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在质问我?-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在质问我?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一十五章唯美的诺言

  要知道,现在下班的时间正是高速公路和人潮的高峰期,容谦这么做无疑是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边开车边拨通了电话,“喂,你在家吗在家乖乖等我,我有事和你说。”容谦问着,语气中相当急躁。

  即便心里早已迫不及待,恨不得立刻能够飞回家,但他还保持一丝理智。

  可是,偏偏前方堵车了,他只能够放慢速度,停下来。

  几分钟后,容谦的双手再次抚上方向盘,手背上青筋凸起,心里,却仍然装着顾眠,回来的路上,刚好顺路买了顾眠爱吃的蓝莓慕斯蛋糕。

  好在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行驶的也算顺利,可是,当车子在别墅内停下来的时候,容谦整个人都觉得有些紧张,心里一阵阵感到不安,整个人都处于凌乱的状态。

  停顿半晌过后,还是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别墅。

  看到客厅没有他想看到的身影,询问保姆后才知道,她一整天都在婴儿房。

  皱着眉头,心里却是一直在想见到她此刻的神情会是什么。

  此时,他整个人都像是那琴上的琴弦,大脑和心都紧紧绷着,双手不安地放进裤兜中,由此可见他的心里头究竟有多么紧张,又或者说是害怕。

  门没有关,容谦也没有进去,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她和他门的孩子,不知道现在过去应该说些什么。

  从来,容谦就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人,如今却不知如何开口。

  顾眠此刻倒是平静了许多,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摇篮,孩子似乎已经被她哄睡。

  余光扫过门口,好像有人站在那里。

  顾眠停下手中的动作,向门口望去,这才发现容谦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

  樱唇轻启,却也只是张了张口,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容谦的神情凝重了几分,直接朝顾眠走去,顾眠的视线却一直都在孩子身上,根本不理会他。

  他将口袋中的手拿出来,想为她捋一下散落在耳边的碎发,还未靠近她脸侧,顾眠就躲开了。

  这样不说话,又不发脾气,真是让他无可奈何,想不通任何办法。

  容谦直接揽过她的肩膀,让她转过来看着自己,眼神充满自责和愧疚。

  看她这个反应就知道,顾眠就是生气了,索性主动向她解释,“内个你能不能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和以前相比,容谦这次不是霸道的命令,而是柔声询问。

  顾眠心里怔了一下,原本今日已下定决心,不想理会他,可眼下心中还是有所动容。

  容谦将炙热的目光落在顾眠身上,焦急而期待,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回答。

  可今天那条新闻让她太生气了,她甚至闷闷不乐了一整天。

  两弯秀眉微微蹙起,像是下定多大决心似的,把头转向孩子,继续说“我不知道我眼前看到的是否是真的,但最起码它就是事实,有些事我不想听到,有些人我也不想见到,我只想我的生活能够安稳。”

  她面无表情的说着,容谦将她脸上的表情都看在心里,最终拉过她纤细的手掌,用自己浑厚的手掌包裹住它,想用这样的方式传递给她一些温暖。

  她心里有所异动,如此熟悉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如果这样的感觉能拥有一辈子,那该有多好

  就在她愣神之际,一阵低低的惊呼声从她口中响起,紧接着身子早已腾空,任由容谦把她抱出婴儿房。

  容谦轻轻把她放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取过自己刚刚买的东西,放在她面前,“相信我,无论我说什么,都请你相信我。”

  见她还是不语,容谦继续说道,“樊若水约我在酒吧见面,她说有重要事情要和我谈,我去的时候,她喝多了,然后就把她送回酒店。”

  这样也不管用,容谦干脆放出了大招,润了润嗓子,十分严肃道,“我发誓,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昨天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如说假话,必定会遭受天谴。”

  顾眠这次总算有了反应,不过还是一句话没说,她只是打开蛋糕的盒子,大吃起来。

  眼看着才过了半分钟的时间,手中的蛋糕就已被她吃完大半,容谦立刻领会到她定是饿了,轻轻抚了下她的脸颊,柔声道,“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说完,转身去了厨房。

  二十分钟后,两人再次在餐桌上见面。

  顾眠见他为自己精心准备了这么多,满满一大桌子菜都是她爱吃的,心里一暖,虽然生气归生气,可容谦都已经发誓了,他肯定没对自己说谎,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他肯定不会去见樊若水的。

  想到这里,心情变好了许多,之前久久不散的阴霾此刻也已消散大半,边吃边说道,“那你昨天为什么回来那么晚为什么要骗我说你在忙工作。”

  容谦夹了块牛肉放入她面前的餐碟中,缓缓开口道,“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回来晚的原因是她在酒店神志不清,又犯病了,等她消停以后,我就走了。”

  顾眠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也没有向他说自己和秦蜜蜜亲眼看见他的事,只是不停的吃着面前的美食。

  吃过饭后,容谦温柔凝视顾眠,薄唇轻启,他缓缓对苏她说:“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以后都要相信我,好么”

  “好。”顾眠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好像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此刻听来,便是一个唯美的诺言。

  不过,容谦却一直盯着她的脸看,再次出声道,“你也一样,永远不要骗我。”

  顾眠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两人这样,算是达成了一种共识,他们心中很清楚,信任是两个人产生感情的基础,如果没有了信任,就算他们之间有再多的牵绊和瓜葛也毫无用处,也唯有信任才会叫他们放心将自己依附给彼此,共度余生。

  回到卧室,容谦原本一筹莫展的愁眉已聊聊舒展开,他将顾眠紧紧搂在怀中,认真说道,“记住我今天对你说过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永远会站在你这边。”

  脸上泛起红晕,顾眠的心里再一次乐开了花。

  除了前几次的告白和道歉以外,他还是头一次对她许下这样浪漫的承诺,小女人的心思就是如此简单,也极其容易被俘获。

  只不过,不久之后,她就会发现,许多事情发生时,就会打破你内心原本的平静,而在美好的诺言,也只是过眼云烟。

  他们以后的日子若是都能够停留在他们回忆中那些美好的时光,那该有多好。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人就这样依偎在彼此的怀抱当中,享受着此刻的欢愉和安慰,他们贪婪地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想要把这种味道铭记于心。

  轻轻侧过身,逐渐捕捉到的温润的唇瓣,容谦本想再进一步加深,可事情总不能如他所愿,手机铃声偏偏在此刻响起。

  打电话来的是容羽,因为看到了这则惊天动地的新闻,所以,她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容谦。

  如今,樊若水的事业蒸蒸日上,又快要恢复了以前的大好风光,而顾眠和容谦的孩子也已经快满一周岁,她不能再让樊如水去破坏他们的家庭。

  “怎么了”容谦的声音有些冰冷,还在埋怨容羽打扰了他的好事。

  这会儿,容羽是背着容敬伟,偷偷给容谦打电话的,所以,像做了亏心事一般,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十分焦急,因此容谦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只听,“哥,你是怎么搞的怎么又和樊若水那种女人纠缠在一起了”

  “你还有别的事儿吗”容谦差点就要挂断电话。

  “有,我也不跟你废话了,实话告诉你,我之前就见过樊若水和别的男人去开房,而且,我调查了一下,他们还是不同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容谦的瞳孔放大了一分。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樊若水,这个女人说一套做一套,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好了,我知道了。”

  容谦应了一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甚至都没有听容羽把后面的话说完,便向床边走去。

  看着窗外的星辰,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在发生变化,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改变,也不知道顾眠会不会被改变。

  心里虽然很不是滋味,可他还是选择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看着樊若水可怜而已。

  顾眠见他一直望向窗外发呆,还以为是发生什么事导致他心情不好,走到他身后,从背后轻轻环住他的腰,“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容谦微微转过身,盯着她看了三秒钟,紧紧拥抱住顾眠,像是想把她揉到自己身体里一般,嘴上不自觉呢喃道,“我爱你。”

  本来,他是一个不轻易说出承诺的人,也不会轻易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可是在这短短的一天当中,他竟然同时做了两件事。

  顾眠一怔,道:“我也爱你。”

  或许,这不是世间最动人的情话,可是,这却是容谦听到过最动人的情话。

  “再说一次。”

  “我也爱你。”

  一生相守,两不相负。

  天长地久,矢志不渝。

  月光照在顾眠的背影上,只见容谦一把拉过窗帘,然后拥住怀中的她,两人双双向床上倒去。

  随着衣物褪尽,两人坦诚相待,室内一片旖旎,柔和而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那一丝缝隙照在他们身后的墙上,顾眠隐约间还能看到容谦健好的身材。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