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再登头条-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再登头条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一十三章再登头条

  从今天出来到现在,秦蜜蜜就一直在抱怨这一路没有遇到一个帅哥,谁料想,抬头间就看到一个俊俏的身影,从侧脸轮廓来看,应该是个大帅哥。

  惊喜地拍了下顾眠的肩膀,“亲爱的,等了这么久,我终于见到帅哥了,要不然我们过去看看”

  “好了,别花痴了,也不看看现在在哪里小心被别人当成狗仔队。”顾眠看了一眼秦蜜蜜,把手插进衣兜里。

  可她根本就控制不了情里面的情绪,只要一见到帅哥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说什么也非要拉着她过去看一看,扬言还要打赌看看到底是不是帅哥。

  “行了,你别过去了,你没看见人家有女朋友么”顾眠的美眸划过女子妖娆的背影。

  “有女朋友怎么了有女朋友还不让人看了,再说了,既然敢来酒店还怕被别人看吗”真是可笑,有胆儿别来啊,秦蜜蜜理直气壮说道。

  他们刚进入酒店,酒店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男子修长的身躯和女人妖娆的身影让秦蜜蜜总觉得那个身影很熟悉,想了几秒钟,突然惊呼道,“顾眠,那是不是你家容谦。”

  顾眠怔了一下,盯着那个身影看了一会儿,果真极其像容谦,就连穿的衣服颜色都是一样的,大脑中有过片刻空白,但距离太远,她也不太确定。

  “应该不是吧他也不可能来这里。”顾眠笑着说道,她可不想让秦蜜蜜误会。

  “你确定吗可我怎么看都觉得很像啊,要不然我们进去看看吧”秦蜜蜜十分关切地说道,她的视力很好,应该没有看错,难道真的是太巧合了

  秦蜜蜜越是这样说,顾眠就越反驳,“别闹了,就算进去,你能怎么办要一间一间找么更何况现在已经不早了,万一不是容谦的话,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后果”

  说到底,她还是相信容谦,可是又害怕看到真相,心里一直忐忑不安。

  秦蜜蜜觉得顾眠说的有道理,便不再这个话题上继续,“不管是,还是不是,你都要时刻防着点,你现在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又不能时时刻刻都跟着他,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他现在在哪”

  “好。”顾眠的心里很紧张,眼眸都没有抬。

  顾眠的这番的回答让秦蜜蜜看出她心情有些不好,脸色也有些担忧。

  谁都希望这件事不是真的,可能是她们想多了,她这么说也是为了顾眠好,她不能再受伤了,空气中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那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吧”顾眠瞟了一眼秦蜜蜜,将视线转移在手机上,打破了空气中尴尬的气氛。

  秦蜜蜜愣了一下,似乎也没有想到顾眠会这么痛快的答应。

  顾眠是个想法极其固执的人,一旦她认定的不做事,她死也不会做,她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心里的不安已经十分明显。

  “嗯,”秦蜜蜜点了点头,微微笑了一下。

  装修华丽的酒店包房里,偌大的软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容谦就坐在她身侧,而樊若水却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不放。

  除此之外,樊若水神智有些不清醒,嘴里不断呢喃着,“容谦别走,不要丢下我,救救我,救救我”

  容谦本想把她安顿好就走,可她现在这副模样也实在可怜,便决定等她睡着了就离开。

  电话铃声就在这时突然响起,见到是顾眠的电话,他本想接听,可樊若水却死命拉着他的手不让他离开。

  容谦见状,只好挂断电话,迅速回了个信息。

  夜晚微风拂过,有着丝丝凉意,秦蜜蜜和顾眠仍然在大街上闲晃,响了几声后,电话被突然挂断,顾眠心中唯一的希望突然被浇灭。

  “怎么样没打通”见顾眠手机屏幕黑掉,秦蜜蜜焦急的问道。

  “他可能正在忙吧,或者是没听见。”顾眠没有告诉秦蜜蜜,容谦挂断了她的电话。

  心中越发的伤心难过,两人的影子在街边的路灯下拉得老长,再这样微凉的夜晚却格外孤独。

  “眠眠,不是我说你,他现在连你电话都不接,要不然我们过去看看吧看完一圈,最起码你也放心了。”

  就在顾眠犹豫时,手机突然传来两声震动,心里一喜,迅速打开,看到容谦给她回的短信时,有些失望。

  尽管这样,他还是对秦蜜蜜强颜欢笑道,“你看我说的吧,他肯定是有急事。”

  “你呀你,真是拿你没办法。”

  这件事告一段落后,两人都不再提及这件事,也打消了几分钟前怀疑的念头。

  回到别墅后,四处环望了一圈,没有见到容谦的影子,来到卧室,却发现灯也是关着的,心中有些失望。

  垂头丧气的躺在床上反复把绣好的钥匙链放在手中看了许久,就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时间过去了一分一秒,酒店里,樊若水因为酒精浓度太高一直不断吵闹,容谦实在没办法,每当他想离开时,樊若水便是又哭又闹。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快接近深夜,不能再在这里耗下去了,顾眠还在家里等着自己,说着就要扒下樊若水的手。

  可樊若水根本不让立刻无病呻吟道,“容谦,我好难受,你别离开我,我有话要跟你说,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有什么话你赶紧说,我还要回家。”容谦的耐心已渐渐被她耗光,说话的语气充满着不耐烦。

  如果眼前的人就是顾眠,他肯定会百般耐心对她,可樊若水不是她。

  这时,樊若水突然睁开眼睛,神色中带着沙哑,“你听我说,我和那个男人不是真的,我们昨天只是在酒店讨论片酬合约的事情,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容谦脸色阴沉了几分,只听樊若水又继续说道,“你不要误会,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

  可是恰恰和她想的相反,她以为容谦是为了她的事情生气,实际上,容谦根本不在乎。

  听到樊若水的这番说辞后,他只觉得更加恶心,想尽快摆脱这个女人。

  樊若水见他脸色变了,祈求着说道“容谦,你别走了,你今晚陪陪我好不好,好不好”说着说着,眼神伤心欲绝,眼看着眼泪已经在眼圈中打转,可容谦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头也不回的离开。

  刚一出酒店门就发现周围有不少来回闲晃的人,一心想回家的他并没有多想。

  卧室内的床上,顾眠已经睡着,可她脑中总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心里隐约觉得不安,身子突然一个激灵,大脑的主观意识让她迅速苏醒。

  摸了摸身边的被子,还是冰凉,看来他还没有回来,这让她又想到了他们刚结婚时的情景,她也是像现在这样经常在梦中惊醒。

  打开灯,已经十一点半了,本想等容谦回来以后,便把自己亲手准备的惊喜送给他,眼下看来是用不着了。

  下床,吃了两粒安眠药,继续上床入睡。

  这一夜,她睡得极不安稳。

  当顾眠再次睁开双眼时,天已经亮了。

  一睁开眼便对上容谦那双漆黑的眸子,只见他十分宠溺的望着自己,顾眠瞬间把昨日的事情抛之脑后忘了个精光。

  容谦在她额头多才深情的一吻,这才起身,收拾好后,两人不约而同下楼吃早餐。

  由于工作时间的需要,容谦匆匆吃完早餐便去上班了,顾眠也实在无聊,捡起桌上的报纸随意翻阅着。

  看着看着,她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目光被标题上的几个大字所吸引:容氏集团总裁与当红女星樊若水五星级酒店开房,至深夜才出来,容氏父子私生活混乱,早年恋情曝光

  这怎么可能难道

  顾眠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发出咣当一声清脆的响声。

  “夫人,怎么了”那个叫小夏的仆人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你去忙你的吧”

  “是,夫人。”说话间,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不错,今天的报纸就是她特意在容谦走后放在餐桌上的,是时候了,猜忌和怀疑便是一个女人心中最大的缺点,有些时候不需要别人动手,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便会一点点瓦解,她相信,此刻顾眠心中应该也是千万般疼痛。

  这会儿,顾眠已然吃不下去饭,呆若木鸡,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一般。

  照片上的高清图片证实了容谦昨天的确和樊若水一起进了那家酒店,想到昨天她和秦蜜蜜的犹豫不决以及她对容谦的信任,她突然觉得自己跟傻子并无差别。

  她竟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大摇大摆的去开房。

  就是光想着,都觉得心中莫名的痛。

  秦蜜蜜的电话打来,“喂你怎么样了”

  “我都知道了。”

  “不用,也不用过来陪我,我没事儿。”不知不觉,眼泪已经在眼圈中打转,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哽咽,却还在强忍着,不想让她的好朋友担心。

  容氏集团。

  刚一到公司就看到员工们都在交头接耳,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满怪异,特别是走到电梯间的时候,大家连对他打招呼都低着头,心中诧异,他有这么吓人吗

  刚走到办公室门前,就发现有个人影站在那。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男子就照着他的腮帮子打了一圈,容谦毫无戒备,生生的接下了这一圈,脸上吃痛,咬紧牙关,毫不犹豫的还了一拳。

  打完后才发现打他的人是袁木,容谦一阵恼火,“你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袁木抬起头,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恶狠狠的瞪着他,“我是疯了,容谦,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无耻下流的人。”

  他本以为他是真心待顾眠,可没想到他竟然这样玩弄顾眠的感情,无论于公于私,他都咽不下这口气,今天必须要替顾眠讨回公道。

  “袁木,这里是公司,不是让你胡闹的地方,你最好注意点自己的身份和行为。”容谦的语气也有很大的不满,若不是看在容敬伟亲自把他带来公司的份儿上,他早就命人做了他,哪里还轮的上他在这里嚣张。

  容氏集团好吃好喝供着他,竟然还不知足,难不成他当真还以为自己有当总经理的实力,真是可笑。

  打斗声迅速引来围观的群众,他们有些不知所措,有好几个胆子大一点的部门经理上来拉架。

  刚来上班第二天就打他,容谦只觉得莫名其妙,倒也不跟他一般见识,真是一条疯狗。

  “来人,把你们总经理带回办公室好好反省一下。”容谦厉声喝道。

  袁木很不情愿,他还没有教训够,“容谦,你给我等着你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会有报应的。”袁木的叫喊声回荡在这一楼层,狠厉中带着凄凉,所有人都觉得背后一凉,听着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