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栽赃嫁祸-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二十九章 栽赃嫁祸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二十九章栽赃嫁祸

  两人终于都快闭上嘴,也不再争吵,容谦不再说话,直接抱起躺在床上的顾眠向门外走去。

  脚下凌乱的步伐让他失了往日的绅士风度,心里说不出对顾眠的感觉是爱还是恨。

  但是相比起这些,他此时此刻更加的痛恨自己,如果昨天不那么做,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她更不会像现在这样。

  果然,和容谦意料的一样,医生说是因淋雨后才导致病人发烧,这也就说明她昨天的确是在下雨的时候出来过,而那个时间段,他刚好在医院和樊若水在一起。

  “好的,医生,我知道了,谢谢你。”

  看了眼躺在病床上安心打吊瓶都顾眠,他去为她办理住院手续,而秦蜜蜜和顾洛一个出去打电话,另一个去买吃的,病房中只剩下顾眠一个人。

  早就注意到这一切的樊若水在某个角落里偷偷观察着这一切,所有人离开后,才蹑手蹑脚来到了顾眠的病房。

  毕竟这也是一个机会,反正这个女人躺在床上,更是没有反驳的余地,想想她心里就觉得很开心。

  还在熟睡中的顾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周围的危险,依旧在梦中喃喃呓语,梦中她又遇到了那个熟悉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空气转而消失不见,迎来的却是一阵刺鼻的消毒水味儿。

  “你怎么在这儿”睁开眼后,没有预期到看见自己想看见的人,而是一个女人的脸,还是她最厌恶的女人。

  在发生昨天那件事之前,她对她的印象要比之前好一些,可就在昨天,她发现,自己做的这一切简直就是大错特错。

  狗始终改不了吃屎,一颗早已发黑的心早已腐烂的,又怎么会一下子全都变好呢

  对于顾眠的问题,樊若水并没有立刻回答,她也不是不想回答,但她自己心里很清楚,顾眠此刻对他的戒备心已经很足,想从她身上下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怔怔地看着顾眠,像是在她脸上打探什么,直到她在顾眠的脸上并没有看到预期的笑容时,心里这才落下一大截。

  顾眠的反应也确实在意料之中,虽然容谦昨天有来找过她,并且对发生的事情进行了解释,但是她心里仍然有芥蒂,毕竟她看到的是他们在医院紧紧相拥的那一幕。

  她没有想到,只是一个故意的拥抱,竟然会让她有这么大的反应,甚至和自己暗自较劲。

  “顾眠,你别再装了,不要以为在容谦面前装可怜他就会同情你,像你这样的人,还是老老实实回到家里做你的千金大小姐吧你在他身边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反而会使他的麻烦。”樊若水在她面前指手画脚的说道。

  那气势,那动作,在她眼中就像是一个张牙舞爪的母老虎,还真有点想的话剧中的感觉。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她自己都有些诧异,现在这样的时刻,不应该是两个女人决战的高峰期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乐观了

  樊若水走到顾眠的面前,目光凌厉的盯着她看。

  一副好像别人欺负了她的嘴脸,这样的表情,她见过太多次,早就习惯了,只是淡然一笑,挑了挑嘴角。

  “樊小姐可真是会演戏,你的演技都可以和那些好莱坞的大牌明星堪比了,呵呵”突然话锋一转,挑了挑眉毛,“哦不对,发消息我差点忘了,你本来就是演员嘛,那会演戏也自然是应该的,生活中到处都在演戏。”对于这个一直在找自己麻烦的女人,顾眠反击的时候也毫不客气。

  听到顾眠如此嘲讽的字眼儿,樊若水气急败坏的跺了两下恨天高的鞋跟,当感觉到顾眠身上的嘲讽气息越来越重时,毫不犹豫的回击过去。

  “你这个贱人,顾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你不过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像你这样的女人,人尽可夫,还有什么脸面在和重庆来往,更没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因为你只是他身边的污点。”

  “樊小姐,这里可是医院,你情绪这么激动还怎么养伤啊你要不要去别的地方冷静一下”

  冷静她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樊若水张开自己的红唇,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在听到门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时,余光瞥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热水,从她那杏仁般的美眸里,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出乎她的意外,樊若水这次并没有反抗,而是对她笑了两下,只不过那笑容在她看来却格外的阴险,似乎又在算计着什么。

  算准时机后,樊若水不着慢慢的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只是,她并没有送到自己的口中,而是直接把它递到顾眠面前,轻轻掰开她的手指,将杯子稳稳的放在她手上。

  顾眠也不知她要做什么,只是默默的接受了这个杯子,就这她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时,“咯吱”一声,门开了。

  接着,有人扯了她衣服一下,身子不由得向前轻,“啊”然后就听到樊若水的一声惨叫,她这才向樊若水望去,只见原本在自己手中端着的杯子,不知怎的,那杯中的水竟然全泼到樊若水的细皮嫩肉的手上顿时被烫得一片红肿,星星点点的还起了几个水泡。

  看了眼自己手中还紧紧握着水杯,容谦刚好在这个时候走过来,顾眠的大脑还处于完全蒙的状态,脸上更是十分木讷。

  再看向樊若水,早已失去了往日优雅的形象,整个人的眼球都水汪汪,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恨不得全身都依偎在容谦怀中。

  “不好意思,看来我总是会让樊小姐受伤,既然如此,樊小姐以后可要离我远一点儿,一来是不让我的晦气传到你身上,二来,这有的时候,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伤害到你的,所以关键时刻你还是要学会自我保护。”

  面对樊若水的栽赃陷害和她狰狞都有些扭曲的面孔时,顾眠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一字一句都是那样的悦耳动听。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来打扰她么”容谦冷冰冰的质问道。

  “容谦,我我只是好心想来看看顾眠妹妹,可能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吧不过没关系的,这点伤不碍事的,回头让医生给我包扎一下就好了。”

  还真是惺惺作态,顾眠真是越来越佩服樊若水的演技了,一举一动之间都能和奥斯卡奖项媲美。

  不过让她不理解的是,这样一个会演的人为何在演艺圈里始终混不到一线的地位,却一直徘徊在二线的中上层。

  就在顾眠以为樊若水还会耍出什么花招时,她已经被容谦拉到了门外。

  出乎她的意料,门口响起了融洽那浑厚而又愤怒的声音,“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你再来打扰她,我就会让你在演艺圈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连几天,樊若水倒也安分,没再过来找她的麻烦。

  没有了她的捣乱,顾眠的病房里倒也悄无声息,突然还有些不习惯呢,慢慢的,她的身体也逐渐好转。

  三天以后,顾眠的身体彻底痊愈了,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在她住院期间,秦蜜蜜一直很自责,现在看到顾眠又开始活蹦乱跳的,她也跟着开心起来。

  终于不用再看容谦那冷冰冰的脸色了,秦蜜蜜现在回想起来那天的情形,还觉得记忆犹新深,心里直发毛。

  当顾眠和秦蜜蜜走告出医院的时候,便看到容谦和顾洛一直站在门口,看样子他们应该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容谦直接打开了车门,当他们上车的时候,顾眠一下便嗅到了车内有浓浓的酒气,虽然味道不是很重,但还是逃脱不了她的鼻子。

  看到一直坐在后座上闷闷不乐的顾眠,容谦张了张薄唇,本想说些什么,可从镜子中看到她别过去的脸时,原本张开的薄唇有微微闭上。

  顾洛深邃的目光扫过车上的几个人。

  “眠眠,要不你今天跟我回家住吧我让张婶儿多做几个你爱吃的菜,怎么样有你最爱吃的可乐鸡翅,珍珠虾仁汤,红油大虾”顾洛轻声说道。

  “不用了,我的东西还在蜜蜜家,这些日子,我暂时在她家住一阵子,刚好我们姐妹俩有许多知心话要说。”

  出乎顾洛的意外,顾眠以前爱吃的那些美食,此刻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诱惑。

  顾洛挑起剑眉,一抹好看的弧度从他嘴角划过。

  容谦那双锐利的双眸却一直落在顾眠的身上,从在医院见到她一直到现在,两人至今为止还未说过一句话。

  她还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因为那天自己和樊若水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突然有些拿她没办法,却不知如何做才好,目前,也只能等她气消了以后再和她找个机会好好谈谈。

  到秦蜜蜜家门口的时候,顾眠突然让他下车。

  容谦心中有过一丝惊喜,以为是她有话要对自己说。

  只见顾眠会从衣兜里拿出一个东西,一个好看的钥匙链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冷哼道,“这原本说前几天送给你的,是我自己做的,现在看来也没有这个必要了。”说完手直接向后一仰,东西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头也不回的跟秦蜜蜜回到家中。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