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好自为之-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五十四章 好自为之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五十五章情深至此

  女子的哭喊声和那绝望的眼神依旧在容谦脑海中回荡,但他仍旧没有回头。

  今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在这个格外凄冷的雨夜显得十分惆怅。

  不知不觉想起了许多,不知不觉也放下了许多。

  直到周围凄凉的哭喊声和警车的鸣笛声渐行渐远,他这才深觉,原来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如果当初不会有那样的事发生,如果当初,她可以有所悔改,或许就不会发生今日的种种,现在想来,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爱,在他心中,就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它的定义是什么,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内心,是不是爱错了人。

  总有人说无悔当初的决定,也总有人说,无悔当初的誓言。

  什么山盟海誓,什么天长地久经过时间的推移,潜移默化之后也会有所不同。

  他承认,樊若水是爱他的,不过,她的爱太过于自私,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因素,最主要的因素是,他早已不爱她。

  如果没有今日樊若水绑架他儿子的事,或许他可以原谅她一阵子,可偏偏,她的每一次举动都是在试探他的底线,甚至是逾越了他心中的沟壑,直到这次,他终究无法忍受。

  现在,他脑海中都是顾眠那挥之不去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早已深深植入在他的脑海中。

  呵呵他在心里冷笑一声,没想到他对她的感情竟然得到了如此深的地步,甚至是无法自拔,只要顾眠不在他身边的每一个刹那,他不自觉的想起她。

  公园里。

  顾眠一个人静静的望着周围的景色,在这两个小时,她一直坐在地上,思考了许多。

  回到容家别墅的初衷只不过是为了元宝幸福,可她无形中发现自己却早已离不开容谦。

  或许是这个男人太过于优秀,太过于耀眼,他身上的光芒太过于显露,以至于自己站在他面前时常会自卑。

  她也是有自尊的,也有着属于她的骄傲。

  可到后来才发现这些骄傲跟她的自身幸福比根本就不算什么,或许她应该放下一切。

  可当她放下时,当她想用心经营一段感情时,让她想做好一个好妈妈,做好一个妻子时,突如其来的事情又打得她措手不及。

  容谦算是她心中的一个天气,时不时的带给她惊喜,时而带给她伤心,她时常会因为他一个无心的举动而生气,也时常会因为他一个细心的举动而兴奋一整天,这样酸酸甜甜的味道或许就是爱情吧

  现在这不是顾眠想要的结果,这也不是她理应承受的结果,这分明不是真的。

  她不愿意,也不愿意被动地接受这个事实。

  心中想着便打定主意,不论结果怎么样,也不管容谦是否会接受她,她都必须要把事情完整的跟他解释一番,这是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

  想到此,心中也充满动力,夜晚的微风拂过衣角,有着无限温柔,却又带着一丝狂野。

  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潮潮的衣服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好在心中已不是刚才那般绝望,分分钟燃烧了她内心的斗志。

  顾眠,你要坚强,要振作起来,你是宝儿的妈妈,一定可以的。

  公园的小路格外寂静,伴随着排排路灯,倒也是一番雅致的景色,可她的身影却在此刻显得十分孤独悠长。

  嗅着泥土的芳香,她踏着木板桥,一步步向回走去。

  抬头望了眼漆黑的夜空,这么大的郊外,连个车也没有,容谦一时半会儿估计是回不来了,她必须要回到容家别墅。

  本能的向衣服兜里摸去,可接下来的结果让她十分绝望,因为刚刚出门走的着急,她并没有带手机,就连钱包都没有带。

  放眼天上的星辰,现在,她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她自己,看来,她只有慢慢走回去了。

  与此同时,容家别墅中。

  顾眠手机铃声不断地在房间响起,偌大的房间中不断响起铃声,显得十分诡异。

  几个好事的下人在房间周围来回徘徊,正在他们犹豫不决时,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道,“赶快接了吧万一有什么急事儿呢”

  “可是,夫人房间,平日里都是”

  总裁和夫人的房间,平日里,没有经过他们的允许,下人们是不准进去的。

  这个规矩,从顾眠来了以后就一直没有变过。

  所以,这一些人一直站在门口,来也不是,走也不是,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犹豫不决。

  “哪有那么多可是,现在不是紧要关头吗况且有我们这么多人在,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喂”一个年纪轻轻的下人,小心翼翼地接听电话。

  “喂顾眠,你在哪儿”

  女子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神情明显一怔,听不出这声音是谁的,似乎不像是总裁,这才颤颤巍巍的答道,“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家夫人不在。”

  袁木一愣,随手合上手中的文件,定了定神才缓缓答道,“奥,那你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吗”

  “这我们也不知道”

  “好,我知道了,如果你们夫人回来,叫她打给我。”声音不冷不淡,平静中听不出任何色彩。

  袁木听到后有些失望,直到挂断电话,脑子中想的还是顾眠的身影。

  今天下午也不知怎的,他一直没有看手机,回到公寓后打开手机才看到樊若水给他发的短信:袁木,祝我们合作愉快,你马上就可以拥有你心爱的人了。

  虽然短信上并没有再找到其他的话,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隐约觉得樊若水定是背着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当他再给樊若水打过去的时候,对方电话已经关机,现在根本打不通了。

  顾眠的电话也打不通,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给容谦打电话,可下午他们刚刚才打完家,他的脸又拉不下来,一想到顾眠可能随时有危险,心中就无限焦虑,连带着手中的文件纸都被他揉皱的几分。

  一抹倩丽娇小的身影端着一杯刚刚煮好的咖啡,走到他面前,“哥,我刚煮好的咖啡,喝一点吧”

  容羽给袁木包扎完伤口后就一同随他回到了公寓,袁木原本是要回家的,可又怕他妈妈看到他嘴角的伤口会为他担心,这才临时决定回来。

  “时间不早了,没什么事,你也早点回去吧”

  袁木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女子眉头稍稍皱了一下,脸色也略显得不自然,却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你晚上还没有吃东西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说完,便起身向厨房走去。

  “等一下”

  突然的声音打破了容羽原本的思绪,脚下的步伐也是一顿,心情有些说不出来的紧张。

  她知道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内心,在不经意间,总会在她心中跳跃出数个小火花,让她心里生出爱情的萌芽。

  明知这样的做法似乎不符合道德伦常,但她也控制不了自己内心的悸动。

  “羽儿,你一个女孩在我这过夜始终不太合适,况且,如果被你哥知道了,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说话间,双眸一直呈现凝视着容羽的眼眸,那一双眼睛温柔似水,可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别人。

  羽儿,容羽有些怔住了,这或许是她心中唯一的念想的。

  毕竟,在她看来,这样的称谓并没有显得很生分,他也并没有把她当成他的妹妹看待,这或许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其实,我哥,他平时不是那样的,不过许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有许多事,也是他迫不得已的。”容羽说完,对上袁木温柔好看的眼眸,轻轻抿了抿唇角,脸上露出微笑的表情。

  这件事,她想了很久,也一直想让袁木和容谦能够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都是她最亲的人,一个是她的亲哥哥,一个是她名义上的哥哥,虽然她和袁木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便是她最庆幸的一点。

  或许从那一晚起,她便不在甘心之前和他是这样的关系,虽然心知他心里一直住着的那人是谁,也知他心里已容不下别人,但她还是动心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迫不得已我知道在你心里始终认定只有他一个哥哥,我也不求别的,如果你到我这来,只是为了替他说情的话,以后还是不要过来了。”

  说话间,袁木只是匆匆瞥过一眼容羽,不再看他,而是把目光转向别处。

  这一番话,容羽听得极为刺耳,倒不像是他说的,冰冷决绝得不带一丝情感。

  这样的感觉太过于熟悉,相处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从袁木的身上看到容谦的影子,却不曾想到,他如此冰冷的话语竟然是对自己说的。

  是心痛,是难过,是痛彻心扉,是心里对他一点一滴的思念转化成一分一毫的失落。

  原来,爱一个人会在意他说的每句话,甚至是一个不经意间的语气,他的每一声叹息都会直接流入到她的心底。

  盯着袁木低垂的眼眸,目光从他好看的眼眸上滑落至他冰冷的唇角,心中原本的期待此刻也一落千丈。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他们两个能重新认识一场,不以这样的方式,不以这样的身份,只是平平凡凡的两个人,也是毫无干系的两个人。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