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他知道-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他知道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四十三章他们没事

  一顿饭吃完后,白悦和顾洛的婚事也基本上敲定在三天后,这几日注定又是忙忙活活的了。

  不过,刚吃完晚饭,顾眠和容谦就被宋书玉和顾洛分别拉到别的房间里。

  “干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到底什么事儿”容谦进房间后,皱着眉头说道,眼神里慢慢的都是对顾洛的不屑,都已经是要订婚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

  顾洛把门轻轻带上,意味不明的对他笑了一下,然后拍拍他肩膀说道,“说吧,你们到底怎么了这两天就觉得你们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不劳你费心,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事儿吧,我们好的很。”容谦转过身,拍了拍顾洛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每拍一下,顾洛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一分。

  不要以为容谦说什么,他就会信,他的妹妹虽然从小到大没怎么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但他对顾眠却十分关心,只要她有一点和平时不一样,一定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有心事。

  顾洛拍着胸脯,自信满满说的,“行了,你容大总裁也别在我面前装了,有什么事情要尽早解决,上次的事不都谈开了吗还有什么没解决的说出来我给你出出主意。”

  怎么说难道还要说他们分床而睡这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就算是为了维护他的面子,他也断然不会这样说的。

  顾洛在他耳边左一句右一句,吵得他头都要大了,过了半晌,容谦冷哼一声,“你要没什么事儿就去陪你老婆,别在这烦我。”

  顾洛正在兴头上,突然被容谦浇了一盆冷水,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哎,我说你真是的,我好心好意帮你,你还撵我走,算了,你自己慢慢玩儿吧,我还懒得过来帮你。”说完便气冲冲的从房间走出来,边走嘴里边嘀咕道,“这都什么人呢”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里,宋书玉也在对顾眠旁敲侧击,想要了解她可能想起来的状况,可无论她怎么问我,顾眠口中始终都是这四个字:我们没事。

  “眠眠呀,你和容谦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妈说,不管发生什么,都别一个人憋在心里,时间长了会生出病来的。”

  宋书玉的语气十分温和,她就像是中小学教科书中典型的慈母的形象,从第一次见面起,这种感觉就深深的印在了顾眠的心里。

  “妈,你放心吧,我和容谦真的没事,就是这几天我们都各自忙各自的,可能有些累了。”

  宋书玉也知道顾眠报了补习班的事,想来是因为上课的缘故,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找点事情做固然是好的,但不要让自己身体吃不消,如果太累,大不了就不去了啊,别勉强自己。”

  “妈,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没事,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说完,整个脑袋都埋在宋书玉的胸前,像极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乖宝宝,感受着母爱的力量。

  母女俩又聊了一会儿,宋书玉这才放顾眠离开。

  夜已经深了,冬日的夜空不似夏日那般深蓝幽谧,反而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像是那颜料盒中的墨色,更像是一潭深渊,让人看不清未来会发生的景象。

  顾眠站在阳台前,静静地观赏着空中的景象,隐约可见的几颗繁星稀疏可数,此时倒显得尤为珍贵。

  还记得小时候,她和沐凯德也总是会在这样的夜晚一起看星星。

  那时,沐凯德还会给她讲许多关于星座的故事,想着想着,嘴角边浮起一丝微笑,回忆,大多是唯美的吧

  经过这几日,她本以为她心中的感情早就经不起任何波澜,纵使她平日里再心如止水,可在面对有些事情时,还是不能够做到心中平静。

  感情的种子似乎早已深深地烙在她心里,并埋下了深深的印记,长出来的枝芽可以拔掉,但这种下的情根却是拔不掉的。

  她一时想的入神,就连容谦什么时候从外面进来的都不清楚,直到她从玻璃的倒影中看到他修长笔直的身影,这才转过身。

  “爸妈都睡了吗”

  “房间的门关上了,但灯是亮着的,估计一会儿就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便四处打量了一眼四周,目光紧锁在大大的衣柜上。

  顺便从柜子里又抱起一床被子,顾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急忙拉着他的手说的,“别你今晚就在这里睡吧”

  容谦知道她心里是不想让父母担心,既然顾眠如此留心,那他也盛情难却,只好应了她,转身就把被子放回去。

  可门还没等关上,却听见顾眠又说道,“那个我是说让你在地上睡。”

  什么他没听错吧

  他名正言顺娶的老婆竟让他在地板上睡,枉费他还是一个堂堂总裁,如今竟然沦落到在地上打地铺的下场,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悲。

  神情有些为难,故意调侃道,“你让你老公在地上睡不太好吧”

  “要不你睡床我睡地上。”顾眠的语气不带一丝玩笑的味道,反倒是一本正经。

  容谦心里暗自叫苦,她明知道自己不会让她去睡地上,算了,算了,目光扫过顾眠淡然的脸庞,抱了床被子,小心铺在地上。

  两人刚躺上,没多一会儿,便听到门口有敲门声。

  “眠眠,你们睡了没有啊你起来帮妈一个忙。”

  “嘘”

  门外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

  顾眠先是看了眼容谦,然后把目光转向门口,虽然看不清,但隐约间可以听到有两个人在说话,看来他们一家人都是全员出动,心里有些惊慌。

  糟了,如果让他们发现她和容谦分床而睡,就是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啊妈。你等会儿啊”

  说完就扑通跳下了床和容谦紧赶慢赶,把铺在地上的床铺胡乱揉成一团胡乱塞进柜子里,这才把门打开。

  开门后,宋书玉把房间里里外外瞧了个遍,见没什么异样,便说道,“没打扰你们休息吧我过来就是想让你给我出个主意,看看这两张请柬哪个好看。”

  “哦没打扰,没打扰。”顾眠连连摆手,笑着说道,神色却极为不自然。

  “这个吧”随意挑了一张,她对于这种东西根本就没什么兴趣,更何况她从小到大一看到选择题就犯难,道,“你想干什么难道还要被我爸妈发现吗他们就在门口,今晚在床上睡吧”

  容谦皱了下眉头,心里暗自叫好,可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道,“这样不好吧反正他们也不会进来了,要不然我就在地上将就一晚上得了。”说着说着,音量有意无意地提高了几分。

  顾眠吓的连忙捂住他的嘴,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容谦是不是故意的,一把把他拖到床上,“算我求你了行吗”

  容谦还未妥协,门外又传来了响声,“眠眠,你们还没睡啊”

  容谦做了个嘘的手势,低头俯身看着正和他面对面的顾眠,两人的姿势说不出来的暧昧,都是侧身躺着,彼此能听到心跳声。

  低低笑了一声,借势翻身压在顾眠身上,顾眠口中不自觉惊呼一声,“啊”

  声音不大不小,听起来不痛不痒,让人联想到无数脸红心跳的暧昧画面。

  这都什么呀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心中暗自埋怨道容谦,大脑还在迷糊的状态。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容谦又戏弄了她一下,腋窝下的敏感让她再次发出了声音,脸像是一颗熟透的苹果,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直到妈妈的声音渐渐消失,顾眠狠狠把容谦推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差变大。

  “你刚刚在做什么”起身过后,顾眠娇嗔的说道,倒有一番责怪的意味。

  “你不感谢我,反倒怨起我来了,如果不让他们觉得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事,他们会走吗”言外之意就是他这么做是为了顾眠好,可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那你也不能”说到后来,有些话竟说不出口,只能硬生生的吞到肚子里。

  “呵呵”十分轻佻的笑了两声后,说道,“你不觉得这样的感觉才最真实吗当然,我也不介意跟你假戏真做,来点真枪实弹也不错。”

  “无耻。”低低说了一声。

  算起来,这还是两人在上次吵架后第一次同床共枕,许久未曾这般,此刻倒觉得有些生疏,浑身上下都不自然。

  若是平时,顾眠定会翻来覆去,可偏偏身后多了一个人,她也只好默默保持着一个姿势,可侧着身将久了,实在太累,刚一转过来,就不小心碰到了容谦的腿。

  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醒来后,才轻轻转过身。

  尽管夜色正浓,房间内漆黑一片,但她还是能清楚的瞧见容谦那张精美绝伦的五官。

  许久未曾见过他,却还是这样一张如梦如幻的脸,身为一个女人,她都有些嫉妒他。

  老天偏偏给了容谦一副绝世好容颜,可恰恰也是他这副容颜招来无数桃花,都说自古红颜多祸水,在她看来,这句话用在容谦身上倒也合适。

  纵使他再优秀,他再让人忌妒,和他也有不如意的时候,老天给了他相应的优点,他自然也要承受这些优点带给他的麻烦。

  想着想着,顾眠竟不自觉闭上了双眼,后来的事自然都不记得。

  隐约间,她只感觉到自己周围很温暖,很舒服,再后来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容谦盯着她安静熟睡的容颜看了好一会儿,这才从她脸上依依不舍的离开,真是个惹人的小妖精,天知道他有多爱她,多想宠着她,多想一辈子只对她一个人好,带给她一生一世的幸福。

  这一夜,两人都是一场好梦。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