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莫名的失踪-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五十一章 莫名的失踪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五十一章莫名的失踪

  街道灯红酒绿,雪花一片,曾几何时,容谦早已忘记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繁华的街道是在多大的年纪。

  那时的他,根本就不会体会现在的伤感离愁,也不会叹人世悲观。

  那时,他对这个c市夜生活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繁华吧

  不过是短短几年的时间,城市的变化越来越大,他的心也逐渐跟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

  端着杯中的酒仔细的看了一眼,浑浊的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开始变得半透明,再到后来,开始变得清澈。

  容谦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开始产生的错觉,酒杯中似乎是顾眠的倒影,不,几翻摇晃后,红酒再次恢复浑浊。

  酒下三杯后,他的意识开始逐渐迷糊,可他又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脑海逐渐浮现顾眠那倩丽的身影,久久挥之不去。

  酒喝的差不多了,大脑也清醒了不少,稳住身子,摇摇晃晃向洗手间走去。

  刚刚走出没几步远,便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套白色西装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有如一道这些耀眼的闪电,他再清楚不过,公司里只有一人爱穿白色,那便是袁木,真是狭路相逢,怨家路窄,今日都碰上了好时候。

  录音笔里的声音再次出现耳旁,仿佛是袁木对他无情般的嘲笑,脸上带着特殊的讥讽,每一个声音,每一个画面在他眼中都格格外刺眼。

  再不顾别的,一手把酒杯掷在袁木面前,眼前一亮,便是重重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袁木头有些发晕,对现在发生的事还有些不明所以,可当他刚抬起头来迎接他的便又是一拳。

  就算他平日里算是正人君子,再讲道理,可也容不得别人一连打了他两下,恍惚间瞪大了眼睛,这才看清来人是容谦。

  心中越发的生气,下午的事还没跟他算账,今日他刚好送上门了,这笔账确实该好好算算了。

  “容谦,你是不是疯了”

  睁眼看向这个他面前如狂风骤雨般的男人,不明白他最近又发的是什么风,询问的语气虽然客气,倒也有几分愤怒的滋味。

  “袁木,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个王八蛋你会有报应的”嘴里边嚷嚷着边又是一拳朝袁木的胳膊抡去。

  袁木身子一个踉跄向后仰去,整个人重重的摔在桌面上,高脚杯和红酒瓶碎了一地。

  酒精肆意的流淌在大理石的瓷砖上,顿时酒香四溢,原本就酒精浓度就极高的酒吧空气中尽是酒精的气味儿。

  “容谦,我看你才是疯了”袁木也发了疯的吼道,他今日真是受够了,一而在再而三的容忍他,可容谦却把她看成了板上钉钉的鱼肉,任由他去切割。

  真把他袁木当成软柿子去捏了

  真是可笑,从他打算来到容氏集团做总经理的那刻起,便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可他既然选择了接受,就以做好万全的准备去迎接这样的一天。

  他可以忍,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容谦,今日你所加注在我身上的一切痛苦,我必当以数倍还在你身上。

  容谦揉了揉手腕,可看到袁木嘴角上的笑容时,心中的恨意便加深了一分,低声嘀咕了一句,“该死。”

  睁大了略带困意的双眸,露出了凶狠的目光,不发一句,继续朝着不远处的身影一步步走去,眼神中不带任何色彩,他的世界只有黑白。

  就在袁木毫无防备时,眼看着容谦那厚厚的巴掌就要落的自己面前,做好准备,闭上眼睛。

  可许久过后,那一巴掌却迟迟未落下来,待他睁眼时,便看到自己面前何时站着一个女孩。

  那身影,衣着都如此熟悉,待他回头时,这才看清,竟是容羽。

  “你怎么来了”惊讶的口吻说道。

  “我怎么不能来,我要是不过来,你们俩还不得打反天了。”说着便淡淡地瞥了一眼容谦和袁木。

  她是一路跟着袁木来到这里的,本是好奇,可进来后,却不见了他的身影。

  四处寻找后,才找到人群最多的地方,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没想到她的两个兄长请一同都在此处,而且还大打出手。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回家去”容谦命令的口吻决然的说道。

  容羽老哼一声,“好啊,那你跟我一起回去。”

  从小到大,容谦对她就一直特别严格,甚至比容敬伟对她还要苛刻,不让她去夜店,不让她喝酒,不让她一个人玩儿太晚,也不让她夜不归宿。

  可事到如今,她早就成年了,这些该做的不该做的事一样也没落下,容谦这几年管她也比较松,她倒是没少得放飞自我。

  不等容谦回答,容羽便听到袁木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经意间向他看去,只见他嘴角微微渗着血丝,双眼红肿,像是一头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猎豹。

  他们周围的环境也是狼狈至极,倒像是一个案发现场。

  “怎么了你受伤了”手指无意间轻触碰到袁木嘴角的伤口,又听他吸了一口冷气后,这才猛然放下。

  心中闪过一丝心疼,不由得转头对容谦冷哼道,“哥,你干嘛总是欺负袁木,你就不怕爸知道了会生气”

  “你”

  容谦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这小丫头一天到晚只知道拿容敬伟来搪塞他。

  现在倒好,她还帮一个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男人说话。

  真是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他真怀疑袁木是不是给容羽吃了什么药,竟然让她和他一起来对付自己。

  “好了,哥,你们俩别闹了,快点回家吧,这都几点了,嫂子肯定会在家等你呢”

  容羽淡漠的看了容谦一眼,她眼下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搬出顾眠了,希望可以镇住他。

  生怕袁木再有什么闪失,拉着他的手边想酒吧外走去,边走边说道,“你也真是的,怎么就这样任由我哥打呀都出血了,我给你包扎下吧”

  “没事,一点小伤,不碍事儿。”平淡的笑了一下。

  说完便是温暖的一笑,可就是这样,容羽的心中却是柔情万分,沉溺于此。

  不顾袁木的反对,坚持把他拉到车里。

  在钱夹里翻了半天,终于看到她那常年备在包中的创可贴时,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然的微笑。

  这小东西放在她包里一年了,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也是时候该让它沾沾血气,换个地方呆呆了。

  “来,我帮你贴上。”

  一连串的动作娴熟至极,直到她把袁木的伤口处理好后,这才拍拍手,“大功告成。”

  “谢谢。”

  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两个字,却让她一时看的出神,大脑不由的发愣,

  完了,完了,她定是疯了,这样一句平淡的话从袁木口中说出,她竟然会觉得有一丝温暖,。

  会不会是她产生了错觉,或者是,她生病了,半晌后才淡淡回了一句,“不用。”

  “羽儿,真的谢谢你。”

  一时间,容羽望着袁木有些出神,街边的路灯透过车窗照在袁木好看的睫毛上,忽闪忽闪的,那纤细的睫毛甚至比女孩子还要长,真让人嫉妒。

  “我送你回公寓吧”

  “好。”

  这一路上,容羽的车开得极为缓慢,倒不是她平日里的性格。

  这是他们第二次单独相处,也是她第二次帮了他,如果说,第一次是懵懂和悸动,那么第二次便是心动和期盼。

  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人有所期待,心里总期盼着他能回应自己些什么,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关心,一条短信,或者是一个电话。

  而此时此刻,欢天喜地的她似乎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月上梢头,顾眠再睁眼时才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了一觉,看了眼时间,想到元宝还未吃晚饭,便起身向婴儿房走去。

  “夫人,小少爷今日安静的很,怕是睡得正香呢”

  听保姆这么一说完,顾眠倒也觉得是这样。

  往常这个时候,元宝每每要哭上或者闹腾一阵子,今日,不知是她睡熟没听到的原因,还是真的如保姆所说的一般,元宝十分安静,这倒有些不正常。

  想着便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走到摇篮前,生怕吵醒他,可低头一看,摇篮中,此时还哪有什么元宝的身影。

  心中有些焦急,可转念一想,或许是被别人抱了出去,胸口的闷气也缓和了几分。

  “张婶,你刚刚看到小少爷了么”

  “小少爷夫人,小少爷不是在婴儿房吗何时出来过了何时出来过”

  顾眠心中这才有些慌张,隐约觉得不太对劲儿,可她心中仍然抱有一丝期望。

  经过一排查询问过后,所有人的口径都十分一致,并没有人看到元宝的身影,并且他们都声称小少爷从未离开过婴儿房。

  这倒是件奇怪的事,难不成这人还会在别墅里平白无故的消失

  “唉小少爷不见了,怎么连小夏也不见了。”其中一个下人惊呼道。

  众人互相辽望了一眼,发现还真是如此,别墅里里外外都找不到小夏的身影。

  “夫人,依我看,您也不用担心,兴许是小夏带着小少爷去后花园玩儿了。”

  后花园怎么可能

  元宝还这么小,外边天气这么冷,她平日里是不会让他出去的,更不会让他在后花园呆这么久,表情十分严肃,这其中一定发生了别的事。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