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互相猜忌-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互相猜忌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八十五章互相猜忌

  “好了,我知道了,明天你来接我吧”顾眠站在自己房间的落地窗前,灵光的眼眸俯视着别墅外仅存的几缕光火,满满的激动席卷而来,她真的太想那群孩子们了,也不知道她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们有没有好好学习。

  “跟谁说话呢你要去哪儿”容谦走上前去,从背后轻轻拥住她,静谧的夜空下闪烁着斑斑点点的繁星,顾眠差异的望向这个男人,他总是管的那么多。

  “没什么,就是想回学校看看。”或许,只有在那样平静安宁的地方,她的心才可以真正的静下来。

  “我明天送你去。”容谦抬起深沉的眼眸望向顾眠。

  “不用了,袁木明天来接我。”顾眠小心翼翼挣脱容谦的臂弯,坐在床上,无力的甩开四肢,大字型向后躺去,补充说道,“到时候你来接我吧”

  “好,那你明天自己小心,回来的时候提前告诉我,我去接你。”容谦说话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他心里有些失望。

  夜空中,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好似一团松软的棉花,随着空气的流动漂浮不定。

  路边微弱的灯光给别墅周围增添了一分孤寂之色,房间里显得更加寂静,窗外骤然响起的风的飒飒声不断传入耳中,仿佛是童话故事里的幽灵,在这样独有的夜里出现。

  顾眠身上穿的嫩粉色真丝睡衣借着若隐若现的月光忽闪忽闪着,偌大的床上,容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对顾眠明天的离去极其不满。

  顾眠见容谦一直盯着自己看,脸颊娇羞得有些泛红,“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还不赶快睡觉。”

  “你是我女人,难道我还不能看你了”容谦觉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怎么想的,她知不知道这是许多都求之不得的事,她竟然这么不知足。

  “好了,我不管你,你爱看就看吧我要睡觉了。”顾眠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其实她也不是不愿意让容谦看她,今天她是真的累了,明天还要早起,所以就早早的闭上了眼睛。

  两人不知不觉入眠,不知过了多久,容谦被电话铃声吵醒。

  “铃”还未睡醒的顾眠呢喃两句后,翻了个身,继续闭上了眼睛。

  容谦十分烦躁的拿起手机,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喂”

  “您是樊若水小姐的朋友吧您快过来吧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急性胃炎也发作了,口中一直喊着你的名字。”小护士焦急的语气传到他耳朵里,容谦此刻的睡意早已全无。

  容谦愣愣的望着逐渐黑屏的手机,心里一直犹豫不决。

  尽管他痛恨这个女人,但他心里对她还是留有一丝余地的,到底是个可怜的女人,挂断电话后就开始起身穿衣。

  一通电话过后,顾眠睡得很不踏实,见容谦起床,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五点多,“你要上哪儿去”

  “不用管我,你乖乖在家睡觉,早餐我会让阿姨给你准备的。”

  其实,即使容谦不说,她也知道电话中的女人十有就是樊若水,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只有她会玩儿这样的把戏,再一,再二,她还真的是百玩不腻。

  在不知不觉间,她和容谦似乎达成了一种特有的默契,他们两人身边都有那么一个人会让对方觉得有危机感,容谦也早就知道顾眠昨晚在和袁木通电话,而他们连解决问题的方式都一样。

  或许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他们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可对对方而言,这种方式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

  显然,从容谦离开后,顾眠就没再睡好,翻来覆去许久后,终是睁开双眼。

  另一边,医院里。

  此时,在樊若水情绪失控正要撞墙时,急急忙忙赶来的容谦推门而入,站在病房里的两个小护士一直拉着樊若水,可不想她的力气太大,已经有一个小护士因为劝她而受伤了,她们也不敢再用力。

  见到容谦的身影,他们仿佛是见到救星一样,目光贪婪的像一只许久没有逮捕到猎物的狼。

  “容先生,你可来了,这位小姐一直吵着要见你,除了你以外,谁也不好使,既不接受治疗也不吃药,我们实在是拿她没辙了。”

  “是啊容先生,您可要想想办法,现在只有您能劝得了她,再这样下去可是会出人命的。”

  这边刚一说完这句话,只见樊若水的头就向那床头柱子撞去,“嘭”的一声巨响传来,房间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容谦怕她再出什么意外,快步走上去,一把扯过她的肩膀,“樊若水,你是不是疯了”

  听到容谦熟悉的声音,樊若水坐在床上惊喜的望着他,“容谦,你来了,你终于肯来看我了。”

  容谦疑惑的挑了挑眉,什么叫终于来看她了,在看向她淤青的额头时,容谦的内心终于有了一丝柔软,转头看向护士,“她什么时候来的”

  “住院大概一周了。”

  “没有治疗么”容谦的语气听起来很不愉快,也不知道这个医院是干嘛的,连个病人都没有办法治疗。

  那小护士唯唯诺诺的说道,“容先生,我们谁劝这位小姐也不好使,给您打了好几遍电话也无人接听,樊小姐给您发短信也没回”

  “短信”他什么时候收到过樊若水的短信真是胡闹,不过尽管他心里这么想,嘴上还是没有说出来。

  自从上次的宴席过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更是没有打过一通电话,要不是她今天打电话过来,他自己都快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

  “把你们主任叫过来。”容谦对那两个小护士吩咐道。

  对于这几个小护士,容谦实在不想和她们废话,反正迟早都要解决的问题,只要樊若水的病一直不好,他的心里就始终觉得有什么事情。

  不一会儿,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在看到容谦时,他弯腰微微鞠了一躬,眼神尽显畏惧之色,轻轻呢喃一句,“容总,您来了。”

  容谦在他们医院也有一部分股东,他可得罪不起,尽管容谦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对樊若水有多好,但也不是很差,总是一阵一阵的,这让他们也摸不准容谦的心思。

  在容谦的吩咐下,樊若水又做了个全身检查,在他们等待检查结果的同时,顾眠也已经坐上了袁木的车,正在去往学校的方向。

  听着车内悠扬的音乐,顾眠总觉得和哪里不一样,但一时又说不出来,过了半晌才开口道,“袁木,这个座椅是不是比以前软了你换了”

  袁木眼神明显呆滞了一下,双手十分利落的打了个方向盘,“顾眠,你没发现我换车了么”

  他没想到顾眠上车后竟然会这样心不在焉,今天出来原本是一件喜事,他已经期盼已久,本想着顾眠会和他是一个心情,偷瞄了眼顾眠,继续问道,“你想什么呢是有事情么”

  “没有,我就是在想那些孩子们,好久不见了,我们去给他们买点东西吧”顾眠顺手捋了捋散落在脸庞的秀发,柔声细语道。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容谦离开已经有一个小时了,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心里很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就连自己的情绪什么时候飘走的也不知道。

  停车后,两人下车买了点吃的,这才回到学校。

  “老师,我好想你,你终于来看我们了。”

  “老师,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不走了。”

  看着那一张张稚嫩童真的小脸,顾眠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这一刻,她的心是极其复杂的。

  过去的时间永远都不会回来,顾眠十分感叹他们现在单纯的心灵,他们还都只是孩子,或许只有在像他们这般的年纪才能拥有最纯真的快乐吧

  是啊许多年过去了,她也不记得自己真正开怀大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了,在她心中,留给她最深刻印象的似乎还是那些无奈又悲痛的时刻。

  这些孩子脸上的笑容让她羡慕,那美好的笑容仿佛是天边那最灿烂的一抹阳光,照亮她心中的阴霾和种种不快。

  和一群孩子相互寒暄过后,一个小女孩朝顾眠走过来,“老师,袁木老师都跟您说了好几次了,我们都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老师,你是不是有了自己的宝宝就不要我们了”

  这句话说得顾眠心里很难受,她反应过来后才觉得这其中的不对劲儿,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温柔说道,“不会的,老师不会不要你们的,你们永远都是老师的最爱。”

  转眼间,一上午就在和孩子们愉快的相处中度过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顾眠边吃边问道,“你给我发短信了”

  “嗯,怎么你没收到么”袁木的语气有些诧异,说话间渐渐放下了原本还拿在手中的筷子。

  顾眠挑了挑秀眉,直接开口道,“什么短信我怎么不知道”

  她的手机这几日一直在她身边,可没见到过有什么短信啊况且,按照袁木的话来说,他给自己不止发了一条,短信都去哪里了

  袁木刚开始也十分诧异,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手机出问题了,再确认手机没问题后,他突然恍然大悟,收起刚刚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悠悠出口,“可能是它自己跑掉了。”

  这番话说的十分戏谑,乍一听像是在开玩笑,可实际上他是在暗指这其中的猫腻,虽然并没有一语点破,但他的这番话已经足够让人想入非非,顾眠不多想都很难。

  一想到近日发生的种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她这几日都和容谦在一起,难道真的是他

  想了半天,也就只有这种可能,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袁木,她实在不愿去想这其中的缘由。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