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为了孩子-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为了孩子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三十一章为了孩子

  尴尬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润润嗓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羞死人了。

  她又不是故意的,偷偷抬眼瞥了一眼容谦后,迅速把头低下,故作认真的模样看着杯中的咖啡。

  尽管她已经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可容谦还是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把她心里的苦痛都看得十分清楚,见她这般娇羞的模样,在他眼中可爱至极。

  “今天有什么话你们就在这里都说清楚了,在我回来之前,两个人谁也不准离开,不管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都要讲出来才好。”顾洛说完起身离开,回头还送两人一个飞吻,真让顾眠受不了。

  自己弄出来的事情,现在倒好,他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了。

  这下她和容谦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尴尬,不断吹着咖啡上面的蒸汽,眼神时不时向外瞟,时不时在店里来回打量。

  容谦抿了一口面前的咖啡,不经意间开口道,“你这几天过得好吗”

  “挺好的。”

  的确,她这几天过得很舒心,要说心里唯一不好的事情就是总会想起容谦,这点让她心里很烦躁。

  “我有许多话想对你说。”一双眼睛不转晴地盯着他那张日夜都想见到的脸。

  停顿几秒钟后,见顾眠没有说话,他便自顾自的说道,“我这次过来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之前的事,我还没来得及向你解释,那天在医院的事”

  一提到医院的事,他就有些吞吞吐吐,后面的话他也不知该怎样说出口,只怕说出来会更让她生气,便刹住了车。

  见他这个样子,顾眠实在看不惯,“没什么,我说过了,我衷心祝你们幸福的。”说完后还装作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咖啡,动作姿态都十分优雅,仿佛此刻他说的事情和自己并无任何干系。

  “这么说,你的确是看到了,但是不是我主动的,我”顾眠越这么说,他心里就越慌张,也不知是怎的,见她这副尘埃落定的表情比看到她大发雷霆还要心塞。

  容谦的话还没说完,顾眠就有些听不下去了,“好了,我都知道了,温香软玉在怀,怎么会拒绝呢”

  这倒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很少能有机会去这样嘲讽他,嘴上倒也毫不留情面。

  “顾眠你明明知道我心里不是那样想的。”嘴上越说激动,将面前的咖啡一推,便不喝了,原本漆黑的眸子更是又凌厉了几分。

  她明知道他对她的心意,也明知道樊若水的那些小伎俩,可她为什么还是偏偏去故意这样激怒他呢两个人和平共处,把事情缓和下来,难道不好吗

  “不是那样想的,我还真的不明白容总裁是怎么想的,也难怪,像容总裁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有几个红颜知己倒也理所应当,况且这都是总裁自己的事,倒不必与我说。”说完,双手随意摆放在咖啡桌上,轻轻叩着响指,也是悠哉的模样,还胡乱打着节拍,有模有样的。

  红颜知己难道她是在吃醋

  他就知道,顾眠心里肯定还是有他的,情绪一激动,伸手就把顾眠放在桌子上的是双手紧紧握住,“眠眠,你生气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心里对我还是有感情的,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与他来往。”

  他说的话鬼才信,如果保证真的有用,那世间也不会有那么多悲苦两情的女子了,那些当初对她们山盟海誓,许下天长地久的男人到时候也都成了一个负心汉。

  如到那时,过往的情分和当初的山盟海誓有算得了什么呢地老天荒,沧海桑田,不会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所以,容谦此刻的话在她眼中不过就是一个笑话,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还能感觉到手背处还残有容谦手心的温度。

  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轻启粉嫩的朱唇,“这些虚无缥缈,言而无信的话,你还是别说了,以前一个堂堂总裁,随意对别人承诺些什么也不太好,况且我也不稀罕。”

  到目前为止,她还在说着气话,就连她自己也未曾察觉这番话是怎么说出口的,仿佛大脑中早已想好一般,连片刻都不曾犹豫。

  容谦的面色渐渐铁青,他很清楚顾眠心中是怎么想的,他是有意避开樊若水,可樊若水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他视线中,一想到往日自己对他的愧疚,心中便软了几分。

  可现在看来,如果这件事一直没有结束,那么樊若水便会永无休止地来找他,而顾眠也会一直不原谅他。

  况且,他都已经是有了家室的人,和樊若水便是再无可能,所以趁早断了她的念想也好,况且他已经为她做了那么多,当时愧对她的情分也早已换上了,根本没有必要再为了一些事而扰到他自己的生活,这样只会让三个人都不痛快。

  这会儿,他看得倒是很开,十分认真的说道,“眠眠,这次我是真的下定决心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我们从此以后都会断绝联系,我欠她的也早已花完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些为时过早吧况且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她毫不留情面地说道,那模样倒真像一个局外人。

  “你到底要我怎样说才肯相信,我是认真的,这次我和你再也不会分开了。”看向顾眠的眼神中按耐不住心里对她的冲动,若非这是公共场所,他定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都说再一再二不再三,更何况,我已经是范过两次错误的人,又怎么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呢就算我曾经对你的感情再深,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可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后半生开玩笑。”她这话说的倒是真的,同时也屡屡表明容谦已不止一次伤过她的心,他还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再去相信他。

  见顾眠不同意,容谦还有最后一个办法,无论如何,顾眠这辈子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信誓旦旦的看着她说道,“你想对我怎么样都可以,但你有考虑过元宝吗他还那么小,你真的忍心让他没有妈妈吗还是说你想让他被同龄人嘲笑一辈子,说他是一个没有妈妈的野孩子”

  孩子,她差点忘了,他们之间还有个孩子,除去这个孩子,或许他们就真的没有什么联系了。

  心里有一点被触动,她太能体会过那种亲人不在身边的感觉。

  她自己便是这样的情况,但也不至于一出生时就见不到自己的父母,更何况养父待她是极好的。

  况且她的孩子才刚出生不久,她这个做母亲的又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孩子一出生便见不到她呢她更不忍心让他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

  归结到底,就算她对容谦再狠,却对自己的孩子狠不下半分心来。

  心里的情绪有些被触动,脸上也缓和了几分,不再似刚才那般冰冷决绝,“他现在怎么样了”

  “很好,已经快会讲话了。”容谦好看的嘴角扯出一丝微笑,对顾眠的态度还算满意。

  顾眠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虽然她已经默认了,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的清楚些,顿了顿,开口说道,“我答应回去是因为我们的孩子,但是我自己的生活你没有权利干涉。”

  见她答应自己,容谦心中的不安也渐渐缓和了几分。

  他不求别的,只要她答应跟自己回去,就说明他还有机会的,反正整日相处在一起,不怕没有别的机会跟她相处,他相信,时间久了,顾眠会看到他的真心的。

  点头过后,不再说别的,两人都只是静静喝着面前的咖啡。

  咖啡虽香,可领会不到其中的真谛,却只能品尝到它的苦涩,也就自然辜负了这一杯醇香浓厚馥郁芳香的咖啡。

  就在两人都各自怀揣着心事时,门口进来的一个人直接朝容谦的方向走来。

  走到他面前,恭敬地鞠了一躬,“总裁。”

  容谦看了一夜孤眠,十分淡然的说道,“夫人也不是外人,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是,总裁,总经理前几日频繁出入高档会所,根据他出入的日期显示,同一天内,公司几个董事也频繁出入过,而且属下还查到总经理的电话账单也和公司几个董事有密切来往。”

  容谦的眉头皱了一下,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严肃,“嗯,我知道了,继续观察。”

  和他想的差不多,袁木的心性向来急躁,没想到刚来公司,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拉拢人心了。

  可袁木还是太嫩了,如果他连这点手段都没有,这个总裁的位子怕是早就坐不稳了。

  刚刚他们的对话,顾眠也全部都听在耳中,虽然她觉得容谦的做法有些不光明磊落,但她也无心掺和他公司的事,况且对于工作的事,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按亮手机屏幕才发现时间过得可真快,这一待便过去了一个小时。

  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他们杯中的咖啡也逐渐见底,可不知怎的,却还是不见顾洛的踪影。

  她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顾洛此刻在做什么,从对白悦有好感开始,他没事就往这里跑,可一连跑了有一两个月了,也不见他把白悦追到手。

  真没想到一个常年流连在花丛中的顾家大少爷连着两个月都没追到手,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了。

  真是为她这个哥哥可怜,想到这里,嘴角竟然不自觉流露出一丝苦笑,她的这个小表情不经意间被容谦捕捉到眼中。

  看到她古灵惊怪的样子,指不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和顾眠想的一样,她那个好哥哥此刻正在忙着和这家餐厅的经理套近乎。

  “悦悦,你也站了好一会儿了,过来坐下,我给你捶捶背。”几乎是命令的口吻,还不等白悦坐下,他就亲自把她拉到椅子上。

  白悦本想站起来,可刚一站起来就被顾洛又按回原位,无奈,她只好乖乖坐在椅子上任由他手上娴熟的动作。

  哄女孩子开心可是他最拿手的,白悦是成熟,但面对顾洛那十分威猛的功力时,却还是抵抗不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