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朵白莲花-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朵白莲花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四十七章主动示好

  “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几乎是命令的口吻容不得的张瑶拒绝。

  可这一番话说得也是极为坎坷,“师兄,我说的也是事实嘛,她就是一朵自命清高的白莲花。”

  顾眠在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她是真傻还是假傻呀,这个姑娘还真的嫌弃自己活的太长了,要怪只怪自己自作孽,更何况,她一点都不了解容谦。

  说来也巧,偏偏在这个这么关键的时刻,容敬伟和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

  “容谦,干什么呢这是你张伯伯家的女儿,你是不是忘了”

  原来如此,想来站在容敬伟的这个男人就是张志明了,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她倒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投资金融大亨究竟是何等模样。

  本以为容谦会看在容敬伟和张志明的面子上放过张瑶,可他根本就没有把容敬伟刚刚的话听进去,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动作麻利地脱掉西装外套披在顾眠身上,两人先行离开。

  “志明兄,犬子不懂事儿,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哎怎么会呢容谦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脾气我是再了解不过的,年轻人嘛,血气方刚,难会冲动。”

  见到救星来了,张瑶可算抓住了机会,十分委屈状拽着张志明的衣袖,鼓着两个腮帮子说道,“爸,你可要帮我做主啊女儿刚刚被她旁边那个野蛮女人欺负的好惨。”

  “野蛮女人”张志明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

  张瑶下巴上扬,目光转向秦蜜蜜,“她和刚刚那个女人是一伙的。”

  此话一出口就让秦蜜蜜大跌眼镜,当着容敬伟和众人的面子,她居然也敢这么说,还真把自己当成天下第一女王了,真是太可笑了。

  顾洛和白悦闻声寻来时,见顾眠和容谦也不见了,转头望向秦蜜蜜,“出什么事儿了他们人呢”

  “你可算来了,就是她刚刚泼了顾眠一身酒,还故意诽谤他人,说你妹妹是一种虚伪的白莲花。”

  顾洛眉头紧皱,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瑶,容敬伟和张志明见此情形也是面面相觑,脸色十分为难,不知道该相信谁说的话。

  张瑶只知道顾眠是容谦的夫人,却没想到她和顾家还有联系。

  “张小姐,在这里,不管你是出于什么身份,什么目的,但请你记住一点,凡是伤害我妹妹的人,我顾家就算倾家荡产拼尽全力,也不会让她受到分毫伤害。”

  轻挑嘴角,抿嘴一笑,目光从张瑶的脸上划至容敬伟和张志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便决然离开。

  袁木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却十分复杂,刚刚看到顾眠被张瑶为难时,他本该出手相救,可就是一念之差,他并没有这么做。

  现在看来,他这个决定也不算差,最起码容谦和顾家在张志明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痕迹了,对他来说倒是个极好的机会。

  容家别墅。

  顾眠好不容易回到家,就连心情都觉得顺畅许多。

  这一阵子,她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想来她就不应该出这个门,每每遇到这种场合,她都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

  出去时还是白白礼服,一回来就变得脏兮兮,满哪都是红色的酒渍,家里的下人们也都拉着她问东问西,一想到这里,她就恼火。

  好好的一件衣裳,就这样白白给糟蹋了。

  洗浴过后,便拿毛巾擦拭着未干的头发,径直客厅走去。

  这会儿,容谦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翻着翻着,猛然看到张志明三个字,“啪”的一声合上,放在一边。

  一抬头便看到顾眠那抹倩丽的身影,招招手道,“过来,坐这儿。”

  身子像是不听使唤似的,大脑迷迷糊糊,不由自主便朝着容谦身旁走去。

  心里说不出对容谦什么感觉,似乎是一半喜一半忧,喜的是,容谦为她出头,她很开心,忧的是容谦的烂桃花太多,来找她麻烦的也越来越多。

  “我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这个小师妹”手中边剥着一颗葡萄边说道,虽然听起来倒是无意间问的,但她心里却是在意的很。

  容谦挑了挑眉毛,手顺势揽在她肩上,“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人,提她干嘛。”

  回到家中,本来心情渐渐放宽了许多,突然间又想到那个女人,便觉得心烦。

  看出容谦的不耐烦,可她还是有些担心。

  “你就不怕这样得罪了张氏集团”

  说完便一直注意着正常的表情,生怕他会动怒。

  “难道他就不应该想一想这会不会得罪容家,沐家,和顾家这三家吗”

  说完不自觉的笑了笑,摸了摸顾眠柔顺的秀发。

  不得不承认,容谦的思维确实要比一般人转得快很多。

  事实上,他也敢这么去做,听他说完,顾眠也觉得仿佛是这个道理。

  无论从哪个层面讲,容家,顾家,或者是沐家和张氏不相上下,她又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受他们的气呢

  “好了,你自己先待会儿,我去做饭。”

  想起今早走的时候,急匆匆的房间没有来得及收拾,这会儿还是乱七八糟的。

  顾眠便上楼,开始整理房间。

  床头,柜子,地上经过一番彻底清扫后,终于大变样。

  还真别说,许久不做家务她被这样瞎折腾玩一番,也是累得腰酸背痛。

  “累死我了”素面朝天,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翻过来转过去,总觉得床上有什么东西咯到了她的腰,眉头微微皱。

  自从上次,她的腰被纽扣硌坏了过后,腰部就变得极为敏感,有一点不舒服都会感觉到。

  仰天长叹了一声,心里又在纠结。

  虽然她现在又累又懒,根本就不想动,可躺在这么软的大床上,唯独只有那一个地方硬邦邦的,实在是难受。

  果断起身翻开被子看到那一串罪魁祸首的钥匙,心里就直嘀咕容谦。

  怎么连车钥匙都到处扔,真是的,如果下次他再找不到车钥匙,她就说没看见,也好给他个教训,说着就打开抽屉。

  一瞬间,目光呆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东西,只能将它放在手心里仔细去观摩者。

  仔细确认好几遍,的确是之前她绣的钥匙链,那一针一线,虽然歪歪扭扭,但是却是她用心绣的第一个东西,就算化成灰也认得,可明明她不是已经把那东西扔了吗

  想到容谦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把东西偷偷捡回来,还小心保管着,心中便有些感动。

  这本就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更何况她的针法确实很粗糙,可他居然会这么小心收着,一想到如此,心里的冰冷便逐渐消失。

  算算时间,从他们吵架到现在一周过去了,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容谦每天都坚持不懈为她做早餐,无论她去任何地方,他都会接送自己,从未迟到过,他从不让她受欺负,为她打抱不平,甚至不惜任何代价,也无论对方是谁。

  他对她始终如一,起初,她心里的冰山一直融化了一角,但现在,却已经和大江河流融入一体,心中满满的全是温暖。

  到底是爱之深,情之切,即使经历过太多的波折,再多心酸,到最后也始终会始终如一回到原点。

  这莫过于是这些日子老天带给她最大的惊喜了,瞬间就把刚刚在订婚宴上发生不快的事情抛之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亲爱的,晚饭好了,下来吃吧”

  “嗯,来了,来了”匆忙把手上的东西放回原位。

  餐桌前,她看着容谦为她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一份她最爱的五分熟牛排,海鲜番茄意大利面,还有夜光美酒,说不出来的浪漫。

  一切准备就绪后,容谦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在周围转来转去,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顾眠无奈的勾了勾唇角,“喏你的车钥匙,以后别乱扔了。”

  “在哪儿找到的”

  “床上。”声音柔情似水。

  这段时间,容谦很少听她这么温柔的说话,心中有些惊喜,她这算是在主动向自己示好吗

  晚餐结束后,两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琼瑶经典剧情一再上演,可不知为何,顾眠就是百看不厌,本来是一个庸俗乏味,用脚趾都能预测到下一秒的剧情,顾眠却看的十分欢喜。

  好激动啊,看到男主和女主最终经历一番坎坷后,两人终于迎来了幸福的甜蜜,他们的爱情也终将开花结果,眼看着两人就要亲上,她的心也跟着怦怦直跳。

  唉,顾眠啊,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她一如既往的感性,看到经典桥段时哭的稀里哗啦,看到人家劫后重生,她的心也一同愉悦,就如同把自己置身于故事的情节中,心里明知只是电视剧,却还是被它感动。

  容谦低低的瞥了顾眠一眼,看她那眼泪鼻涕都出来,十分嫌弃。

  真不清楚女人的大脑到底是什么构造的,不过就是一个假的东西就让一个活生生的人感动的痛哭流涕。

  过了许久,也不见顾眠好转,只是任由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都抹在自己的袖子上,无奈的看了眼的怀中的小可爱,摸了摸她的肩膀,算是安慰。

  “好了,也不知道你哭个什么劲儿”

  果然一听,哭得更凶了,边哽咽着边支支吾吾地说道,“你懂什么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感觉,就没有一点被感动吗你还有没有同情心啊”

  同情心容谦无语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再有同情心,也不用浪费在这种无聊的地方上,况且这个世界上,同情别人的人往往比被同情的人要差得多,这一点他深有体会。

  所以,不管别人说他冷血也罢,心狠也好,他都会顺其自然的接受,至少可以不用被别人伤害。

  爱上顾眠是他这一生的软肋,但他却从没打算放弃她,就算最后到头来,是空欢喜一场,他也会顺其自然接受上天给他的安排。

  顾眠,你是爱我的吧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