在哈哈大笑,顾眠气呼呼的瞪着容谦,一脸怨妇的样子,“有什么好笑吗你到底在笑什么我的脸全被你丢光了。”

  容谦轻挑眉梢,看到顾眠生气,渐渐收敛了自己的笑容,“我是在笑,我的夫人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可爱。”

  她实在是无语,不过倒也没否认容谦说的话,反正她从来不会拒绝别人夸她。

  不过是片刻时间,容谦一把拉起旁边的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他盖被子干什么房间里明明不冷,怎么突然盖上被子了

  随着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气温修炼升高,从被子里都能感觉到他们身体传来的热气。

  顾眠的脸上原本就泛着红晕,此刻更是热气腾腾。

  刚开始还好,可是顾眠身上越来越热,嘴唇也滚烫的发干,当她刚想喝点水时却突然被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了。

  像海绵又像薄荷,冰冰凉凉软软的,她感觉很舒服,没再拒绝容谦的这个吻,任由他霸占着自己嘴唇。

  辗转反侧,轻轻舔舐过后,容谦的嘴角上扬,勾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

  顾眠的两个眼眸开始变得迷离,渐渐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刚开始她还觉得很舒服,可时间一久,她觉得容谦的唇似乎也没有那么凉了。

  现在她身上都有些出汗了,刚想微微反抗,可这一次,容谦并没有给她机会。

  一双略微粗糙的手掌隔着薄薄的布料在她的背部上下游走,针织的布料再加上容谦手的力度刚刚好,不轻不重,让顾眠觉得浑身痒痒。

  容谦终于停下来,她刚喘了一口气,紧接着又是一阵霸道的吻降落在她柔软的唇上。

  这会儿,容谦已经翻身将顾眠压在她身上,生怕让她太累,还一手支撑着床。

  见顾眠有些心不在焉,他紧紧盯着顾眠的双眸,“顾眠,你这辈子只能属于我,我不允许你心里想着任何男人,你这辈子只能是我容谦的。”

  只要一想起袁木和苏修的身影,再想起他们一起亲密无间交谈的样子,他就不知不觉有些忌妒。

  虽然他知道他们跟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相比,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嫉妒。

  他的吻渐渐加深,顾眠已经在他温柔而深情的吻中迷失了自我,任由容谦控制着她的身体。

  也不知道容谦是怎么了,他刚刚说出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好像感觉有些吃醋的味道。

  不过容谦似乎并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机会,手渐渐向下游荡,触碰到顾眠的敏感地带,她身体轻微颤抖。

  尽管两人在一起很多次了,可是她的身体依旧很敏感。

  殊不知,这样的敏感也不断的在挑战着容谦的神经。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