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被打三巴掌-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二十章 被打三巴掌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二十章被打三巴掌

  可还没等沐风衣碰到顾洛,她的手就被顾洛远远的推开了。

  见状委屈的说道,“顾洛,你不知道,我刚刚又碰到白悦那个贱女人了,我还被她打了一巴掌,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呃这是什么情况

  显然,顾洛的神情本就凝重,此刻变得更加阴郁了,这个女人还真是本性未改,“啪”清脆响亮,回声回荡在这空旷的别墅中。

  沐风衣的脸唰的就红了,所有人皆是一惊,她更是被吓傻了,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相信,“顾洛,你为什么要打我难道连你也要帮那个女人吗”说着眼圈就红了。

  眼看着泪水就在眼圈中打转,顾洛却没有一丝心软,看惯了她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此刻的她只会让他觉得无比恶心,厌烦。

  顾眠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的,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顾洛在他面前打人,这个女人确实该打,她早就想教训她了,没想到顾洛刚刚的样子还挺帅的,不愧是她哥。

  “让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打你,沐风衣,我问你,认亲宴的那天,你去洗手间都做了什么你都做了什么”边说边向沐风衣面前走去。

  此时,顾洛眼中全是血腥和暴力,是沐风衣从未见过的模样,她心虚的的往后退,眼神更是无处闪躲,难道他们发现了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退到茶几处,身子一偏,茶几上的杯子掉落到地上,碎了一地。

  沐风衣抬起头,直视顾洛的双眸,“那天的事我早就不记得了,我去洗手间当然是去上厕所还能是干嘛呀”

  “呵”顾洛冷笑,那笑容太过于牵强,“沐风衣,事到如今了,你还不承认吗”

  一把扯过沐风衣的肩膀,逼她看向电脑中的画面。

  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这是认亲宴那天的场景,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做的已经够小心翼翼了,怎么会被人发现

  “这个是什么你们从哪儿弄来的”沐风衣的语气明显有些惊慌失措。

  “监控录像。”容谦冷冷地答道。

  不,她不相信,怎么会这样千算万算还是漏了这一步。

  沐风衣小心翼翼的拉过顾洛的手,“顾洛,你听我说,我当时真的只是去上厕所,我什么都没有做,更没有去害顾眠。”

  顾洛一把推开沐风衣,可她还欲上前。

  顾洛忍无可忍,怒吼道,“沐风衣,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真当我们都是白痴吗那天还有人目睹你在洗手间周围鬼鬼祟祟的,难道这一切都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吗你不要真以为你自己做的那些事就不会有人知道”

  一气说完这一通,顾洛气愤地瞪着沐风衣,像是能把她看穿一般,“沐风衣,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啊顾眠就算不是你的亲妹妹,你们好歹也相处了这么多年,难道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沐风衣已被她这个态度吓到了,猛的反应过来,顾洛也在维护顾眠,她不甘心,“呵呵,感情我和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有感情顾眠,我早已经恨透了她,从小到大,她什么都跟我抢,我才是这个家的女儿,我才是真正的市长千金,凭什么所有人都要来维护她她有什么资格值得你们这样做”

  顾洛脚步一顿,转过身狐疑的看着她,不依不饶的逼问,“所以你就要治她于死地”

  “对,她就是个贱人,就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所以,世界上只要有她存在的一天,我沐风衣的日子永远都不会好过。”沐风衣咬牙切齿的说道,那模样像极了得了失心疯的女人。

  “你真是无可救药了,顾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竟然会让你这样做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说完后,转过身背对着她。

  沐风衣一只手指着顾眠,“顾洛,你听我说,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简单,你们不要被她的外表给骗了,我对你的感情是真是假,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就是因为她,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是她从中一再阻挠我们,否则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想起自己曾经对顾眠的痛恨,再看到此时他们都在护着她,甚至连他最爱的人也为那个女人来指责自己,沐风衣痛心疾首。

  “沐风衣,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不跟你在一起并不是因为任何人的原因,你不要总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是因为你自身的问题,我根本就不喜欢你。”顾洛那清澈带有穿透力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被他的疯狂震慑住了,

  “因为我自身的问题那你告诉我因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我可以改。”喃喃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乞求,早已泪水涟涟。

  此刻的她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从她遇到顾洛的那一刻,她的生命里仿佛都是因为他而存在,就连她自己仿佛也只是因为他而活。

  她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他,也不允许他的心里想着其他女人。

  “沐风衣,你怎么还不明白,我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优秀,只因为那个人是她。”说完,也不等沐风衣回答,继续开口说道,“既然你已经承认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是故意放火行凶罪,人命关天,你自己最好有个心里准备。”

  叶茜听后立刻跪在顾眠面前,“顾眠,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报警”

  看到叶茜这幅样子,顾眠心里也不好受,可她心里真的很伤心,她本以为她养了自己十几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感情,可没想到这她的养母从来都没有把当当成亲人看待,这让她心寒至极。

  顾眠的手紧紧拉着容谦,纵使他们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太可怜,那又如何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顾眠身上时,沐风衣像疯了一样的朝她扑过来,目光凶狠,仿佛要把她撕碎一般。

  幸亏沐凯德及时拉住了她,否则,沐风衣指不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顾眠一边听着叶茜的哀求声,一边又在不断告诉自己,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很快,大家的视线再次被沐风衣吸引,她歇斯底里地大喊着,“爸,你拉着我干什么难道你没有看到这个女人有多嚣张吗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她真”

  话还没说完,就迎来了沐凯德的一巴掌。

  沐风衣的脸偏向一侧,半晌过后才把头转过来,她惊愕的看向沐凯德,冷笑一声道,“爸,你打我你竟然打我”

  沐凯德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也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打过沐风衣一下,他也是打在手上,疼在心里。

  最后他无奈的看了沐风衣眼,然后扑通一声跪在顾眠面前跪下,顾眠只觉得自己心中轰的一声,像是被什么震了一下。

  更多的是心酸和难过,这么多年,养父待她是真的很好,他也是她在这个家中唯一的牵挂和温暖。

  就算此时的心再狠,却也见不得这样一个发丝间有着缕缕白发的老人跪在自己面前。

  “眠眠,我知道是我们一家人对不起你,是我没教育好她,我不求你能原谅我们,但请你看在我们家养育你这么多年的份上再给她一次机会。”

  机会她给她的机会难道还不够多吗

  “叔叔阿姨,我们今天来了,不光是代表我们自己来的,我爸妈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我爸呢,昨天就气的高血压犯了,现在还在家里休息,按理说,我们是应该感激你,可我们家已经退让的够多了,沐风衣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但顾眠也是我父母的亲骨肉,这种天下做父母的心情都是一样。”顾洛说这番话的意思只是想让沐凯德和叶茜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一想。

  “我知道,现在或许做什么也挽回不了,只要不让风衣警察局,我们做什么都行,她一个女孩子如果进去了,就一辈子都完了呀”沐凯德说话的声音已有些沙哑。

  半晌,顾眠叹了一口气,终究是于心不忍,无可奈何。

  心里万分纠结,有些为难,不料,容谦却抢在她前面开口,“既然这样,那就把她送出国吧永远也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这么说的目的一是怕顾眠心软,二是也替她解决了一个麻烦。

  只见顾眠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容谦替她做的这个决定,然后才扶沐凯德起身。

  “不,我不要离开,我哪都不去,我不要离开这里。”沐风衣一把抓住顾洛的衣袖,无论如何也不松手,她现在的样子和那些古代被关在冷宫失去恩宠的妃子没什么差别。

  可无奈,她做的错事太多了,所以,为了避她以后造成更大的错误,这也是个最好的决定。

  顾洛懒的看她一眼,毫不留情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来,猛的甩开,走向旁处。

  刚刚站起身的叶茜,因为身子早已跪得发麻,走路也有些不稳,踉踉跄跄,抱着沐风衣,俩人就开始抱头痛哭。

  顾眠轻轻倚靠着容谦的肩膀,看着眼前母子情深的场面,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开心,并没有那种惩治恶人获得快感,反而有一丝失落酸涩,这让她心里某个角落滋生出一股暖意,她的心终究还是软的。

  离开前,她重新环顾了一下这栋别墅,包括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她曾经住的房间,还有她过去最喜欢的那个秋千和那片后花园。

  是应该彻底和沐家做个了断了,这一别过后,两家再不相欠,而这个她生活十多年的地方,终究是不属于她。

  就连她是怎样走出沐家别墅的都已经不大记得了,总觉得身体浑浑噩噩,飘飘欲仙,活在虚幻的世界当中。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