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该相信他么?-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该相信他么?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二十四章该相信他么

  “顺势难道你连这点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吗一个有严重胃病的病人怎么可能会喝这么酸的东西呢”容谦的语气明显已经震怒。

  他不是不相信顾眠,只是这个错误犯的太低级,纵使他知道事情可能不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所有的人都认定顾眠是故意这样做的,他也无能为力为她辩解,只能先以大局为重。

  “容谦,我我”她还欲解释什么,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可还没来得及说,容谦就挥挥手,示意她闭嘴。

  容谦看了眼已经疼得昏死过去的樊若水,眼底闪过一丝悲悯,人命关天,到底还是在他家的酒会上出了事,二话不说,立刻拨打120。

  与此同时,容谦的动作十分之快,顺势抱起樊若水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对顾洛吩咐道什么。

  只是过一会儿的功夫,酒店大门立刻被封死,而这些记者也因为封口费而乖乖闭嘴。

  顾眠心里很清楚,容谦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他做事一向十分稳重,很少有像这般冲动的时候,想到之前几次他冲动的时候,好像也都是因为樊若水。

  可此时,她的心却是如刀绞般的疼痛,他为什么不相信自己她当时真的是无意的,他为什么不听她解释难道他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顾眠看了眼刚刚被樊若水推倒在地上的酒瓶,嘴角扯出一抹讽刺的微笑,从旁边胡乱拿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始终站在一旁的袁木从一开始就无时无刻不注意着顾眠和樊若水之间的动静,今天的这一场戏,他可是从头看到尾,也自然了解这其中的经过,当然,他也没有错过这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

  结果正如他所料的不差分毫,樊若水果要选择这么做了,当然,她的如意算盘也成功了,虽然他是做了那么一点点事情,但整件事情还是与他无关的。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结果还是皆大欢喜。

  在袁木心中暗自思忖着这些事情时,他已然朝着顾眠的方向走去。

  当然,他这个时候却并不是趁火打劫,这是因为时机来的刚刚好。

  他相信所有的缘分都是天注定,所有的契机都是机缘巧合。

  顾眠冷冷的看着宋氏三姐妹抱着樊若水离开的方向,久久还未回过神来。

  她知道,容谦心中永远都存留樊若水的位置,而他们之间的回忆也是她抹不去的。

  看了眼那些记者,脸上的表情更是嘲讽,如果容谦不把这些消息封锁的话,估计明天出来的头条新闻就会是:容氏集团总裁中途携女伴出局,总裁夫人被抛弃。

  过了有一段时间了,所有宾客打量她的视线都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是嘲讽,是怜悯,是同情。

  总之,她在这些人的眼睛中看到了不一样的色彩,可她自己的眼中却是一片灰白。

  “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袁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她身旁坐下,附在她耳旁说道,然后细心的为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我没事。”顾眠有气无力的回答道,那音量微弱的,像是荧荧之火的烛光,轻轻一吹,便什么都没有了。

  再次看到袁木那双熟悉的眼睛时,她只是点点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很可悲,她爱的人并不是很在乎她,她不爱的人却一心守护在她身旁,每每看到袁木的身影时,便觉得很对不起他。

  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在今天酒会开始之前,她就接到了袁木的短信和电话,但始终都没有回,包括在现场时,早早看到他的身影,却也只当做是没看见。

  但是,不管她怎样躲避,袁木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还是会及时出现在她身旁,现在,她只觉得自己跟个傻子并无差别。

  当时,她以为樊若水真的改好了,频频向她示好,她便坦然的接受,可没想到樊若水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在为她今日做的事做铺垫。

  她让她去取果汁时,她并没有多想,可没想到她的一番好意和关心反倒成了樊若水陷害她的筹码。

  她清楚,樊若水有可能还深深喜欢着容谦,所以,在与她进行沟通时,才会谨慎几分,但是,这一次还是出乎她的意料,她终究还是太大意了。

  她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同时也低估了樊若水对容谦的爱有多疯狂。

  医院里。

  容谦还是以前的容谦,他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走过的路也太多了,对于樊若水的这种小伎俩,她分分钟就把它看得一清二楚,更别说樊若水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时,他心里会涌起什么内疚感。

  容谦对樊若水再无其他感情,有的只是悲伤和怜悯,与其说他在可怜她,倒不如说他是在为自己过去的失误对她进行一些弥补。

  可樊若水却把这些当成容谦对她的感情,可见樊若水对容谦的爱早已深入心底,无法自拔。

  经过一番紧急抢救和肠胃清洗过后,樊若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容总,樊小姐这一次送来的幸亏及时,如果再晚个十分钟恐怕就性命不保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掉口罩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这次多谢你了,赵医生,我进去看看她。”

  刚一推门,他就看到樊若水那张苍白的脸,房间内静得出奇,仿佛能听到那吊瓶中液体滴答滴答的声音。

  看到她脱离危险后就放心了,转身离开,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声微弱的声音。

  “容谦不要走”

  音色若有若无,仿佛在下一秒钟就能够断气,容谦停下脚步,最终还是心软了。

  “医生说了,你现在的状况需要好好休息,这两天就在医院吧我会派人来照顾你的。”冷冰冰语气还是和从前一样,没有一丝缓和。

  “容谦,你会来吗你在这里陪我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你。”说话那可怜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

  容谦默默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怔怔地望着她,一双墨色的眸子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樊若水,你不要以为自己做的事不会有人知道,如果你是为了这样来博取我的同情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如果再有下次,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管的。”

  残忍而绝情的话从那张性感又冰冷的薄唇中说出,樊若水的脸色唰的一下惨白,无地自容。

  她绝望而又慌乱的眼神中露出莫大的伤痛,“容谦,你听我说,那个柠檬汁是顾眠给我的,当时你是在场的,是她给我的。”坚定的话语从樊若水那张惨淡无色的口中说出来,

  “呵樊若水,睁着眼睛说谎都越来越顺了,我以前还真是小瞧你了,我说过了,不要再让我重复一遍,还有,以后离顾眠远一点,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就转身离开。

  可还没有走多远,就听到身后扑通一声,皱了下眉头,转过身把樊若水重新扶到床上,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容谦关门后就听到房间内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樊若水把床头柜上的东西扔了一地。

  为什么容谦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抛弃了一切,放下了一切,为的都只是能够剥夺她的注意,为的都是能够让他心里有她,可容谦却一次又一次的把她伤得体无完肤。

  想着想着,樊若水就嚎啕大哭起来,那声音歇斯底里,让旁人听了都觉得有些痛彻心扉。

  容谦在为樊若水办理住院手续,而顾眠也因为这件事一直闷闷不乐,无论秦蜜蜜和顾眠怎么开导她都没用。

  容谦说过,以后不会再让她伤心的,他也说过他们两个会相互信任,一直走到最后的,可前不久才说的话为什么在今天却又抛之脑后呢

  酒会结束后,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也不知道容谦回来以后,她该如何面对他,更不知道到底还应不应该相信他说的话。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顾眠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经过内心一番挣扎和纠结后,决定还是去趟医院,这会儿,她已经到了樊若水住院的地方,四处寻找着病房。

  此时,住院部的高级病房内。

  樊若水不吃也不喝,一双眼睛盯在天花板上四处游荡。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樊若水向来人望去,脸上一片惊喜,下意识地惊呼道,“容谦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容谦把刚刚买好的粥放到床头,又拿起刀削了个苹果,细心的把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儿,“吃点东西吧,你现在身体很虚弱。”

  “嗯。”樊若水止不住的点头道。

  看向容谦的眼神也格外温柔,她的心早就已经被他这样的动作所融化了,这样的感觉许久都不曾有过了。

  其实容谦这么做是有事情想跟她说的,这是他能为她最后做的一点事情吧可见樊若水吃得正在兴头上,不想扫兴,便想到她吃完了再说。

  “你好,我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位樊若水小姐,她住在哪啊”顾眠对护士站那个小护士问道。

  “你稍等一下,我帮你查一下。”

  “好的。”

  乘电梯一楼上到顶层,这才来到了病房。

  顺着门牌号找到701室,本想敲门进去,可透过半透明的窗户看到里面的场景时,便停下了已经停顿在半空中的手指。

  虽然窗户很朦胧,若隐若现,但她也能从中看到个大概,两个人离得很近,隐约中能看到男人在喂女人吃东西,虽然只是背影,但那已经足够让她心痛。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