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惊喜大功告成-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一十二章 惊喜大功告成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一十二章惊喜大功告成

  那男人见樊若水心不在焉的样子愣了一下,继续用淫荡的眼神看着他说道,“美人,想什么呢我们赶快走吧”

  樊若水紧张的回过神,她现在只想着该怎么和容谦解释,哪里还有要去别的地方的心思,看了一眼那满面油光的男人,推搡了他几下,撒娇道,“导演,人家身子突然难受,就不去了吗”

  男人白了她一眼,放下搭在她肩上的手,“好吧既然是你自己主动提出的,那包什么的感觉你自己去买吧”

  “好,好,谢谢导演,”樊若水笑脸相迎,把他送走后立刻匆忙回到酒店。

  反复看了好几遍手机中的电话号码,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拨通,过了半晌,心里还是不踏实。

  不行,她不能让容谦误会,一定要跟他解释清楚,否则她再也没有机会了。

  心里想通后,对着酒店偌大的梳妆镜化妆,想通以后就准备约见容谦在他们以前常去的那家酒吧里会见。

  与此同时,容谦已经回到家中,他一进屋就听到了顾眠的声音。

  “张姨,你看我猜的准吧准是容谦回来了。”顾眠说着,咯咯笑了一声,看向容谦,说着便把未绣完的钥匙链装到包里。

  今日,她可是有了不少收获,虽然还没有绣完,可她向张姨请教了不少刺绣的学问,虽然不能算得上是精通,但也从中领悟了一些精髓。

  容谦放下公文包,就把吃的递给保姆,坐在顾眠身侧,一手揽过她的肩膀,让她舒适的靠在自己肩上。

  “你今天都在家干嘛了”容谦看了一眼顾眠,手指轻轻将她小巧的耳垂在手中把玩。

  “没干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看看元宝,浇浇花。”说着,将自己的耳垂儿从容谦的手中脱离开来,并且拉着容谦的手向厨房走去,

  “忙了一天了,你累了吧,快过来吃饭。”顾眠拉着容谦的肩膀,一同向餐厅走去。

  随着顾眠在餐桌旁坐下来,容谦也坐在她对面,他抬头看着顾眠,眉头微蹙,眼眸中满是探究,就算是觉得今天的顾眠和往常不大一样,但还是没有证实自己心中的所想。

  在看到容谦特意为她买的章鱼小丸子和叉烧包时,顾眠满意的笑笑,夹了一个包子放入容谦碗中,“快吃吧,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容谦咬了一口包子,宠溺地看了顾眠一眼,看到她眼中的温柔时,让他对她的爱更深了一份,他已经很久没吃到这么正宗的叉烧包了,这是他小时候最爱吃的,更是勾起了一些童年的回忆。

  端起面前的红酒杯,轻轻地摇了一下,两人相碰酒杯,顾眠嘴角勾起,带着暖暖的笑意看着容谦。

  吃过饭后,从抽屉中抽出一张纸巾,走到容谦身侧,仔细为他擦拭着嘴角。

  容谦什么也没说,乖乖听话,一动不动,这样细心的举动在他心中早已融入那千丝万缕的情绪,而顾眠,注定是他此生挚爱。

  吃过饭后,顾眠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身边的沙发一沉,自己的身子早已经被容谦揽进了怀中,“我好想你。”他淡淡的开口,声音却是带着一丝魅惑。

  真是肉麻,顾眠拧拧秀眉,脸上再一次泛起了那娇羞的红晕。

  最后,容谦还是抱着顾眠直接回到了卧室,留下小夏一个人静静站在楼梯间角落羡慕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这一夜,又是一个好眠。

  笠日清晨,宽敞明亮的五星级酒店内,樊若水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房间内的灯光洒落在她憔悴的容颜上,可她的脸上并没有希望,昨天她给容谦发过微信后,便一直等待他回,可这一等就是一夜,从天黑等到天亮。

  她躺在被窝里再次拿起身侧的手机,看了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不会是生气了吧对呀,或许是他昨天看到自己和那个老男人在一起,所以才会故意不理她,现在也只有这样想才能让她心里觉得好受一些。

  这会儿,容谦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洗手间火灾的事件上,接到顾洛发来的宾客宴请名单的时候,他就发现人数众多,如果一一排查,还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况且,那人说不准早已飞到国外,这样岂不是形同于大海捞针。

  看着名单,容谦的眉头也渐渐地皱了起来,顾眠不会无缘无故被锁在洗手间里,这其中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害她,可是这么多人中,究竟是有谁要加害于她呢

  想到刚刚顾洛又提起一条特别重要的消息,到场的不光是宾客,还有事先安排好的厨师以及那些报社的媒体记者们。

  虽然表面上看来他们并没有这么做的动机,但是这并不能排除一定不是他们干的。

  办公桌上嗡嗡的声响传来,容谦看了一下显示屏上的联系人,直接接起。

  对方传来急切的声音,“喂容谦,是我,我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事与你说,你一定要来,地址就是你们公司附近的那家酒吧。”

  “嗯,我知道了。”容谦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电话结束后,他收回了视线,想到樊若水刚刚说的重要的事,容谦不由得有些好奇。

  之前,他总是把那件事和樊若水联系在一起,可派人调查了许久,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今天樊若水突然找他,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想到这里,他皱起了眉头,陷入沉思。

  午饭后,容谦继续在办公室看着文件,而别墅中的顾眠已经将钥匙链完成一大半,眼看着快接近收尾时,她心情一急躁,一不小心又将针尖刺入手指尖。

  丝丝疼痛感源源不断从指尖传来,转眼间便看到黄豆粒大的血珠溢出来,伤口很小,她并没有在意,只是简单的创口贴包扎了一下。

  在诺大的别墅里,她原本以为会有许多的趣事,却没想到呆久了居然觉得有些麻木,空落,里里外外转了一圈,也就只能自己找些事情做。

  从接连不断发生危险后,容谦便在她周围安排了这个保镖,无论她走到哪里,这几个保镖都会在她周围,或者是暗地里跟随她,久而久之,她便不愿意出门,可是现在她更不愿意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大功告成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这件好事分享给秦蜜蜜,两人都有心事,电话里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便决定晚饭过后一同出来溜达溜达散散心。

  顾眠把自己好不容易绣好的钥匙链反复放在手中把玩许久,越看越喜欢,还真别说,那刺绣上的玩偶和容谦倒还有几分相似,就像是他的简约q版,可爱十足。

  殊不知,容谦此刻正在去往和樊若水约好的路上。

  酒吧内已然开启了夜生活,现场气氛欢呼雀跃起来,可樊若水的情绪不是很高,一个人坐在沙发喝酒,本就穿着极少的她在酒精的作用下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凉意,酒似乎成了她取暖和催眠的工具。

  一杯接着一杯过后,她自己却不知早已成了别人眼中的猎物,不远处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妄为,似乎想要看透那紧致的皮裙下包裹的是一具怎样妖娆的身躯。

  樊若水低头倒酒,她的动作和那傲人的事业线早已落入男人的眼眸,他原本就不怀好意的目光此刻更加无耻下流,双腿已经不受控制,绕过几张桌椅,走到樊若水身旁。

  身体贴近她坐着,倒了一杯酒,转头望向眼前这个妖艳无比的女人,“小姐,既然是一个人,不妨我们喝一杯,就当是交了我这个朋友。”

  “可笑,用这种方式跟我搭讪的人多了,你算老几你凭什么配合我交朋友”樊若水嘴角扬起,满脸的嘲讽和瞧不起。

  男人心中有所不甘,动了动喉咙,“美人,我配不配和你交朋友,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来,让哥哥好好疼疼你。”说完,一双邪恶的双手,向樊若水那雪白的大腿摸去。

  可谁知,手刚落下,男人的脸上便多出一道红印子,樊若水张开红唇,“我说过了,你不配,还不赶快滚”

  可她的这番话早已成功解决了男人心中的怒火,真是怪了,一个臭女人也敢这么跟他说话,真是反了天了,给她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一把扯过樊若水头发,让她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向她胸前那傲人的双峰抓去。

  因为头皮太疼的缘故,樊若水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他的手掌马上要落下时,一声怒吼将他呵斥住,“住手”

  容谦一到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个场面,他生平最恨的就是这种,成日花天酒地,不学无术还到处耍流氓的男人。

  在他眼中,他们根本就不是人,这种人和畜生没什么两样,活着还是社会的祸害,倒不如死了留个清静。

  他本以为这个男人见到他后会知道收敛一下,可没想到,他越发的猖狂,“我跟你说,老子的事你最好少管,我在这泡妞,我乐意”

  “混蛋”容谦先将这两个字说出口的同时,他已经提起拳头,重重的打在男人的脸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接着又是一拳。

  男人吃痛,脸上铁青,嘴角还渗着血丝,此时也说不出来半句话,当看到容谦一步步朝他走来时,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跪在地上求饶,“爷爷饶命,爷爷饶命。”说完后便仓皇而逃。

  此时,樊若水在容谦来后虽已清醒大半,可酒喝的太多却还有些微醉,口中一直呢喃着畜生,容谦见她这副样子只好开车将她送回酒店。

  巧合的是,容谦刚把车子停在酒店门口,顾眠和秦蜜蜜刚好从酒店对面的饰品店出来。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