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不正经-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不正经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正经

  等两人回到房间时,已是深夜,容谦推开房门就看到暖调的灯光照在顾眠好看的脸颊上,柔情万分。

  他一直承认她是美的,可每当他深情凝望她时,便会觉得眼前的这个美好的一辈子都不想遗失。

  “好了,早点睡吧估计你也累一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说完就准备抱着被子下楼。

  “等一下。”好听而清甜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

  “怎么有话要说”容谦停下脚步,回头,迟疑地望着顾眠。

  说还是不说,可让她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挽留的话,还真有些开不了口。

  顾眠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

  心里正想着时,容谦再次说道,“你要是再不说可就不走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尽管这样一番话从容谦口中说出来有着几分调侃的意味,但她还是很欣然的接受了,“我我肩膀有点痛,你能帮我按摩一下吗”

  “看来夫人是舍不得为夫啊既然这样,那我就遂了你的愿。”

  看到顾眠对他的态度有所缓和,容谦心里是很高兴,她换了一套很美的睡衣,洁白无瑕的藕臂露在外边,薄如蝉翼般的睡衣轻薄得好像是一不小心自己就会滑落,犹如仙境般,梦幻飘渺。

  他盯着顾眠美好的后背,不由得看呆了,一时间也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直到顾眠咳嗽两声,他这才想起来。

  温热的手掌轻轻触碰到那细腻光滑的肌肤,调整好手上的力度,一下一下在她的肩膀处按捏,这还是顾眠怀孕那会儿他现学的,那时并未用上,现在倒派上了用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月色正浓,看到顾眠安静的闭上眼睛,想必她定是睡着了,悄悄为她盖好被子,低头前,垂眸,却被她完美的侧颜吸引,情不自禁的在额头落下了深深的一吻。

  越发的不能自拔,吻渐渐滑落至鼻梁,再到那如糯米般柔软香甜的嘴唇,刚开始还是触碰,再后来轻轻的吸吮,怕弄醒她,动作十分小心。

  感受到顾眠浓密纤长的睫毛在她脸侧眨了几下后,这才有所察觉,见身下的人没有反应,容谦便任由自己内心的,继续肆意妄为下去。

  渐渐的,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嘴的速度也大大加剧,可他想要的更多,现在这些已经满足不了他内心正在挣扎的。

  特别是当他感受到怀中的人有那么一丝回应时,大脑紧绷的一丝理智瞬间被冲动击溃。

  再顾不得克制,直接撬开她的牙关,灵动的小舌带着他一起共舞,两人共赴一番缠绵。

  身上的燥热感越来越强烈,手指越发的想要触碰冰凉的源泉,手指滑落至她的腰间,本能的抱紧顾眠的身体,渐渐褪去她的衣物。

  不过多时,室内一片大好春光,两人终究是缠绵一夜。

  一番翻云覆雨过后,许久不曾尝过鱼水之欢的两人都是大汗淋漓,容谦再次看着怀中那个如猫儿一般娇小可爱的姑娘,也沉沉地睡去。

  他们的这分好梦和冲动倒像是不计一切后果,十分感性,根本不去在意他们在订婚宴走后发生的事情,也就自然不知道袁木有意拉拢张志明和张瑶一事。

  原本他只是想凑凑热闹,可不偏不椅,这等好事就赶在他头上。

  虽然他对张瑶不感兴趣,张瑶也心有所属,但这两人的父亲却极度想撮合两人。

  袁木自然晓得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张家和容家事到如今也是拳拳相争的局面,谁占据的市场面积大,对另外一方都不好看。

  张志明这步棋走得很是漂亮,今天的局面再加上众人言论中,他已猜出大半。

  虽然他和容氏集团实力相当,但如果要个容氏集团作对,那么,他的后果只能是惨不忍睹。

  与其被容,顾,沐三家联合打压,倒不如与他们站在同一战线,可就算张志明的如意算盘算得如此精,还是被袁木一秒钟看透。

  第二日一早,感受到房间内刺眼的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脸上,顾眠这才极不情愿的睁开有些酸涩的双眼。

  一睁开眼便看到如此强烈的阳光,便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但身体的本能反应和大脑的昏沉让她还是想继续睡觉去。

  也来不及思考自己这是怎么了,闭上眼睛,倒头就睡。

  这一睡又是两个时辰,当她再次醒来时,一睁眼便看到容谦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正对着他眯眯微笑。

  不经意间,低头看到全身的两个人,脸唰的一下红了。

  头脑清醒后,昨晚的回忆也渐渐浮现在脑海中,不由得更加害羞了,就连看也不敢看他,只是一个劲的低头。

  “你是想钻进被子里憋死吗”容谦猛地掀开被子,可用力过大导致顾眠的上半身几乎全都裸露在外,身上的风光可谓是一览无余,全都被他看个清楚。

  “你,你干什么”被容谦刚刚的举动吓了一跳,直到看到容谦那吞了吞口水的喉结,急忙捂住自己胸口。

  看她这番紧张的模样像个小姑娘似的,容谦低低的笑出了声,“怎么了就你胸前那两两肉还怕被我看呀”说着,脸上的笑容便越发放肆了,就连眼神也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

  听容谦这么说完,顾眠本能的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不大不小的胸,虽然说,她自己的身材确实没有那些专业名模好,但也是要什么有什么,最起码她对自己的身材还颇为满意。

  心中有些不快,对容谦翻了个白眼,现在她算是明白了,男人都是肉食动物,这才是他们的本性,她还指望容谦会有什么正义君子之道,现在看来都是她妄想了。

  还没等她转过身去,身子便一把被容谦拥入他的怀中,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还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她的心脏怦怦直跳,像是随时都呼之欲出一样。

  瞳孔瞬间放大,就连眉色都慌张了几许,“你你要”

  话还未说完,容谦再次堵住了她的樱唇,辗转反侧,又是共度爱河。

  经过昨晚这么一折腾,顾眠身体早已疲惫酸痛,可容谦一大清早便又来折腾一番,事后,自己身子骨像散了架一般,整个人瘫在床上,动都不想动,腰间,大腿全都是酸痛。

  埋怨的看了容谦一眼,但她却不以为然地笑笑,“老婆,为夫看你最近生涩了许多,看来我们要找时间多多熟练下。”

  “不正经。”

  也不知道容谦大脑中整日都在想些什么,就不能想些正经的事吗

  心里虽这样想着,但嘴上依旧没表达出来,毕竟这也算是他们感情和好的一个转折点,可殊不知就是这样的一个转折点才刚刚开始,他们接下来便会再次遇到更大的劫难。

  人生往往就是如此,未来的事,既充满希望,又充满未知,没有人知道它会发生什么,所以没有人能够保证它一定能按照你所要想进展的方向发展。

  两人和好后,容家的下人们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一连看了容谦和顾眠好多天难看的脸色,这下终于雨过天晴,风和日丽了。

  为了不让旁人瞧出什么端倪,顾眠走的时候还像以前一样,别人都没说什么,倒是她自己身体有些吃不消,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服,就连吃饭都提不起精神。

  “怎么了没胃口”

  顾眠这才刚点了下头,容谦那边手倒是快的很,立刻拨通了外卖电话,订了一份十三香的小龙虾,还有顾眠平日里爱吃的东西,七七八八点了一大堆。

  那菜名比她自己记得都清楚,听容谦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连大气都没有喘一下,顾眠心中倒是佩服不已,不愧是高材生,这么多年普通话没白学。

  看了眼顾眠那一副犯花痴的表情,容谦伸出手指,点点她的额头,“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特别佩服你老公我”

  “少臭美。”

  她会佩服他,真是可笑,要让她说他的缺点,他能说出来一大堆,优点的话还是有的,不过不能说出来,怕他太骄傲。

  “叮铃铃”

  门铃响起,两人的心思都被它吸引过去,顾眠诧异道,“不会吧,这么快就到了现在这些人的办事效率真是高。”

  这订个餐不过十分钟的功夫,竟然被送上门来了。

  尽管顾眠是这么想的,但容谦却不以为然,他刚刚的菜名就说了一大堆,在十分钟之内,既能将七八个菜都做好再送到这处郊外的别墅,分明就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神仙怕是也很难做到吧

  “总裁,这是你的快递。”

  容谦轻蹙眉头,果然如他所料,这个时间送快递,还真是有些打扰他的兴致,刚接过一个急速快递的邮件,就被顾眠一把夺了去。

  “这什么呀,是你买的东西吗”

  经顾眠这么一提醒,他才想起来,他最没买什么东西,也从未邮过什么,神色凛然,严肃了几分。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让我来看看你买了什么好东西。”说着便动作麻利地拆下的信封。

  里面是一个小袋子,袋子里似乎还有东西,包的还挺严实嘛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