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突发事件-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零九章 突发事件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零九章突发事件

  那记者显然不知道,就是他刚刚的一番话,已经触碰到了袁木的逆鳞,内心的愤怒差一点就要爆发出来,但看到台下容谦的眼神时,他的内心又平静了许多,拼命压制住心里的怒火,当以大局为重。

  颤抖的手拿起放在面前的话筒,低低的看了刚刚的那个记者一眼,然后笑着把头转向容敬伟,“具体的缘由我也不方便多说,我想,既然是由我父亲容敬伟先生发起的这个记者招待会,那么这件事就会由他来解释吧”

  容敬伟此时没想到这么说,面色有些尴尬,不过一瞬间,脸色迅速恢复正常,咽了咽口水,重重的叹息一声,一边回忆起过去的往事,一边说道,“想来,我容敬伟也不是那遮遮掩掩之人,既然敢做就敢当,袁木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她并不是什么小三,她很值得尊敬,当年的事是我的一时冲动,也是我一时糊涂,是我愧对了他们,也是我愧对了容谦母子。”话落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是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一个结果,台下一片鸦雀无声,最难以置信的是容谦,他没有想到容敬伟竟然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这真是让他大跌眼睛,想不到这个唯利是图的商人,竟然也会有动感情的一面,不过这次倒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他那个宝贝儿子,袁木。

  好,很好,父子俩这才刚上任没多久就在他面前扮演起父子情深来了,现在想来,好戏也看得差不多了,顿时便没了看下去的心情。

  拉起顾眠的时候准备离开,突然有人撞了他一下,手机掉在地上。

  “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听那人匆忙答道。

  容谦也不说话,既然不是故意的,他也就不再追究,刚蹲下身子准备捡起手机,可无意中却发现一个u盘,瞟了一眼,周围无人注意时,便轻轻拾起,本想问是谁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揣入怀中。

  殊不知,他起身的时候刚刚好,低沉中年男子略带苍老的声音说道,“我容敬伟一生当中做了许多错事,有些事是没有办法弥补的,但我还是愿尽我所能,在剩下的日子里多做好事赎罪,过几日,我会以容氏集团的名义,在酒店举行一次拍卖会,凡是拍卖会拍出的所有商品的资金全部用作慈善。”

  说着,便对旁边的助理小声嘀咕了一句,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大家请看大屏幕,这便是我对慈善公益事业做出的初步计划。”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屏幕上,容谦本不想理会,可看到画面中时,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顿时,周围一片议论声,容敬伟在看到台下所有人面面相觑的表情时,也不知是为何,这一回头才发现不对劲儿。

  本来的计划书不见了,换成了衣服照张照片,再仔细看向照片上的人,正是原木和顾眠。

  所有人心中都充满疑惑,袁木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他不明白这些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喝咖啡,还有一些在学校的场景,这一幕幕,一张张,无一不是他们回忆的点点滴滴。

  看来这必定是有心人所为之,袁木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容谦,也只有用心会有这么做的动机。

  转头望向容谦,可容谦的眼神中明显比他更阴鸷,这一切绝对不是偶然,可到底是什么人会这么做呢他现在想不通这些人究竟是针对谁,是他,是袁木,还是顾眠

  这会儿,顾眠整个人都傻掉了,满眼的惊慌失措,握着容谦的手都已经渗出了汗珠,身体微僵,大脑像是麻木了一般,怔怔的望着大屏幕。

  这些照片对现场的发布会状况来说就是个定时炸弹,本来今天的料就已经爆得够多了,可就在这些记者们以为发布会就要结束时,没想到,却平白无故的给他们爆出来个彩蛋,这下他们可有的写了。

  容敬伟的一张老脸拉的比黄瓜还长,立刻吩咐手下把大屏幕关上。

  末了,抿抿干涩的嘴唇,本想着怎么开口解释时,台下的记者早已把矛头转向了顾眠。

  “顾小姐,请你解释一下,你和袁木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其中一个女记者语气咄咄逼人的问道。

  “请问您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袁先生是容敬伟的私生子呢”

  “请问你们之前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是不是在你知道袁木的真实身份后便转身抱上了容总裁这条大腿。”

  各种问题,各种语气,顾眠这次算是见识到了这帮记者们的厉害,一个个问题毫无道理又刁钻,她已经被气得快说不出话来,半晌,深吸几口气之后,才缓缓开口道,“我和袁木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记者们有的呵呵一声,又的翻了个白眼儿,还有的直接在嘴里嘀咕些难听的话,显然,她说的这番话,记者们都不信。

  就算是真的又怎样,所有的事情被这些娱乐八卦的记者写出来都会变了样,就像是全身的毛细血管都会被他们无限放大,更别提是这样一段让人遐想的关系了,他们三人的关系本就有些复杂,可这不是她觉得复杂,而且这些人想的复杂。

  此刻,顾眠早已做好了迎接这些暴风雨的准备,可她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能力。

  “这么说,顾小姐是默认了你们确实去过这些地方了”

  “看你们吃饭谈笑风生的样子,是不是在约会请问你们在做这些的时候,容总裁知道吗”

  不过片刻的功夫,现场已经闹得不可开交,容敬伟只有找保安来维持秩序。

  为了顾眠考虑,不让她受委屈,容谦只身挡在顾眠面前,不让任何人靠近她,更是抢过一个记者手中的话筒,严肃的说道,“她和袁木确实只是朋友关系,这些我都知道,他们认识的时候,我夫人并不知道袁木就是我爸的儿子。”

  而距离他们只有两步远的远的袁木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就在刚刚,他想要勇敢一次,想要保护顾眠,可等他下来时,却还是晚了一步,正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表情有些失落。

  可尽管是这样,他还是极力为顾眠解释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之间确实没什么,不过就是偶然认识的,然后就成了朋友,现在说来都是巧合,或许也是缘分吧”

  话落后,眉间舒展,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

  脸上虽风轻云淡,可心里却还是波涛汹涌,今日要不是顾眠在场,他定要好好与容谦算算这一笔一笔的帐。

  他可以允许他讨厌自己,不管容谦如何针对他,他都无所谓,可唯一有一点,他不能把顾眠卷进来。

  此时,另外一边,五星级酒店,那里的环境与容氏集团大厅的氛围刚好相反。

  躺在床上的女人其实偷偷望了一眼正在阳台抽烟的男人,见他并没有反应,这才打开手机。

  果然和她想的一样,有钱就是好办事。

  他们不是想要太平的生活,可她偏偏就不会如他们所愿,只要有她樊若水在的一天,她就会让他们容家闹个鸡犬不宁。

  关上手机后,她遥望了一眼这个奢华的房间,现在,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根本不会用这些吃穿用度而发愁,只要随便勾勾手指,这千百万的片酬便会等着她。

  尽管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凡事都要付出代价,但是为了她以后长远的计划来说,这点代价根本不算什么。

  容谦啊,容谦,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身边最爱你的女人只有我,也只有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无论任何代价,我都要回到你身边。

  眼下,这些奢华的珠宝和华丽的服饰早就已经不能满足樊若水空虚的内心,想想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心中便有不甘。

  今天在容氏集团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刚刚开始,以后的游戏会越来越好玩,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陪她一起玩。

  想到这里,她不自觉笑出了声,笑声还在这诺大的房间中回响。

  站在阳台旁的老男人掐掉手中的烟,缓缓走向床边,“怎么了,美人想到什么好事了”

  樊若水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厌恶,要知道,若不是为了他的权势和钱,她才不会甘愿跟他来这里。

  虽然他们只是上的交易,可只要一想到这些都可以当她父亲的男人在她身上肆意侮辱她时,她内心的报复感就蠢蠢欲动。

  凭什么凭什么顾眠一出生就不用为所有的事情发愁,所有人都在为她铺路,她什么他自己却只能够靠她的努力去争取一切,凭什么所有的男人都会围绕在她身旁护着她,而她呢,就连儿时的青梅竹马也抛弃了她。

  有句话说的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只要是人伤害了她,她定会以自己的方式在他们身上全数讨回来。

  心里想着,嘴上对那满脸淫荡笑容的老男人说道,“张总,我刚刚想到了一个新玩法,张总想不想尝试一下。”

  樊若水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那男人的口水都要滴到她胸前了,心里突然一阵恶心,可脸上却还是要阿虞奉承。

  “好啊,只是不知道美人要怎么玩”男人张着大嘴,满面油光的脸上还带着淫荡的笑容。

  话音刚落,樊若水便将准备好的眼罩蒙上男子的双眼,可男人早已等不及,一下子扑在她身上,不一会儿,偌大的圆床上就只能看到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交缠在一起的影像。

  就在他们翻云覆雨时,顾洛及时赶到容氏集团救援,此时已将那些记者遣散。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