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一念之间-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四十章 一念之间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四十章一念之间

  “闭嘴你不要再说了,你给我闭嘴,顾眠心里是有我的,她心里是有我的”声音中带着卑微的乞求和心中那一丝泯灭的希望。

  他不相信顾眠会这样对他,他不相信自己做的一切她都看不到,他也不相信她从来只把他们当成朋友。

  樊若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袁木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这也在情理之中。

  掸了掸裙子上的灰尘,一只手放在袁木的腿上,转过头望着他道,“你到现在还认不清事实吗顾眠那个女人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你,如果你自己不争取,她的心里以后也不会有你”

  酒吧昏暗的灯光打在两个人的脸上,时而明亮,时而昏暗,仿佛阴阳交错,像极了袁木心中的自己,既纠结又懊恼,顺带着眼眸中闪过一丝恨意。

  樊若水笑了一声,把手放在手提包中,调整好自己准备好的东西,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怎么样心里有想法了吗是争取还是不争取你是心甘情愿放手,还是拼死一搏”

  看到袁木的神色幽暗,已经有了一丝变化,她继续诱导着他,“如果你选择放手,那么,你就永远也得不到她,反之,如果你奋力一搏,或许还能有机会,争与不争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袁木听后,猛的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仰头便是一饮而尽,苦涩辛辣的感觉涌入他的口鼻之间,猛地呛了一口,不断咳嗽。

  “咳咳”

  这男人果然没什么出息,连喝个酒都能呛着,在樊若水的心中,袁木早已被判死刑,根本不可能和容谦相比。

  袁木冷哼一声,放下酒杯,转过头对上樊若水一双妖媚的眼睛,“我爱她,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她,我一定要得到她。”

  “她”

  “顾眠,她这辈子爱的只能是我。”头脑瞬间清醒了三分,眼神也变得坚定决绝,像是那寒潭中的一抹刀光倩影,这是所有人心里中的那把尖刀利刃,凌厉,很钝。

  人在一种环境下呆久了,便会适应,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当初心底单纯的袁木,只要在容谦的打压下,他就永远会屈身于他的身下,可他又怎会甘心呢

  见火候到了,樊若水继续在旁边煽风点火,“看来你信心十足嘛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我要我的容谦,你要你的顾眠,到时候,不就是两全其美,成全一桩美事吗”

  “你想怎么做”

  在这个时候,袁木明知她不是什么好人,却还愿意和她站在同一战线。

  只因为她是唯一能够帮他的人,至少这一点他看的很明白,同时也很清楚樊若水帮他就等于帮自己,所以他也不用担心她会耍什么花招。

  樊若水四处环绕了一圈,“这种地方人多口杂,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谈”

  袁木最终还是忍不住,这致命的诱惑,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一个包厢。

  已经是夜晚了,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嘈杂,唯独他们的包厢内安静。

  毕竟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走路的脚步很轻,像是不想被别人发现一样。

  袁木此时并不知,从刚刚到进来的这一路,他一直在被樊若水算计,纵使他千躲万躲,却还是没有逃出樊若水的手心。

  “樊若水,说说你的计划但是我必须要声明一点,伤害顾眠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而且我也不许你去伤害她。”

  他怎会不知道樊若水自己的想法,尽管他的双目一直注视着对方,但他心中的底线还是没有半点变化。

  樊若水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真是太蠢了,他既然选择要和自己合作,就注定了会伤害顾眠,连这点道理都看不明白,怪不得顾眠不喜欢他。

  顾眠都已经是有孩子的人了,樊若水一时想不通袁木为何还要一直死抓着这个毫无念想的稻草不放手呢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吗

  不说那些上流社会的名媛,就光说是像她这样在娱乐圈中有头有脸的女孩儿也多了去了,可他为何却又偏偏看上了顾眠,关键是,人家还是钟情名正言顺的阔太太,他拿什么跟容谦比。

  此时,樊若水的心情突然乱糟糟了起来。

  但她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次,她一定要成功,到时反而可以把这些全部的责任全都推到袁木的身上,刚好借此机会帮容谦摆平了他,也算是为容氏集团出去了一个麻烦,想来他应该会感谢自己吧

  要不然,时间一久,袁木便会借着公司的梯子一步步往上爬,直到步步紧逼容谦。

  到那时,袁木还会不会和她合作就另行其说了,保不准他会过河拆桥,樊若水才不会让这种局面发生。

  “樊若水,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我不知道,你最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否则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袁木强劲而有力的手紧紧抓住樊若水的手臂,手臂被他抓的生疼,樊若水挣脱不开,她终究还是抵抗不了袁木手臂上的力道,她越是挣扎,袁木那条手臂便禁锢的越紧。

  尽管他喝多了,但每当提起顾眠,他心中还是有一丝理智的,狠戾的眼神加上手上的动作,是在警告樊若水:不要背着他耍什么花招,否则等日后定不会放过她。

  “袁木,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只有我才能帮你,你最好听我的”

  袁本觉得可笑,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要听这个可恶女人随意指挥,冷哼一声,恨不得手上的力度加大,掐死她,让她好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我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女人,行为不检点,也活该被人抛弃,你现在竟让我听你的,凭什么”

  袁木并没有松开她的手臂,反而相反,把樊若水的手臂握的更紧,像是能捏碎她的骨头一般,手中的女子只要稍稍一动,疼痛感便会加剧万分。

  “袁木,你先松手,我有个东西给你看,你看完之后就不会这么对我了。”

  她相信,一会儿袁木该后悔他刚才这样对自己了,她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袁木也不是正人君子。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我不会让你走出今天这个门的”

  一把松开樊若水的手臂,一双如鹰爪般锋利的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樊若水,没有一丝懈怠。

  揉了揉自己旅行的手臂,冷冷的看了袁木一眼,打开手提包,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多时的录音笔,按下播放键。

  响起了他们两人刚刚一字一句的对话:顾眠。她这辈子爱的只能是我说说你的计划

  虽然周围的环境很嘈杂,但录音笔中两个人的声音还是能够分辨的一清二楚。

  “卑鄙,无耻你这个贱人”袁木没想到,樊若水竟然会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情绪有些激动,伸手就要扬起巴掌。

  樊若水倒也没制止他,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用武力能解决什么问题果然是个粗人,还有,要是你打了我,你就不怕我把这个录音公布出去,到时候容敬伟,容氏集团的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们的总经理爱慕自己的嫂子”

  越听到后来,袁木根本听不进去,一字一句都在他的大脑中来回转,都是周围人对他的嘲笑,容谦和容敬伟对他的讽刺,还有,他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会失去。

  “够了,你给我住嘴”

  樊若水断定袁木不会这么做,直面把头转过去,硬生生的拉近了自己的脸和他手指间的距离,看着袁木厚重的手掌离他越来越近,闭上了眼睛,可那一巴掌迟迟没有到来。

  半晌后,樊若水睁开眼睛,低低的笑了一声,“原来总经理是介意的,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

  两人畅谈许久后,正准备细细商量,突然听到门口有争执的声音。

  两人不约而同闭上嘴,一开门就看到两个保安拉着一个小女孩。

  “怎么回事”樊若水问道。

  “这个人在你们门口鬼鬼祟祟的,被我们抓了过来。”

  袁木和樊若水这才朝女孩儿看去,“容羽”樊若水不觉间惊呼道。

  对于容谦这个鬼灵精怪的妹妹,她一直有些摸不透她什么心思。

  以前也没少贿赂她,可容羽仍旧对她爱搭不惜理,这会儿不知道又打的什么鬼主意,也不知道她来这里多久了,有没有偷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想到这里,心情不自觉紧张起来,说话的声音也连带着不自然,“容羽,你什么时候来的在外面做什么,怎么不进来啊”

  袁木的酒劲儿刚好上来,见到容羽倒也没说什么,反倒把她看成了股民,身子摇摇晃晃,便向她走去,“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关心我”

  容羽本就是一肚子火,当初她看到樊若水和袁木进了一个包厢,还以为是看错了,一直在门口徘徊许久,结果还被人发现了。

  正想对樊若水发火,樊若水率先开口道,“他好像从下午就一直在这喝酒,心情不太好,我们是偶然遇到的,既然你来了,他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然后摊开双手,好像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不等容羽开口,便离开了。

  这下好了,她本来就是和朋友出来玩儿的,什么也没玩成不说,她这个哥哥还喝得伶仃大醉,真是倒霉透顶了。

  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如果把袁木带回家里,容敬伟看他喝成这个样子,肯定会生气的。

  想了想后,拦了辆出租车,把袁木送到酒店。

  好不容易把他扶到床上,重重地叹了一句,“哎呀,累死了”

  没想到平时看着瘦瘦弱弱的,扶起来怎么这么重,要不是她是女汉子,估计这会儿早就累趴下了。

  “别走顾眠别走”

  见袁木一直拉着自己的手,容羽只好坐在窗边,“好,我不走。”

  这一刻,她是有些同情他的。

  早就看得出来,他对顾眠的感情不一般,可没想到他却爱得这样深。

  但顾眠到底是他的嫂嫂,他们终究不可能在一起。

  有些感情终究是埋藏在心底的,有些人也终究是有缘无分,不属于你的东西还要苦苦追寻,不痛苦吗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