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下马威-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下马威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一十一章下马威

  那小助理显然不知道容谦发的是什么过,而且,总经理那头刚刚吩咐过暂时谁也不见。

  总裁这边现在居然要见人,总经理那边又不见任何人,这叫他有些为难。

  左手大,右手小,比较了一下,助理心中一个激灵,看到容谦看他的眼神又阴冷了几分,一时间忘记了说话,只见容谦抬起头,两个人的目光相撞。

  容谦眉头一皱,严肃的说道,“怎么我刚刚说的话没听清吗”

  那助理不是没听清,而是被吓傻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缓过神后,一刻也不敢停留,“是,总裁,我这就去叫总经理过来。”

  总经理办公室。

  然后坐在那圈皮高级座椅上转了个圈,欣赏了一下偌大的办公室,高级的配套电脑办公桌,松软的沙发,层层叠叠的书架,最主要的是他这间办公室的地理位置特别好,低头望向窗外便可观到无限景色。

  刚好看了一大堆文件,此时大脑也有些疲惫,没想到刚闭上眼睛,门外就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敲门声。

  “谁啊”袁木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总经理,是我。”

  虽然他刚刚吩咐过没什么重要事情先不要打扰他,却还是主动问道,“有事儿吗”

  “有。”

  “总经理,总裁让您现在去他办公室一趟。”他说完后也不管袁木听没听到就匆匆离开了。

  这两大魔头之间的战争,他还是远离一些比较好。

  助理走后,袁木已经没有了放松的心情,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确实不想过去看到容谦那张奇丑无比的脸色,可这个时候他就必须过去,现在他刚入公司,初来乍到,根基还没站稳,不能让别人说她没有规矩。

  总裁办公室里一片安静,门没有关,袁木去的时候有几个营业部门的经理和总监也在,只见容谦一只手撑着额头,整个身子的重心都压在办公桌上,眼眸低垂,看不清他的表情。

  容谦仿佛用于光感受到,原木已经来了,他的手轻轻放在腿上,抬头阴鸷的看着袁木,“总经理好大的架子,来我办公室都不敲门么”

  “总裁说笑了,或许是总裁想事情太过于专注,便没听见我敲门。”

  其他几个部门的经理现在有些佩服袁木了,在公司里敢这么和容谦说话的,他还是第一人。

  容谦的手微微动了动,拍了两下,“很好,看来我们的总经理能说会道,正好我也不用发愁了。”

  “可是,总经理能否给我解释下这个。”容谦挪动了下椅子,将文件甩给袁木。

  他倒要看看,纵使他能说会道,能怎么解释这件事,他就不信袁木能把它解释的天花乱坠。

  “莫非这份文件有什么问题”袁木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而后打量了一眼容谦,拿起文件查看一番。

  足足反复看了两遍,袁木也未发现有什么问题,他现在完全有理由相信容谦就是故意找他的麻烦,为的就是当这这些人的面羞辱自己一番。

  袁木冷冷笑了一声,“总裁,恕我愚钝,我实在看不出这文件究竟有什么问题。”

  话还没说完,袁木就看到容谦那阴鸷的双眸,紧接着就听到那浑厚沙哑的音色,“那我倒要问问,公司的章程制度和运转程序是谁负责给总经理的”

  只见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颤颤巍巍道,“总裁,是是我。”

  容谦记得他,人事部经理的助理,既然主动承认了,那也就只能自认倒霉了,厚厚的手掌用力拍在电脑桌上,声音震耳欲聋,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声音大得在办公室外都能听清,见办公室门开着,许多人都凑过来看热闹。

  袁木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容谦,低头翻了个白眼道,“容总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为什么堂堂容氏集团的总经理竟然问我为什么,我想这个问题答案还是总经理自己找吧”

  袁木实在想不通是因为什么原因,把视线转移到了那名小助理身上,只见那小助理伸出手指指向容谦办公桌上的印章,袁木皱了下眉头,这才反应过来。

  公司的所有文件凡是经过总裁和总经理签字时,必须要盖印章,以防他人模仿。

  这会儿,容谦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他的双眼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袁木的一举一动。

  “这件事的确是我的不对,是我粗心大意了,总裁是不是应该把印章提早发给我呢”笑容得体的对容谦说道。

  容谦笑了笑,他打量着袁木,他觉得袁木越来越有意思了,跷跷二郎腿,悠哉的喝了一口咖啡,“这就对了,总经理凡事都那么积极,我还以为这印章早就被你拿走了呢”

  袁木算是看明白了,今天的这一局棋明显是下马威。

  他狠狠的瞪了容谦一眼,没有说别的,只是默默地拿过印章小心收好。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袁木心里暗自叹息着,但无奈却想不出任何能够解决现状的办法,他现在什么也改变不了,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将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面对容谦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他无可奈何,如果在公司中公然与他对抗,倒霉的必然还是他自己,可是他也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早晚有一天他会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他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你明明很厌恶一个人,可是,以你现在的能力却没有办法动他分毫,对他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呢

  袁木正式进入公司工作的事情算是已经成定局,容谦也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与此同时,被他安排去调查洗手间失火被锁一事的助理给容谦打来电话,这个时候,容谦正在看最新的财经杂志,看到是助理的电话,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怎么样事情有进展了”容谦淡淡的问。

  “对不起,总裁,属下无能,并未查出任何线索。”

  “好了,查不到就先回来吧”容谦的语气仍是淡淡的,心里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真搞不懂想要查这件事情就这么难么,这都过了多少天了,还是一样的结果,看来还是要他亲自出马。

  c市冬日的午后,阳光十分充足,却还是有些凉的,尤其是今天,小风一直嗖嗖不断,让独自一人在街上闲逛的融钱有些皱眉。

  想到过年,还在家里等他,抱歉便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准备去趟顾家。

  “喂顾洛,你把上次人情宴宾客的宴请名单打出来一份给我。”虽然有求于人,但语气却还是命令的口吻。

  “名单啊我不知道在哪,这些都是我爸妈弄的,他们出去了不在家,这样吧,等他们回来后我弄完再告诉你。”顾洛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客厅,有些无奈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边说边走向他那辆黑色的法拉利。

  在容家别墅里,顾眠正在绣一个钥匙链,那是前些日子她和秦蜜蜜逛街时在一家百货商店看到的,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名字来选择与之相匹配的字母和图案,她觉得很有纪念意义便买了一套,想绣好之后送给容谦。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娇生惯养,哪里做过这种粗活,虽然针法不难,但她的手指却还是被扎了许多下,只要一想到这是他送给容谦的惊喜时,便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这是很累的一天,也是很有意义的一天,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他做一些东西,可她天资有限,又不精通女工,眼看着容谦马上就下班了,她还差三分之一没有绣完。

  心里有些着急,可时间有限,灵机一动,迅速拨通了容谦的电话号码,“喂亲爱的,我今天想吃北安道那家的章鱼小丸子还有老味道的叉烧包。”

  “嗯,好,我知道了,一会儿买完我就回家。”

  容谦此刻正在车上,低头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到五点半了,虽然这里和北安道的距离有些远,可他还是愿意为了顾眠去买她爱吃的东西。

  尽管他紧赶慢赶,可赶到时这两家店的门口却已经排着长长的队伍了,好在他有先见之明,一早就给店家老板打电话,提前预订了两份。

  见容谦来了,那老板连忙把提早为他准备出来的那一份交到他手中,刚准备找钱,却见容谦挥挥手,“老板不用找了。”

  刚上车没走多远,前方不远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本没多想,可他用余光再一瞟时,却见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搂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刚刚从五星级酒店里走出来。

  再定睛一看,那个男人他认识,正是娱乐圈中赫赫有名的导演,本无心关心他们这些导演的琐事,可当他怀中的女人抬头时,容谦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那不是樊若水么她怎么会和这个男人在这里

  只见那中年男子低头看了她一眼,被他搂在怀中的女人也笑得十分开心,樊若水紧紧搂着男人的胳膊,容谦离他们的距离并不是很近,从这个角度看,他们倒真的很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据容谦所知,那个导演并不是什么好主,曾经就有关于他和女明星之间不好的传闻,可不管怎么说,他都尊重樊若水的选择,也在心里衷心的祝福他们。

  只要樊若水能想通不再纠缠于自己,这样便好。

  谁知容谦的车子刚走没多远,樊若水抬头,不经意间就忘到了那辆熟悉的车,想到刚刚他在这里停了许久,樊若水心中一片紧张,再次侧头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和自己身后的酒店,容谦不会都看到了吧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