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告而别-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告而别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二十五章不告而别

  尽管眼前的画面格外刺眼,但她心里仍然安慰自己道,只不过是喂她吃个水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樊若水生病了。

  可就算是这样,她那双已经快溢出水花的眸子是欺骗不了别人的,怔怔地站在门口,一时间失了神。

  刚刚走的太匆忙,就连身上的白色礼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医院的人看她这身打扮都很诧异。

  或许是她身上的光芒太过于耀眼,以至于病房内的樊若水刚一抬头就看到了她的身影,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也不管那究竟是不是顾眠,她嘴角终究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

  樊若水深情款款的看了容谦一眼,“容谦,你能抱抱我吗这是最后一次,你抱抱我好吗”

  容谦的反应很平静,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樊若水借机继续攻上容谦心里的堡垒,“真的是最后一次,我只想要一个拥抱。”

  容谦看着她的样子也是格外可怜,轻轻抬手握住了她的肩,淡漠地看了她一眼。

  见容谦没有拒绝,机会来了,樊若水顺势搂上容谦的脖子,两人紧紧依靠在一起,虽然容谦的身体很僵硬,但是她知道,这一刻,她成功了,她赢了顾眠。

  她也相信顾眠这会儿已经看到了这一幕,现在她的心里应该很不是滋味儿吧

  一秒,两秒,三秒,容谦片刻错愕,猛地推开樊若水,尽管她没有察觉,但一直注视着他们的顾眠此刻夜已经离开医院。

  刚出门就碰到秦蜜蜜,从酒会出来以后,秦蜜蜜就注意到顾眠一个人离开了,心里不放心她,便偷偷跟了上来。

  “你怎么样了见到人了吗”

  “嗯。”点点头,没再说别的,语气中满满的失落。

  秦蜜蜜一听就知道她的心情不好,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蜜蜜,你能送我回趟家吗我想收拾点东西。”

  秦蜜蜜皱了下眉头,她这个样子明显就不对劲吗,也不理会她刚刚说的话,拉着她的手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两个是不是欺负你了还是容谦不相信你啊,你跟我说,我去帮你出气去”

  “没有,我就是心情不好而已”说着说着,便再也忍不住,整个人扑在秦蜜蜜怀中,眼角就开始滑落大滴大滴的水珠。

  “我就知道,一定是他们欺负你了,对不对跟我上去,我这次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说着便拉着顾眠朝医院方向走去。

  “别别去打扰他们了,我不想再见到他们,你送我回家吧”她抬头,不经意间想到刚才两个人温馨的画面,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弧度,“我想去你那呆几天,你不会不收留我吧”

  “怎么会,我当然不会不要你了,只不过,你也不能任由他们这样欺负你啊”秦蜜蜜欲言又止,看着她那双已经微微红肿的眼睛,由心生出一种同情,她生怕顾眠又会像之前那样不吃不喝。

  “放心吧,他们没有欺负我,只是我自己一个人想静一静,这段时间真的太累了,今天发生的事儿也太突然了。”顾眠说着,自己已经擦干眼泪,说着就拉着秦蜜蜜的手向车的方向走去。

  刚上车没多久,天空就阴雨连绵,这样的傍晚,显得格外凄凉。

  以前她很喜欢下雨,总是觉得下雨的时候能让她格外放松,可自从她长大以后,便不喜欢这种感觉,每次下雨都会让她心酸心痛,泪水和雨水交融的感觉犹如心里在淌血一般,痛不欲生。

  病房里。

  容谦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也不知道顾眠现在怎么样了在哪里,看到樊若水的气色已经好些了,便嘱咐道,“你自己好好养病吧,我还有事。”作势就要起身离开。

  樊若水心里一慌,连忙伸手扯住他的衣袖。

  “容谦,你能不能再陪我一会儿,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她生怕容谦离开他后会出去找顾眠,她实在不想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我说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如果你不想让自己做的丑事明天都上报纸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在这呆着。”容谦最后看了她一眼,扯掉她的手,轻轻俯身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地离开。

  樊若水被他突如其来的冰冷吓了一跳,再次看了眼他俊逸的脸庞,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外边下起了滂沱大雨,豆粒般大小的雨点在几毫米厚的积水中溅出了水花,随着风呼啸而过,这些雨点仿佛乱了节奏,时而狂风骤雨,时而又滴滴答答。

  等他回到别墅后,夜深人静,整个别墅都陷入安静的沉睡着状态,特别是在刚下完雨后,周围静得连过路的车声都听不到。

  容谦无心观赏这园中景色,停好车后就立刻进去。

  别墅里和外边没什么差别,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他心中有些不安。

  “顾眠”

  楼上楼下找了一圈没人后,她有些慌张,还差一个地方没找,对,厨房。

  仆人们原本正在厨房准备夜宵,在看到容谦慌张的神态时,都纷纷停止手中正在进行的动作。

  “总裁,您回来了。”

  “夫人呢夫人回来了吗”声音中透着急迫,眉眼中也难掩焦灼之色。

  “夫人刚刚回来了,这会儿应该在房间。”

  “房间里为什么没有她到底去哪儿了”容谦的情绪有些激动,一手捶在了厨房的门上,吓了众人一跳。

  容谦的话,他们听得很明白,顾眠显然是不见所踪了,大家一起开始在偌大的别墅内找寻顾眠的身影。

  里里外外都找不到后,容谦又回到卧室。

  原本被她塞得满满当当的衣柜,此时却凭空少了几件衣服,容谦开始发了疯的寻找,除了少了一个包,几件衣服,一个行李箱之外其他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放着。

  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从酒会到结束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小时了,她能去哪儿,容谦虽明白酒会中途发生了一些不快的事,可那也不至于让她一声不响的离开啊

  甚至连通电话都没有给他打一个,想到这里,他急切的拿起手机给顾眠打电话,可电话那边早已关机,看来她是铁了心的要躲着自己了。

  容谦深吸一口气,翻出顾洛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拨出去,过了许久,电话才被接通。

  “怎么了”电话那端隐隐传来女子的笑声,顾洛的声音在电话里听的有些不清楚,语气不冷不热。

  “我问你,顾眠现在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你让她接电话。”容谦的眉头紧蹙,他断定刚刚的笑声就是顾眠发出的。

  顾洛觉得莫名其妙,扬了扬眉,看了眼坐在他身侧的女人,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你说什么顾眠怎么会跟我在一起”

  “你最好不要骗我,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耐心陪你兜圈子,赶快让她接电话。”她把后几个字强调的格外重,一想到这个时候顾洛还在跟她开玩笑,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怒火。

  “哎我说你现在怎么回事,顾眠真的不在我这,你不会又找不到她了吧”毕竟顾眠是他的妹妹,听到她没有和容谦在一起后,他的心情也有些紧张。

  “你旁边是谁”容谦不耐烦的问道。

  “白悦啊怎么你该不会把她当成顾眠了吧她真的不在我这,哎我问你,你俩不会又吵架了吧”顾洛阴阳怪气地说道,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

  说完,顾洛抿了一口手中的香槟,想起前些日子他们吵架的时候,一想到容谦那发了疯的状态,她就浑身发毛。

  心里暗自祈祷,但愿他们不要有事,否则他这边可就成了灾难区。

  “我现在没空跟你说别的,她要是回你那,立刻可给我打电话。”容谦再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太过情绪化,接着挂断电话。

  刚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就立刻被一个牛皮纸的信封吸引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以迅雷之速拆开

  是他最为熟悉的笔迹:容谦,或许我们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我想,是时候该结束这个错误的决定了。我离开了,你不用找我,我现在很好。祝你们幸福,勿念,顾眠。

  容谦紧紧盯着那信上的一字一句,大脑一片空白,为什么她为什么离开了

  “祝你们幸福”这几个字格外刺眼,同时也是对他的一种讽刺。

  想到自己下午在酒会上对她说的那番话,有些冲动,又有些过于残忍,她或许是因为这个生气了,如果她能够听他的解释,说不定这件事就过去了。

  可他现在别说当面跟顾眠解释了,就是连她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

  钟表滴答滴答的响着,突然间想到一个人,他的直觉向来很准,他猜测顾眠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在秦蜜蜜那里。

  秦蜜蜜家中。

  顾眠回来后就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手中原本冒着热气的白开水此时也渐渐冰冷,回想自己和容谦一次又一次的吵架,一次又一次误会,又一次又一次的复合,这让她觉得自己早已身心疲惫,经不起折腾了。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秦蜜蜜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又偷偷望了眼宫殿的方向,悄悄走向阳台。

  “喂顾眠是不是在你那,我有话想和她说。”电话里传来急迫的声音,秦蜜蜜能感觉到容谦定是因为找不到顾眠而忙得焦头烂额。

  “容总还是省点力气吧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听,这段时间也别来找她了,她想一个人静静。”虽然秦蜜蜜知道这两人之间可能有误会,但现在并不是处理事情的最好时机,至少要等顾眠自己想通,心情平复下来以后再做决断。

  “好,既然她在你那儿,我就放心了,她要是有什么事你立刻告诉我。”

  挂断电话后,秦蜜蜜没有告诉顾眠,刚刚的电话是容谦打来的,冲了杯豆奶,放下的手中早已凉透的白开水,轻轻坐在她身侧,“怎么样现在愿意跟我说了吗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

  “什么他居然这么过分你没有看错吧”原本寂静的客厅被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打破,秦蜜蜜原本懒散的坐姿也一下子变得十分笔直,那双透着不可置信的眸子直直地望着顾眠,“你确定他没有看到你”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