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记者招待会-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零八章 记者招待会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零八章记者招待会

  一连过了几日,容谦和顾眠的生活十分平静,掀不起什么波澜,夫妻俩也因这几日的相处和磨合之后变得更加恩爱。

  顾眠起床后便觉得神清气爽,不同于往日,今日她拉开窗帘并没有看到那刺眼的阳光,向周围望去,只见白雪皑皑,薄薄的小雪洒满一地,格外刺眼,树枝上还挂着几缕白雪,倒像是那奶油蛋糕,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这边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想想就觉得格外开心,不知不觉在阳台边上站了许久,就连容谦什么时候来到她身旁的都不知道。

  直到一双温暖的双手环在她腰间时,顾眠才有所感觉,转头望向来人,“你什么时候来的”

  眉眼间一片柔和,散发出女人独有的妩媚和娇羞,像那山林中的花朵,芳香迷人。

  总之,这样温柔的感觉早已缓缓流淌在容谦心中,挥之不去。

  不管是以前也好,现在也罢,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扯着容谦的内心,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她的那副容颜,他百看不厌。

  “来了有一会儿了,看你看得出神,就没打扰你。”声音好听清澈,低沉而平静,这是容谦对顾眠专属的温柔,也只有对她说话时眼神中,眼神才会闪露出那一抹柔情,让人念念不忘,心花怒放。

  两人相视一笑,十分默契,不再看向彼此,而是共同转向那明亮的窗外。

  这是今年下的第一场雪,也是他们两个人认真看的第一场雪,纵使雪花短暂,积雪也只是薄薄一层,但他们却很享受此刻的时光。

  对他们而言,雪花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甚至有些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已经灰飞烟灭,幻化成了一滴滴晶莹透彻的露水,让人不自觉惋惜它们短暂而美好的存在,但它却在人们心中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这样的时刻是安宁的,是静默的,也是他们享受的,有时候,爱情就像是那圣洁的雪花,短暂而美好,却不是长久,这样的爱情总是会让人发生无数感叹,心生无数惋惜。

  尽管是冬日里的第一场雪,可当太阳升起时没多大一会儿,堆积在地上的薄薄一层雪花便融化了,化成一滩滩雨水,滋润了那干涸已久的大地。

  路上的行人纷纷撑起伞,卖着急匆匆的脚步,无论刮风下雨,无论阴天雨雪,他们永远是c市中的高薪阶层白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为那些可怜的薪水而奔波忙碌。

  其实,这个世界上本就是不公平的,很多人也开始追求它的公平与不公平,但他们还是没有追求明白,这样一个结果到底是什么

  曾经,她也站在那道德的制高点上俯瞰着让她心生不满的所有人,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只是那世间中小小的一粒尘埃,根本没有办法去改变任何人,她能做的只不过就是去改变自己。

  她不是圣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她也不会要求别人做到,可别人的努力她也不会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至少她现在很珍惜的拥有的这一切,珍惜她现在所拥有的幸福生活。

  今年以前,她也从来不曾感受过做一个母亲是这样的幸福,真想今后的每一天都可以像现在这样,长相厮守,天荒地老。

  日落余晖下,朝阳慕彩霞。

  就在两个人都享受着片刻欢愉的美好时光时,一声十分不合时宜的电话铃声打扰了两人的思绪。

  顾眠心中有些懊恼,似乎还未回味够刚刚那短暂的宁静和眼前的一片风光。

  拿起手机接听顾洛的电话,只听电话那头像是着急一样拼命地催促道,“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过来啊记者招待会一会就开始了,可别迟到了,爸妈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呢”

  “好,我知道了,我们换身衣服一会儿就过去。”顾眠淡淡的说道,其中听不出任何波澜。

  要不是顾洛提醒,他们还忘了这茬事儿了,今天原本就是容氏集团召开前记者招待会的日子,他们怎么可能不去呢

  对容氏集团来说,今天是重要的一天,对容敬伟来说,今天也是重要的一天,但对于袁木来说,今天却是最重要的。

  容谦深知,过了今天,袁木在容氏集团的地位意味着什么。

  不管怎么说,他还不至于会为了今天的事情提前过去给他们捧场,这样的事,他做不来,也不屑去做。

  为了迎合气氛,容谦特意换上了一套银红色西装,放在衣柜里许久,他都没怎么穿,今日倒是派上用场了,想必这身打扮前去,一定会非常给他们面子。

  为了配合容谦,顾眠今天也选择了一条的酒红色连衣裙,配了一条白色羊绒围巾,整个人看起来风情万种。

  走了一路,她看了容谦一路,不得不说今日的容谦让他移不开眼,见惯了他穿黑色,白色,藏蓝色的西装,还从未见他穿过红色的。

  光滑缎面的料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西装里搭配的白色毛衣正好和顾眠的白色羊绒围巾相称,两人就好像宛若一对佳人壁偶,缓缓向容氏集团走去,这一路上引来不少人侧目。

  此时,容氏集团的门外早已停放了无数辆跑车,更有许多记者陆续向大厅走去。

  容敬伟则带领袁木早已站在了台上,随时准备记者招待会的开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站在容敬伟身旁的袁木身上,没有人知道今天召开记者招待会的目的,在业界虽有传闻说容敬伟有私生子,但大多数人还是觉得不可信。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容氏集团是一个多么庞大的产业,更何况这样一个什么,却被另一个声音抢先在前,“是这样的,我们是有要二胎的打算,最好是个小女孩。”

  经过容谦的这一番回答,记者们的神情仿佛更加兴奋,那眼眸中已经燃起了点点的火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迸发出来的激情。

  其实,对他们来说,这次可没有白来一趟,能挖到容谦的料,无论说什么也值了。

  这样的场面越发的让人难以掌控,也渐渐不可收场。

  容敬伟本来预计好召开记者会的时间已经被足足推迟了一个小时。

  如果他再不阻止下去,这个容谦今天还反了天了。

  余光一瞥,感受到台上的两抹凶狠,甚至是不耐烦的目光,容谦拍了拍手,慵懒沙哑的嗓音说道,“好了,各位,今天这个记者招待会呢,不是我来开,是我的父亲容敬伟先生邀请大家来的,我呢,也不是今天的主角而站在他身旁的这一位才是今天的主角,大家不妨猜猜看这位大帅哥是谁”说完便是一阵哈哈大笑。

  原本现场的气氛已经平静,就在容谦说完这番话时,台下又像炸开了锅一般,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这时,容敬伟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致,板着脸,拿起话筒,严肃道,“大家安静一下,既然大家对这件事情都很好奇,那么,我也就直接进入今天的正题,首先非常感谢各位记者媒体朋友们的到来,和大家想的一样,我身旁的这一位便是我容敬伟的次子,袁木,同时我将他任命为容氏集团总经理职务,即日起上任。”

  此时台下一片唏嘘,不过大家也只是沉思片刻后便又恢复了打了鸡血的状态,对于这样的猛料,他们可不会轻易放过挖掘他的机会。

  就在现场气氛一片喧哗时,没有人注意到一个戴墨镜的青年男子在周围游荡,所有话题的焦点一下子从容谦转移到袁木的身上。

  而容谦一只手搂着顾眠的肩膀,另一只手插在兜里,信誓旦旦的看向袁木,没错,他就是在告诉他,只有他容谦不要的东西才会留给他,而是他容谦的东西,别人也抢不走。

  “容敬伟先生,请问您旁边的这一位真的是你的私生子吗”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犀利的问道。

  “是。”容敬伟的回答倒也干净利索,可却是一脸的不自然,有些浑浊的眼眸中好像充满了无奈。

  “那你又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认你那儿子呢”

  还未等容敬伟容回答,台下的谩骂声早已不断,部分都是在斥责容敬伟这种滥情的行为,还有人说他不配当一个公司的董事长。

  过了半晌,一个浑厚的男声缓缓响起,“袁木先生,我想问你,对于你母亲的这种小三行为,你有什么想说的。”

  话音刚落,大厅一片安静,所有人紧紧盯着袁木,像是能从他削瘦脸上看出答案一样。

  对台上的这一切,容谦权当是在看戏一般漠不关心的望着他们,对于袁木会怎么回答,他倒是很好奇。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