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火上浇油-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一十七章 火上浇油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一十七章火上浇油

  “伯父,伯母,顾洛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们也不能让他就这样随随便便找一个人啊这以后万一真有什么事情”

  “够了,沐风衣,你给我闭嘴现在请你滚出我们家,我们家不欢迎你”顾洛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她,可她仍是这么不知好歹。

  “顾洛,你先给我坐下。”顾康德冷冷开口。

  进而把视线转移到白悦身上,“白小姐,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顿饭,白悦注定已经吃不下去,看来沐风衣是铁了心的要把她逼走了,也真是难为她,调查自己花了不少功夫吧

  蔑视的看了沐风衣一眼,抿了抿嘴唇,“是,我是一家餐厅的经理,她说得确实是事实,我在法国念书时,的确被人抓了起来。”

  话还没说完,声音就已经哽咽。

  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多年,她心里的伤痕早就得以修复,可如今再次被人翻出来时,心里却还是歇斯底里的疼。

  不做任何解释,转身,跑出了别墅。

  顾洛恶狠狠的瞪了沐风衣一眼,头也不回地转身追了出去。

  顾洛走后,沐风衣佯装无辜说道,“伯父,伯母,这,我这也不是有意说出口的,我也不知道白小姐她”

  “好了,人都已经走了,说这些有什么用,赶快吃饭吧”

  顾康德心里虽然不大喜欢沐风衣,不过,也不愿意与她撕破脸,毕竟沐凯德养育了他女儿这么多年。

  不过,沐风衣似乎还没有想这样结束,而是十分委屈状,呜呜咽地哭了起来。

  她的这个举动让顾眠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不知道她又在耍什么花招,今天她可是看足了一场好戏。

  “伯父,伯母,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还记得上次相亲的时候,顾洛竟然带着她,理都不理我,还说那是他的正牌女友,根本不需要相亲。我”沐风衣边说边哭,不过,顾眠并没有理她,倒是宋书玉递过去一张纸巾。

  “你说的这件事可是真的”顾康德淡淡的问道。

  沐风衣继续火上浇油,“千真万确,我还亲眼见到过好几次,他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推脱掉的。”

  难怪顾康德还以为是人家的千金没有看上他儿子,闹了半天,居然是这小子惹的事。

  本以为他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可没想到他竟然能看上一个有失道德底线的女人。

  眼看着顾康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顾眠适时的开口,“爸,你先不要生气,这件事你听我哥回来怎么解释,或许这其中另有别的原因。”

  “好了,眠眠,你也不用为你哥辩解了,这个顾洛真是气死我了。”

  容谦和顾眠皆是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该怎样说。

  顾眠心里不明白,白悦那个女孩儿看起来温柔大方,举止谈吐也算是很有教养,她实在很难想象把她和小偷联系在一起。

  但这并非是沐风衣捕风捉影,而且也是白悦自己亲口承认的,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妹妹,你可不要被她柔弱的外表给骗了,说不定她就是贪图你哥的钱财才故意接近他的,像她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沐风衣坐在她对面,脸色十分认真的说道。

  顾眠实在不想理会她,只当做没听见,默默的喝着杯中的饮料。

  原本一顿好好的家常便饭就这样被沐风衣搅黄了,沐风衣见自己的目的达成了,看了眼座位上神色各异的各位,打过招呼后,便匆匆离开了。

  天台上,白悦一直抬头仰望着星空,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就是那天上的一颗星星,不用想太多,也不要烦恼,不会有伤心,也不会有难过。

  顾洛一路尾随着她,一上来便看到她落寞有惹人心疼的身影。

  虽然他知道沐风衣说的都是真的,那又如何他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改变对她的看法,他愿意相信她,她是那样好的一个女孩。

  顾洛在她身旁站了很久,陪她一起仰望星空,“你知道么许多事,看淡了也就过去了,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谁都有过去,可最重要的是珍惜当下和未来的生活。”

  听到顾洛这么说,白悦长长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些道理她都懂,可她今日也不知怎的,竟然如此失态。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的缘故

  沐风衣,是个很难对付的女人,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

  “那件事一直是我心里的一道疤,我原以为,这么多年,我早就放下了一切,可没想到如今却还是功亏一篑。”刚转过头,就对上顾洛那双闪亮的星眸。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顾洛还是柔声问道,“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

  面对顾洛的劝诫,白悦心里没有任何波澜。

  “先不要说话,闭上眼睛。”顾洛没有再说别的,轻轻蒙上白悦的眼睛。

  白悦不知道顾洛要做什么,只是任由他这么做,闭上双眼,感受着夜晚的微风和浩瀚渺渺的星辰。

  “你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了么静静感受,问问你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他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如果之前他还不确定自己对白悦的感情,那么就在今天,他已十分清楚。

  白悦按照他说的做了,她在问自己,这么多年追求的一直是什么,她对顾洛的感情又是什么

  两个人离的很近,顾洛缓缓松开蒙住她眼睛的双手,同时,他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了白悦。

  这个巧克力和寻常不大一样,爱心形状,很漂亮。

  “你怎么总给我巧克力”她不解,这一连数日,她每天都吃巧克力,都有些甜的发腻了。

  想到顾洛这会儿还让她吃巧克力,白悦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这块儿和以前的不大一样,你尝尝看。”顾洛看出她的无奈,耐心说道。

  自己这些天搜罗了各式各样的巧克力,为的就是能让白悦时刻开心,甜蜜。

  这块巧克力是出自一个意大利厨师,他让人亲自从意大利订做回来的。

  白悦接过巧克力,小心翼翼塞入口中,然后满满咀嚼。

  巧克力入口即化,气味浓郁又不腻口,逐渐开始有些苦味渗入口中,有些酸涩,就像是她的心情时而欢愉时而痛处,就在她还沉浸在这样的苦涩中时,红酒的芳香味又沁入鼻息。

  久久不能忘怀,直到口中的巧克力完全化开,她还沉醉其中。

  “怎么样味道是不是很特别”顾洛清澈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道。

  “嗯,很特别,很好吃。”这样的巧克力,是她吃过最特别的,也是让她最记忆犹新的。

  “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心痕。”顾洛看了一眼白悦,“它的味道就和它的名字一样,让人回味,留恋。”

  说完后,他自己也吃了一颗,细细品尝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味道,也没有和白悦说太多。

  目光再一次集中到她的脸上,顾洛对着她竖起大拇指,怔怔地看着她的眼睛,嘴角挂上了笑容。

  “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安慰我,我还以为你会问我。”面无表情,喃喃说道,不过,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温暖。

  这种感觉就像是,生病了,有人关心,口渴了,有人送水,心烦了,有人解闷,伤心了,有人陪伴。

  这种感觉真好,被关心被温暖的感觉真好。

  顾洛轻轻把她拥在怀中,瞬间,白悦便觉得,自己好想躲在一个避风港,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默默支撑着她,心里也好受了一点。

  “我知道,有些事你不愿意提,但我相信有一天你会亲自对我说出口的。”顾洛温柔的揉了两下她的秀发,让她尽可能放松。

  这样的感受让她忘记了时光,贪婪的呼吸着胸膛中的气息,十分信任眼前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觉得,她是真的爱上他了,在这样的时刻,她很享受,却又很害怕。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你家人也在等着你。”轻轻从顾洛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低头说道。

  顾洛心里有些失落,还有许多话想对她说,只不过,他还是想让她尽可能的放松心态,忘记不开心的事。

  “我送你回家。”顾洛语气平淡的说道。

  本来,他是想多陪她一会儿的,可是见她神色实在有些疲倦,便应了她。

  白悦点点头,道,“嗯。”

  既然这一切已经发生了,这样也好,现在都再没有什么是隐瞒顾洛的了,有些事情,本不该如此,既然迟早都要发生,那么她便坦然面对。

  至于顾洛,他的家人注定不会接受这样的她吧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只希望他们不要再遇见,冥冥之中,那天偶然相遇,就注定了一个错误的开始,便会造成这样的结果,继续发展下去他们也不会有好的结局。

  这一路上,两人都没在开口,直到两人下车后,顾洛突然拉住她的手,“相信我,所有的事都会过去,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相拥过后,顾洛目送她离开,直到她已经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这才上车。

  茫茫夜色中,顾洛一人开车也不觉得孤独,隐约感觉到身侧还残留她的味道,就像是她一直陪伴着他。

  约莫着她已经到家了,拿起手机,刷刷发了一条信息:人生就像是我们刚刚吃过的巧克力,绝望中又充满希望,无论未来如何,我都会一直陪伴着你。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