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借酒浇愁-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二十六章 借酒浇愁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二十七章莫名的冲动

  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他的着装并没有来得及打理,衬衣领子前的两颗扣子未系,迷人而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暴露在空气中,完美的喉结弯起一个精致的弧度,小夏看着他,仿佛失去了呼吸。

  回过神后,突然想起容谦刚刚说的话,温柔答道,“没有,难道总裁忘了,夫人昨天就一直没有回来。”

  是啊,他差点忘了,她现在在秦蜜蜜你家里,好的很,不会回来的,他还奢望什么

  回过神后,他那双清冷孤傲的眸子正盯视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我的衣服是谁给我换的”声音魅惑,带着丝丝沙哑,低沉而性感,直接俘获了小夏的一颗少女心。

  “总裁,你的衣服是我换的,我”

  “好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入房间半步,我不希望昨天晚上的事情再发生。”容谦直接打断小夏的话,斩钉截铁地说道。

  “总,总裁”

  没等他说完话,容谦就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瞳孔收紧,双手无意识的握紧拳头,尖锐的指甲陷入掌心的肉里,也没有觉得疼痛。

  这间别墅的男主人是容谦,女主人是顾眠,她曾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能当上这个女主人,可她也知道那是痴心妄想,那只是一场梦而已,像她这样身份卑微的人始终也得不到那样幸福的生活。

  现在,他第一次对她发火,怕是已经厌恶她了吧

  而事实证明,她想的是对的。

  “你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从明天开始,就不要来容家了。”容谦脸色一沉说道。

  起初,他也只是怀疑她的心思,但总以为她能够改过,可没想到她却越发的糊涂,有些东西可以想,但是有些不属于她的东西,就不要妄想。

  “总裁,求你,求你不要赶我离开,小夏知道错了”

  容谦的嘴角抽了抽,对这些女人的哭哭啼啼实在没什么兴趣,更没心思听她说这些哀求之词。

  “总裁,求你看在小夏年纪小的份上就饶过小夏吧”说完便在容谦面前抽泣起来。

  半晌不见回声,她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容谦那双深邃的眼睛。

  而容谦正低着头怔怔的看她,眼神格外冰冷,不带有一丝温度,两人之间的气氛冰冷得像是被冻结一般。

  半晌后,容谦心里终究有一丝柔软,挥手让她起来,“你下去吧记住我之前说的话,永远不要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铃”突然响起电话,容谦心中一喜,原本是以为顾眠或者是秦蜜蜜打来的,可是,却没想到竟然是顾洛,竟让他白白空欢喜了一场。

  心情不好,本不想接听,可是连续响了几声后,他还是缓缓接起。

  “喂什么事”容谦脸上没有表情的问道,不带一丝情绪。

  “我说,你怎么还是这副死脾气,谁惹我们的容大总裁不顺心了说来跟我听听,我这个好兄弟帮你出气。”调侃的语气带着一丝玩味,此刻他早就把容谦昨天说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开玩笑,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哎一会儿出来一趟吧,我们咖啡厅见,我倒要看看你究竟为了何人何事而烦恼。”

  拨打电话后,房间恢复了平静。

  容谦在坐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心思忧虑,不知是因为昨天晚上酒喝太多的缘故,还是刚刚被顾洛给气的。

  过了好久,才起身换衣服。

  走进浴室,望着镜子中有些憔悴的自己,定格两分钟后他的视线便转移在牙具上,目光在触及到那个情侣牙刷时,眼色漠然冷沉下去。

  心头升起一股悲哀,伸手拿起其中的一支牙刷,仔细端详一番后,放回原位。

  脑海中又忽然想起顾眠的模样,这里的杯子,牙具,毛巾,所有的东西都是情侣配置,想当初两人是何等的温馨,可如今再见到这些东西,只是睹物思人罢了。

  匆匆洗漱过后,走回卧室,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拿起桌上的手机便离开了别墅。

  去往咖啡厅的途中,手机传来公司的电话。

  刚一接通,那头便传来助理焦急的声音,“总裁,你今天下午3点的会议,要不要我先把文件帮你打印出来。”

  “下午的会取消了。”

  取消了林助理一头雾水,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皱了下眉头,下意识的问道,”“嗯,总裁,那晚上和张总约好的饭局”

  “今天所有的行程都帮我推了,我有重要的事。”

  林助理一愣,“是,总裁。”

  虽然不知道容谦又在忙活些什么,但作为总裁的下属,他还是立即执行了命令,顺便细心地把这个消息封死,未传到其他有心人中。

  咖啡厅里。

  顾洛刚坐下点一杯咖啡后,便见到容谦进来了,他连忙站起身来,朝他招了招手。

  容谦的步伐比往常凌乱了许多,神色也带着以往没有的仓皇,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咖啡厅里的其他人,径直走到顾洛的对面坐下。

  “呦看你眼睛红的,昨天晚上又去逍遥快活去了吧要我说,你就应该好好在家呆着静养,整天光想一些没用的事干什么”

  顾洛一句话说完,两人之间的气氛陷入尴尬的沉默,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他抿了一小口咖啡,小心翼翼的偷瞄了几眼容谦,对方依旧是一副冷若冰山的模样,深邃的眸中不似以前那般清澈,仿佛有着一丝浑浊,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但他神色中的焦灼已经暴露了他此刻不安的内心。

  隐约察觉到什么,这才想起来容谦昨天晚上给他打过电话的事,连忙好言相劝道,“你和顾眠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们没吵架吧难不成你昨天晚上一夜未归”

  看着那人越来越阴沉的脸色,顾洛也不再试探他,而是在他咽下口中的咖啡之后,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回事儿”

  难道说就他昨天出去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就错过了一场好戏。

  本来中途他是不愿离场的,他突然接到了白悦的电话,大厅里声音太过于嘈杂,便到外面去了处角落打电话,可这一打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小时,等他回来时人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昨天呵呵”容谦冷言冷语的说道。

  顾洛无奈的叹了声气,只可惜他不是容谦肚子里的蛔虫,如此一来,也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更不用像现在这样天天面对他那张万年冰山的老脸。

  这些年,商场上的新品牌越来越多,后卫可生,国内一些高端品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顾洛知道,容氏集团能够一直保住今天的地位也实属不易,这其中多半的功劳都是容谦的,不光要防外患,还要防内忧,就连其中有过几个小的波动也会被他以最快的速度解决。

  如今,容氏集团的地位越来越稳固,所有的事情都已步入正轨,而容谦的生活也因为有了顾眠的存在才开始绽放出更多的笑容。

  每次看到他笑时,顾洛都会觉得十分惊讶,仿佛觉得上天把顾眠安排在容谦身边就是命中注定,他一向是那样冷的一个人,竟然会因为一个女孩笑得这么开心。

  也是从那时起,他便知道了顾眠对他的重要,要知道,让一个脸上从未有过过多笑容的人经常微笑,是一件很难得的事。

  最让他惊讶的是,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变得冲动。

  思虑了半晌,见容谦不买账,他继续说道,“我来找你,是想帮你的,如果你不愿意对我说,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完,头望向窗外,看着那天边的云朵微微一笑,那明亮俊朗的五官上多了几分暖意和苦楚,那双温润的双眼中,思念之色十分明显,也不知道白悦此刻在做什么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我想向她解释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要我说啊你就是活该,只要换作是我,早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樊若水的皮给扒下来,再叫他作”顾洛义愤填膺的说着。

  如果他当时在场,肯定不会让这些事发生。

  容谦的眼神瞬间又冷下来,眼底闪着寒光,“当时可是一条人命。”

  顾洛心里翻了个白眼儿,知道容谦现在是在生气,他也不想再故意呛他,只是现在的问题有点麻烦。

  他们两个明明互相在意对方,可有时,越是在意就越小心翼翼,本来可以被双方了解的事情,最后也会因为不原谅而闹得不可开交。

  顾洛深深吸了一口气,“在那之后,还有没有别的事发生了”

  “没有。”

  “你确定”

  “嗯。”

  “那你在医院里都干嘛了你几点回家的我妹妹又是几点离开的这些你都想得清楚,记得清吗”

  容谦的身子明显怔了一下,缓缓放下自己原本要端起咖啡的手,脸上的表情满是怀疑,“我送她到医院后,呆了一个半小时才离开,出来后下雨,又等了二十多分钟,到家后人已经走了。”

  虽然嘴上说着这样一番话,可心里却飞到了那时在医院的场景,他隐约记得病房的门是半透明的,看不清具体,但模糊间也能看到个大概,该不会是

  心里咯噔一下,将心里的猜测和当时在病房中的情形同顾洛说了一遍。

  顾洛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果然,还是被他挖出来了吧

  容谦啊容谦,想不到你也有求我的时候,一想到容谦平日里没少捞走他的好东西,心里就不爽,觉得有些不平衡。

  他可不是那些正人君子,整天无欲无求,难得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要我说,这件事你就是活该,你明知道樊若水是什么样的人,却还要招惹她,这不是犯贱是什么”说完,顾洛做出十分无奈的样子来,摇了摇头,唉声叹气。

  “你帮我。”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