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认亲宴-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九十二章 认亲宴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九十二章认亲宴

  “顾眠。”在看到来人是袁木时,才露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也就逐渐忘记了自己刚刚要做的事情。

  袁木刚来到这里,放眼一望,就捕捉到了她的身影。

  她永远是最美丽,最优秀的,今日更是如此。

  轻薄如蝉翼的黑纱晚礼服穿在她身上,宛若那黑暗中的精灵在翩翩起舞,身上的刺绣针法更是凸显出它的高贵和华丽,这样的她对于袁木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她一直是优秀的,只不过,今天她更优秀。

  “我刚刚找你好久了,原来你在这里。”当袁木走近后开始细细打量起顾眠来,但看她的眼神却难掩一股失落的神色,那样乌黑光亮的头发上竟无一个装饰物,在他眼中,却是格外刺眼。

  顾眠见袁木的神色有些奇怪,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还以为是自己怎么了,诧异的开口,“怎么了我有什么问题吗”

  袁木抿了抿嘴唇,不带任何表情的说道,“没有,我就是觉得你今天好美。”

  说完这句话后,袁木继续怔怔地看着她,像是能把她看进心里一样,这样的顾眠让他有些看不透,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样对自己。

  难道是自己对她不够好么还是,这中间一定发生了别的事情,想来定是和容谦有关,只要顾眠在乎自己就好,管其他人呢

  整个开场的过程中,袁木的情绪一直很低落,直到发现顾眠和往常一样开心自在时,他的情绪才被她调动了几分。

  “我很高兴你今天能来,对了,你的生日是不是要到了,我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不如你说一个特别想要的东西吧,我送给你。”

  现在是10月份,袁某和他说过,他是,腊月的前一个月出生的,也就是说下个月就要到她生日了,在他心中,早已把员工当成他的好朋友看待,前的多少天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这份心意。

  “不用了,只要是你送的什么都好。”袁木说这番话的神情十分认真,正如他心中对顾眠的感情也十分认真,或许,从他爱上她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他会包容她的一切,会原谅她所犯下的一切错误,同样也会没有理由的选择相信她。

  可纵使他对她再宽容再大度,他也低估了自己对她强烈的占有欲,爱情在袁木心中一点点生根发芽,逐渐成长。

  如果最开始顾眠没有给他做任何回应,那么,他是心甘情愿被遗忘掉的,可是,在顾眠每一次对他的嘘寒问暖,每一次对他关心,每一次和他聊天开怀大笑时,他心里的界限早已被打破。

  有多少次,他告诉自己,顾眠已经是有夫之妇,有多少次他告诉自己,她已经有了孩子,可他还是低估了自己对顾眠的爱,这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局限范围。

  她就像是一个磁力非常大的磁场,深深的吸引着他,无论身在何方,他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她,不断思念她。

  两人一直开心地聊了许久,未曾注意到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男人一直在默默观察他们,而男人的脸色巨难看之极,更是面无表情,冰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通常情况下,凡是容谦出场的地方,都不用开空调,他一出现就会全身自动带空调,原本热闹的气氛瞬间都会变得冷场。

  而这次他像是倒了一车冰块一样,周围两米之内都不敢有人靠近。

  顾洛的回头,突然看到独自一人喝酒的容谦,他走近嘲笑说道,“怎么着,我们的容大少爷独自一人喝闷酒,看来是心情不爽了,要不哥们我陪你喝两杯。”说着径直勾上容谦的肩膀。

  顾洛刚说完这句话,容谦又是一饮而尽,或许,不管他怎么做,顾眠心里还是有袁木的吧

  这段时间,容谦想了许多事,公司的事情也放手没有管理,再加上容敬伟想要把袁木带回公司,他整日都是闷闷不乐。

  本想着这次宴会过后,两人能够重归于好,可没想到,衣服都已经送到她手了,并且她也穿上了,可为什么她对自己还是爱搭不惜理,一想到这里,他就气急,突然转头,冰冷的说道,“你今天给她礼服时,她说什么了没有”

  顾洛被他吓了一跳,这个大少爷发起火来,他可不敢惹,乖乖说道,“倒是没说什么,不过,应该挺喜欢的吧,要不然也不能这么高兴就穿上了,对了,她不是跟你发短信了吗”

  “什么短信”容谦诧异的问道。

  “就是她换晚礼服时,我看到她拿手机在给人发短信,不信你打开手机看看,肯定有短信。”说完后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拍了拍胸脯,似乎是在向他宣战,他手机里肯定有短信。

  听到顾洛这么说,容谦半信半疑,难道说她不好意思主动过来找他,是在暗中向他示好

  刚打开手机,果然看到有一条未读短信,心中暗自惊喜,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一分。

  可就在他打开短信的时候,表情瞬间石化了,顾洛脑袋也凑过来看,在看到10086那几个数字时,不禁哈哈笑出了声,这里瞬间成为了这一区域的焦点,好在音乐声比较大,并没有多少人注意他们,顾洛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

  眼看着容谦的眼眸逐渐变得阴鸷,开始冷到眼底,他也不敢待在他身旁,端了个果盘几步就走得老远。

  过了这才刚刚走出几步,刚摆脱一个麻烦的人,可眼前这个人似乎比容谦更麻烦,想着装作没看见,可沐风衣已经朝他的方向走过来。

  本想着装一回高冷不理会这个女人,可过了半晌,发现身后没动静,转过身才发现她不是奔着自己去的,而是和自己前面的人开始有说有笑。

  心生诧异,难道说自己的魅力变弱了,还是说他移情别恋了,不对啊,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沐风衣抽什么风,脑子坏掉了

  想过种种原因后,他开始打量起沐风衣,和以前不太一样,她今天穿的简洁大方,可以看得出来,刺绣针织的手法都是上上乘,黑玛瑙项链衬得她脖颈白皙明亮,一双纤纤玉手端着酒杯的姿势也优雅无比,这样一副姿态活生生的就是一幅典型的上流名媛的模样。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其实沐风衣的这个样子也挺好的,就是之前太疯了些,如果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保持下去也不错,最起码他可以安定一阵子了。

  感受到顾洛那一抹炽热的目光,沐风衣的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果然,书上说的的确是有效,越是得不到的,他们才会想要得到,越是对你爱搭不惜理的女人就越容易勾起男人心中的,这叫做犯贱吗看来这天下不止会有女人犯贱,男人也会犯贱。

  别人不知道,但沐风衣生心里清楚的很,这次宴会,从开场到现在,她已经憋了许久,若事放在平时,她早就直接硬生生扑到顾洛面前了,要不是想着成败就在于此,她才不会如此压抑自己呢

  音响声戛然而止,转换的是一段悠扬的钢琴曲,伴随着节奏明快的曲调,顾康德和宋书玉动作优雅地走上台。

  “感谢今日到来的各位亲朋好友,大家辛苦了。”顾康德深深地鞠了一躬。

  接下来就是一大段开门见山的开场言,“今日对我们顾家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也是一件喜事,我和夫人很庆幸能在有生之年还能找到我们当初遗失的女儿,或许这冥冥之中就是一种缘分。”

  顾康德直了直腰,喘息一口气后,又继续说道,“在这里,我要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感谢我市的市长和市长夫人,感谢他们能够把小女养大,让我的女儿能够和同龄的孩子一样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一个完成的学业。”说完深深鞠了一躬。

  顾康德和宋书玉的一翻感言过后,顾眠被顾洛拉到了台上,面对在场的各位来宾,光明大方地朝他们挥挥手,点头微笑,所有的动作和表情都做的十分到位。

  从他们上台一起,下面便一片唏嘘,所有的声音全都是对顾眠的称赞和感叹。

  顾康德看了眼自己的女儿,也十分满意,“想必这两位也就不用我多做介绍了,这位便是我的儿子顾洛,这位便是家中小女顾眠。”

  介绍过后,顾眠接过顾康德手中的话筒,开口道,“今天我很高兴能站在这里,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我很感谢我的养父从小到大一直教育我怎样做人,怎样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如果没有他们,或许就没有今天的我,或许我也就不会再遇到我的亲生父母。”

  说话的同时,顾眠一直看着已经年迈的沐凯德,过了这么多年,她是真的亲眼从他黑发看到白发的,不觉间眼眶有些湿润,匆匆结束了话语。

  不知从何时起,她最怕在众人面前哭,更怕在容谦面前哭,好在开场言过后,她立刻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否则刚刚真的会当场哭出来。

  就在众人纷纷赞叹顾眠的孝顺时,有一个声音却显得格格不入,“哼猫哭耗子假慈悲,装模作样。”

  沐风衣原本就一直看顾眠不顺眼,看她现在洋洋得意的样子,她更加看不惯,要不是今日看在这么多人在场,她一定要上去狠狠的抽顾眠两个耳光。

  到底是个认亲宴,所以,顾康德并没有准备太多,至于公司股份以及套餐财产分配的一些问题,他暂时还没有考虑好,等到时机成熟时,他自然会公诸于世。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