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不速之客-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零六章 不速之客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零七章一起吃大排档

  可即便是这样,容谦还是没有觉得满意,眼神温柔的对顾眠说道,“既然家里多了个弟弟,我们应该好生照顾才是,我们夫妻俩应该敬弟弟一杯,要不然倒显得我们礼数不周了。”

  顾眠见惯了他冰冷的样子,在看到他说这番话眼神的时候,只觉得背后阴森森的,总感觉他在算计着什么。

  一时间也忘了回答,再加上容谦那双不以为然的眼神,看得她心里发毛,半晌后才点点头,算是默认,可她根本没有把容谦的话听进去。

  容谦打了个响指,接过仆人递过来的酒瓶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顾眠,端起另外一杯对袁木说道,“来,把这杯酒干了,我和你嫂子敬你一杯。”

  袁木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有些抽搐,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是那跳梁的小丑一般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着戏剧化的剧情。

  面对容谦的咄咄逼人,他没有办法做任何反击,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忍耐,时候一到,他早晚都会让容谦知道,他袁木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手中的拳头渐渐紧握,端起面前的高脚杯像是能把它捏碎一般,没人看得见他另一只手的指甲已深深嵌入肉里,可尽管这样也难以抹去的心中的伤痛。

  松开时,手掌心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可这样的伤痕跟心里比还差得太远,从他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时,就注定会被伤的遍体鳞伤。

  为什么为什么每当他离爱的人越近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反而变得更加遥远,明明近在咫尺,却为何一句话也不言。

  看到容谦没有再与袁木针锋相对,容敬伟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刚好这顿饭也吃得差不多了,他的目光巡视了一圈众人,然后缓缓开口,“是这样的,今天我叫大家来呢,一是想让袁木来他们家里吃顿饭,以后他也就算是我们家里的一份子了,这其二呢,我打算过段时间就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开袁木的身份,同时让他进容氏集团担任总经理一职。”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容谦脸上的表情迅速恢复冰冷,他只知道容谦要把袁木安排到容氏集团工作,具体什么职位他还不知道,可没想到一上来竟然就让他担任总经理的职务,看来袁木的胃口不小啊

  容羽倒是没什么反应,对于公司的事务她一向不怎么在意,整天玩乐才是个比较关心的事。

  就在顾眠打量袁木的同时,袁木也看到了她,不过对视才不过刚刚两秒钟的时间,顾眠迅速避开了视线。

  “好,既然大家没什么意见的话,那这件事我就决定了。”

  容谦冷哼一声,他知道容敬伟做的决定,任何人也没有办法反对,况且,他今天来并不是和他们商讨的,而是早就已经决定好的事实。

  虽然他心里有很多不满,但还不至于为了这件事很容敬伟吵翻。

  现在对他来说,不说比说要好一点,整理一下西装,起身离开。

  “容谦,你给我回来。”容敬伟怒吼道,他真是不明白,这个容谦怎么这么不会看人脸色,一天天尽给他惹祸。

  “爸,妈,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看他。”

  顾眠说完后跟上容谦的步伐,眼看着他就要上车,顾眠小跑了几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你怎么出来了”

  “为什么只有你能出来,我不能出来啊”顾眠撒娇道。

  其实她见容谦样子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再有一点就是她害怕继续尴尬下去,顾眠心里知道,一旦自己还在别墅,袁木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她单独谈一谈。

  其实顾眠心里也明白,起码是要给袁木一个解释或者答复的,但是她现在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况且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待她自己想通后,会主动联系袁木的。

  一路上,容谦都闷闷不乐,顾眠把头向窗外,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不自觉有些叹息。

  这样的城市真是烦躁,或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但同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幸福。

  漫无目的的开了好一会儿,两人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容谦只是不停的转换着方向盘,左拐右拐。

  说来也巧,路过一条熟悉的街,顾眠突然看到了她以前上学时经常去的那家大排档,很兴奋地拍着容谦的大腿说道,“你看那个我上学那会儿经常去吃他家的吃的最好吃了,要不我们去吃点吧”

  容谦想也没想就答应道“好啊”反正他刚刚也没吃什么,现在刚好离开那些让他厌恶的人,正好出来大吃一顿,发泄发泄他刚刚对袁木不满的情绪,顺便填补一下他内心的空虚。

  可停好车,到了地方才发现,顾眠所说的这家店装修的很简陋,客人可以选择在店内或者是店外吃饭,而做饭的厨子就直接把肉串儿放在炭炉上烤,上面还冒着缕缕青烟,一旦有风吹过,灰尘便会直接落在肉串上。

  他这辈子还从来没在这样的地方吃过饭,况且他有严重的洁癖,两个剑眉很自然地皱了一下,本能的反感。

  可看到顾眠这么开心的样子,他实在不忍心扫她的兴致,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这家店真的有这么好吃吗里里外外都是人,而且那些人的样子也极其夸张,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唯一不一样的是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都是土里土气的普通百姓。

  就在他愣神时,顾眠已经拉着他的手走进了店里。

  那店老板一见是顾眠来了,连忙热情打招呼,“呀沐小姐来了,您可是有好一阵子没来了。”

  “是啊,老板,还是老样子。”顾眠爽快地答道。

  差不多也就五十平米左右的占地面积,甚至连包间都没有,房间里到处都有油渍,甚至是灰尘扑扑,让他找不到一处地方下脚。

  顾眠看出他的尴尬,拉过一把塑料凳子,让他坐下。

  “其实,以前我跟你一样,从来不来这种地方吃饭,但是有一次我跟蜜蜜来这,第一次吃完我就爱上他家了,每个月必来一次,虽然这里看着是挺不干净的,没有那些大餐厅讲究,但他们家的味道特别正宗,保证你会喜欢。”

  说完后看了眼容谦,见他没有反应,还以为她不相信似的继续补充道,“这家老板人特别实在,而且他们家的东西很实惠,比那些高档餐厅好多了,况且这么多人吃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其实顾眠完全没有必要说这么多,容谦既然决定来了,无论是去哪里他都会陪她来的,况且只要是顾眠想吃的东西,他都会陪她吃,所以,顾眠完全是多虑了。

  不过,听完她的这番解释后,容谦的眉头可算舒展了。

  这会儿,他刚好也饿了,鼻子灵敏的立刻嗅到别的餐桌散过来的饭香,已是饥肠辘辘,好在这时服务员端着满满一大盘子的东西放在他们餐桌上。

  顾眠许久没吃这些东西,口水都要忍不住流出来了,用她的话来说,这些大排档可是人间极品,要是和朋友一起来吃的时候气更好,说着拿起一串羊肉串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

  容谦看到顾眠这副吃相,有些惊呆了,实在是很难把在西餐厅优雅吃饭的她和现在狼吞虎咽的她在一起比较,这分明就是两个人。

  顾眠一连吃了好几串,看容谦还没有动时,也不管是什么,直接抓了几个签子放到容谦的餐盘中,“快吃啊,你想什么呢可好吃了,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第一次吃这个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吃,容谦学着顾眠的样子把餐桌上的调料盒倒在自己盘子里,然后再拿小勺将它们倒在肉串上,在顾眠的注意下,他吃进嘴里的第一口。

  可还没等咽下去,他就觉得嗓子火辣辣的,鼻子里也是火,整个人都木讷了,一着急直接把肉吞了下去,可还是太辣,猛地喝了一口水,差点呛着,不断的咳嗽“咳咳”

  顾眠不断的拍着他的肩膀,想让他舒服些,“你怎么了喝水也能呛着”

  口中还是火辣辣的,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是一直指着调料盘子,顾眠突然反应过来,“你不能吃辣,还放那么多辣椒干嘛”

  看他咳嗽得脸都红了,顾眠实在有些心疼。

  见容谦没有说话,顾眠细心的把羊肉串一串串撸下来,放到盘子中,鸡翅,香菇,羊肉,大虾,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堆了满满一小碟子。

  刚开始他确实对这些事物有所抵触,但看到顾眠为他做了这么多,他心里很感动,很幸福,就算是再辣也不觉得辣,幸福满满的吃完了全部。

  吃完后,抿了抿嘴唇,两人相视一笑,坐在座位上发呆。

  今天这顿饭两人吃的都有些过饱,不过这也是顾眠吃的最爽的一次,也只有在这种地方,她才可以放开自我,毫无忌惮的大吃,更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

  吃过饭后,已经天黑了,c市的夜空无限繁华,他们坐车沿着城市的外围绕了一圈又一圈,看过了大河堤岸,看惯了灯红酒绿,看惯了车水马龙,最终他们又回到了容家别墅。

  不巧的是,他们刚一回去就赶上了晚饭时间,容谦倒也没再理会正在吃饭的几个人,拉着顾眠的手直接向楼上走去。

  如果不是今天晚上他有事情和容羽商量,他才不会回来呢,一回来就看到容敬伟端着个架子,一脸的不快,好像故意做给他看似的。

  可不料,容敬伟用他们刚好能够听见的声音说着,“别理他,我们继续吃,袁木啊,这个是新西兰的羊腿,你可要多吃一点儿。”

  袁木虽知道容敬伟是故意说给容谦听的,但他心里还是很开心,不管怎么说,他的目的还是达成了,只要看到容谦生气,他就觉得做什么都有动力。

  看得出来,容谦和容敬伟的父子关系并不是那么好,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容敬伟会一上来就让他当总经理,对他来说算是一个惊喜,但同样也是一种挑战。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