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陌生又熟悉-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九十三章 陌生又熟悉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九十三章陌生又熟悉

  从这场宴会开始到现在,容谦的状态一直和往常不太一样,通常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焦点,在人群中更是完全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可今天,他像是有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一般,一直默默的站在角落里也不发。

  与此同时,顾眠从台上下来后便一直在寻找着什么身影,奇怪,顾眠去哪儿了,她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

  一般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大场合必定是少不了他的身影,今天她怎么找都没找到他的身影,心里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伤心失望。

  拿着一杯香槟走着走着就看到前方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背影,十分熟悉万年冰库一样的感觉又重新回到她心里,不看正脸她就知道前方的人一定是容谦,不知不觉,她对他的身高,对他的穿衣品位,对他修长的身躯早已了然于心。

  这样怔了差不多有十秒钟的时间,她突然被一个人拉到旁边,身子不由得一颤,还以为是谁,在看到来人是宋书玉时,这才放松下来差异说道,“妈,你在干嘛吓死我了。”

  宋书玉本来也不想过来的,可这两天拉就看出女儿的心思不对劲,平日里难得请她回来一趟,可前两天却主动回来了。

  在问及容谦时,顾眠也是闭口不谈,那时,宋书玉就猜到顾眠和容谦两人之间肯定又出现了问题,要她说,这俩孩子也真是的,整天打打闹闹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牢牢把顾眠的手放在自己手中,来回摩挲着,“闺女,你要老实回答我,你和容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宋书玉的表情有些不耐烦,没想到宋书玉会这么一问,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宋书玉现在看到她闺女心不在焉,她这个做母亲的当然要上来帮帮忙了,如果是旁人,她也就不管了,可她还真就看好容谦这个孩子了,有责任心,有担当,特别是听顾眠讲完容谦小时候的经历后,她突然对那个孩子释怀了许多。

  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叫做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如果不是听顾眠亲口说出来,她还真的有些不敢相信,现在他们连孩子都有了,两人还整天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一想到这里,宋书玉也替顾眠发愁。

  她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太倔强了,她这个性格和容敬伟当年一模一样,他们父女俩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反倒是顾洛和她自己很像。

  尽管顾眠什么也没说,但宋书玉还是从他的眼神中就能得知他们俩之前就有矛盾,她的女儿她是最了解的,“好了,你也不用骗你妈了,你们俩到底发生什么事儿赶紧告诉我。”

  顾眠笑着对宋书玉说道,“妈,我们能有什么事儿啊我们又没有吵架,你就别担心了。”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她和容谦两个人之间的事,她不希望过多人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来,更何况,她也不想让她的父母担心。

  灿烂的灯光照射在宴会上所有人群身上,无疑,这是一场奢华又热闹的宴会,也是一群人波涛暗涌的宴会。

  华丽的夜晚激荡着每一个人沸腾的内心,五彩斑斓的高脚杯诉说他们五颜六色的青春,碰撞了前所未有的画画的激情,一段钢琴曲过后,奏响一支华尔兹。

  今天的第一场舞当然应该由我们的主角顾眠来跳,但让她尴尬的是,还没来得及思考就突然让她跳上这一段,她确实很为难。

  当众人期盼的眼神再次聚焦到她身上时,她有些不好意思,不知所措,神色中有些慌张,混乱。

  真是丢死人了,顾眠从来没有感觉到像现在这样丢人过,跳舞的对象当然是容谦,可现在要她如何开口,难道要她去求他吗

  袁木就在她身旁,大家都在看着,总不能让她就这样牵着别的男人的手去跳一支舞吧,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可是搞不好这些记者又会乱写。

  就在她内心纠结时,有三只手突然伸到她面前,一个白色的衣袖和一个黑色的衣袖,顾眠很容易就分辨出来,白色衣袖的是袁木,黑色衣袖的是容谦,还有一个,是谁

  她轻轻抬头望向来人,正是顾洛。

  这下顾眠彻底傻掉了,刚才还说没有人邀请她跳舞,这下倒好,一下子来了三个,她是选还是不选她是跳还是不跳

  这种问题和答案都会让她为难,原本在袁木和容谦两个人之间选一个就够了,顾洛跑到这里来瞎凑什么热闹。

  想到这里,她突然灵机一动,调皮地对顾洛眨了一下眼睛,顾洛立刻会意道,未征得顾眠的同意,便直接牵起她的手,拉到他面前,落落大方对众人说道,“我觉得这第一支舞吧,还是应该由哥哥和妹妹跳最为合适。”

  顾眠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恨不得把头摇下来,刚想拉着顾洛转身离开,可没想到他又接着说道,“刚刚话说到一半儿哈,这第一支舞呢,我就不跳了,由我妹夫替我这个做哥哥的跳更为合适一些。”说完还贱贱的朝容谦抛了个媚眼。

  容谦别过头,不去看他,这个顾洛得了便宜还卖乖,在众人面前竟然直接称呼起他为妹夫,这小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看到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的份上,就暂时先原谅他。

  手都已经放在自己面前了,顾眠不得不去牵那只让她又爱又恨的手,周围人都鼓起掌,气氛突然变得不尴尬了,反而更加热闹了些。

  刚刚的尴尬转移到了袁木身上,从他在这个宴会上出现时,穿着一套惹人注目的白色西装,众人皆是对他指指点点,不知道他是谁家的公子或者是少爷。

  而容敬伟对于这件事又没有做特别的解释,可就在刚刚关键的时候,袁木自己突然跳出来,又吸引了一群人的注意,不过换来的却是大家对她的嘲笑。

  不过,这对他来说没什么要紧的,日后他会让这些人看到他的价值,他会让这些嘲笑过他的人都付出相应的代价,他们不过都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舞曲,对面是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他们此刻的心跳都强劲而有力又相识的感觉,再加上肢体的接触,这让他们身体内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听的曲调扣人心弦。

  顾眠刚开始还有些紧张,可当她把自己的手掌完全交付给容谦时,她突然又找回了那种他们两个一起跳舞时的熟悉感。

  的确,她不太熟悉舞蹈,第一首华尔兹也是容谦教她跳的,经过几次的磨合,他们早已是对方最熟悉最默契的舞伴。

  灵魂的搭配更像是互补,这样的时刻仿佛已成为一种肌肉记忆,只要是做起像这样搭肩的动作,他们便会身不由己,不由自主的跟着音乐舞动起来。

  一首,两首,三首,不知不觉到他们一起跳完第三支舞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放下手,面对面站着,谁也不语。

  半晌后,还是顾眠先开口,“孩子这两天怎么样”

  她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乎也只有孩子是维系他们两个人之间关系的纽带吧

  容谦先是低笑了一声,然后悠悠出口,“挺好的,你呢离开我身边,你是不是过得特别开心”

  从刚才跳舞的时候,他就一直观察顾眠的表情,他发现跳舞的全过程,顾眠甚至是面无表情,这与刚刚她和袁木聊天时的状况完全不同,他能感受到她的紧张,能感受到她的害怕,他甚至能感受到她对自己都感觉有些陌生,真的是这样的么

  本来他是想好好跟他谈谈的,可为什么每次他们两人一说话总是要以这样的方式开场,又要以吵架的方式结束呢,他不想再重复以前的过往,也不想再重蹈之前的覆辙,轻轻深呼吸一口气,“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你是不是对我有误会,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谈一谈,ok啊我没问题,但是你要谈什么”

  容谦觉得他们之间是该好好谈一谈了,可他到底也不知道顾眠想与他谈什么,所以他在等顾眠开口。

  顾眠有些无奈,“容谦,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就不能像正常一样说吗”

  容谦点了点头,语气果然缓和了几分,“好,你这两天去哪儿了都干什么了”

  顾眠对答如流,“我这几天在家什么都没做。”

  “好,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顾眠,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你这样做是在折磨你自己还是在报复我”这是他这几天想了许久终于问出口的一个问题,虽然知道这些说出来可能会有些伤人心,但他今天还是没有忍住。

  问完后,直接一饮而尽杯中的红酒,没有人看得清他埋在酒杯中的表情,很快,抬起头后,又恢复了一张冷若冰山的脸。

  顾眠也不甘示弱,端起一杯新的香槟也一饮而尽,“我不知道你最近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是有你的,但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很失望,我甚至是觉得我在你心中或许就是一个卑微的存在,无所轻重。”

  “卑微的存在顾眠,你好好看着我,你觉得你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卑微的存在呵呵”他猛的握住顾眠的双肩,虽然瘦弱单薄的肩膀被他厚重的手握在手心里,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怜香惜玉,手上的力度反而加重了几分。

  顾眠吃痛,挣脱几下反抗不了后便放弃了挣扎,这样的戏码她再熟悉不过,与其做着垂死挣扎,不如保存一些体力。

  勇敢的抬头对视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双眸,目光坚定地说着,“你除了这样用蛮力还会什么我在你眼里不过是一只瘦小的蚂蚁,随时可以被你碾死在脚下不是吗我不会反抗,也不能反抗,因为反抗的后果和现在没什么两样。”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