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她在想什么-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四十五章 她在想什么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四十五章她在想什么

  “张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想找张小姐过来一起聊聊天。”

  “别在我面前装了,从刚刚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你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我身上,想来你对我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那你为什么招惹我”

  张瑶如此直接和棘手的问题倒让他有些惊讶,他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心思敏捷,观察的细致入微,聪明才智更是超乎他的想象,只怕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好对付。

  本想着借此机会拉拢两家的关系,如果能够得到张志明的支持,就再好不过了,可没想到刚见面,张瑶就给他来了一个深水炸弹,她是在试探自己还是早已猜出来了他的用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是圣人,自然喜欢追求一些美好的东西,对女人也不例外。”说完,嘴角勾起一抹笑,怔怔地望向张瑶。

  “无耻。”

  甩下这一句话后便离开了。

  袁木低低的笑了一声,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无耻,并不在意。

  直到看到不远处那一抹白色的倩影,他整个目光被吸引过去,不由自主拿着一杯鸡尾酒,缓缓向顾眠的方向走去。

  尽管在场的女嘉宾不少,而且长得好看的也占大多数,但他的心思却始终如一的都在顾眠身上,从未变过。

  他在人群中只是轻轻瞥过,就捕捉到了顾眠的身影,那样一抹皎洁的白色宛如天边的月亮,圣洁高贵,却有些疏远,遥不可及。

  回眸一笑,眼波流转,好看的杏眼像是会说话般,小巧的鼻子透着灵动,如樱桃般的嘴一张一合可爱至极,整个五官组合到一起便是一个绝世佳人。

  她的一颦一笑都牵扯着他悸动的内心,就连手中只是轻轻的晃了晃高脚杯,却也是那般风情万种,让他垂涎万分。

  偏偏容谦那么好命,可以得到她的人,偏偏容谦娶了她,偏偏容谦遇到顾眠比自己早。

  是啊不管是家庭,事业,女人,他永远都比容谦晚一步,永远都在他的下面。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老天为何如此待他,周遭为何连连发生在他身上

  可他不知道,到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在得到的同时,在他未拥有,未得到,未遇到这些时,他从不会这样想。

  心里某一处在骚动,正波涛汹涌地从他心中层层叠起,不知不觉已走到了顾眠的身边。

  “顾眠,你今天真美。”

  顾眠闻声转头,本以为是容谦,刚想问他应酬这么快就回来了,却没想到是袁木。

  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也只是勾了勾嘴角,算是礼貌性的微笑。

  “你我有许多话想对你说,方便找个地方聊一聊吗”

  “就在这里说吧”

  “其实,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说对不起,都怪我,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请你相信我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们就像以前那样。”

  要不是借着酒精的力量,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敢不敢说出这样一番话,期待的看向顾眠,想从她口中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顾眠手顿了一下,把刚刚抬起的酒杯放下,像是在认真思考。

  其实她心里很明白,那件事根本就没有必要生气,想了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

  正是因为她把袁木当成朋友,把这些事在她心中看得太重要了,每每当她和容谦吵架时,闹不愉快时,自己有危险时,袁木都会出现在她身旁,所以便产生了对他习惯性的依赖。

  可这一切不是爱情,或许正是因为她的某些举动,让袁木对她产生了误会,所以事情才发展至今天这个地步。

  说起来,这件事有她的一部分责任,对上袁木那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眸,认真说道,“好,但我们还是要保持距离,我们可以当好朋友,但你要时刻谨记,我是一个已经有家室的人,而你还有大把大把的青春和年华,你无需浪费在我身上。”

  这番话她说得恰到好处,不轻不重,既表明她愿意和袁木继续当朋友,又借此机会让袁木放弃自己,可她还是低估了袁木对自己的感情。

  “顾眠你知道,我自始至终喜欢的都只有你一个人,我不在乎你结过婚,更不在乎你有孩子”急促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一段悠扬的钢琴曲响起,宴会顿时变换成另外一种画风,大家纷纷开始跳舞。

  还没等顾眠说话,袁本一只手就伸在她面前,“美丽的小姐,能邀请你跳第一支舞么”

  接受也不是,不接受也不是,正在她纠结时,手猛地被人拉到一边,是容谦。

  袁木抿了抿嘴唇,放下自己尴尬的手,用力瞪着容谦。

  不过刹那间的功夫,容谦将身子倾斜45度,单手优雅的放在她面前,柔声说道,“亲爱的,能有这个荣幸邀请你跳支舞吗”

  她抬头看了眼容谦,又侧过头看了眼袁木,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手交给容谦。

  不是不愿意接受袁木的邀请,是不能接受他心底的这份感情,一旦再给他念想,最后的结果怕是连她都不敢想象的。

  为了他们两个人都好,还是尽早断念吧

  她的手轻轻搭在容谦肩上,听着音乐的旋律,脚下的步伐跟着容谦的节奏,一圈一圈,一步一步,他们配合的如此默契,让站在不远处的袁木分外眼红。

  转过一个圈,容谦注意到袁木神色中嫉妒凶狠的目光,轻挑唇角,放在顾眠腰间的手,力度收紧,两人的身体贴得更近,缕缕的呼吸都能撞见,两人亲密无间的举动在外人看来十分恩爱。

  身子都要粘在一起了,顾眠着实有些难受,稍稍一呼吸就能感觉到自己脸上扑面而来的热气,脸蛋儿泛着好看的红晕,凸显出少女般的娇羞,让容谦忍不住想调戏一番。

  轻轻俯下身,一点点向她靠近,嗅到她身上的清香,还混合着一丝洗发水的味道,深深吸了一口气,竟还十分陶醉地闭上眼睛。

  顾眠身子一颤,动都不敢动,只觉得紧张的要死,只怕容谦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两人的脸庞贴得越来越近,顾眠甚至能感觉到容谦额头的碎发在她脸周围扫动,一紧张便闭上眼睛,好看的秀眉紧紧皱在一起,像是两条毛毛虫。

  过了半晌,容谦没了动作,耳边传来低低的笑声,接着便听到那格外贱的话语,“老婆,你在想什么你不会是以为”

  天哪又被容谦嘲笑了,真是该死,就算她不能把容谦怎样,但也不能白白让他嘲笑了去,这样一来,她的威严何在她的颜面何在,好歹她也是顾家的女儿,市长的养女,现在别人定觉得她是个花痴。

  知道旁人都在看着,顾眠也不再多言,任由容谦拉着他的手,一支接着一支在跳舞,这样的感觉许久都不曾有,即使穿着高跟鞋,也不觉得累,时间久了,竟然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这样的场合,她倒是适应了,但秦蜜蜜却十分不自在

  左右看了一眼,既没有认识的人,又没有容谦的身影,就连她唯一的好姐妹此刻也坠入爱河之中,不能自拔,着实让她羡慕。

  从包中翻出自己的化妆镜,见妆有些花,挪动着脚上那双恨天高朝洗手间走去。

  对着镜中的容颜,细细观摩了许久,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

  可为何,这样一副脸蛋儿却找不到一个如意郎君呢

  前些日子也不知为何,苏修总是躲着他,就连他们经常去的健身房也没了苏修的身影。

  重重叹了一口气,从包里取出罗兰限量版的口红,正欲离开,却听到她身旁的两个女子竟在议论顾眠。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还嫌她那张大红唇不够鲜艳,边涂抹边说道,“瞧她那副样子,穿的一身白,十分扎眼,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那假装清高的白莲花一样。”

  “要我说,她装成那副样子给谁看啊私下里还不适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我听说啊,前不久就是因为她,容氏集团的人事部经理才会被无缘无故撤职。”另一个随声附和道。

  “可不是,像这种女人放在古代,那就是祸国殃民的苏妲己,这样朝三暮四,以后指不定会做出更过分的事,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一定是谁的。”

  太过分了,秦蜜蜜强忍听着她们说完这些话,要不是她心里一直默念:镇定,镇定。

  她早已听不下去,手中的指甲更是紧紧牵在手心中。

  起初的话她还听得进去,可越说到后来,就越忍不了,她们竟然说顾眠的孩子是别人的。

  这些人真是有没有道德底线,难道连最基本做人都不会了吗

  估计是她们也说的差不多了,正准备离开,秦蜜蜜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伸手挡在她们面前,拦住她们的去路。

  “你干什么让我们离开”张牙舞爪的说道,眉眼中就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生厌恶。

  秦蜜蜜嘲讽道,“让你们离开也可以,把你们刚刚的话说清楚”

  她今天是铁了心要替顾眠找回公道,好歹她也是董氏集团的总裁的夫人,如果就这样被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那容氏集团的面子又有何在

  “我们刚刚说什么了说清楚什么呀我们说谁关你什么事儿啊你又是谁呀”伸手便推了秦蜜蜜一下。

  “站住,我是谁那你们又是谁你们凭什么在别人背后说三道四你们就不怕容氏集团的总裁知道,会挑你们的筋,扒你的皮,让你们一点点遭受痛苦死去”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