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把她办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三十八章 把她办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三十九章是这样吗

  “那个,总经理,我是过来接我老婆的,我老婆在这儿。”男人见到袁木,说话的语气也立刻180度大转弯,十分恭敬,好像和刚才判若两人。

  顾眠冷哼一声,又是个势利眼儿,真不知道容氏集团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也就今天遇到的是她,要是旁人,第二天还指不定会出怎样的花边新闻来诋毁容氏集团呢

  “总经理,天哪这个男人是总经理。”

  一阵惊叹声比一声惊叹声高,那些小女孩看像袁木的眼神也渐渐迷离。

  顾眠一直知道袁木长得好,但这些人的反应是不是太过了。

  孔雀女不知情,现在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万万没想到前几天经常来找顾眠的男人竟然是容氏集团的总经理。

  纵使她想过有千万种可能,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和容氏集团的总经理攀上关系,原本还以为借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她,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周围人也唏嘘不已,早上还对顾眠和林静这冷嘲热讽的几个人,此时也都乖乖的闭上了嘴,面色一阵青一阵红。

  林静也吃惊地问道,“顾眠,原来你朋友是总经理啊天哪,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从袁木进来到现在足足有五分钟过去了,袁木和孔雀男皆是面面相觑,不明白周围人都在讨论些什么,直到顾眠发出咯咯的笑声,两人这才回过神来。

  “眠眠,你怎么了”袁木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这位人事部经理声称要办了我,我不知道他要怎么办,所以正在请教他。”

  虽然袁木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很清楚顾眠话里话外的意思,转过头望向男人,瞪着他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误会,这都是误会,总经理,您刚来可能不知道,我刚刚是与这位小姐说着玩儿的。”那人早已吓傻,可还是故作镇定,他在赌袁木不会把他怎么样。

  袁木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最后目光定格在顾眠身上,“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

  顾眠笑了,那笑容带着一丝苦涩和绝望,心里早已失望透,他也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见顾眠不说话,他只好自己问了,“林小姐能否告知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林静犹豫的看了顾眠一眼,见她点头后,才开始解释,“”

  “他都说什么了”容谦冷冷的问道。

  “他,他说别给脸不要脸,要是换做平时,早就”

  “早就什么”

  “早就办了她,他,他还说让我们要么拿着钱滚蛋,要么给他跪在地上道歉。”

  听着林静一句句说完,他手心里的拳头也越握越紧,深不见底的瞳孔中显露一丝杀机,可恶,敢动他的女人,真是不想活了。

  “张经理,是这样吗”声音冰冷而充满杀气,仿佛不像是这个时空中的人,倒像是来自地狱般的魔鬼,光是声音就足以让人致命。

  “总,总裁,冤枉啊他们都是冤枉我的,你一定要相信属下呀”

  顾眠也着实佩服这个人事部经理,都已经死到临头了,还在垂死挣扎。

  看他平日里挺聪明的,没想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却这样糊涂,估计他连自己的身份到现在都还不清楚吧,还指望着容谦能相信他,这是太可笑了。

  值得庆幸的是,容谦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步步紧逼那男人,猛地抓住他一只胳膊,向后用力反转。

  只听“嘎嘣”一声,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惊,顾眠知道他应该是骨折了,虽然这个做法可能让许多人接受不了,但他并没有组织,反而对孔雀夫妻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个笑包含了太多的意义,以前是她太仁慈了,可她对别人仁慈,不代表别人会对她仁慈,如今换来的又是什么,她让人一尺,可那人却得寸进尺。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空气中便只能听到男人的叫喊声,“啊”悲痛欲绝,痛苦万分,站在他身旁的女人也吓得花容失色,膝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嘴里不断呢喃着,“总裁,你就饶过我们吧,你就饶过我们吧”

  容谦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求饶会不会太晚了,看也不看那女人,直接挥挥手,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道歉。”

  女人听后,像是看到了希望的稻草,用力把头磕在地上,边磕边喊道,“对不起,我错了,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二位姑奶奶”

  容谦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搂着顾眠纤细的肩膀说道,“老婆,你饿了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点点头,算是默认,两人刚走到门口,容谦突然停下来,严肃的说道,“总经理,管好你的属下,另外,我不希望在集团再见到他。”

  话音刚落,两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给众人一个落寞空寂的房间。

  “总经理,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呀”叫声惨绝人寰,不过半日的时间,他便失去了自己多年的工作,而且还落得残疾。

  不,他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不能。

  袁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半分怜悯之色。

  这样的人,在他眼中,不过就是棋子一枚,做的好了还有用处,做的不好,他也没有保他的必要,更何况这次还是容谦亲自开口,就算是他有心也是力不足啊

  无视男人紧紧抱着他大腿的双手,用力蹬开他,径直走出门外。

  重重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的全都是顾眠,她刚刚那绝望有淡漠的眼神浮现在他眼前,就连开车的时,也不是那挥之不去的画面。

  想到刚刚她和容谦一起离开的模样,一拳重重地砸在方向盘上,尽管手背上早已青筋暴起,却还是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x酒吧。

  袁木从下午一直喝到晚上,醉生梦死,灯红酒绿,眼花缭乱,除了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吧,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做些什么。

  不知从何时起,他和顾眠再也找不到当初在学校时的感觉,那样快乐的时光,怕是以后再不会有了吧

  朋友,当初他们还是朋友,现在呢怕是连朋友都算不上了吧

  一想到这里,心里就觉得无限痛处。

  “服务员,倒酒”

  “先生,您都已经喝了一下午了,再这样喝下去是会要人命的,我看你还是”

  “废什么话让你倒就倒,还怕我给不起钱吗告诉你,老子有的是钱”

  “是是”那服务员看袁木的样子,也不好推脱,毕竟他该说的已经说了,至于客人怎么想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儿。

  说来也巧,樊若水刚好来这里谈生意,碰巧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事情解决后,一步步朝袁木走近,还真的是他。

  袁木那样一个不爱喝酒的人,怎么会在这里买醉,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看来爱情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狠毒的毒药,既可以让人上瘾,放弃一切,让任何人都为之疯狂,又可以让人恨他,坠入无限深渊。

  他们不过都是可怜之人,同病相怜,在她看来,他们两个便是最好的合作伙伴,也是她最大的动力,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如果能有袁木帮他,那么,这倒是水到渠成,容易多了。

  她也考虑过别的选择,但这一点无疑是方法最快也是效率最高的。

  端着一杯威士忌大摇大摆的坐到袁木对面坐下,上扬下巴,眼神迷离地看着酒杯中的不明液体,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

  前段时间看惯了容谦和顾眠出双入对,这样的游戏实在太过于乏味,也下是应该换个人掌控下局面了。

  再次看了眼袁木,故作惊讶道,“呦这不是容氏集团的总经理吗好兴致,看来总经理是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竟然会在这里买醉。”

  袁木虽喝得有些多,但也不至于连人都看不清楚,看向樊若水那张妩媚的脸,满不在乎的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

  “相逢就是缘分,今日我们在这里相见,不如我今天陪你痛痛快快的喝一杯怎么样”说完拿起桌上的酒瓶,抽走袁木手中的空酒杯,倒满。

  他冷冷地看了樊若水一眼,也不知道她玩儿的什么把戏,却想不了那么多,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只有一醉方休,一醉解千愁。

  “喝干杯”

  一杯,两杯,三杯过后,袁木的意志更加混乱不清了,就连眼前的人是谁都有些记不清楚虽然他早已烂醉如泥,但樊若水此刻却清醒的狠。

  逐渐靠近他坐着,在他耳旁轻轻吹了一口气,若有若无地说着,“我知道,你爱的是顾眠,但是她不爱你,她爱的只有容谦”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