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思念-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八十九章 思念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八十九章思念

  “谢谢。”白悦注意到百合花束中放有一张卡片,不过她并没有看,调整了下花的位置,抬头,边看边想:如果世事皆能如她所料那该多好。

  三年了,自从上次感情失意后,她就再也没有新的开始,这三年间一直专心忙于事业,围在她周围转的人也不少,可大多数的追求者都只是目的性太强,要么一见钟情,要么三心二意,她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

  犹记得当年那个模糊的身影,只是童年的一个回忆却让她记得这么多年。

  在知道顾洛是想请她出席宴会时,她犹豫了一下,“这样不好吧毕竟这件事是你们家里的事,我本来就是个外人。”

  听说是为顾眠举行认亲宴时,她下意识的知道沐风衣肯定会去,不管怎样,她也是顾眠名义上的姐姐,这个称谓是抹不去的。

  顾洛早就猜到她会拒绝,不过他也不怕,“这有什么,这种事既然出来办就是已经决定公开了,新闻媒体肯定少不了,再说了,你是我请来的贵宾,别人不敢说什么。”

  “我还要搭理餐厅,恐怕没那么多时间。”虽然顾洛说的是事实,但也不代表她就一定要去,况且沐风衣那个女人太麻烦,这次她如果去了,沐风衣回过头来指不定会什么时候来找她麻烦呢

  “好了,回头我找个人帮你看着,绝对没问题,你整天呆在这里太无趣,也应该找个时间放松一下。”他鲜少这样主动,往常都是别的女孩一直像群蜜蜂一样在他周围嗡嗡,白悦却和其他人一点都不一样。

  只有在她面前,他才可以笑的像个孩子一样,也让他第一次有了对爱情的执着和期盼。

  两年里,他一直在逃避相亲,结婚,总以为他还有足够的时间玩,可这段时间他突然发现缘分真的很奇妙,这次他不想再错过。

  “我等你,我知道一定回来的,我来接你。”顾洛说过无数的甜言蜜语,可这句告别却是他说过最动情的一句。

  公园里。

  顾眠吃过药后已经好多了,这会儿她正和秦蜜蜜,苏修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厚厚的树叶堆里了一地,明亮的高跟鞋踩上去都不觉得硬,坐下来看着公园中来来往往的人群,她突然不想动。

  “妈妈,爸爸,我们去坐秋千。”一个七岁大的小男孩牵着爸爸妈妈的手向前走。

  他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定是幸福快乐的一家人,顾眠看着这样温暖的花园,脸上也不自觉浮现一抹笑容。

  直到前方的一家人早已没了人影,顾眠的视线还依旧停留在前方,目光有些涣散,这让她想起了她的元宝,仅仅是几天不见,她就无比思念,都说骨肉至亲,她第一次体会了这种感觉,心里涌起莫名的心酸。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起了她现在的生活,生活富裕,衣食无忧,别人眼中的千金大小姐,c市所有人都羡慕的对象,可就是这样的她,别人眼中都好的她却连一个自己想要的生活都过不了。

  虽然她的菱角磨平了不少,但身上的刺并未完全除去,而容谦也是一样,他们都太冲动了。

  的确,在这样喧闹繁华的大都市里,所有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变化,他们唯一不变的就是当初怀揣梦想的一颗心。

  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她自己也变了,看了眼周围的人,秦蜜蜜还是老样子,苏修也没有变化,而她似乎早已脱离了他们的中心,她早已不再是那个整天无忧无虑的小丫头了。

  家里的每一幢别墅都会让她觉得特别压抑,别墅中的空气仿佛让她来不及呼吸。

  一个小石子突然被踢到顾眠脚边,一个和蔼的女士走过来:“对不起我家宝宝太调皮了”

  女子说完,赶紧拉着小孩子走过来。

  顾眠这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亲切摸了摸小孩子的头发,“没什么,都是小孩子,真可爱。”

  “是啊还是双眼皮呢顾眠,和你们家元宝的眼睛真像。”秦蜜蜜双眸放光,话语间难以掩饰她对小孩子的喜欢。

  顾眠的美眸一暗:,“是挺像的。”

  “来,宝宝,跟阿姨说再见。”

  “阿姨再见。”

  顾眠亲切的招招手,小孩子的目光永远是天真清澈的,不知道她的儿子说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她好想听他亲口叫自己一声妈妈。

  短暂的邂逅让她心生伤感,看着容谦和袁木的未接来电,心中再三犹豫还是没有拨通。

  虽然她自己深知和袁木就只是朋友的关系,可袁木似乎总会成为她和容谦争吵的导火索,她不愿意吵架,更不愿意冷战,可只要有袁木的存在,他们之间就会有矛盾。

  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这两个人可以和平共处,或许也就只有那样,她的生活才会安稳吧

  这样一想不知道也过了多久,顾眠觉得她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袁木整天都在给她发微信,她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

  手机中一条条问候性的语言还在不断的发过来,每一个微信提示音似乎都在无时无刻告诉她,袁木是无辜的。

  这种感觉让她更加自责愧疚,当提示音再一次响起时,她也下定决心要调节好容谦和袁木的矛盾,同时也和袁木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转头对苏修和秦蜜蜜说道,“今天的事麻烦你们了,过几天我家举行认亲宴,你们一起过来吧”说完站起身。

  秦蜜蜜和苏修也跟着她站起来,三人向停车场走去。

  秦蜜蜜一向对这种场合和聚会非常感兴趣,这几年跟在顾眠身边,她没少参加,久而久之,这也成了她比较喜欢的话题。

  热切的拉着顾眠的手问道,“眠眠,虽然这么叫你很不顺口,但以后也只能这么叫你了。”

  看见顾眠点头微笑,秦蜜蜜又补充道,“再怎么说你也是堂堂顾家大小姐,又是市长的养女,最主要的是还是容氏集团的总裁夫人,这次的宴会肯定非常正式,眠眠,明天陪我去挑礼服吧”

  “都多少礼服了,还买。”顾眠调侃道。

  苏修也附和道,“就是,你好像是去一次酒会就买一套吧照你这个买法,你家衣柜够你放的么”

  “哈哈”

  三人一阵大笑,直到上车后,笑声才渐渐平息。

  这一路上,顾眠总能感觉后面还有辆车一直跟着他们,但每次她一回头又觉得这是种错觉。

  不料,在她下车回到顾家后,从别墅附近走出来一个人影,手持电话,“喂人盯好了,已经回顾家别墅了。”

  顾眠,我们等着瞧,这次我一定不会再放过你,只要你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和我作对了。

  沐家别墅。

  从沐风衣知道过几日要参加顾家举办的认亲宴时,就开始挑选礼服,可服装店里就没有一件是她相中的,不是太花了就是太土,要么就不是不够华丽。

  看了眼床头柜上的时装杂志,这才翻了不几页就没耐心看了,“这都什么呀,都过时了还上杂志,真是俗气。”

  叶茜刚好过来给沐风衣送水果,看到沐风衣抱怨便开口问道,“怎么了,我的宝贝闺女,谁又惹你了”

  “妈,你看看这些衣服怎么这么土啊估计也就只有顾眠那个死丫头会相中,我怎么能穿这样的礼服”

  顾家的这次认亲宴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利用这段时间,她专门在网上学习了怎样显示自己的魅力,为此还专门去书店搜罗了一大堆书,就是盼着用在顾洛身上。

  叶茜看也没看那些杂志,直接拉着沐风衣的手说道,“闺女啊,妈妈早就把礼服给你定制好了,我的闺女怎么能穿这些呢前几天我刚刚从法国派人从顶尖的法国宫廷城堡服装学院定制了两套礼服,一会儿让小兰拿上来你试试。”

  法国的礼服是沐风衣的最爱,因为这是一种品质的象征,要穿就要穿最好的,她一定要让顾洛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一定要牢牢抓住他的眼球。

  “妈,你让小兰给我拿上来,我现在就要试。”

  叶茜走后,沐风衣紧紧盯着梳妆台中的自己,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她喜欢这样的自己,但只可惜有些人不懂得欣赏。

  不过没关系,她相信顾洛会注意到他的,至少他会觉得她有所变化。

  试过礼服后,沐风衣和叶茜就一起下楼吃饭。

  餐桌上,沐凯德边吃边说道,“过两天去参加宴会的时候你们别再给我捅出什么乱子,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还能惹出什么乱子,不就是吃顿饭么”叶茜一听沐凯德这么说就不乐意。

  “我没说你,我是说她。”

  沐风衣咽下口中正在咀嚼的牛排,小酌了一口红酒道,“爸,我能给你惹什么事啊”

  沐凯德冷哼一声,“你自己干的好事你不清楚每次都能给我惹出一堆乱子来,我的老脸都被你丢光了。”

  一天都要被他这个女儿愁死了,那么大个人了,整天不好好工作还竟给他惹事,年纪也不小了,到现在还没嫁出去,要他说这都是她自己作的,要不是看在他是市长的面子上,估计都要被别人笑话死了。

  又瞥了一眼沐风衣,见她不再说话,沐凯德也就不再说话,这个沐风衣啊要是能有浅夏一半懂事就好了。

  想到这里,沐凯德突然没了食欲,从浅夏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后,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变淡了,突然很怀念他们父女俩一起钓鱼的那段时光,怕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能陪他钓鱼了。

  其实他觉得挺对不起顾眠的,这么多年在他家也没少受苦,可顾眠对他却还是和以前一样,他真的挺感动的。

  虽然也有不少遗憾,不过这样也好,浅夏待在顾家至少要比待在这里好,至少他能放心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