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草莓吻痕-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零二章 草莓吻痕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零三章甜蜜的夜宵

  “都怪你,要不是陪你来,这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行了吧一会带你去吃好吃的,我请客,保准你吃个够。”

  顾眠知道秦蜜蜜不是故意的,况且,秦蜜蜜也不知道自己脖子上有吻痕的事,就暂时放过她,不与她计较,只是坐在旁边的长椅上专心致志的看杂志。

  倒是苏修显得比其他两个人多尴尬,毛巾在手中握了许久后,还是没有挪动地方。

  秦蜜蜜“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紧接着说道,“再擦一会儿,一个头都擦破皮了。”

  “哦。”苏修这才放下毛巾。

  秦蜜蜜见他呆头呆脑的样子十分可爱,越看越觉得欢喜,“你每天都回来吗”

  “嗯。”

  “我也很喜欢健身,不如以后我们一起来吧”

  苏修神色有些犹豫,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就不再拒绝,“好。”说完对秦蜜蜜有礼貌地笑笑。

  在这里一坐就是一个小时,顾眠也有些累了,可为了好闺蜜的幸福,她也只能暂时忍一忍了。

  秦蜜蜜本邀请苏修和顾眠一起去吃饭,可没想到苏修突然接到一个紧急电话,说还有事情要处理就离开了,秦蜜蜜只好作罢,这才向顾眠的方向走去。

  “怎么就你自己啊苏修呢”顾眠有些茫然地抬头望了望秦蜜蜜,在她周围没有找到苏修后才开口说道。

  “他有事先走了,走吧,我们去吃吧”

  没能和苏修一起吃上饭,秦蜜蜜有些沮丧,整个吃饭的过程也是失落,而顾眠的思绪却一直飞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久久拔不出来,这样的一顿饭,两人吃得不声不响,无声无色,很快就结束了。

  等顾眠回到容家别墅的时候,佣人们正在打扫除,而且已经做好了晚饭,她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就是没有发现容谦的身影。

  顾眠一等就是从五点等到了八点,往常这个时候容谦已经回来了,就算是有特殊的应酬,他也会事先告知她,可是今天却好像人间蒸发了。

  顾眠看电视的过程中也是心不在焉,不断的盯着手机和微信看看有没有短信或者是微信,可是半天,一连看了好多次,就是连个影都没有,倒是袁木的短信一条就是一条的发,看得她有些不耐烦。

  顾眠实在有些无奈,老这样躲着袁木也不是办法,轻轻点开微信,一条接着一条消息接踵而至,让她有些眼花缭乱,不知道该看哪条好,只好等到消息全部都有接收到了以后这才把屏幕滑至道,看着容谦的眼神,有着一丝委屈,和一丝爱慕。

  “进来吧”容谦冰冷的应道。

  小夏进去后就看到容谦柔的揉太阳穴,闭目养神,看向容谦的眼神又多了几分迷恋。

  算了算时间,她在容家也有几年的光阴了,这几年来,她每天都和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朝夕相处,怎能不让她动心。

  可尽管这样,她也时常会在别墅的每个角落里偷偷望着他,望着他的一举一动,每次看到他,当他应酬回来太晚时,她很想亲自去为他做一碗解酒汤,替他揉揉太阳穴,按按肩。

  这几年,她一直做着一个恪尽职守的仆人,没有半点逾越,可是在内心也同样有一份执着在她心底像烈火一般熊熊燃烧,她告诉自己,要勇敢,而另一个声音也在告诉她,她不配。

  再看眼一直闭目养神的男人,在她心中黑暗魔鬼的驱使下,她情不自禁走到容谦身后,双手放在他肩上,在轻轻按捏了几下后,容谦紧张的神情有些恍惚,可随着小夏身后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熟练,早在几个小时前喷的香水儿此刻散发开来。

  刺鼻而浓烈的香水味儿让容谦大脑有几分清醒,樊若水的脸瞬间映在他脑海里,不由的睁开双眼,回头怔怔望向身后的人,“你怎么在这儿身上喷的是什么香水赶紧出去吧”

  小夏的眼神有些惊愕,在看到容谦那一双冰冷深不见底的深眸时,心中还是有几分胆怯,乖乖的离开了,想起容谦刚刚的反应,她便知道容谦很讨厌自己身上的香水味儿。

  想到这里,心中有些扫兴,这个香水是之前樊若水送给她的,她在这个容夏别墅的目的也是为了提前告知樊若水,容谦的去处以及他和顾眠的关系。

  而樊若水给她的酬劳也都是一些名贵的香水,开始,她还觉得很稀罕,毕竟那都是法国和世界知名的大品牌,可想起刚才容谦的这副反应,貌似不怎么喜欢,还是有些失落,默默站在走廊里发呆。

  房间内,顾眠睡了有一会儿,即使是在梦中,也总想着有些事觉得不安心,突然一个激灵,神志清醒过来,睁开双眼,这间房内一片漆黑。

  再看了眼周围,她怎么从沙发到床上了,看了眼床头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多了,应该是容谦回来了,可床上除自己外并无他人,难道说这么晚了还在工作,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饭,想到这里,还是有些担心,起床去看看他。

  刚一推门便见到走廊中,那里好像这个人有,还没等看清脸,就见人影神色匆匆走掉了,也没有多想,只是朝书房走去。

  走到半道,突然想起来点儿什么似的,半路又折回厨房,顾眠端了一碗甜汤,见书房的门没有关紧,她便轻轻推门而入。

  “不是让你别进来了吗你怎么回事儿”容谦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耐烦。

  顾眠也是微微一愣,他这是怎么了难道心情不好,打探他心情的同时便闭口不语,静静观察着还在桌案认真看文件的他。

  书房内的气氛静了许久,只能听到容谦手中紧握的笔沙沙作响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来。

  在看到顾眠的一瞬间,本来还带着些许不耐烦冰冷的眼神瞬间化成一汪春水,语气比刚才柔和了许多,“你怎么过来了都这么晚了,赶紧睡觉吧”

  话音刚落下,只见顾眠落落大方地朝他走来,手上还端着一个碗。

  “我在沙发上坐着坐着就睡着了,你回来一阵子了吧”顾眠看着容谦桌上已经有些见底的咖啡说道。

  “嗯,本来想让你安心睡个觉的,却还是扰到了你。”说话间,容谦放下手中正在写字的笔,拉过顾眠的手放在手心来回摩挲着。

  “哦,我刚刚去厨房做了碗汤,既然你刚刚喝过咖啡,估计也没有肚子再喝了,我先端回去了。”说着就把手从容谦的手掌心中抽出去。

  眼看着顾眠就要把汤端走,容谦突然急了,“谁说的,咖啡有什么好喝的,我尝尝你做的汤。”

  说着一把抢过顾眠手中的碗,喝了一大口,甜甜的汤中带着玫瑰花香,香而不腻,滑而入口,很合他的胃口。

  顾眠已经许久不曾做饭了,现在能够亲口尝到她为自己做的羹汤,挣钱都觉得蛮幸福的,或许这便是家的感觉吧丈夫工作在外回到家中最期盼的便是这一碗充满幸福味道的汤,很快,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手中的碗便已见底。

  顾眠在心底偷笑,看他着急的模样他还挺有趣的,没想到这样的容氏总裁还有像个孩子的时候,“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又没有人跟你抢。”

  轻轻舔了舔唇瓣,似乎还在回味刚刚的清甜,算了,刚刚闻到浓烈的香水味,他皱了下眉头,他还是喜欢这种味道,当然,他最爱的还是顾眠身上那自然的体香。

  喝完汤后,容谦嘴里满满都是清香的味道,他倒是舒服了,但顾眠却总觉得周围有着什么浓烈刺鼻的香味,她一贯不喷香水,所以,对味道这种东西特别敏感,用力吸了几口气,在容谦周围嗅了嗅,脸色十分厌烦的说道,“你这书房什么味儿啊你是不是喷香水了还是”

  “还是什么”容谦微微蹙了下眉头。

  “你刚刚,是不是去酒吧了”

  顾眠说后就立刻脑补到酒吧的画面,一想到那里灯红酒绿,各种身材各异,十分妖娆的女人坐在容谦身旁,她的心情就十分不爽,顺带着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