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获救-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九十五章 获救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九十五章获救

  “你说什么阿强在回来的时候被人劫了”袁木不可置信的问道。

  “袁哥,这对不起,强子也知道今天对你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没想到中途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已经去派人调查了。”

  袁木紧蹙眉头,匆匆挂断电话后便去往医院。

  强子做事一向让他放心,况且他,也不是个粗心大意的人,中途能遇到劫匪并且被人打晕,这件事一定另有猫腻。

  可既然东西没有送到的话,顾眠为何骗他说已经收到了,难道说她是故意让自己开心,再想到她头上没有戴一个发饰,心中也已经了然,原来如此。

  这一天注定是躁动不安的,容谦给顾眠打了几遍电话都是关机状态,容谦心里开始隐隐觉得不安,匆忙的步伐早已乱了节拍,还没到洗手间门前就闻到了一阵浓浓的烟味。

  本能的直觉让他从不远处走到洗手间门口,推了两下后发现推不开,心里开始着急。

  而此时还被困在火灾中的顾眠已经有些微晕,意识渐渐模糊,可她仍然听得真切,旁边的确有人在敲门。

  轻轻用手指扣门回应了两声,嗓子却已经干得说不出话来,人快累到虚脱,瘫软在地上。

  看着火势越来越旺,屋里全都是浓烟,她早已经分不清楚这屋内的一切,仿佛自己已经身在云雾之中。

  “顾眠,你在里面吗里面有人吗”容谦不管使了多大的劲儿,可门就是推不开,刚刚打顾眠电话关机,他心里就更加着急。

  来不及多想,再这样下去是会出人命的,直接把酒桌上的水果刀用力把门别开,打开后就用力推大门,顾眠也毫无防备地向后倒去,身体早已没了支点,再加上容谦推门的力气过猛,导致顾眠直接倒在地上。

  刚一进门,扑面而来的就是十分浓烈烟味,用手捂住了口鼻,也就看到倒在地上的顾眠,在白色的浓烟当中,黑色的裙摆显得尤为突出,所以在一眼便认出了那抹身影。

  来不及多想,容谦直接抱起她向洗手间外走去,还好他赶来的及时,把顾眠安放上车后,就开往医院。

  回头望向顾眠时,见她脸色苍白,浑身瘫软无力的躺在后座上,容谦心中充满了心疼和愧疚。

  早知道他应该陪她一起去的,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的事,心中暗自自责的同时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

  一路上,容谦将车子开得飞快,全神贯注,身子也紧紧绷着,好在今天给他开了绿灯,不多时便把顾眠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这一日,他忙得不可开交,刚把顾眠送到医院,这边又拨起另外一个电话号码,“我要你们酒店的所有监控录像,我希望明天早上能在我办公室看到。”

  事实证明,他还是他,还是那个容谦,还是会为了顾眠而不惜一切代价,直到看着顾眠被推进抢救室的那一刻,他的心还揪的紧紧的。

  他不敢想象如果晚一点来会是怎样的后果,差一点他就失去她了,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情绪就难以自控,拳头重重砸在墙壁上,胳膊上的青筋早已凸起,而脸上的表情略显狰狞。

  周围路过的人无一敢去正眼看他,只是乖乖的躲开,这样的容谦是让所有人都害怕的,而他也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捍卫着属于他的爱情,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去伤害他的女人,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昭告所有人,和他作对的下场是什么。

  顾洛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刚从酒吧直接赶过来,本来想和白悦好好喝一杯,可还没等到人来就听说发生了这样的事,直接开车过来,到了以后便看到容谦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

  “怎么回事顾眠人呢”

  “还在里面抢救。”容谦说话的语气有些绝望和无奈,眼神更是没有一丝波澜,犹如一潭沉静的死水,像是早已放弃了生机。

  可他却一直在故作镇定,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不去想特别糟糕的结果。

  “到底怎么回事”顾洛实在想不明白,他才刚刚走了多长时间就发生这样的事。

  要他说,他这个妹妹怪可怜的,从小到现在就多苦多难,本以为找到亲生父母后可以过些安稳的日子,可现在却是一桩事接着一桩事接连发生在她身上。

  “我找到她的时候是在酒店的洗手间,门被锁上了,等我进去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我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顾洛紧张的站在抢救室外,看着密不透风的玻璃窗,心里无比急躁不安。

  而得知了消息的顾康德和宋书玉匆匆忙忙赶来,看到容谦和顾眠就跑过来问,“顾眠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里面抢救。”顾洛有气无力的答道。

  到底是爱女心切,宋书玉一听就不乐意了,连忙把矛头指向容谦,“容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顾眠不是跟你在一起吗你是干嘛用的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说着就要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顾眠见状连忙劝阻道,“妈,不是这样的,你别错怪人家了,是容谦送顾眠来的,当时他和我妹妹不在一起。”

  顾洛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宋书玉一听就更加来气了,“我的闺女,你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容谦,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跟我和她爸爸保证的吗你不是说过以后不会再让顾眠受到一点伤害了吗你看看你”

  看着自家丈母娘已经泪水涟涟,容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抢救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三人急忙把医生围住,容谦最先开口,“医生,里面的病人怎么样了”

  医生缓缓摘下口罩,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语重心长的说道,“没什么大事儿,只不过,肺部吸入了大量浓烟才会导致昏迷不醒,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幸亏这次送来的及时,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听他这么说,三人皆是送了一口气。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去看她”宋书玉的心有些急切。

  容谦并没有因为宋书玉刚刚对他的举动而去责怪或者是埋怨她,他能够理解宋书玉这么做的原因,这都是因为她太爱顾眠了,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可相认后,又接二连三的发生意想不到的祸端,的确出乎意料。

  “你们现在就可以进去看她了,不出意外的话,她今天就会醒,但因为体力不支的缘故导致她太过劳累,差不多的话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好,谢谢你医生。”

  走进病房,宋书玉刚一看到顾眠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她的眼泪就刷刷的流了下来。

  看她女儿憔悴的样子就能想象到她刚刚忍受了多大的痛苦,真是应了那句话,母子连心,怪不得她刚刚在家中怎么也睡不着觉,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谁知刚躺下没多大一会儿,就接到顾洛的电话。

  顾康德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人,看了眼顾眠后,他便把视线转移到容谦和顾洛身上,“容谦,你刚刚说,你发现顾眠的时候门是锁死的。”顾康德刚刚没来得及问,在看到顾眠安然无恙后,他才想起这条重要的线索。

  “对,我去的时候,门是从外面锁死的,而洗手间里当时除了她以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顾康德和容谦一样,在商场纵横多年,一听便知这件事是怎么回事,无论是从哪一个层面来讲,这件事都不像是巧合,倒像是故意人为的。

  显然,对方知晓宴会的时间,而且把这一层面掌握得恰到好处,他已经试过对顾眠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才会选择在这样一个合适的契机动手。

  “难道是来参加宴会的人”顾洛若有所思的说道。

  根据他的判断,能来这里的人必定都会有请柬,而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又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分明就是事先筹划好的。

  听完顾洛的分析,容谦点了点头,顾洛说的有道理,可他想到的却还有另外一层,“如果真的是酒会里的人做的,那他一定会露出马脚,至少会留下些线索,但也不排除有外人做的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拿着发出的请帖混进来。”

  顾康德点点头算是认同容谦的理由,宋书玉在一旁听了半天,倒也不理会他们这些老爷们之间说的话,轻轻探了一下顾眠的额头,重重叹息了一声。

  这一生,她不求她的女儿大富大贵,只愿她健康平安,快乐就好,这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女最原本的寄托和希望。

  可事情却总是不能如她所愿,但她依然相信苦尽甘来,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说法,她相信她的女儿是有福气之人,她也相信,她的女儿终究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和快乐。

  在顾洛和容谦的一再要求下,宋书玉和顾康德都先回家休息了,顾洛也躺在旁边的病床上,只剩容谦一个人还静静的守候在顾眠的身旁。

  这一夜,容谦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就再也见不到她美丽的容颜,这样的感觉他已经体会过太多次,他不想再体会到下一次。

  心里早已打定主意,无论是以后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也好,他都不想再离开她的身边,尽管有的时候她会让他生气,会使他吃醋,但与这些比起来,他更不想让她消失。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