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梦中惊醒-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零四章 梦中惊醒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零四章梦中惊醒

  容谦皱了皱眉头,对顾眠的问题有所不知,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空气中还残留刚刚的香水味儿时,这才有所反应。

  再看一眼顾眠的表情,她好像有些生气,不觉调侃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你要去哪儿是你的自由,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晚上去应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言外之意就是容谦经常扎在女人堆里,早就习以成性。

  可这句话在容谦听什么听来都有股酸溜溜的醋意,不要告诉他,是他想多了,轻轻揽过顾眠的肩膀,把头埋在顾眠的脖颈之间,深深吸了一口,“还是我的夫人好闻。”

  顾眠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真是个浪荡徒子,可尽管是这样,她还是本能的伸出手把容谦推得离自己有十厘米之远。

  容谦定下一下神,看来这丫头是这样给他划清界限了,不过,就连她吃醋的模样也是那么可爱。

  盯着顾眠气鼓鼓的脸蛋儿看了几分钟,缓缓说道,“还说不是吃醋,难道夫人生气了”

  笑话,她生气了,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可事实并非如此,顾眠越想越生气,总觉得心里有种莫名的委屈,赌气说道,“我不想掺和你的事情,但是请你不要管我的事情,过几天我就回家。”冷冷的说完这一番话,转身就要离开。

  容谦哪里肯让她走,不要说容谦没有让她走,就算是她自己非要离开,容谦也打定主意不会让她离开。

  勾了勾唇角,然后十分悠闲自得地坐在高级座椅上,轻轻倚靠着那柔软的靠背,顾眠心灰意冷地准备离开,还没等走出第一步,整个人都被容谦一手拉了回来,直接坐在他腿上。

  被他这个举动冷不丁吓了一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看向容谦,,总觉得他眼眸中和先前不太一样,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更不知道容谦要做什么。

  无疑,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带有危险性的,他就像是一只潜伏在你身旁的狮子,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睁开血盆大口,当然,他也有温顺的一面,在顾眠眼中,所有动物的本性都是很难改的。

  虽然他们的故事不是农夫与蛇,她不是农夫,容谦也不是蛇,但是他们之间仍然存在危险性。

  这个危险性是未知的,他们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或者是某几天中发生怎样的变故,他们又会因为一些人一些事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被伤的遍体鳞伤离开这里,这是顾眠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可当她坐在容谦怀中的时候又会感觉到这个胸膛是无比温暖,是她梦中的味道,但她又怕有一天这个梦突然醒了,却发现只是一场梦而已。

  梦中的一切不过都是假象,容谦就是那个造梦者,而她,就是那个被控制的人。

  乍一听,好像容谦占了多大便宜,其实并非如此,因为早在很久以前,顾眠在心中就打定主意,如果有一天容谦真的狠狠的伤了她,那么她只会让容谦比她更痛苦。

  可就在她这样进行冥想的时候,那如撒旦一般魅惑的声音又在她耳旁响起,“你怎么知道我去酒吧的,我根本没去酒吧”

  顾眠怎么也没想到容谦会给她这样的回答,还有,他刚刚冥想了半天,就算是是没去又怎样询问的声音还带着疑惑,“那你身上怎么有这么浓重的香水味儿”

  说着用鼻子嗅了嗅,果然,在他肩膀处的味道十分明显,不要告诉她是花香或者是洗衣液,她才没有那么好骗,更何况她又不是傻子。

  见顾眠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容谦感觉到她定是还不相信自己,又开口道,“刚刚下人给我过来送吃的,然后就给我捏了下肩膀,所以才有的香水味儿,香水不是我身上的,不信你可以过来闻闻。”

  顾眠在听完他说的这句话后,眉头皱的更深了,这简直就是流氓的无赖要求,还让她去闻,真当她是小猫小狗吗

  真是可笑,她可不是他的宠物,好歹她也是他的夫人,顾家大小姐,怎么可能做这些事情呢一想到便觉得丢脸,说话都有些有些独断专行的味道,“我有病啊”

  此时,容谦眼底的爱意变得更浓烈了一些,那如墨一般的眸子此刻像钻石一般发光,不再解释别的,而是用行动去证明他的一切。

  轻轻扳过顾眠的头,让她看向自己,对视不过两秒钟的时间,低头捕捉到期待已久的樱唇。

  外面四十在大槐树下一句招惹的小野猫,全身痛了几下之后还是没能正常开,便安分下来,目前的这个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手脚好似都无出安放一半。

  贪婪地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紧贴着鼻梁,他们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声,顾眠已然忘却了一切,只是单纯的被动,默默承受也顺从着这一切。

  时间过去了许久,在这个甜蜜的吻中,他们忘却了时间,就在她快要睡着时,容谦突然松开她,吓了顾眠一跳,而她还紧闭着眼睛。

  “怎么难道夫人还嫌时间不够长吗为夫倒是不介意再和夫人回忆一下。”

  看过了他嬉皮笑脸的模样,顾眠也不愿与他多说,不过,事实也的确证明那香水味并不是容谦身上的,不管是香味是哪来的,至少他没有骗自己,不是吗想到这里,顾眠也就安心了。

  容谦一只手抱着顾眠,另一只手看了眼时间,见时间不早后,也不在书房停留,而是顺势抱起她,朝卧室走去,进行一番温存过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都说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在与时间赛跑,不在死亡之前你就永远看不到终点,只能一直跑一直跑,永远跑不到尽头,却看不到希望,那种黑暗的感觉,便是绝望,可有时又是绝处逢生,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样夹缝中求生的感觉要不给你带来一丝惊喜。

  这一夜,顾眠做梦了。

  她梦见自己在梦中奔跑,迎接她的是一望无际的蓝天,和海洋,她看不到尽头在哪里,只能看到远处那模糊的身影。

  那是她的孩子,是她最爱的人,她生怕他被大风大浪卷走,不停的在海中行走,可孩子的身影也在逐渐向后退。

  她不停的加速,可她的孩子也在不停的加速,她不知这样的追赶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但却累得气喘吁吁,仿佛所有人在嘲笑她,这样的感觉让她濒临绝望和崩溃,看着她一点点消失,化成泡沫,灰飞烟灭时,她已心如死灰。

  身体一哆嗦,在梦中惊醒,顾眠突然睁开双眼,看到房间内漆黑一片,这才意识到这只是个梦,刚刚她真是吓坏了,因为梦里的感觉是那样真实,而她的心情也是那样的真实。

  刚刚进入浅睡眠的容谦感受到怀中的顾眠微微一颤,身子也跟着抖了一下,睁开眼就看到顾眠那一副紧张的样子,额头还伸出来微微汗出,扬手,为她擦了擦额头,“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顾眠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乖乖闭上眼睛,头紧紧贴上容谦的胸膛,闻着他熟悉的味道,安心入睡。

  后半夜,顾眠睡得十分安稳,容谦直到听到自己胸膛前均匀的呼吸声,这在开始睡觉。

  好在后半夜顾眠一觉睡到天亮,当贪婪睁开双眼时,身旁早已没了容谦的身影,起床后才发现容谦已经进了厨房。

  顾眠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转身回到房间,换了一件她前几日新买的衣服,然后径直走出了婴儿房。

  她进去的时候,元宝还没有醒,保姆见顾眠进来便轻轻走了出去。

  看他乖巧的模样,顾眠也就安心了,昨天晚上只是做的一个梦而已,并不是真的,况且看到他们的孩子这么健康,哪里会出什么问题。

  健身房里。

  秦蜜蜜在没有看到苏修的身影时,心中有些失落,她可是一连好几天一大早就爬起来,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去了健身房。

  要知道,让她这么懒的一个人在冬日温暖的被窝中爬起来是多么一件不容易的事,况且她已经牺牲了最爱的早餐甜品还有肯德基,为的就是能够见苏修一面。

  可前两日还好,他们像是约好的一般,每日到八点多的时候苏修就过来,然后十点多两人双双离开,还会在楼下的小饭馆里吃个午饭,可今日不知怎的,秦蜜蜜等了许久,也不见苏修的身影。

  每天来的这么早,这家健身房的老板和前台服务员都已经认识秦蜜蜜了,通常来这里锻炼的除了男人以外,大多数都是一些需要减肥的女性,像秦蜜蜜这样瘦还过来健身的确实十分罕见。

  当然,面对这种情况,秦蜜蜜也表示很无奈,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刻意,她在苏修常用的那台跑步机旁边慢走了半个小时。

  一抬胳膊时才发现,这些的原本纤细的胳膊上什么时候多了两块肌肉,虽然块头不算大,而她却像突然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啊”的叫出了事。

  周围人都被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故,站在不远处的服务员更是被她这么一吓摔掉了自己手中的杯子,紧接着只听玻璃杯多少地上的清脆声。

  秦蜜蜜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没有过多理会。

  反倒是那个女服务员朝着秦蜜蜜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她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那杨一个杯子就这样被打碎了,况且还要她自己赔钱,怎么想都不划算,可这件事又赖不到别人头上,她只好自认倒霉。

  服务员走后,众人的时间还停留在秦蜜蜜身上,她倒也不予理会,而是径直戴上耳机,像是发泄一般,升了几个档位,在跑步机前小跑起来。

  她的视线刚好可以看到窗外,进出的人群一眼就能看清,由于这段时间来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秦蜜蜜一眼就认出了苏修的身影。

  秦蜜蜜心中一些喜,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