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梦魇-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二十八章 梦魇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二十八章梦魇

  此时此刻,顾洛和容谦的心思都飞到顾眠身上,不同的是,顾洛心中更多的是在猜测顾眠的想法,而容谦心中的却是害怕。

  另一边,秦蜜蜜起来后看到顾眠仍未起床,便没打扰她,可是时间一过就过了两个小时,躺在床上的顾眠还是没有动静。

  直到床头的闹钟响了半天,顾眠都没有理会时,秦蜜蜜这才发觉不对劲儿。

  眉头皱了几分,定定的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烦闷的想着,她不会发烧了吧

  秦蜜蜜伸手触摸了一下顾眠光洁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吓了一跳,在她耳旁轻唤了几句,没人答应后,便匆忙走向洗手间。

  她端过来一盆水,取过毛巾后,小心地浸泡在水中,然后轻轻覆在光洁的额头上,抬手看了眼时间,帮她把被子盖好后,迅速回到房间内寻找药箱。

  盯着她看了有一会儿了,见顾眠还是没有反应,心里有些着急,不停的换着毛巾。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可经过一夜怎么就发烧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顾眠现在这个样子昏迷不醒,太让人着急了。

  秦蜜蜜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带她去医院,可她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挪动她,难道要把容谦找回来吗,如果把容谦找过来的话,顾眠醒后肯定不会饶了她的。

  秦蜜蜜的心里一直反复纠结着,一边查探着顾眠的情况。

  经过她的悉心照料后,额头竟然没有之前那么烫了,呼吸声也变得均匀,秦蜜蜜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渐渐退烧了,一会儿就能好了。

  还好,还好老天没有让她继续做错事,否则她良心都会不安的。

  昏睡过去的顾眠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发烧,仍然沉浸在昨天晚上的睡梦中,昏昏沉沉,感到没有了动力,身体也没有了支点,就在梦境中来回飘荡。

  起初,她梦到了年少的时光,那是一片绿色的草地,那里有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海洋,她在欢畅淋漓的奔跑,在呐喊,在寻找她生命中的快乐和幸福。

  渐渐的,画风突变,她来到了一栋十分冰冷的别墅,男子脸上带着阴冷和邪恶的笑容,让她心里不禁打了个寒战。

  “你是逃不了我的手掌心的,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还可以饶你一命。”说话的男子正是她记忆中的模样,容谦。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不要这么对我,我求求你了。”容谦脸恐慌地说着,有些语无伦次。

  “顾眠我要狠狠的折磨你,我要让你无路可走,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女人尖锐刺耳的声音冷笑着,她回头顺着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樊若水脸上的笑容变了一下,一步步朝她走来,眼中尽显阴狠之色。

  “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过来。”她满眼惊恐的看着她,浑身的汗毛都已经竖起来,顿时感觉无数的风顺着毛孔钻进她的身体,大脑昏昏沉沉,像是被施了什么法术。

  “顾眠沐浅夏我得到的你永远也得不到哈哈”女人笑得有些邪恶,那脸上的红唇阴森森的,像是地狱的魔鬼。

  “不不可能,他是爱我的,他还是爱我的”她说话的语气有些颤抖,声音中透露着丝丝的苦楚,神色却有些哀伤。

  “不,他不爱你,他从来没有爱过你,他爱的始终只是我”女人继续阴阳怪气的说着。

  “不不”

  这时,站在她身后的容谦也朝她的方向走来,他的脸上时而俊朗时而阴沉,一半像天使,一半是魔鬼,恍恍惚惚的看不清楚他真正的模样。

  容谦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她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只见容谦疾步走到她面前,狠狠的抓住她的胳膊,冷笑着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她不懂他在说什么,身体只是拼命的拒绝和挣扎,她的胳膊被他抓的生疼,可仍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口中不断地喊着,“放开我,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放开你不可能,你想的太容易了,背叛了我就想跑,我要报复你,我要让你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容谦眼中尽显的阴狠之色,“不要忘了,你不过是我曾经不要的女人,我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你说什么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背叛什么报复”她使出自己全部的力气对着容谦歇斯底里地大喊,想挣脱出他的束缚,可无论自己怎样逃脱,都逃脱不掉。

  突然,他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强迫自己看着他,她有些诧异,神色有些迷茫。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是不懂我在说什么吗不要装傻,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私会,你早就该受尽千刀万剐。”男人冷冷的说道,那眼神像是恨极了她。

  他的脸离她越来越近,樊若水也向她走来,可是,她的手早已紧紧被他抓起来,根本逃脱不掉。

  她故作镇定地说道,“我没有和别人私奔,更没有背叛你,是你先背叛我的。”

  眼看着男人手中的拳头越来越紧,看上他的眸色也越来越凶残,就在他已经做好万念俱灰的准备时,容谦突然松开了手。

  “顾眠,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容谦关切地问,脸上的神色早已不复刚才的模样,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般。

  “我,我没事,你刚刚怎么了”她定了定神,尽量让自己清醒些。

  容谦摸了摸她的额头,笑意绵绵的看着她,“没什么,你放心,我会永远在你身边。”说着就拉过她的肩膀,想要将她拥入怀中。

  顾眠身体微微一颤,浑身都不自在,心里咯噔一声,分不清到底哪样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转眼间,她从那个让她感到不安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仓皇而逃,跑到一个角落里。

  出乎意料,在她走后,樊若水就走到容谦面前,伸出双手,两人互相依偎,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那画面格外刺耳。

  “容谦,我就知道你爱的至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女人妖艳的红唇微微半张,性感的身躯依附在他身上。

  “当然了,宝贝儿,我和她在一起不过是有目的的,等到时机成熟时便把她扫地出门,以后,你就是容家的女主人。”

  顾眠不敢相信的看着在他面前的两个人,心里是深深的绝望,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想起他们曾经温暖的画面,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他在作秀

  “亲爱的,以后我就是元宝的妈妈了。”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胳膊笑着说道。

  两人相视一笑,只留给她一个冰冷决绝的背影。

  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这决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不,不要抢走她的孩子,不要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不,不要走,不要走”

  “不”

  一连呼唤了几声后,终于睁开双眼,眼前看到的是一片明亮。

  而她自己仍躺在温暖的床上,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秦蜜蜜,头还有些发晕。

  “眠眠,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都吓死我了嘴里还一直说着胡话。”秦蜜蜜一边关切地问到一边帮她换下的手上的毛巾。

  顾眠出了一身冷汗,她刚刚做的梦太过于真实,仿佛就是现实的写照,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她也说不清楚,好在只是做了个梦。

  “蜜蜜,我的孩子呢元宝在哪里”

  看到顾眠张皇失措的样子,秦蜜蜜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再次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低声说道,“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元宝在家呀”

  元宝在家,她抬头望了望秦蜜蜜,见她点头后才释然。

  看了眼窗外耀眼的阳光,便知道这个时间已经不早了,肚子也咕噜咕噜响,但她却不想吃东西,浑身胀胀的感觉,刚想用力起来,整个人又昏了过去。

  刚开始,她还能听到秦蜜蜜在他耳边轻声呼唤,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影像也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不见

  看她现在这样,秦蜜蜜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起身就要去给顾洛打电话,可走的太急,脚下一滑,身子直直的向前倾去,整个人狼狈的趴在地上。

  可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还是默默忍下疼痛,一瘸一拐的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拨通了顾洛的电话号码。

  那边嘟嘟两声后,终于接听。

  还没等听到男人的声音,秦蜜蜜就自顾自的说道,“喂,顾洛,你快点过来吧,顾眠在我家发高烧,昏迷不醒。”

  “什么好,把你家地址发给我。”

  顾洛本和容谦聊的正欢,可接完这个电话后,便没有了继续聊下去,一位一心只顾着他妹妹的安危,匆忙拿起桌子上的手机,便要离开。

  “怎么回事儿”容谦惊奇的问道,他刚刚注意到顾洛在接电话时神情就有些不对劲儿,可没细想,难道是和顾眠有关。

  眼看着顾洛已经走出咖啡厅,急匆匆跟了上去。

  上车后,顾洛看到容谦跟他上了车,也没说别的,调了下车档,迅速查清秦蜜蜜发过来的地址开去。

  十五分钟后,秦蜜蜜家里。

  容谦一过来就看到顾眠了无声息的躺在床上,顾眠的脸颊因为高烧而泛起红晕,额头现在还是滚烫滚烫的。

  “她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积攒多时的情绪已经被点燃,双眸瞬间溢满怒火,咆哮的吼道。

  “我我也不知道,好像今天早晨醒来就这样了。”秦蜜蜜小心翼翼的说着,不敢看容谦的眼眸。

  她也没料到容谦会那么生气,可在她说完这句话时,容谦的胃里早已波涛汹涌,恨不得把秦蜜蜜碎尸万段,本来扬起的一只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停在半空中,没有落下去。

  “我不是让你给我打电话吗她出事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拖到现在”只要一想到昨天,他就十分懊恼,他要是跟在在一起,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想想他心里就疼痛难忍,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我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以为,她的体温一会儿自己就会下去,可没想到”秦蜜蜜有些语无伦次,看到容谦一直看着她,更是着急得说不出话来,早已泪水汪汪。

  “够了,你们两个别再吵了,你们这样吵有什么用吗要说起责任,你们两个都有责任,如果不是因为你,她昨天会走吗你怎么就不好好想想呢”顾洛对容谦大声喊道,那样子前所未有,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爆发力。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