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们当面谈-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们当面谈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五十二章我们当面谈

  就在所有人都忙里忙外寻找元宝和小夏的身影时,一个刚从洗手间走出来的下人说的,“哎,我刚刚突然想起来,我刚才看到小夏背着个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小夏她去哪儿了”顾眠慌慌张张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看她走的样子好像是挺匆忙的,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儿吧”

  “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此时的顾眠才听到这个消息是早已乱了分寸,心里也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夫人,小夏就是在您出去买菜的时候走的。”

  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一直在默默告诉自己要镇定,可她满脑子里都是元宝的身影,早已心急如焚,又怎么能镇定下来

  眼下,容谦也不在家里,元宝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踪了,怎么想都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小夏,现在只有这一种可能了,一定是小夏带走了元宝。

  “电话你们快给小夏打电话,问她现在在哪”

  下人们听后都还是手忙脚乱地给小夏打电话,可电话的另一边早已关机。

  不仅如此,就连她的行李也不知去向,所有人都一致认定就是小夏抱走了孩子。

  “夫人,要不我们现在赶快报警吧”其中一个资历高深的保姆说道。

  “是啊夫人,说句不中听的,她现在明显就是畏罪潜逃啊”另外一个人也随声附和道。

  “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几次我就看见她在晚上偷偷进过总裁的书房。”

  “她肯定对总裁打着什么坏心思,怪不得平日里看两个小丫头整天狐媚的劲儿,原来是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这几个人越说越来劲儿,都是纷纷在指责小夏。

  “是啊夫人,赶快报警吧”

  他们越是这么说,顾眠的眉头皱得越紧,她又何尝不知道这关系之中的利害性。

  可他们现在无凭无据,也没有证据说就一定是小夏抱走的元宝,一时间犹豫不决。

  “叮铃铃”

  电话铃响起,顾眠动作麻利的拿起电话,看到来电是陌生号码时,眉头微皱,还却还是接听了。

  “顾眠,你现在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吧”

  话筒中传来女子得意又尖锐刺耳的声音,顾眠立刻分辨出,是樊若水。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提高了几分警惕,感觉到樊若水此刻打来电话就是来者不善。

  可出乎她的意见,樊若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在电话里干笑不止。

  那笑声似乎带有魔性的穿透力直接刺入顾眠的耳膜,有如地狱里最黑暗的力量。

  她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用十分严肃的口吻说道,“樊若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哈哈你说呢看来你的智商还真是不高啊竟然到现在都没看出来。”

  就在顾眠还想问什么时,那边突然传来几声婴儿的啼叫声,接着,便挂断了电话。

  “樊若水”

  刚刚那婴儿声是

  宝儿,宝儿在樊若水手里,不,刚刚婴儿的啼哭声特别明显,一定是宝儿。

  可是宝儿为什么会在樊若水那

  她怎么想也想不通,心中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但愿不是这样的。

  想到是樊若水带走了宝儿,顾眠看着手中的电话,身子微微的颤抖,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只是呆呆地望着屏幕。

  不再胡思乱想,拿起手机回拨过去,直到打了六七遍电话后,对方才接听。

  “顾眠,要我说,你的智商还真低呀,也不知道容谦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樊若水眯起眼睛笑着说道。

  “你我现在不跟你废话,我儿子是不是在你那你把他怎么样了你不要碰他。”

  “恭喜啊,你终于猜出来了,不过,我能不能把他怎么样,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樊若水冷哼一声,边走边说道,这样一个智商低的女人,她可没兴趣继续这样陪她耗着时间。

  顾眠紧紧握着手中的拳头,背对着客厅内所有的下人,她偷偷地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又慌忙垂下了眼睛,“樊若水,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想要什么”

  “是啊还真是难得,你现在终于问我想要什么了。”樊若水嘴角轻轻勾起,抬眸看了一眼她怀抱中的孩子,润了润嗓子,“你能给我什么”

  “你需要钱吗你开个数字,我立刻找人给你汇过去。”顾眠咽了咽口水,低声回道。

  “顾眠,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根本就不缺钱,更不屑于要你的钱。”说着,樊若水的音色突然一变,嘶哑中透着寒光,眼眸清冷,吓得顾眠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你到底什么意思到底要怎样才能把宝儿还给我”顾眠语气有些无奈,不知道樊若水到底想要什么,可又不敢激怒她,生怕她会对宝儿做出过分的事。

  樊若水冷冷地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目光最终定格在孩子那张娇嫩的脸蛋儿上,“真是可惜了,多好的一张脸啊可那是你和谁的孩子不好,偏偏是和容谦的。”

  听到樊若水提到容谦和孩子,顾眠的眼睛猛的一怔,她知道樊若水一直就没有打算放弃容谦,现在拿孩子来要挟她,怕是打的是容谦的主意吧

  顾眠冷哼一声,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的镜子,再缓缓放下,“你现在在哪儿我们当面谈谈吧”她的话说的平淡,让樊若水的心中燃起了一丝不快。

  “我现在在南海路的滨江公园,只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十五分钟里,如果你不到,我可是抱着你的宝贝儿子走了,到时候,他是生是死,可就由不得我了。”

  樊若水的话音一落,顾眠只觉得脚下一软,身子差点瘫软在沙发上。

  “等一下,如果你敢对我儿子怎么样,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樊若水看到她的反应,微愣了一下,然后冷冷的说道,“顾眠,我劝你最好安分一点,不要报警,否则,你就只能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樊若水这么说的同时,眼眸中带着轻视,就是让她不要报警,一旦她这么做了,樊若水倒不介意和他们同归于尽。

  “樊若水你好,我答应你不会报警,但你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孩子。”顾眠看着屏保的照片,手心捏了一把汗。

  “快,我有急事出去一趟,如果总裁回来,就告诉他我去了南海路的滨江公园,让他去那儿找我。”挂断电话后,顾眠的目光就落在周围的几个下人身上,她的声音有些紧张和凉意,连带着周围的气氛也被她渲染。

  “夫人,您一个人去”

  保姆诧异地看着顾眠,她知道这件事一定和小夏有关,可总裁一再交代过,他不在的时候,尽量不要让夫人一个人出远门。

  没想到今天事发突然,总裁的电话又打不通,而夫人又执意要走,她们也不知该怎么办。

  “放心,我没事的,一旦总裁回来,让他立刻去找我。”

  又安抚了几句下人后,拿着手机匆忙离开。

  走的太匆忙,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室外突然下起滂沱大雨,豆大的雨点溅在青石板的地面上,打出无数水花。

  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站在别墅门口,好不容易才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南海路,滨江公园。快,麻烦您快点”顾眠急促的喊道。

  “小姐,现在雨天路滑,搞不好是会出事故的。”

  这一路上,顾眠不停的催促着司机,“师傅,我真的有要紧事儿,麻烦您能不能快点”

  “小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们也必须为您的安全考虑。”

  雨天路滑,再加上人和车都比较拥挤,况且滨江公园在郊外,可是这光是堵车就堵了十五分钟。

  樊若水刚刚的话又回荡在她耳边:我只给你十五分钟时间,如果你不到,我

  眼看着快要到了,可时间实在来不及,匆忙下车向公园跑去,跑了没两步,只觉得身子一偏,左脚向一旁崴去,高跟鞋又断了。

  大脑中有过片刻的恍惚,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张熟悉的脸。

  还记得那是在一个烟雨江南的小巷里,也是这样一个下雨天,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一切都变了。

  漫天的乌云笼罩在头顶,看不见一丝阳光,这样的环境完好无损地诠释了她此刻的心情,眼泪不知不觉从眼角滑落,和雨水融为一体,她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想到自己的孩子还在樊若水手上,来不及顾及心里的感受,拼命在雨中奔跑。

  在哪儿她的孩子到底在哪绕着公园外侧都跑了一整圈,衣服和裤子早已湿透,全身都湿漉漉的,就连头发都开始向下滴水,整个人像是一个是个美人鱼。

  激荡的雨水朦胧了她的视线,她在雨中边跑边大喊,“宝儿,你在哪儿”

  “宝儿”

  绝望和害怕占据了她心中全部的位置,路过一片片树林,一个个垃圾桶,还有一群像看到神经病一样看着她的人群,终于在一个凉亭里隐约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

  樊若水,那一定是她。

  一直站在凉亭里的樊若水只听到附近的脚步声,感觉到周围的异样,这才知道,她终于来了。

  这比她提前预计的时间提前了十五分钟,看来顾眠真的很在意这个孩子,她还是低估了她。

  顾眠对这个孩子表现越在意,就越说明她手中的筹码越大,看来她这张牌是赌对了。

  轻转头,看着像落汤鸡一样的顾眠,低地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要不是怕雨水弄脏了我的高跟鞋,怕是你根本不会在这里见到我了。”

  可顾眠的心思一刻都没有放在樊若水身上,而是紧紧盯着樊若水怀中抱着的孩子。

  直到她确认宝儿没事后,紧锁的眉头这才放下。

  “我都下来了,你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了吧”顾眠出声,督促道樊若水。

  “你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容易了,你看他长得那么可爱,我都不舍得把他还给你了呢”说话的同时,手指尖轻轻触碰宝儿娇嫩的脸蛋,时不时的捏了一下,脸上还充满笑意,说完还抬眸看了一眼顾眠,转而又低下了头。

  “我既然已经到这了,你有什么条件就直接说吧,能做的我一定会做的。”

  顾眠的声音不大,但这句话恰好就是樊若水最想听到的一句。

  她知道,这一刻,是她占据了先机。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